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人在提瓦特,垂釣成神
原神:人在提瓦特,垂釣成神 連載中

原神:人在提瓦特,垂釣成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大就是美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大就是美 遊戲動漫 蘇晨

蘇晨驚奇的發現,自己這個興趣使然的釣魚佬,竟然在不知不覺間成為了提瓦特大陸的第八神,垂釣之神! 「我只不過是個與世無爭的釣魚佬,她們卻自稱是我虔誠的信徒
展開

《原神:人在提瓦特,垂釣成神》章節試讀:

第1章 大哥哥,你是魔鬼么


提瓦特大陸。

蒙德城。

這是一座信仰風的城市,是美名遠揚的自由之都,是讓無數吟遊詩人和藝術家流連忘返的牧歌之城。

果酒湖清澈的水流順着古老的溝渠匯入這座美麗的城市,水流交錯碰撞,在城市**的噴泉掀起一朵朵水花。

嘩嘩的水聲與人們的談笑交融,顯得和諧而又溫馨。

然而就在這座美麗的城市之外,正在上演一幕不和諧的戲碼。

一位容貌俊美的黑髮青年正在垂釣,而他的身邊站着一個還算可愛的小正太。

小正太抱着黑髮青年的手臂哇哇大哭。

「嗚嗚嗚,蘇晨,鴿子那麼可愛,你怎麼可以吃鴿子!嗚嗚嗚……」

「提米,我倆熟歸熟,但也不要污衊我啊。」

蘇晨臉上毫無波動,穩坐釣魚台,耐心的解釋道:

「我今天照例出城垂釣,過橋的時候發現有一隻鴿子躺在地上不動了,估計是中暑了!」

「我趕緊幫它把毛拔光,放到水裡給它降溫,之後又給它做了全身按摩和心肺復蘇,但都沒有效果,唉……節哀。」

「嗚嗚嗚,你騙人!你還我鴿子嗚嗚嗚!」提米哭的稀里嘩啦,傷心欲絕。

「嘖,看你哭得這麼慘,不知道的還以為你爹死了呢,不就是一隻鴿子么。」

對於這種熊孩子,蘇晨一點也不會慣着,擺擺手,板起臉威脅道:「橋上的鴿子都是野生的,有緣者得之,你要怪就怪自己太弱,沒能力守護它們,美食,只配強者擁有!」

「嗚嗚嗚,媽媽說你天天釣魚,不務正業,年紀輕輕就擺爛,不讓我跟你玩嗚嗚嗚!媽媽說的沒錯!」

「是是是,你每天不上學,站在橋上喂鴿子裝聖人,你清高,你了不起。」

蘇晨翻了個白眼,扶着提米的肩膀,讓他轉身。

「好了,要哭一邊哭去,別影響我釣魚。」

「壞人,你遲早會遭報應的,我,我要去跟媽媽告狀!嗚嗚嗚……」

提米放下一句狠話,哭哭啼啼的跑回了蒙德城。

「呵。」

蘇晨俊美的臉上依舊是一副輕鬆愜意的表情。

我就擱河邊釣魚,能有什麼報應?

就在這時,蘇晨突然聽見一個小女孩的清脆的聲音。

「蹦蹦炸彈!」

轟!!!

「我……嗝~」

蘇晨隱約看到一團散發出恐怖火元素能量的東西從頭頂飛過,然後……然後他就感覺頭昏眼花,意識渙散。

沒想到,報應真的來了,而且來的這麼快!

一隻金髮雙馬尾小蘿莉撲了過來,用力的搖晃着蘇晨的身體。

「大哥哥,大哥哥你醒醒,暈過去了……可莉好像又犯錯了。」

「……」

這時一位栗色長發少女聞訊趕來,因為跑的太快,胸脯微微起伏,香汗淋漓。

「可莉!你怎麼又跑出來炸魚!再亂跑的話,琴團長真的要生氣了!」

「唔,安柏姐姐,這個大哥哥被可莉的蹦蹦炸彈嚇暈了,你快救救他,趕緊給他做人工呼吸。」

「我……」

名叫安柏的少女俏臉一紅,瞪了小可莉一眼,沒好氣道:「只是暈過去了做什麼人工呼吸,趕緊和我一起把這個人搬回騎士團,然後好好向琴團長認錯!」

「唔。」

可莉嘟了嘟嘴,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

蘇晨的意識彷彿沉入一片漆黑的湖水。

在無盡的黑暗中,一頭雪白的巨鯨躍出水面,發出蒼涼悠遠的聲音。

【解鎖成就,用生命垂釣】

【您已成功激活神級垂釣系統!】

【每次垂釣成功,都可獲得永久屬性加成,釣到的魚類將附帶特殊效果!】

「神級垂釣系統?」

蘇晨感覺有一股暖流從在體內散開,身體漸漸變得輕鬆有力,頭腦也愈發清醒。

「嗯……」

「琴團長,大哥哥醒了!好耶!」

「你閉嘴。」

蘇晨聽到意料之外的聲音,心中微微一愣。

琴團長?

他作為穿越者,當然聽說過蒙德城騎士團長蒲公英騎士的大名。

沒想到,自己竟然是以這種方式與蒙德騎士團的各位相遇。

蘇晨緩緩睜眼,看到了好幾張陌生又熟悉的臉在床頭圍成一圈。

「你醒啦?」

金髮小蘿莉可莉伸出小手戳了戳蘇晨的臉頰,奶聲奶氣的說道:「大哥哥,對不起,可莉只是想炸魚,不是故意要把你炸暈的。」

「原來如此。」

蘇晨苦笑一聲,原來自己是被可莉特製的炸彈餘波給震暈了。

雖然往自己頭上扔炸彈有些不禮貌,但也間接的幫自己激活了神級垂釣系統,算是功過相抵了吧。

「沒事,以後別亂玩炸彈了,就算炸不到人,炸到花花草草也不好。」

蘇晨從床上起身,揉了揉可莉的金髮,一笑泯恩仇。

「哇!」

聞言,可莉委屈的小眼神頓時恢復神采,小手緊緊的握住蘇晨的大手,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大哥哥不怪可莉嘛?這還是可莉第一次沒有挨罵欸!」

長期被關禁閉,被各種限制的可莉感覺自己遇到了知音。

果然,無論是大女人還是小女人,都喜歡能夠原諒她們的男人。

「可莉,別再胡鬧了。」

琴團長溫柔美麗的臉上露出幾分無奈,揉了揉可莉的腦袋,讓她先在一旁乖乖站好。

接着,琴轉身用那雙紫藍色的眸子看向蘇晨,眼裡含着深深地歉意和自責。

「蘇晨先生,可莉給你造成這麼大的麻煩,是身為監護人的我的失職,你遭受的損失,騎士團一定會儘力補償。」

「琴臀長咳……琴團長。」

蘇晨揉了揉腦袋,表示自己還不是很清醒,目光從琴團長姣好的曲線上收了回來,一本正經道:「賠償什麼的,你們看着給就好,可莉畢竟還是個孩子,你稍微關她十幾二十年禁閉讓她長長記性也就可以了。」

「唔!」

本來還希望蘇晨給自己求情的可莉頓時睜大了眼睛,可愛的臉蛋上多了幾分她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惆悵。

大哥哥,你是魔鬼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