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黔盤鎮十年詭異七件事
黔盤鎮十年詭異七件事 連載中

黔盤鎮十年詭異七件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寒風霜雪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沈宇凡 駱凱南

神秘事件,頻頻發生,扣人心弦,人心惶惶,一座小鎮,一個房間,離奇驚魂,黔盤駱家
為何街尾,會有一座古怪廟宇,銘碑上的字有什麼秘密,和駱家之間會不會有聯繫,為何他們一個個精神不正常
展開

《黔盤鎮十年詭異七件事》章節試讀:

第6章 我的五叔,夜不歸宿穿道袍


深秋的晚風吹來幾隻知了,我知道它趴在那棵柳樹上,木屋果然隔音不太理想,她的聲音時遠時近,心中的冤屈待我解答!

書桌面前的酸奶瓶,使我增添了幾分憂慮,勇敢的蚯蚓,能否增加色彩!

今夜的我已準備好敲門磚,但願如我心中所想,龍瘋子能如我所願!

一切準備就為了這一刻!

今晚我異常的興奮,翻來覆去難以入睡,我下了床,掀開床單,低下了頭,爬了進去,我用手輕輕的撥開黃土,一陣氣味撲鼻而來!

還在,三隻一個不少,

看着他們一家整整齊齊,我蓋上了黃土,躺在床上,希望黎明快點來臨!

今天我起了一個大早,從書桌拿起了酸奶瓶,蚯蚓還在,隨後放在了我的上衣口袋!

吃過早餐,找尋一個去同學家的理由,隨後出了家門?

我來到龍瘋子家門口,輕輕地敲了幾下,果然不出我所料,龍瘋子還是和上次沒什麼區別!

我心笑,真是難得一個守舊的人!

龍叔,早啊

今天什麼風?又把你小子給吹來了!

進來吧!

我踏進了龍瘋子的家,格局擺放還是和上次一樣,一台黑白電視,一個VCD碟機,正對面放着一張床,床前面有一張八仙桌,桌上放着殘留的碗筷。

我注意到他的魚竿,此時睡到床的邊緣,我心想給你送上蚯蚓你能不帶我去!

看來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

龍叔,那麼早你就吃飯啦?

吃個屁,老子還到睡的時候就有一個人在敲門!

你說他有什麼事?

這…語言能力不像一個瘋子所言啊,看來我低估了他,心裏嘎達一下調好心態組織好語言。

說道。龍叔我來肯定是有好事啦!

你還有好事。

龍叔說你看這是什麼?

你喝吧,小孩子才喝酸奶,面對我的敲門磚,他竟然不為所動,不對他應該沒有看到裏面的蚯蚓。

龍叔,你看嘛,這是我昨天辛辛苦苦,挖的蚯蚓我看到你有釣竿,我想你喜歡釣魚。

這個誘惑拋出來,沒想到他比四叔還淡定,看也不看酸奶瓶中的蚯蚓。

可惡!

投其所好,這應該不會錯難道他對釣魚失去了興趣?

不應該呀,我大腦里回想,是不是有什麼疏漏?

沒有興趣,還留着釣竿,這瘋子不簡單呀。

為什麼?

難道白忙活一場?

在我還在苦苦尋找突破口時,一隻手伸到了我面前,我看到他手裡拿着一個橘子,我抬頭,這個人是龍瘋子!

我的大腦在飛快運轉,剛才明明他還站我後面,何時又突然站我面前?

我瘋了,還是他瘋了

小子,吃橘子

你發什麼呆呀,又沒有毒

吃不吃?

一個聲音在我耳邊徘徊,緊接着又聽到一個聲音,小子,你想看電視就說嘛,帶什麼蚯蚓?

不過我這裡沒有兒童的碟片。

你要看動畫片,叫你爸給你買,你在我這裡放,等一下我找你爸要電費,哈哈。

這爽朗的笑聲,我心裏萌發了一個想法,他是瘋子嗎?

他是不是有什麼秘密偽裝。

這人好厲害,今天看來得無功而返好不甘心。

駱凱南,你不會啞巴了吧?

說話啊,橘子,你要不要?

我條件反射的回答,要

他把橘子放在了我的手上,隨後他說道,動畫片我這裡沒有,不過有一張唱歌的碟片,你聽不聽歌?

我茫然答道,不了,我等下要回去吃早飯了。

灰溜溜離開了龍瘋子家,我躺在了床上,看來事情沒有那麼簡單,每個人都有秘密!

把玩着手裡的酸奶,看着裏面扭動的蚯蚓,下一步該怎麼辦?

難道把它給四叔?

四叔他很危險,我的潛意識在告訴我,千萬別這樣做。

上次虎口脫險,下次可沒那麼好運了。

駱凱南吃飯了,是奶奶的聲音,

好嘞

我下了床,鎖好房間來到飯桌,奶奶,五叔三叔,唯獨四叔不在,我開口道四叔人呢?

別理那個釣魚郎

不吃,餓死他

果然提到四叔,奶奶就是一頓嘲諷

沒人說話,看來我們習慣了這種氛圍,五叔在啃一根排骨,三叔也吃的不亦樂乎。

我看着眼前兩個瘋子,他們是不是也知道些什麼呢!

據我了解,三叔自從不會說話後變得沉默寡言不對,應該說是變得自閉,很少出自己的房間,只有到飯點時才記得自己是一個人,還需要進食。

三叔,但它也有一個愛好他喜歡下象棋。

可我不會呀,我這水平跟他下不是找自虐,他也不會說話,應該問不出什麼有用的東西!

我把眼睛移到了五叔身上,他會說話,就是有點痴呆,說話老是前言不搭後語,但五叔也有一個興趣。

黔盤鎮的人都知道,誰家有白事他必去,他去給人生火,給人守夜,甚至他還會敲鑼打鼓,還會歌唱幾句。

上次隔壁老吳家爸去世,作為街坊鄰居,我也參加了守夜,我只見五叔忙的不亦樂乎,白天他生火做飯,晚上敲鑼打鼓,順便還給人放炮仗點蠟燭!

既然有一次我還看見他穿上了道袍雙手拿着一塊長方形木條有模有樣的在那裡領頭。

我簡直不可思議,人們都說五叔傻,可世人又有幾人懂得傻人傻福,五叔沒有什麼煩惱,幾乎看到他的人都會說他整天笑嘻嘻的!

對於五叔的這個特別愛好,奶奶為此說過多次,可你跟一個傻子說,結果可想而知!

看來五叔得接觸一下,說不定他懂得玄學的東西!

從龍瘋子家出來的不快,此刻豁然開朗,我的臉上也掛上了笑容,把碗中的排骨夾在了五叔碗里!

五叔就是這樣的人,他不會說感謝,無所謂我把面前的大碗推到了五叔前面,裏面的排骨夠他好好吃一頓了。

五叔,來這裡還有

奶奶就在旁邊,他一句話也沒說,這幾個孩子都是他的心頭肉,我作為唯一的孫子,更加呵護有加,平常我總能吃到更好的東西。

我已經很幸運了,至少我沒有瘋。

四叔這段時間總是等我們要吃好的時候才來,最後他吃的桌面上的殘羹剩飯,他沒有抱怨,可奶奶還是會無休止的謾罵。

說他吃屎都趕不上熱的!

每天不說幾句,好像渾身不自在!

對一個人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這也是一種愛吧!

四叔吃的很快,不到十分鐘,他收拾了桌面的碗筷,洗了碗真不知道他這段時間在幹嘛?

我的心裏又怕又想,蚯蚓,要不要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