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大秦:開局祖龍就掛了
大秦:開局祖龍就掛了 連載中

大秦:開局祖龍就掛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南桔北枳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南桔北枳 穿越重生 趙子嬰

開局祖龍就掛了,秦二世暴虐無道,扶蘇死了?大秦真的是要二世而亡嗎? 戰亂紛起,我穿越到龍祖腦殘的孫子身上,到末世又應該如何面對?展開

《大秦:開局祖龍就掛了》章節試讀:

第3章 扶蘇死了?


「公子、上將軍,城外有人稱持始皇帝詔書要見公子和上將軍。」

眾人錯愕!

趙子嬰暗道不會這麼巧吧,額頭亦是點點冷汗滲出,思緒狂飛。

片刻!

兩名寺人匆匆忙忙進了室內,環視四周,其中為首一個寺人神情高傲的說道:「扶蘇公子上將軍接詔吧。」

「父親、上將軍不要啊,是矯詔。」趙子嬰迫不及待的喊道。

扶蘇見兒子對傳詔使者不敬,遂怒道:「來人堵住其口。」

韓談怕別人傷了小公子急忙上前抱住趙子嬰捂住口鼻。

兩名寺人緊張的神色一閃而過,又恢復了正常。

此時蒙恬有些疑慮,但見公子扶蘇行君父之禮跪拜了下去,自己只得跟着躬身作揖。

寺人從懷中掏出一張絲帛,展開面無表情的念道:「詔命:公子扶蘇屢屢違逆聖意,念其忠孝,賜白綾。上將軍蒙恬,因其弟蒙毅謀反,按律當夷三族,感其三代皆功於社稷,免夷族,賜自裁,已謝聖恩。」

室內眾人皆驚!

扶蘇一把就癱軟在了地上,口中念念有詞:「父皇是兒臣不孝,不該頂撞父皇,兒臣自知罪孽。」

說罷起身接過了寺人手中的白綾,便搖搖晃晃地向屋內走去。

此時趙子嬰被人捂住口鼻,拚命掙扎無奈那韓談比他年長怎麼也掙脫不開,口裡只有嗚嗚嗚的聲響。

蒙恬卻是鎮靜剛剛小公子一翻話語,他也記在心裏,現在這情況和小公子說的豪無差別,心中疑慮更甚。

扶蘇的性格比較溫順,而且做事考慮周到,顧全大局,深受始皇帝器重,但始皇帝又覺得扶蘇性格不太像自己殺伐果斷,雖沒明確立為太子,但也不會讓其自殺吧,便上前拉住公子扶蘇。

「公子,陛下如今在外,還未立太子,派我率領三十萬大軍把守邊疆,又讓公子你來監督,這是關係天下安危的重大任務!如今只因一個使臣到來,你就想自殺,你哪裡知道這不是詭計呢?」

「蒙恬,你敢對始皇帝不敬。」寺人一聲大呵,又對着扶蘇道:「君要臣死,臣安能不死?父父、子子、君君、臣臣,枉你還自認聖賢之道,傳出去不怕辱了孔丘的名聲。」

殺人誅心!

殺人誅心啊!

扶蘇自幼學習儒道,怎能讓人說自己辱沒孔子,關乎儒道聲望縱然身死也不能遭世人詬病。

「父皇要兒臣死,兒臣安能不死。」說完便重重的拂開蒙恬的手,要進屋自殺。

眼看事態緊急,趙子嬰又掙脫不開,忽然抬腳蹬在了韓談的腳背上,韓談一個吃痛就放開了趙子嬰。

「上將軍,這是矯詔,始皇帝已死,蒙毅將軍已被他們抓了,快抓住他們。」

看來小公子說的是真的,不然怎麼會千里而來。

「來人,把這兩個奸詐之徒捆了。」

蒙恬昂首挺胸盡顯威武之姿一股蓋世豪氣衝天而出,猶如面對匈奴千軍萬馬一般威風凜凜。

這便是軍令無人敢不從,門外衝進數名親衛侍卒,一腳將兩名寺人踢倒在地,數把長劍直抵脖頸,三下兩下便把二人給捆了個結實。

「蒙恬你這是造反。」一名為主寺人齜牙咧嘴的吼道。

「你矯詔才是謀反,速速從實招來,不然少了不一頓皮肉之苦。」蒙恬不怒自威看着那名已被嚇昏了過去的寺人,轉頭對為主的寺人說道。

「蒙恬你真不怕被夷三族嗎?」那寺人威脅道。

「掌嘴。」

話聲剛落,幾名親衛上前扶住寺人的身子和腦袋,一名親衛解下自己的劍鞘,手持劍鞘狠狠的抽在那寺人的嘴上。

血濺當場!

這寺人也是嘴硬,牙齒都被打的滿地都是,卻硬是不說矯詔之事,因為全家老小全都在趙高手裡,如果說了全家都得死,強忍着一口老血噴出,惡狠狠的瞪着蒙恬說道:「蒙恬你等着和你弟弟一起滅族吧。」

「打到說為止。」

啪啪之聲不絕入耳。

「上將軍此人已沒了氣息。」

「哦!那就把邊上那個拉起來打。」

「不要打,我全說。」

那昏倒的寺人,立即清醒了過來,爬在地上求饒。

…………

一切都弄清楚了。

「公子,是趙高和李斯矯詔謀反。」

蒙恬衝進屋內向公子扶蘇告知,結果一進屋內傻眼了,扶蘇公子直條條的掛在了房樑上。

「來……來人……」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把扶蘇抬了下來,趙子嬰也是沖了上去,見到父親已經上弔死了,哇哇大哭了起來,暗自責備剛剛為了矯詔之事竟然忘了扶蘇在屋內準備自殺的事。

「上將軍,公子他……沒了氣息。」一名親衛探了下扶蘇的氣息戰戰兢兢的說。

蒙恬一隻拳頭猛砸自己的腦袋,哽咽道:「是我害了公子啊!」

一時間屋內哭聲此起彼伏。

扶蘇死了?

難道是天意嗎?

還是自己不能改變歷史?

不可能,那蒙恬怎麼沒死?

「都閃開……」

趙子嬰大呵一聲,急忙跑到扶蘇身體邊上摸了摸還有些溫熱,於是對着扶蘇身體心臟部位使勁的按壓。

「小公子,公子已經走了,就不要糟蹋公子了」韓談哭的傷心,流淚說道。

「啪」

趙子嬰反手就給了韓談一個耳光,兇巴巴的說道:「滾!」

韓談知道小公子決定的事情沒人敢忤逆,只得乾巴巴的在邊上杵着。

小環還在邊上默默傷心流淚,一想到小公子這麼快又沒了父親哭的更凶了。

此時眾人皆慢慢收起了哭聲,不解的看着趙子嬰在扶蘇身上亂按。

「蒙叔,你來幫我。」

趙子嬰年紀太小,又沒力氣想要救父親只能找人幫忙。

看着趙子嬰急切期盼的樣子,蒙恬也沒推辭,按着趙子嬰說的方法按壓着扶蘇的胸部,趙子嬰則上給扶蘇做了人口呼吸。

面對眾異樣的眼神,趙子嬰也不顧忌,現在只有心肺復蘇才能救扶蘇,你們這些古人又怎會理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着。

蒙恬起初是免得小公子傷心,也不相信這樣就能把人救活,看扶蘇蒼白的面孔也有些不忍心這樣糟踐公子遺體,畢竟死者為大,這可是皇帝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