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祁總追着萌系男友求複合
重生,祁總追着萌系男友求複合 連載中

重生,祁總追着萌系男友求複合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柿子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明橙 現代言情 祁承

追妻火葬場,爹系霸總瘋狂求萌系男友複合的悲歡離合,1V1
明橙八年的暗戀,五年的相守,整整十三年所有的青春都在一個人身上,到頭來一場空,回頭再看自己只是個跳樑小丑,在祁承的心裏屁都不是
在看了一場愛了十三年的男人與白眼狼的深情對白後,明橙萬念俱灰,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回到八年前
重啟自己的幸福生活,遠離渣男,手撕白眼狼
祁承與自己的伴侶過了五年的陌路生活,最後一兩年才發現他的小橙子好像跟他印象里的不一樣,還挺可愛
當他想跟明橙好好生活時,明橙已經一氣之下回到了八年前,冷麵祁總心慌了,嚇得立馬追到了八年前
展開

《重生,祁總追着萌系男友求複合》章節試讀:

第3章 不等了,我們先動手


明橙渾身上下都疼,尤其是腦袋,疼得厲害,眉心深深地皺着。

彷彿有人在晃他,晃得他更加頭疼欲裂,明橙心裏一萬個不爽,很想把晃他的人掄起來砸。

可惜睜不開眼,眼皮有千斤重。

意識漸漸回籠,他慢慢記起來,自己是答對了最後一道題,五年前,祁承去明家,真正想求親的對象並不是他!

靠!怎麼又想起這個人渣了?!晦氣!真晦氣!

他努力想睜開眼,可還是不行,心裏又把祁承從裡到外問候了個遍。

靠!這破系統到底靠不靠譜!說好的回到五年前,他應該是變成年輕的小橙子,應該是回到二十歲呀,這他丫的不會是直接讓他死球了吧!

不要啊!他還沒活夠,還沒來得及享受大好時光,不能在一棵歪脖子樹上弔死!

他死得冤枉啊!

……

「老闆,他到底行不行啊,會不會出事啊?!會不會死人呀!」剛上崗的小助理憋屈地站在自家老闆身後,剛因為麻藥的用量多了一丟丟被老闆噴了個狗血淋頭,辯解的聲音越來越小,「老闆,我真沒用多少,他會不會掛呀!」

被稱為老闆的時髦男人回手就精準地給了他一個大巴掌,「閉嘴,你丫見過麻藥用多了這副模樣,這他丫的分明就是在做夢,你瞧這眼球動的!都快趕上震動儀了。」

小助理苦着一張臉,「做什麼夢啊能睡死成這樣?」

時髦男人摸了摸下巴,拿出旁邊的工具,銀制的針在燈光下閃着光芒,「不管了,他睡他的吧,我們先做。」

小助理有點結巴了,「老,老闆,要再跟他確認一下嗎?」

「確認個屁啊,弄完了老子還要去約會!」說著便一個眼神示意,小助理磨磨蹭蹭地掀起了明橙的上衣。

……

明橙緊皺着眉,腹部的位置傳來針刺般的痛,一下接着一下。

他有點惱火,指尖終於在不懈的掙紮下恢復一絲清明,他像溺水的人一樣,猛地深吸一口氣。

「靠!靠!你,你,你醒了?!」

琥珀色的眼眸片刻地迷茫,明橙這才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床上,一個戴着口罩的男人橫眉豎目對着他,手裡還拿着一根又長又細的針!

而他腹部的疼痛感更加明顯,明橙整個人都不好了起來,弓起背就往後退。

「你!你們幹什麼?!有話好好說!我家很有錢!咱們談一談。」

那橫眉豎目的男人僵了一下,表情一言難盡,最後似乎是忍不住了,在小助理目瞪狗呆的傻逼音效下摘下了口罩,冷冷一笑,「我不想要錢,只想要命呢?」

明橙咽了口唾沫,強逼着自己冷靜下來,不對,不對,他還活着,他應該是回到了五年前!他可不記得自己五年前有被人架在手術台上動刀子啊!

眼前這個帶着痞意的男人看着也有一點點眼熟,明橙戒備地又向四周掃了眼,看清牆上貼的亂七八糟的圖案之後才想起來自己到底在哪。

知道了處境,心裏也就不怕了,他放鬆了身體,「要命沒有,不過,」他對着紋身店老闆隨意地笑了一下,狐狸眼微微上挑,盛進微光,「美色倒是有的,倒是不介意給你們看上一看。」

店老闆本意只是想逗一逗長相十分優越的男孩,沒想到反被一個眼神挑逗到,一時愣了神,老臉一紅,「還紋不紋了,快一點,老子還要趕着去約會!睡得跟豬一樣,再耽誤我一分鐘我就給你下死手。」

明橙記憶回籠,這個時候正是他為祁承紋身的時候,第一個紋身,在腰腹處,是一顆明燦燦的小臍橙,右下角有一個很不起眼的「承」字。

現在這個小紋身還沒有顯形,白皙的皮膚被細針扎出一片紅,明橙鬆了口氣,大手一揮,「不紋了。」

「啊?不,不紋了?」小助理吃驚地問,他對這位顧客印象特別深,因為這貨一上來就拍着他們老闆的桌子說錢不是問題,給我往高端了設計,越高調越好!

說著便轉了一筆不小的設計費,他們老闆親自出稿,知道他是為愛人紋的,又這麼個嘚瑟樣,所以做出了他口中所說的越高調越好的圖。

沒想到,真正看到圖的時候,這貨居然臉紅了,那圖沒什麼呀,無非就是玫瑰藤蔓里繞着首字母嘛!人家紋什麼露骨的都有,他這算個什麼喲。

所以,他到底臉紅個啥?!

改呀改,改呀改,改到他們老闆唯一的好脾氣都用盡了,小助理在一旁安慰,「老闆,你看着錢,錢啊!」

最後定稿的讓人吐血,就是這麼顆破橙子,邊角處那個「承」字不用放大鏡絕對看不出來!

這他丫的真是搞不懂有錢人的趣味,現在他居然說不紋了?!

明橙活動了一下筋骨,從床上跳了下來,「對,不紋了,散了吧,該約會的約會。」

那氣勢,看起來他才是這兒的老闆,現在是大發慈悲讓他們苦逼的打工仔有個脫單的機會。

小助理不敢直視自家老闆的臉,不知道這張本來就脾氣不佳的臉上會是什麼表情。

明橙大大咧咧地正準備走,冷不防便被一隻手拖住了後衣領,他回頭,「怎麼個意思?」

紋身店老闆臉色陰沉,陰惻惻地拎着明橙的衣領往桌子前帶。

小助理上前,緊張兮兮地跟在身後,這大過節的,可別動手啊!

只見紋身店的老闆按着明橙坐下,十分不善地問,「你叫什麼名字?」

明橙頭一抬,十分豪氣,「明橙,明天的明,橙子的橙,就是你小橙爺!」

那語氣是夠霸氣的,但是明橙長着一張很奶生的臉,一下子就降弱了他要表達的效果,所以他又抬了抬下巴,十分不好惹地哼了一聲,「你想怎麼樣!」

店老闆不想怎麼樣,只是當著他的面拿出了一張告示牌,上面寫着寵物不得入內。

然後,當著明橙的面,在告示牌上用紅色的標記筆無比清晰地寫上了「明橙」兩個字!

告示牌變成了明橙與寵物不得入內。

明橙:這缺德的畫皮玩意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