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反派:誅滅聖地,爐鼎還在娘胎里
反派:誅滅聖地,爐鼎還在娘胎里 連載中

反派:誅滅聖地,爐鼎還在娘胎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杯中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信 杯中劍

【陰險】 【曹賊】 【魔道】 【虐愛】 一念通天,神魔無懼!意外猝死的小主播,重生玄幻世界,成為了大魔頭? 【黑暗形態,別人的恐懼就是你的力量】 【光明形態,裝逼就能升級?】 帥就完了,莽就完了
我,就是太陽!展開

《反派:誅滅聖地,爐鼎還在娘胎里》章節試讀:

第5章 我…即是黑夜


「蓬萊閣!殺人者,李信也!」

話音未落,李信一抬手,滾滾魔氣凝聚一把四十九米巨劍,陰風陣陣,鬼哭狼嚎,四周的空間都湮滅了。

斬!

李信雙手持劍,肆意揮灑,一連劈出九劍,將蓬萊仙山的護山大陣,打得風雨飄搖,巨力滲透,山崩地裂!

不知毀了多少亭台樓閣,哭聲一片,哀鴻遍野。

是何人敢犯我大蓬萊,不知死活!無數閉關的修士,紛紛驚醒,大怒。

「大膽狂徒,死來!」

護山大陣撤去,山巒之間,一道道氣勢如虹的身影飛出,各持兵刃,怒目圓睜。

三百修士,最弱也是結丹中期,甚至還有三個化神初期的長老。

「呵呵…倒是,看得起李某了。」

李信毫無畏懼,單手一揮大劍,直指三百弟子,另一隻手,拎起了柳如月。

這是…四長老的閨女!

為首三名白髮老者,瞳孔一縮,大家都是長老,低頭不見抬頭見的,若是此賊拿月兒要挾,他們,還真不敢出手。

「大爹爹,二爹爹,三爹爹!不必管我,月兒髒了,殺了我吧!」

柳如月抬起頭,美眸充滿了絕望,她受盡了折磨,倒不如一死了之。

李信惡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飛落在仙山之巔,進入蓬萊仙境。

嘩啦啦…

三百弟子圍攏過來,將李信團團圍住,困在山巔,卻無一人敢越雷池半步。

信子哥按着大劍,原地轉了三圈,弟子們感受到了巨劍之內,那磅礴恐怖的劍意,紛紛倒退,甚至一屁股坐在地上。

【獲得恐懼症3000點】

「魔主!你目中無人,肆意殺戮,今天就要你葬身於此,還天下一個,乾坤朗朗!」

一個老頭臉皮掛不住了,大聲呵斥。

「肆意殺戮?你柳家勢大,便可欺我屠天魔教,今日我為尊,就不應該屠你滿門…哈哈哈哈哈!」

「這就是,第一世家的道理啊,佩服佩服!」

李信仰天長嘯,將柳如月系在一塊頑石之上,大步流星,一步踏出。

「我可不會像某些人,拿女人當擋箭牌。」李信甩了甩長發,還在裝逼。

女人迷亂之中,看着他威武挺拔的背影,一時間居然有些觸動…

若是百年前與君相識,該多好…

三百修士,漫天五光十色的法寶,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全部對準了那個男人。

「你們三個,不敢和我單挑?」

李信邪魅一笑,身後萬丈高大的猩紅惡魔法相,頂天立地,將長長的屠刀,拖在身後,血色紅眼,殺意沸騰。

三名化神老者,尷尬對視,隨即冷笑。

年輕人,太天真,可以群毆何必單挑,你一個人就算同階無敵,又如何!

