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間地府打工人
陰間地府打工人 連載中

陰間地府打工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撼龍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葛正 道爺

簡介: 葛正死亡之後趕上了地府改革的好時代,那裡科技發展,制度逐漸完善
且看大勢之下的他如何從地府勞務派遣工一步一步登上泰山府君的位置
————————————————————— 無系統,輕懸疑,重玩梗,內容與現實無關
展開

《陰間地府打工人》章節試讀:

第二章鬼魂需要心理疏導


此刻的鬼門關擠滿了進入陰間的車隊,都是清一色的灰色卡車,共有三個長隊。

「過了前面才算是到陰間地界。」

王哥指着鬼門關向葛正介紹。

「可真多啊。」

葛正望着那如同長龍一般的車隊感慨道:「沒想到有這麼多人都不在人世了…」

「不止是人,動植物死亡後的轉生也歸我們管。」

「怪不得這麼多。」

這時,右邊傳來一陣汽車鳴笛聲,一個嘹亮的聲音傳來:「老王,今兒弄了多少鬼啊?」

王哥將身子探出車外和那位開車的鬼差回答道:「才弄了一百來個,勉強夠數!」

「您可真凡!」

「你呢?看你後面堆得不少。」

那輛車上灰霧飄飄,壘起的鬼魂遠遠高過車頭。鬼差司機向後看了一眼,擺手說道:「老王你可別說笑了,我這一車能和你那一車相比嗎?」

「怎麼不能比?不都是送鬼投胎嗎?」

「要不你和老李商量商量,我們車廂換換?」

「呵呵,老李怕不能答應。」

右邊的車隊開始向前推進,鬼差司機爽朗地笑道:「我走了,等下班一塊喝酒!」

「一定一定!」

那位鬼差司機走後,王哥向葛正介紹道:「那邊的車道就是專門運送動植物的,他們的審查手續簡單,所以快一點。」

說話間,葛正忽然感到一種莫名的恐慌,他扭頭看去,只見左邊開過一輛卡車,這輛車上坐着一個被鐵鏈綁住的紅衣厲鬼。紅色的衣服和周遭灰色的景物顯得格格不入。

它周遭綁着八根鎖鏈上刻着看不懂的符文,頭髮遮住了它大半張臉,只露出鮮紅的嘴巴。

王哥看了一眼道:「嘿,他們還真弄了一個大傢伙,這一趟幹完,能放不少幾天假吧!」

不知是不是葛正的錯覺,他看見那隻紅衣厲鬼似乎在向他這個方向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齒,讓他不寒而慄。

