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一瞬的停留
一瞬的停留 連載中

一瞬的停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loveJM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崔長河 秦貝貝 都市小說

崔長河沒想到在安安穩穩度過十五年之後又會遇見她,生活給了他一個難題,應該如何選擇,愛她還是控制她……展開

《一瞬的停留》章節試讀:

第07章 第一次傷害


登上去往甘肅的飛機,崔長河拿出手機,意外地看到秦貝貝發來的一條信息,「平安」。瞬間兩眼熱淚盈眶,崔長河有好多好多的話要坦誠的對她說,卻不知從何講起,嘆息一聲,回答「嗯」。

飛機剛剛降落,崔長河就接到了診所合伙人打來的電話,診所出事了。連崔長河都能猜出來的事,吉江城的律師妻子黃津津自然也會想到。不費什麼力氣,黃津津就查到了與吉江城發生戀情的那個女人,而且聯繫上了她的丈夫。這是一個毫不知情的可憐人,他非常憤怒,一定要給吉江城一點顏色。崔長河飛行在萬米高空的時侯,這個男人衝進診所,先打了阻攔他進診室的護士,將坐在椅子上的吉江城一拳擊倒在地,又狠狠的踩了幾腳,躺在牙椅上的患者出於好意勸他有話好說,他一掌摑下這個好心人的三顆牙。人打了,可是余怒未消,吉江城診室的牙科椅成了他發泄的目標,直到椅子被砸爛,他才放下一句狠話離開。「姓吉的,你再敢打我媳婦的主意,我叫你不得好死。」病人被打掉三顆牙,除了一顆是要拔出的壞牙,其他兩顆都是「好牙」,一顆十萬,要診所賠償二十萬元。

「你回來么?」合伙人口氣生硬,「你回來咱們就投票,你不回來我們就直接開會作決議了。」

第二天的傍晚,崔長河回到譚州。診所的會議室,吉江城坐在門外,像條看門狗。看到崔長河急急匆匆走過來,吉江城一把抓住他,「別進去。」

「你怎麼想的?為什麼要提出退夥,這不是你的錯誤。」

「事情因我而起,我不擔責任能行嗎?我不走,診所就有可能辦不下去了。」吉江城的眼圈發紅,「你能回來,我就知足了。事情的根子在我這,罪有應得,罪有應得。」

「道理是要講清楚的,我去和他們說。」

「別去!你去了也沒辦法,一人一票,我肯定被淘汰的。」

崔長河躲進廁所,將冷水撲在臉上,讓自己清醒一些,然後撥通了李劍霜的電話,將事情經過講了一遍。「這些話除了你,我也沒有其他的人可以說。大家都是一起創業過來的兄弟,現在好的明哲保身,不好的落井下石,人心怎麼會這樣?」

「報警了么?」

「老吉沒有同意報警,診所的其他人也不同意,畢竟這件事對診所的口碑影響太大了。」

「哎呦,別叫我瞧不起你們,天天自詡高知,和文盲有什麼區別。這個男的涉嫌損壞財物、故意傷害,是犯罪行為,你們想原諒他,法律可不原諒他。還有那個患者,診所是有錯,但是一顆牙要十萬,這不是敲詐嗎?你們啊……」

李劍霜在電話里絮絮叨叨的,崔長河多一句話也不想說,掛斷電話。為什麼要給李劍霜打電話,他需要得到的是一份安慰,而不是弄懂一個法律問題,他想到了秦貝貝,電話應該打給她,女孩子會說些柔情蜜語,哪怕僅僅對他說「沒事的」。

崔長河的心緒平靜,才和吉江城進入會議室,合伙人們開始討論吉江城的股份如何處置,合夥協議如何修改。會議開了很長時間,那些人討論得很熱烈,崔長河只是象徵性的舉了手,沒有說一句話。

會議結束已是深夜,崔長河陪着吉江城慢慢地走。

「你以後去哪?」

「遠地方,在潭州,我身敗名裂了。遠地方,還能勉強混口飯吃。師弟,咱們山高水遠,江湖再見。」

崔長河到停車場,遠遠看見自己的汽車邊站着一個人,一襲長裙,低頭擺弄手機。崔長河有意的加重腳步,那個人也發現了他,輕快地跑了過來,是秦貝貝。崔長河有一個衝動,想伸開雙臂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又克制住了。

崔長河讓秦貝貝坐副駕駛,可是她又坐在了車的後排。

「去哪?」崔長河問。

「體育館。那裡可熱鬧了,有好多人在那夜跑,也有好多吃飯的地方,24小時的超市。你去過那裡嗎?」

「在潭州這麼多年,你不說,我還真不知道有這麼好玩的地方。」崔長河飛速的駛出停車場,秦貝貝為他指路。

秦貝貝有點興奮,「很久以前,這裡還算是城中村,現在這條路,原來可沒有這麼寬,一邊是工廠,另一邊是農田。早上最熱鬧,路邊都是賣早點的小攤位,尤其在冬天的時候,水汽、煙氣特別大,像仙境似的。過了早晨,上班的人,下田的人都忙自己的事,路上就清凈了,一整天都見不到一個人。我姥姥家就在那邊,我小時候經常在姥姥家住,也算是在這長大的。上初三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那年我十五歲,後來就一直沒有回來過了。」

崔長河沒有說話,認真開車的樣子,秦貝貝悄悄趴到他的身邊,臉靠着他的臉,呼吸出的氣流輕輕滑過他的脖頸。這是一種多麼熟悉的感覺。

十五年前,崔長河還是一名博士,他的女朋友就喜歡在他讀書的時候,這樣粘着他,趴到他的背上,對着脖子吹氣。

「你也好好讀讀書!」崔長河轉過身子,親她一下。

「是你太笨了,讀書用得着那麼費勁嗎?」她的身子一用力,將崔長河壓倒在桌子上,「你別學麻醉了,大家都說你的老師人品不好。」

「我學的是他的知識,也不和他學做人。」

那是他前半生里最幸福的時光,哪怕兩個人只是靜靜坐着、對視着打發時間,都是幸福。

崔長河控制着,不讓自己的眼淚流出來。秦貝貝有些輕佻的用手指輕輕摸他的臉和脖子,崔長河稍稍側頭,嘴唇幾乎可以碰到她的臉頰了。就在這時,一輛汽車從後面飛速超車,兩輛車幾乎要碰撞在一起,崔長河猛踩剎車,好在他的車速不快,幾乎是在原地停下了,才避免了一次事故。秦貝貝「啊」了一聲,身子撲倒。崔長河顧不上追肇事車輛,趕緊查看秦貝貝的情況,她艱難爬起來,摔門而去,一條腿有些跛。崔長河追上秦貝貝,看到她的右手滴血。

「怎麼啦?」崔長河想去拉她的手,看看傷在什麼地方了,卻被秦貝貝甩開。她的表情完全是另外的一個人,喘着粗氣,兩隻眼睛惡狠狠的盯着崔長河。僵持幾秒鐘之後,她蹲在地上,哭了起來。崔長河愣愣的站在那。一些夜跑的人停下來,崔長河無奈的朝他們笑笑,聳聳肩膀,這些人以為是情侶吵架,紛紛離開。崔長河蹲下來,細聲細語的說:「我不是有意的,剛才有一輛車差點撞到我的車,我才踩了剎車。咱們去醫院檢查一下。」

秦貝貝艱難的站起來,崔長河想去扶她,卻被推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很好。咱們就此結束吧,只當沒見過,也不認識。」說完,她招手叫停了一輛的士,狼狽的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