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代理人
末世代理人 連載中

末世代理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仕彥不是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仕彥不是鹽 奇幻玄幻 陳澤

一個世界走向毀滅將是一個世界走向新生 這是一個異能世界 陳澤打破夢境,覺醒【亡語者】天賦,今後他將為所有人發聲,成為一個合格的末世代理人展開

《末世代理人》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0章 末世


「砰—砰—砰—」

連續三聲異響在門外驟然響起,這一聲聲如鋤頭墾地般重重的地擊在每個人的心上,讓人頭皮發麻

這幾聲異響沒能喚醒夜色,反而令黑暗更加死寂

陳澤將自己死死的鎖在卧室內,不敢出聲,蜷縮一角,將自己融入黑暗。

門外有怪物!

他想要提起十二分精神來,但腦子裡像有一根刺一樣扎的他生疼

「一、二、三、……」

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在心裏默數數字,這樣能讓他稍稍地轉移一點注意力

已經連着神經緊繃了幾天,稍有一絲聲響便會驚動他,細小的聲音在他耳朵里被無限放大,甚至是產生一些不存在的幻響

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他感覺腦子裡的那根弦便會徹底崩壞

客廳里有悉悉索索的響動之聲,摩擦着牆壁傳入到陳澤耳中,如同在他耳旁呵了一口冷氣,全身戰慄起來

玻璃瓶碰撞清脆的叮啷響聲,輕叩地板的腳步聲,細微的啃嚙聲,水流滴落聲,物件被拖動的嘎吱聲,越來越清晰

其中靜聽還夾雜着粗重的呼吸聲,還有一聲似馬又似狗的怪叫

「七、八、九……」

「啊——」

窗外突然響起了凄厲的叫聲,直擊靈魂,這一聲慘叫,讓黑夜徒添一絲神秘肅穆

而此時陳澤正數到十,

他下意識地往窗外望去,卻只有深邃的黑暗,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吞噬了一切

「又死了一個」

他心裏閃過了一幀慘狀,慘叫在他腦子裡回蕩不已,心也跟着抖了一下,有些壓得喘不過氣

聽聲音是女性,聲音尖厲如刺,狠狠扎在鼓膜上,讓他腦袋生疼,這也提醒着小區所有住戶此刻他們的處境

下一個或許就是自己

陳澤腦子裡湧上她被怪物咬的四分五裂,肢離破碎,鮮血橫流,撕碎了半邊臉,腦液流溢,腦漿四濺,內臟散落一地的情形。

他這幾天見過太多太多死狀,這些慘狀一直在他腦子裡揮之不去,每遇到一個死亡的人,這些慘狀便會浮現上來,已經快成為了他的夢魘

陳澤緊緊地閉着眼默念阿彌陀佛,讓自己冷靜下來

當這道慘叫戛然而止的時候,門外已經沒了響動聲

比起這個慘死的女性,他是幸運的,

門外的怪物已經被這聲音所引走

但儘管是這樣已弄得他身心疲憊,離神經衰弱不遠了

現在他的精神狀況很糟,注意力根本沒法集中,思緒開始遊離起來

……

3135年,全球人口嚴重過量,地球已不堪重負,

人口嚴重過量致使全球電力產業過度發展,大自然電子數量嚴重短缺,其中大氣層電子短缺最甚

過量人口的人體生物磁場截留了過量的大氣層電子,這兩者導致大氣層電子無法吸收全部的太空有害輻射,大量的太空輻射直達地表,直接作用於人類和地表微生物

一些源於銀河系內未知區域的宇宙射線也夾雜其中射向地球

全球地表致病微生物在太空有害輻射照射下產生了多輪的變異,持續的基因異變引發了全球性的疾病大流行。

疫情瘟病還好說,等着聯邦**研究特效藥,總有一日會被解決,但這必定是場長線戰爭,國家衰退是必然的,不過卻有着明確的應對措施

聯邦**有着豐富處理經驗應對大規模的流行瘟疫

讓局勢更為嚴重的是一些生物出現了與理論上迥乎不同的生物變異,這些變異與普通的變異大相徑庭,周期很短,持續時間長,而且這些生物身上發生的變異已經超越原物種的範疇

病毒不斷的變異再加上生物的不斷異變更是讓情況雪上加霜,未知的太空射線所帶來副作用暫且未明

未知更令人可怕

這一切的一切,雖先前早有預警,聯邦**也聲明做好了充分的準備來應對此次全球性的大災難,雖然這些所謂的前期準備未向民眾公布,但在網絡上已有些「所謂的」聯邦**積極籌備應對危局的視頻,這讓民眾心安不少

建設全球範圍磁力場!