「小子,往這邊看,那種級別的厲鬼對你們這些鬼魂有着先天的壓制。」

「嗯嗯。」

葛正趕忙轉移視線,他的身上白霧飄飄,顯然被那紅衣鬼給嚇到了。

裝着紅衣鬼的卡車很快開走。葛正這才感到身上的壓力陡然減小。王哥嘆道:「是個狠角色,不知搭了多少同僚才把它給抓住。」

「王哥,這鬼很厲害嗎?」

「紅衣厲鬼,你說呢?像這種鬼死前有着極強的怨念,死後魂魄不散,一般鬼差根本抓不住。」

「而且它們大多數都是靠着吃像你這樣的普通鬼來壯大自己,嚴重危害我們陰間的轉生秩序!」

「難怪我會感到害怕。」

葛正擔心地問道:「王哥,那它們不是和我一起去陰間,它們不會在那裡吃我們吧?」

「這個不用擔心,那條道路就是專門為那些厲鬼開設的,審查十分嚴格,而且它們也到地府後也會被關進監獄,洗刷完罪孽才能轉世投胎。」

「那就好。」

葛正稍稍安心。

三條車道,只有葛正所在的那條進度緩慢,左邊厲鬼道路雖然審查慢但車輛少,右邊動植物道路車輛多,但審查快。

只有他們這條道路,車子多,審查也沒有多快,所以只能看着兩邊卡車不斷超車。

終於排到了葛正他們這輛車,王哥情切的和審查員打招呼,只見那位帶着白色安全帽的審查員拿着一個本本挨個審查車斗內的每一隻鬼。

看到葛正時,葛正心虛地將頭扭到一邊,審查員也只是一頓,並沒有太多在意。

而後招手道:「進去吧。」

卡車進入鬼門關,一道綠光從天降下,葛正只感渾身舒爽,忍不住叫了出來。

等綠光散去,周圍的一切不再是灰濛濛的,重新染上了顏色。葛正看到一條寬廣的柏油馬路,馬路前方是排列整齊的房屋,要不是天上偶爾飛過冒綠火的飛鳥,葛正真以為自己是到某個裝修不錯的影視城旅遊。

他的下半身開始凝實,幻化成腿。他身上衣服還是死前的那一套,簡簡單單的黑色衛衣和黑色休閑褲。

那些和他一起的鬼魂眼神也逐漸恢復清明,也染上了顏色,不再是灰灰的樣子。只不過他們的神情中透露出一絲困惑,好像不知道自己到了哪。

「好了,可算把你們送進來了,歡迎來到地府!」

王哥聲音傳來,車斗內安靜了幾聲後,就發出震天的叫聲。

「嗯?什麼地府?」

「開玩笑吧,我活的好好的!」

「你們是什麼人?這個玩笑不興說啊!」

「快把我們送回去!不然我報警了!」

除了葛正沒有人甘心接受死亡的事實,畢竟他們不像葛正神智清醒地飄了三天。

剛死的時候,葛正也不能接受,直到發現鬼魂狀態下的他不能和普通人交流,不能離開屍**置後,他自我疏導了三天才慢慢接受了已經死去的現實。

王哥對着葛正笑道:「一般鬼魂經歷鬼門關的洗禮都會這樣,你是這些年,我見過的唯一一個坦然接受自己死亡的鬼!」

卡車繼續向前,停在了一棟白色建築門口,一位穿着白色醫生服飾、戴着口罩的男子從建築中走出。

「這就是這次需要心理疏導的鬼魂?」

「沒錯,吳醫師,你點點。」

「好。」

王哥和李哥從車上走下,打開後面車斗的鐵門,在下方架起一座台階,那些鬼魂一看到車門打開,魚貫而出,想要逃離這個詭異的地方。

而葛正還在車斗里坐着,作為一個有着「三天經驗」的鬼怪,他沒打算和那些鬼一起衝出去。

王哥見狀,冷哼一聲,右手用力向上一提,那些鬼魂連在一起飄到天空,被甩到了吳醫師的面前。

葛正也受到波及,從卡車上拽了下來,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他從地上站起,發現腰間不知何時多了一根細細的黑線,那根黑線將他和其他鬼魂連在一起。

