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溫小姐失憶後又香又甜
溫小姐失憶後又香又甜 連載中

溫小姐失憶後又香又甜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六時吉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婉 現代言情 裴雲程

溫婉愛裴雲程,逾越十年
一場意外,千金大小姐變成一無所有的小姑娘,寄人籬下五年,所有的稜角都被磨平,就連喜歡的人不敢再碰
某人卻突然開了竅,不要臉地纏着她
…… 某大型宴會上
她穿着華美魅惑的絳紫色禮服,手裡拿着酒杯,笑容溫婉得體,正要朝着目標人物走過去,卻被某人拉到了角落裡
裴雲程低着頭看她,微醺的黑眸里難得透露出幾分認真和期待,「婉婉,來接我回家?」 她有些驚訝,一雙杏眸媚視煙行,「不是哦,我來找吳導
」 「找他還不如找我,你想拍什麼我都給你拍,嗯?」他低聲哄着,忍不住想要抱她
她沒說話,眼神卻淡了下來,就這麼靜靜看着他,硬生生把他伸出去的手定在了半空
美人提着裙擺離去,只留下一陣香風
後來損友接醉酒的他回家,笑他懼內,他背靠車座小憩,手捏着疲憊的眉心,罕見地沒有反駁
展開

《溫小姐失憶後又香又甜》章節試讀:

第3章 暗潮湧動


裴老太太知道她只是在開玩笑,很給面子地看了她一眼,「就你貧。」

坐在裴雲倩旁邊的裴二小姐裴雲菲就沒這麼懂進退了,她今年才十七歲,出自四房侯佩琴,是整個裴家最小的孩子,從小被寵到大,正是最驕縱的時候。

她捏着筷子,冷笑了一聲,看着溫婉,一字一句地道:「奶奶,您別對她太好,有些人狼心狗肺,還不知道以後怎麼報答您呢。」

若說前面的玩笑只是調節氣氛,裴雲菲的話就是在挑釁,明晃晃地刺人。

溫婉微微低眸,沒有說話。

裴老太太嘴角的笑不知何時已經斂了起來,嗓音里多了幾分警告的意味,「雲菲,你年紀也不小了,一家人吃飯,應該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

「我說的不過是實話罷了,奶奶,有些人表面上乖巧聽話,背地裡可不知道做了什麼勾當,您別被她騙了。」

她的敵意十分明顯,顯然是意有所指。

裴老太太冷下了臉,直接看向了另一側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貴太太,「佩琴,你要是教不好雲菲,從今天開始,就讓她住在老宅。」