不過都不重要了,最後還是被沖潰了,這些天災一瞬間同時爆發,呈排山倒海之勢,迅猛至極

有人猜測這些細菌早在太空輻射來臨之前便以進行了多輪基因變異,因為按理來說不至於這麼棘手

這些疫病傳播極快、細菌的生命周期長、而且可以在傳播媒介當中生存數天,如果在環境優渥的條件下,專家猜測存活可達數月

多種流行病橫行下,生物基因持續性變異直接導致醫療衛生系統崩潰,醫院在一夜間就已人滿為患,人擠人,更加加劇了疫病的傳播,醫院也直接讓後來的患者居家隔離

他們已經收不起了

在太空輻射的作用下,信號干擾是最為明顯的,各地消息傳遞不及時,也引發了諸多禍端,城市亂作一團

太空輻射的強度和到來的時間也遠超人類的預估,多地輻射照射的病症在網上瘋傳,一時間人心惶惶,超市很快都被橫掃一空,街上也很快成為了空街,偶爾只有兩三人遊盪

早前也有專家通過預測評估,推測太空輻射導致的基因突變的概率僅為地球輻射的50倍而已

但實際的倍率卻遠超預期,具體的概率目前還未得知

在宇宙射線和太空輻射的雙重變異作用之下,許多生物如今已變異成了不倫不類的怪物

植物所受的照射時間是最長的,不少的樹木已經瘋長到了20米高,濃蔭覆地,這棵樹木周遭的房屋建築不少都已經坍塌,化為廢墟

城市如今已經快成了大型的森林公園既視感

不少經受輻射照射的人渾身也長滿了膿包,彷彿一戳就破,裏面的膿液清晰可見,隨時都會爆開來。

如果還感染了疫病的話,這種人便會像定時炸彈一般,當膿包爆開,滿含病毒的膿液四濺

行走的毒瘤

一些流浪狗也長滿了獠牙,身體膨大到原來的兩三倍,它們的四肢變得更加細長,更加矯健,毛髮變得更加堅硬銳利有如芒刺,如今成了城市中最好獵手

還有一些直接爆開成了一堆肉泥,這些肉泥卻還在不斷的生長,不斷的蠕動長大

這是小區里大多數生物變異後的特徵,他親眼看見一隻變異的狗沖向一個男人,背刺將他的身體生生貫穿,獠牙頂着他的身體隨意衝撞,看着猙獰至極

他從來沒想過一隻狗也能如此可怖

小區里也有很多肉泥狀的生物,肉眼可見的在不斷膨大着

目前還沒有看到過人能夠長時間暴露在輻射下身體沒有出現異常的,至少小區里這些人全部都是往有害變異方向發展

腦袋肥大腫大如西瓜,四肢要麼萎縮要麼膨大,不少的人身上出現多處重大疼痛,癌症患者最後更是爆體而亡變成了零零落落的肉球

這些變異不可逆,卻在生物死後還在持續進行,誰也不清楚是否通過變異能將這些生物屍體重新賦予生命活力。

以前便有論調說這是一種世界級陰謀,這與人類清除計劃類似,清除一部分人,減輕地球的負擔,以獲得更多的資源

不少的人都認為末世已然到來

這些怪物通過持續性基因變異後,某些能力也得到了提升,目前已知的是聽覺、嗅覺、還有身體素質,

陳澤只能通過怪物這些天的行為來推斷,他沒有見過這些怪物的廬山真面目,

他沒看到過這些怪物到底長什麼樣,因為一直都是在黑夜中蜷縮在卧室里

不過它們智力很低倒是真的,全憑本能,原本生物的意識應該是死亡了

但很奇怪的是,這些怪物很少在室外遊走,只在建築內狩獵

或許是帶有生前對室外輻射的畏懼,或許在外面有着什麼令它們害怕的生物,讓他們只敢呆在建築內

這一個小小的細節或許是以後可以利用來求生的機會,

目前陳澤暫時安全,他可以一直這樣在卧室里苟着

不過也難確保隨着這些怪物通過基因持續性變異,是否還會帶來其他能力的提升

他有種預感,這樣拖得越久,他的處境越危險

他已經被困在家裡七天了,為民小區,二棟17樓

17樓足以看的很遠,遠處的一些建築上還有一些怪物在攀爬,並且看上去速度很快

街上也有不少的生物在亂逛,多數是人型,不過應該都已經變異

這證明這些怪物是可以適應室外強輻射的環境,如果他們一直處在室外,不斷接受輻射,不斷基因變異,後果不堪設想

眼下的一些怪物各方面能力已經超越了他們這個種族所具有的種族峰值,已經有向新的種族演變的趨勢了