王哥將黑線腳道吳醫師手中說道:「他們還沒有適應變成鬼的事實。」

「無妨,我們的作用不就是疏導他們嗎?」

吳醫師拿着一張登記表,挨個記錄要接受心理治療的鬼魂。當來到葛正身邊時,王哥說道:「他就不用了。」

「嗯?」

「他在蒿里界就已經恢復意識了。」

「蒿里界,呵,真是少見啊!」

吳醫師深深地看了葛正一眼後,就略了過去。清點過後,他對王哥說道:「總計一百五十一位,去除一個不需要心理疏導的,一百五十位,簽字吧。」

王哥爽快地簽下了名字。

吳醫師又對葛正說道:「等一下,你和我一起去做個心理評估,之後就能開始地府的生活了。」

「好。」

「小葛,後會有期!」

兩位鬼差向葛正揮手告別。

進白色建築的路上,吳醫師說道:「你不要緊張,就是做一份問卷調查,相當於你們陽間入職時寫的職場評估…」

「嗯嗯。」

「你一定要遵循第一反應好好答卷,免得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啊?」

吳醫師指着排隊進入白色建築的鬼魂說道:「因為他們剛知道自己死亡,對陰間有着先天的心理排斥,心理疏導和心理評估就是他們融入陰間社會的保證…」

「如果在做評估上耍小聰明,掩蓋心理問題,可能會造成陰間社會的騷亂,和一些對自身不利的負面影響。」

「不過你能在蒿里界恢復意識,應該本身就是一個意志強大且對陽間沒有多少留戀的人,應該問題不大。」

葛正詫異地問道:「吳哥,您是怎麼看出來的?」

「因為如果有留戀,你是不會這麼輕易地被勾下來的。像有些鬼在頭七回魂的時候見到親人後就不願回陰間…」

「頭七?」

葛正都快忘了這一茬。

「對啊,人在剛死之時,魂魄意識不清,無法見親人最後一面,所以七天後回魂作最後的告別,在頭七的前幾天他們一邊鞏固魂魄,一邊接受心理疏導,讓他們能夠開開心心回魂,無牽無掛歸來…」

「好人性化的管理!」

葛正心中暗道,看來頭七之日能和小女友做個道別,順便把這些年的存款給分了,一部分給她,另一部分給福利院。畢竟這一個在他上大學時多有資助,另一個則是撫養他長大成人。

吳醫師將葛正帶入一間滿是隔板桌子的房間。

「就在這做吧。」

「好嘞。」

葛正在這間像極了陽間自習室的屋子中很快進入狀態。

心理評估的題目只有十道,一半是問關於陰間的看法,另一半是關於陽間的看法,葛正答題飛速,不到半個小時就將卷子交了上去。

吳醫師粗略地掃了一眼道:「行了,你能出去了。」

於是葛正在一位小護士的帶領下朝着建築的另外一頭走去,這棟建築的進出口不在同一個地方,前門進,後門出。

在出口處,他領來了一把鑰匙,一張卡片,卡片上寫着「酆都第一銀行」。

分發東西的鬼對他說道:「這是你在地府住的地方的鑰匙,日後要是搬家、轉世,鑰匙要上交的,遺失的話要賠償,那張卡里存着你目前在地府里的資產,好好保管。」

「知道了。」

葛正收好鑰匙和銀行卡,離開了這棟建築,建築外擠滿了各式各樣的車輛。

「桃止區差一位,上車就走!」

「羅酆、羅酆,去羅酆的順風車!」

「嶓冢差一位了啊!」

葛正看着那些叫喊的黑車鬼司機,忽然想到了當年讀大學剛出火車站的場景,他一時間不知如何吐槽。

正當他躊躇要不要打車的時候,一個戴着墨鏡、梳着大背頭、穿着黑色風衣的男子靠了過來,那男子說道:「剛下來的鬼?」

「啊?嗯。」

「去哪兒?」

「不知道。」

「你鑰匙上不寫着呢,看看。」

「哦。」

葛正掏出鑰匙,鑰匙的掛牌上刻着「羅浮區咸亨村116號。」

男子湊近一看,發出一陣嗤笑:「嘿,你和我還是鄰居,來吧,我捎你一程。」

見葛正不動,男子掏出自己的鑰匙,上面赫然寫着「羅浮區咸亨村115號」。

「放心吧,真是鄰居,我不收你錢。能在這裡遇到你,算是咱倆的緣分。我姓馬,叫馬步騰,平步青雲、龍騰萬里!你也可以叫我小馬哥。」

還真是小馬哥啊。

葛正輕聲回應道:「好的,小馬哥,我叫葛正。浩然正氣的正。」

「哈哈,咱倆還真是有緣,名字都來自成語。」

馬步騰用力地拍了拍葛正的肩膀,摟着他向一輛黑色奧迪A8L走去。

「喲,小馬哥今天就拉一個客啊?」

有司機向著葛正二鬼說道。他的語氣帶着些許調笑。

「這我鄰居,我送他一程。」

小馬哥大大方方地指着葛正說道,頗有幾分大哥的氣魄。

對於小馬哥的熱情,葛正是帶着些許防備的,不過他還是坐上了小馬哥的車,畢竟他也不知道那羅浮區在哪,打車是必須的。

何況他都是鬼了,難不成還能再丟掉性命,無非損失一些金錢罷了,做人他可能沒錢,但是做鬼,葛正摸了摸那張銀行卡,爺有的是錢。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