侯佩琴是裴雲菲的親生母親,三十七歲,正是女人最成熟有風韻的時候,聞言,不甚在意地勾了勾唇,「好啊,有勞媽了。」

恰好她拿這個正值青春叛逆期的女兒也沒什麼辦法,丟給老太太管教再好不過了。

眼看她們一唱一和便決定了她的去向,完全沒有反駁的餘地,裴雲菲氣得臉都綠了,不甘心地喊:「媽,奶奶,我沒說錯!」

一家之主裴幻這時候才堪堪抬眼,淡淡地訓斥:「雲菲,夠了,不許跟奶奶頂嘴。」

整個家裡,就屬裴幻的氣場最強,也最是說一不二。

雲菲委屈地扁嘴,倒是沒敢再開口。

從頭到尾,溫婉就像個局外人一樣安靜地看着,明明她是事件的中心人物,卻一副與世無爭的模樣。

寄人籬下,她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角色。

裴雲菲原本還生着悶氣,餘光看到裴雲程走近的身影,雙眸瞬間亮了起來,興奮地叫:「三哥!」

說來也奇怪,裴雲菲這小祖宗在裴家橫慣了,同輩中誰也不服,偏就崇拜這個比她大十歲的三哥。

但裴雲程對她沒有什麼多餘的熱情,只是淡淡地點了個頭,氣氛一時又陷入了某種尷尬的沉默中。

他五年沒有回來,按理來說飯桌上的長輩多少應該關心他一下的,結果竟然沒有一個人出聲。

就連裴幻看見他,也沒有說什麼。

場面一時間有些尷尬,還是裴老太太打破了僵局。

「雲程,這麼多年沒有回家,來奶奶這裡,讓奶奶好好看看你。」

整個裴家,只有裴老太太待他最好。

裴雲程再不給誰面子,也不會不給她面子。

他施施然坐下,微微側過頭,朝旁邊的中年男人打了一個招呼,「父親。」

裴幻臉上沒什麼波瀾,點了點頭,幾乎是敷衍地應道:「回來了就好,別再鬧出像以前這麼難看的事。」

「事情到底難不難看,不是我能決定的。」裴雲程垂眸看着傭人剛剛給他端上來的蝦仁粥,語氣不咸不淡,但莫名有一種尖銳不羈的稜角感。

任何一個父親被自己的兒子這樣嗆聲都會覺得不爽,更何況是長期位居高位無人敢違抗的裴幻,瞬間冷下了臉色,「什麼意思?你怨我?」

「我怎麼敢,父親,謝謝您送我出國整整五年,這五年里,我實在是學到了很多。」裴雲程舀了一口粥,年輕俊美的五官上沒有半分退讓,薄薄的嘴角甚至噙了一抹說不清道不明的笑意。

「呵,」裴幻冷笑了一聲,重重地把筷子放在了餐桌上,「出去了五年,我看你是越發學會怎麼氣我!」

眼看着父子倆就要起衝突,裴老太太皺起眉頭,及時打斷了他們,「好了好了,雲程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又要鬧成什麼樣子?」

裴幻直接放下了筷子,站起身來,「我去上班。」

裴老太太看着他拿着外套往外走的動作,氣得沒轍,只能無奈地轉過頭來看裴雲程,「雲程,你爸爸他今天只是心情不好,你別跟他計較,好嗎?」

「奶奶,您不用勸我。」

眼看這父子倆一個比一個還倔,裴老太太很是納悶地嘆了口氣。

事情怎麼就變成了這樣呢?

不太愉快的氣氛讓飯桌一度陷入了尷尬的沉默中,沒有人出聲,也不想淌這趟無謂地渾水。

溫婉對這場火藥味十足的衝突不置一詞,過了一會兒,才發揮自己的作用,暖心地哄:「奶奶,您快喝粥,都要涼了。」

裴老太太回頭看了她一眼,拉着她的手,臉色終於好了幾分,「婉兒乖。」

局面暫時穩了下來,唯有裴雲菲的目光不時地掃過溫婉和裴雲程身上,看起來很是惱怒,但又沒有什麼辦法,只能泄憤地拿筷子戳碗里的粥。

這麼不加掩飾的目光,溫婉自然是感受到了,但她跟沒事人一樣低聲跟裴老太太說一些平常看到的趣事,哄裴老太太開心。

一頓早飯終於在這樣的明槍暗箭中結束了。

溫婉被裴老太太叫到她的房間坐下,接着裴老太太從妝奩中拿出了一個精緻的木雕紅盒,古典又厚重,一看便知價值不菲。

溫婉心裏隱約有了預感,微不可見地抿了抿唇。

「婉兒,這是奶奶特地為你準備的二十二歲生日禮物,你打開看看,好不好看?」裴老太太雙手捧着木匣遞給了她。

她不好直接拒絕,只好笑了一下,乖巧地接過來,打開木匣,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個通身呈現血紅色,玲瓏剔透泛着瑩潤光澤的翡翠鐲子。

溫婉微微一怔。

這顯然並不是什麼普通鐲子,擁有如此光澤的血玉鐲就連國庫里都沒有幾件。

這鐲子……代表了裴家世代的顯赫。

對於她一個無依無靠的孤女來說,顯然過於貴重。

「奶奶,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