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笨蛋美人將反派進行到底
快穿笨蛋美人將反派進行到底 連載中

快穿笨蛋美人將反派進行到底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清風無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樓糯 清風無味 現代言情

小甜文 雙潔 修羅場 明為笨蛋美人的樓糯vs千奇百怪的切片大boss 笨蛋美人樓糯的反派艱難道路
樓糯:我真的有在好好走劇情噠! 系統生無可戀:對對對,你說得對
...... 男主:糯糯聽話過來 男配:要什麼都給你 反派:跟着我,我幫你弄死他們 系統:男主就算了,男配反派湊什麼熱鬧!展開

《快穿笨蛋美人將反派進行到底》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豪門真假小姐(1)


【叮——宿主綁定。】

【叮——系統發生故障,警告警告,核心數據受到衝擊,緊急防禦開啟中——】

尖銳刺耳的轟鳴聲充斥着大腦,樓糯卻是眼睫低垂,神情淡漠。

【叮叮...叮...】

卡帶滯後的聲音斷斷續續透着絕望與茫然,沒來由的對這個冰冷機器升起一絲同情。

【叮——系統自助檢查...】

【叮——一切...正常。】

死一般的沉寂。

殷紅的唇瓣挑起一抹弧度。

......

樓糯睜開眼睛就見自己手裡拿着正滴落着不明液體的墩布。

樓糯,「......」長長的睫毛顫抖着,水潤潤的眸子里滿是無措。

「啪——」樓糯嚇得反手扔了出去,這個東西不止臭還很臟,造孽!

樓糯站在原地紅唇輕抿,視線飄忽而茫然。

在角落裡蜷縮着身穿短裙的女孩,胸前金色牌牌上寫着『京一高中』。

樓糯瞬間想起來了,她因為心臟病苦熬二十年卻依舊掙脫不得病魔的折磨。然後有個『可愛』的系統找到她,說只要完成任務想要什麼都可以。

樓糯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多麼划算的買賣啊!

「系統?」謝糯乖乖的站在原地,長而卷的睫毛忽閃着,心中默念,嘗試呼喚系統先生。

【來了,來了!】系統應和,【抱歉哈,第一次,第一次,實屬意外。】嘴上說著第一次,卻熟練的打開後台,明亮的面板上密密麻麻的小字全是名為樓糯的個人身份信息。

謝糯表示理解,畢竟她也是第一次。

系統大致掃過,總結出來:一個不諳世事的落難小可憐,因獨特的魅力流轉各路變態大佬手中的金絲雀,深陷泥潭卻初心不變,擁有一顆稚子之心。

遲到的001號心中升起一絲憐愛,同時又有些困惑,由資料可知樓糯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系統怎麼會選擇綁定樓糯?!它身為反派......

???系統數據有一瞬間亂碼,反派系統?它是……叫這個名字嗎?

對於這些001隻覺說不出的違和,可系統面板上閃爍着七彩光芒的『正常』兩個大字告訴它沒有任何問題。

系統的雜緒不過短短几秒,此時大量信息湧入樓糯腦內,她從中亦是明白了自己的工作。

她要扮演的就是小說里的惡毒反派,推動男女主的感情,確保小世界順利運轉。

【宿主,記住不要崩人設。】

【好的。】

樓糯聲音又軟又乖,讓鋼鐵一般的系統心都軟了一瞬。不由開聲,【這個世界只是個低級世界,沒有什麼難度,不要怕。】

樓糯內心點頭,【嗯嗯。】

很老套的故事了,她在被囚禁的日子裏看過的這類小說沒有成百也有兩位數,但是不得不說很有看頭,打臉的劇情誰不愛呢?

樓氏夫人的孩子被女佣人調換,而原身則是那個被調換的真千金,女佣人怕事情敗露將原身送回了老家,自己留在樓家看着自己的寶貝女兒長大。

可惜,紙包不住火,原身被接了回來,同時留下來的還有傭人的女兒樓辛。

從頭看到尾,樓糯發現自己要做的不是在欺負樓辛就是在去欺負樓辛的路上。

此時蜷縮在角落裡的女孩便是這個世界的女主。

「唔——」單薄被水打**的白色上衣緊貼着肉色肌膚,因為常年病痛愈發顯得身子薄弱,更何況此時此刻她烏黑的發混着髒兮兮的水垂在額前,指甲薄薄的粉粉的透着不健康的白。

她確實有身為女主的資本。

樓辛艱難的扒開額前的發,抬起水潤烏黑的眸子,她眼前有點發黑,頭不自覺地晃了晃,緩過神便見樓糯還沒有離開。

「姐姐——你幫我....」樓辛覺得情況很不妙,因為她的心臟傳來陣陣刺痛。

樓糯好一番醞釀,卻不知是過於緊張還是什麼原因,空空的廁所內打嗝聲不絕於耳。

「......」樓糯沉默,平靜無波的小臉下是砰砰直跳的小心臟,還險些將自己蔥白的玉脂擰成麻花,好在系統眼尖及時開口安慰轉移了注意力。

系統:【......】

樓辛面上呆愣震驚懷疑的表情過於明顯,樓糯掩藏於秀髮下的耳垂漲的通紅。

不怪女主這般,她自己也覺得...

系統乾咳一聲:【沒事...第一次而已。】

樓糯內心羞澀,深吸一口氣怒斥,「你這是什麼表情?沒...」沒見過打嗝嗎?!

系統抹了一把臉:【......】這什麼跟什麼啊?這哪裡和兇狠掛鈎,這不就是惱羞成怒,跟小奶貓似的叫喚兩聲,自以為狠厲卻是惹人憐愛。

樓糯踢了踢腳下沾滿水漬的白色藥片,充滿惡意道,「怎麼我的好妹妹,又要裝病嗎?沒關係,這裡葯多着呢。」

柳暗花明又一村,突如其來一筆又讓系統看到了一絲希望:【不錯,不錯。】

樓辛垂下眸,剛剛果然是錯覺,她竟然有那麼一瞬間覺得樓糯變了。樓辛嘴角微勾,心想怎麼可能呢。

樓糯低頭看了看自己嶄新的黑皮小靴子和沒有一點污漬的掌心,猶豫再三避開了地板上浸泡在黃褐色水漬里的白色藥片。不動聲色的避開水漬靠近樓辛,「怎麼不吃?嗯?」如果水不是這般臟,她還想用腳將小藥片踢到樓辛手邊,好將自己的人物刻畫的更飽滿,也更符合人設。

「砰——」

樓糯回頭,只見大門被人狠狠撞開,徒留半扇頑強的墜在牆上。樓糯眸光微閃,不自覺地縮了縮脖子,紅唇緊緊抿成一條直線,她覺得那扇門就像她以後的脖子。

察覺到樓糯想法的系統心想不會的,誰捨得呢?此刻完全忘記樓糯反派的身份,殊不知自己一語成讖。

「樓糯!」

來人漆黑的眸子內蘊藏着怒火,樓糯愣了一下,也顧不得嫌棄墩布,反手將其撈了回來。

蘇沉一個跨步。

樓糯咬牙,粉白的腮幫子氣鼓鼓的:「!!!」抬起拖把,大有蘇沉敢衝過來她就懟他臉上去的氣勢。

蘇沉冷笑,看着骯髒滴着黃水的墩布眼底閃過厭惡,也就這膈應人的手段,她還真以為就憑這個能攔的住他?今天非得給她個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