不過單純就太空輻射來說,帶來的基因突變不至於此,它們身體各個感官的提升更是前所未聞

即使有,但很少

說是變異,但更多的有點像是在進化

這中間一定還隱藏着秘密,很有可能是那些宇宙射線導致的

病毒傳染的如此之快,連聯邦**這些都束手無策這根本不可能,前些日子**信誓旦旦的向民眾保證他們有能力應對太空輻射的衝擊,想不到在輻射來臨的當天就被衝擊至崩潰

「靜待救援」

這是**最後傳達給每個公民的訊息,這無疑給了每個人一劑定心劑

還需等待多久,他們還能等待多久

聯邦**現如今還有這個能力和能量嗎

但他們也無心去思慮這些,不能將時間浪費在這些思之無用的問題上

活下去,只要活下去就還有希望

眼下重要的是如何在這末世中活下去

陳澤早前便在家中囤有十幾天的物資

兩箱餅乾、兩箱麵包、三箱即食麵、十幾袋速凍水餃,家裡還有一冰箱的香腸臘肉,還有一些果蔬

省着吃應該勉強能應付過個二十多天,要一直撐着救援到來

在這七天里,陳澤親眼見證了網絡癱瘓、城市電網癱瘓

起初原以為只是信號堵塞,接着便怎麼也刷新不出來,直至最後徹底癱瘓

太空輻射瞬時的衝擊致使信號瞬間崩潰,這些巨量的輻射不僅切斷了信號,同時也將城市電力一併吞沒

過幾天城市徹底進入黑暗,一些備用電源也消耗殆盡,夜裡到處回蕩着攝人的嘶鳴,如索命的鬼

被切斷了信號,同時供電中斷,官方也失去了任何的消息,想要活下去那就只有靠自己

小區里這些怪物肆意橫行,聽覺更是敏銳的離譜,不少的住戶應該也和陳澤一樣,這幾天一直被恐懼和死亡脅迫着,腦子裡的那根神經快綳斷了。

得抱團取暖

奇怪的是,這個想法直到今天才從陳澤腦子裡愈發強烈了起來

在這之前他一直都沒有出去找其他人的想法,在他看來這無疑是去送死,在這七天里也不見其他住戶來找陳澤。

他們都只是安靜的躲於一角,旁觀事態的發生,自詡這樣躲着就是足夠的安全,災難沒有降臨到他們身上,他們就不會做出任何地措施應對。

但人的情緒一旦得不到安撫,便會做出一些過激的行為,

剛剛的慘叫或許只是不堪忍受,想一心尋死罷了

陳澤自嘲的笑了笑

跟着她去死便從這苦難的世界解脫了?

黑暗會讓黑暗潛滋暗長

信號、網絡、電力都已告失

如今他不得不開始擔心供水問題,龍頭裡的水流是愈發小了,約莫只有小拇指粗

看這樣子,估計要不了多久連水也會斷。

家裡只囤了幾瓶飲料,幾罐速食粥,一大桶礦泉水,但應該撐不了十天,到時候可能只有想辦法出去找點水喝。

一樓有個便利店,不知道被搶空了沒有,不過去一樓風險太大,17樓距離一樓距離太大,現在電梯已經報廢,樓道怕有怪物守屍,去與不去也是兩難

小區這些怪物活動時間這幾天陳澤也慢慢摸清了,夜幕來臨時便它們開始躁動,相反白天卻是有些沉寂

陳澤在白天聽到的慘叫聲、哀嚎聲遠比夜晚里少很多,基本過去七天的夜裡幾乎都要伴着慘叫入睡,而在白天的頻率卻要少很多

小區里的一些住戶白天在樓內走動,卻安然無恙

但這些怪物只是沉寂下去,而不是死了

過去七天,還真的有些不怕死的以為白天這些怪物是死了,在樓里弄出的響動很大,直接把怪物吸引過來,把他給弄死了

但白天確實要比黑夜要安全很多

不僅僅是在樓內,樓外也是

只要不幹出什麼出格作死的行為,白天畏懼的只是外面的太空輻射

這幾頭怪物難不成是貓頭鷹變異來的?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陳澤笑着搖了搖頭,這些怪物分明是人形

他不敢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到相鄰樓層死人家裡找水喝可能才是最為保險的,沒有一些多餘的顧慮

……

他只覺腦子裡很混亂,想到哪兒是哪兒,當外面徹底沒了聲響,才堪堪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