法相展開!(元嬰即可領悟法相,隨力量增強,不斷長大變高)

一時間,幾十尊法相,百花齊放,從幾丈高到九千丈,密密麻麻,佔據了天空,將萬古魔神,圍在其中。

青木法相,九千丈,神木遮天,萬千絲絛垂落,每一根都是神鞭,纏繞着絲絲青色雷電,辟邪除魔。

樹葉法相,九千丈,飄飄蕩蕩,一葉障日,鋒利無比,神速如風。

青龍法相,九千丈,蜿蜒騰挪,騰雲駕霧,張牙舞爪,龍威蓋世。

李信孤身一人,傲立山巔,抬頭看着漫天神佛,道不盡的寂寞滄桑。

總有人以為能震碎黑暗,不知死之將至爾。

「放馬過來吧!」

男人遙遙一指,一人,背後,空無一人,卻似有萬馬千軍,巍然佇立,萬世不倒。

「魔頭,死到臨頭還敢胡言亂語!殺!」

九天雷動,神木狂舞,青龍聽令,神葉怒斬,漫天神光,轟然而至。

柳如月閉上了眼睛,她的眼中,不由自主的濕潤了。

今天,惡魔必死,而這片山頭,也會被夷為平地,當然,她也會屍骨無存。

可憐了未出生的孩子,她對不起他,也對不起她,更對不起自己內心。

死亡降臨,她在這一刻,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已經無可救藥的愛上了這個霸道的魔主,她離不開他的羞辱。

柳如月渾身無力,倒在大石頭上,閉上眼睛,依舊是刺目的白光。

隨後…是無窮的黑暗。

「我,即是黑夜!」

冰冷刺骨,卻有富有磁性的男子嗓音,宛如一道光,照徹了柳如月,破碎黑暗的內心,帶來了溫暖,帶來了光明。

狂暴利刃,連鎖血電,屠刀亂舞…

我要殺出這世間,一個真正的黎明!

啊啊啊啊啊!

漫天神佛皆隕落,化作血泥墮凡塵。

他們錯了,人越多,他越興奮。

【狂暴利刃】使每一道猩紅的劍氣,都會打出第二段傷害,在【殘暴撕裂】的加持下,劍光所至,一片一片的修士,被徹底撕裂!

而死難者的怨氣,被魔氣吞噬,打出又一段傷害,形成無盡的殺之閃電鎖鏈,瞬間清場,屠天殺地,天地變色!

怪物…殺人惡魔…地獄的孽種!

一瞬間,血霧瀰漫,久久不散。

三百修士全部隕落,只剩下,那三個化神老頭,目瞪口呆,心如死灰。

這股魔道的力量,真的,屬於人類嗎?

【暗影爆發】啊啊啊啊啊!

李信腳踏大地,以他為中心,展開了三萬丈的黑暗領域。

一個圓形的暗血道場,破土而出,群山湮滅,日月無光。

恐怖暴虐的殺氣,從那個男人身體之中,狂涌如潮,頃刻間,拔地而起。

青龍,樹葉,神木,被瞬間貫穿,化為青煙消散。

蓬萊仙境,化為永夜血海,眾生沉淪,唯我獨尊!

柳如月在等死,白光後的黑夜,便是死後的地獄嗎…

這一刻,她什麼也聽不見了。

我…死了嗎,這寧靜純粹的黑暗,好像那個男人的眼睛…也好…也好…

黑夜散去,李信轉身離去。

微風吹過,散落漫天血花,他伸出了白皙修長的手指。

血花從指尖滑落…

他已經不再憤怒,輕輕抹去了她的血淚,拍了拍她蒼白的臉頰。

「月兒…只想告訴你一件事,我愛你,你,就要愛我。」

女人睜開眼睛,淚如雨下,她無比的後悔。

她知道,在閉眼之前以後那片黑暗…

是守護她的背影。

「豎子爾敢!」

怒喝傳來,仙山之巔,青光爆射,大山從中開裂,一個披頭散髮,麻衣木杖的佝僂老者,從沉睡之中驚醒。

千年了,何人敢來犯吾蓬萊柳家!

莫不成,這天下,已經淪為魔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