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抱歉我武力值加滿
快穿:抱歉我武力值加滿 連載中

快穿:抱歉我武力值加滿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燈下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祝之冉 秦決冥

【爽文 無邏輯 1v1】 祝之冉綁定系統一心做任務,但總有降智女配來搗亂,對此祝之冉深有感觸:孩子不聽話,多半是裝的,打一頓就好了
這個理念一直貫穿了她整個思想,慣是不可能慣的
系統說她無情,因為面對有錢還帥的大佬,祝之冉依舊面無表情的說了No! 可巧合下回到原世界時,卻見她單膝跪地,輕輕吻了墓碑上的人
…… 直到她看到了碑旁那個少年的臉才發覺自己被騙了,從此之後一切一發不可收拾
少年眼神中透露着危險:「你逃不掉了
」 一向冰冷的男人輕撫她的臉:「我的心臟只為你跳動
」 那個不可一世的神明唯獨為她彎下了腰:「你的信仰只許我一人
展開

《快穿:抱歉我武力值加滿》章節試讀:

第2章 霸總他有讀心術2


上課鈴打響了第兩遍,彷彿是在催促廁所里不願出來的同學。

衛生間里。

祝之冉兩手撐着洗手台,正滿臉不耐地看着鏡子。

只見鏡子里的女生染了一頭金髮彷彿是為了使自己看起來更加的不好惹,眼周畫著黑黑的煙熏妝,貼着略微誇張的睫毛,可能是手法過於生疏,眼影塗的參差不齊,還有不少暈染到了眼下。

離遠點看,活像一隻貼了睫毛的熊貓。

「……」

褲腿不羈的卷了好幾圈,露出了穿着帆布鞋的腳踝,敞開的校服外套里,一件滿是亮片的黑色骷髏頭短袖。

走在陽光下,怕是會讓路人誤以為見到了行走的太陽。

祝之冉看了會,嫌棄地拉上了校服拉鏈,順便放下了卷的過高的褲腿,隨後看着手上的指甲油一臉嫌棄。

純黑色的。

饒是祝之冉見過再多大場面,這回也有點不太願意看見鏡子里的自己。

末了,有些漫不經心地想,現在的學生可真是非主流。

正想着,門口傳來了零碎的腳步聲。

祝之冉向外瞥了一眼,伸手打開了水龍頭。

「姐、姐姐?」

祝之冉手剛洗到一半,頓了頓,抬頭從鏡子里看着門口的女生,「你是在叫我嗎?」

女生還維持着推門的姿勢,聞言頭低了下去。

語氣中滿是自責:「對不起姐姐,都怪我不小心說錯話才會害你被傳出作弊。」

「而且我相信你是不會作弊的,對吧姐姐?」

要放之前,何彤是一定會被這幾句話激怒的。

祝之冉默不作聲地打量了她一番。

女生長相可愛,白白嫩嫩加上個子不高,足以讓周圍的人對她產生好感和保護欲。

祝之冉剛張開口,一隻手從女生背後伸出,推開了門。

這才看清,門外還站着兩個正吹鬍子瞪眼的人。

「呦,這不是大名鼎鼎的何彤么?」話雖這麼說,臉上的嘲諷卻是毫不掩飾。

「怎麼?自己敢做卻不敢讓說嗎?還是,又想怪罪到我們元元身上?」

「就是!」

看着這兩人一唱一和,和中間一臉失落的女生,祝之冉忽然生出幾分厭煩。

好像何曾幾時,也面對過這樣一副場景。

她抬手關上水,拽了張紙慢悠悠擦着手走過來。

最近的一個女生忙伸手護着何元元,胳膊有些緊繃,畢竟今天上午器材室的事她們也聽說了。

面前的女生看了一會,非但沒動,反而輕輕鼓了鼓掌。

「又是來給你出頭的,你可真受歡迎啊。」一邊說著,一邊低斂着眸子笑了起來。

可倏然間又收斂了,抬頭看着何元元,眼神中透露着漠然和無趣,「所以你們說完了嗎,說完了麻煩讓讓,擋到路了。」

兩個女生雖然生氣,但也不想主動惹事,抿着嘴一臉不善地看着祝之冉,最後還是讓了條路出來。

眼看最後一節課的時間已經過去一半,祝之冉也沒心思上課了 。

憑藉原身的記憶,祝之冉很快找到一堵比周圍稍矮的牆,三兩下就翻了過去。

在學校對面的商店買了瓶卸甲水,又挑了幾塊糖塞進了兜里。

隨後便開始朝着何家別墅的方向走去。

走了一段時間後。

實在是有些過於漫長和無趣。

祝之冉手插着褲兜,慢悠悠的玩起了踩磚塊。

玩的正起勁。

後面的巷子里,傳出陣棍棒磕在牆上發出的聲響和悶哼聲。

就在祝之冉停住想要繼續聽的時候,聲音卻消失了。

祝之冉站了一會依舊沒聽到任何聲音,正準備繼續剛才的動作,低頭卻發現,走神的時候,腳已經不知不覺踩在了線外。

祝之冉「嘖」了一聲,看着踩出界的腳,顯然是沒了興趣。

她依舊耐着性子往前走。

沒走幾步,更大的聲音又從巷子里傳了出來。

確認過後,祝之冉不再猶豫,抬腳朝巷子走去,連腳步都比剛才快了一些。

巷子里,

有幾家的空調還在運作着,水滴在二樓的雨棚上,發出的聲音,給周圍的環境,增添了些許緊張。

一個體型高大,穿着西裝的男人,被前後幾十個拿着棍子的人團團圍在中間。

但奇怪的是,明明數量佔據了優勢,但這群人卻沒有一個肯先動作,反而表情防備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原本是不打算管閑事的。

但男人的長相實在是讓她有些眼熟。

祝之冉眯着眼,手下意識抵在嘴上。

過了一會,彷彿認出來了一般,輕輕啊了一聲。

有點像小五呢。

說完這句話連祝之冉自己都愣住了。

女生手抵着唇,眼底閃過片刻柔軟,想到什麼一般,笑了一聲。

隨後點開手機擺弄了幾下,便一臉認真地挽起了袖子,還順便伸手理了理頭髮,發現沒什麼不妥後才轉身進去。

進巷子後,祝之冉一聲不吭地走向站在人群最後,背對着她的黃毛,抬手拽着他的後衣領就是一拉。

「哎呦卧槽?」黃毛被猛地一拉險些摔在地上。

表情透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彷彿在說,哪個人敢拉老子衣領?

但祝之冉現在可沒耐心聽他接下來的馬殺雞語錄。

後腳借力,一個肘擊用力打在了他頭上,只聽一聲沉悶的響聲。

黃毛頓時抱着頭,面色猙獰的在地上來回翻滾,嘴裏還斷斷續續地**着。

這一套動作過於連貫,周圍竟沒一個人反應過來。

一時間場面竟有些好笑。

待回過神後。

一個帶着黑色耳釘的男人,似恐嚇祝之冉,拿着撬棍在手上顛了顛。

祝之冉看着他的動作,臉上沒有任何波動,反而有些不耐煩。

就在他們準備向祝之冉發難時,後面突然產生了一陣混亂。

只見男人的領帶不知何時纏在了右手上,正以飛快的速度跟後面的那群人打鬥着。

耳釘男他們的視線瞬間被這動靜吸引了過去。

祝之冉見狀,抓起地上不知誰的西裝外套向空中一扔。

趁他們反應不備,出拳打在了離她最近的人臉上,把他打的踉蹌幾步,緊接着就是一陣呲牙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