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炮灰後,我拉病嬌男二怒爭番位
穿炮灰後,我拉病嬌男二怒爭番位 連載中

穿炮灰後,我拉病嬌男二怒爭番位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櫻雲漫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鳳棲 古代言情 田柚

(懟人顏控的御姐VS美強慘女裝大佬)【微強+雙潔+雙向奔赴+男二上位】 初見鳳棲時,田柚被美色所惑,伸手救了這柔弱不能自理的小美人
再見鳳棲時,白色系宮廷嬪妃里一身紅衣美的驚心動魄,田柚搓了搓小手,點了點鳳棲的肩:「美人兒,我與你在這後宮穿着格格不入,不如今後相互照應,歷經寒冬酷暑?:」 美人一笑,明媚憂傷的頷首:「好
」 後來田柚背着包袱,出逃皇宮,出宮門後才暗叫不好,急忙回宮拽走鳳棲
鳳棲道:「你……上哪? 「私奔!」 __________ 田柚穿書了成了活不過二十章的炮灰皇后,身揣一個攻略系統,卻遲遲不肯綁定目標
直到鳳棲的出現,她圖他長相陰柔,年輕歲數小,還會甜甜叫姐姐
於是鎖定目標,綁定攻略鳳棲
她給鳳棲送糕點,被褥,首飾,給他唱歌,跳舞,甚至豪擲買條gai
系統冷漠無情回復:攻略失敗,宿主再接再厲
田柚:「why?」 明明美人兒照單全收,感動落淚
她懷疑係統在騙她
展開

《穿炮灰後,我拉病嬌男二怒爭番位》章節試讀:

第002章 皇后說皇上很厲害


田柚不信邪了,誒~她今天一定要帶走這小美人。

說著田柚咬牙背起美人兒,準備酷酷的走出狗皇帝的寢宮。

而這時候,寢宮殿門被哐當下推開。

皇太后穿的金光閃閃的閃亮登場,光芒萬丈。

這種光亮讓田柚眼睛疼,下意識的偏了臉躲開。

皇太后姓田,名田嬛兒,是田柚的姑姑。

今日是皇帝娶皇后的日子,洞房花燭夜傳召了北冥來的和親公主侍寢,侍寢地點還是在皇后的正宮艷陽殿,這不是打臉田家。

皇太后接到小道消息,帶着身邊嬤嬤,宮女,太監匆匆來了。

推門看到就是撞破頭的田柚背着昏迷不醒的和親公主還有就是……臉上留有巴掌印沉着臉的皇帝祁玄。

祁玄立即道:「母后,皇后把朕的愛妃打……」

皇帝還沒落話,田柚搶先一步,快速打斷狗皇帝祁玄的話道:「母后,皇上把后妃做暈過去了!」

「!!!」

祁玄難以置信的看向田柚,心想:蠢女人在說什麼鬼話!

皇太后眼含疑惑的看向田柚:「???」

田柚才不管兩人怎麼想的,嘴上沒把門,開始胡扯:「天吶,天吶~真的不得了!母后終於不用擔心皇上不能傳承子嗣了,兒臣可是觀摩的清清楚楚,那動作,那架勢……猛的很呢~」

「!!!!」

「這不是把美人給做暈了,得快點找太醫來診治。」

「……」

太后反應過來,老臉一紅,心驚肉跳。

這是堂堂皇后該說的話嗎?

天吶~派去的禮教嬤嬤到底傳授了些什麼?

皇太后還沒發話,田柚已經開始喊人:「快!傳太醫!」

「!!!」

被直接忽略的狗皇帝和太后臉色相當的難看,宛同調色盤。

田柚把美人兒安置在了偏殿,很快太醫就來診斷。

而她也被太后喊去問話。

正殿內……

皇太后穩穩的坐在上座,皇帝站在一旁,田柚則是跪着。

「你的頭怎麼了?」

田柚自不會跟太后說新婚夜皇帝叫來后妃來了一場現場版pp。而原主受不住羞辱撞鼎了。

田柚抬起頭,與太后對視,認真道:「母后,這……兒臣說不出口。」

「???」

「有什麼委屈儘管說,哀家會為你做主的。」

「母后,兒臣真不能說。」

「哀家說了會為你做主,可是皇上打你了?」

田柚猶豫再三,一臉糾結,下意識的咬唇。

她故作怯怯的看向狗皇帝,詢問道:「皇上,臣妾能說嗎?」

「……」

祁玄沒說話,但是眼神里含着警告。

田柚並不懼怕,一邊跟祁玄對視一邊對太后道:「母后,這是閨房情趣啊~皇上太猛了又太……會尋求刺激了。臣妾哪兒見過這等世面,再三抗拒嚇暈了。」

「!!!!」

「臣妾暈了讓皇上感到沒勁,這才傳召了后妃過來解決的。」

「!!!」

田柚這麼說是為了挽回顏面,她的身份是皇后,新婚夜皇帝傳別的嬪妃侍寢給她下馬威,這要是傳了出去第二日她這個皇后不受寵的消息就會傳遍後宮以及朝野。

到時候她會遭受被宮人怠慢,后妃嘲笑等局面。

她的處境會很不好。

還有還有……

她若不這麼說,小美人的處境會很慘,肯定要被皇太后打壓的。

祁玄沒想到田柚這女人一點也沒有羞恥心,什麼話都說的出口。

簡直……不堪入耳。

皇太后聞言看向祁玄,沉聲問道:「是這樣嗎?」

狗皇帝能說什麼?

他能說他不滿這樁婚事,不滿大臣們舉薦的這個皇后,新婚喊了女人來羞辱皇后嗎?

這話一出口豈不是打臉皇太后。

他現如今要人沒人,要兵沒兵,拿什麼對抗?

於是乎……

他輕飄飄的反問:「母后覺得呢?」

太后盯着祁玄的目光含着其他不明成分,心裏暗暗的想:真有這麼厲害?

狗皇帝跟太后對視,太后的眼神讓祁玄很不舒服。

這種眼神不是母親對兒子,是一個女人對男人。

祁玄感到無比噁心,心下的火蹭蹭的往上漲。

田柚看到兩人情深對視,默默垂下眸。

她看過書,自是知道太后並非是個為先帝守潔的烈女子,而是個喜歡男人,沒男人就會渾身不得勁的豪放女。

不僅跟攝政王有那什麼關係還背地裡養面首。

這不,一聽說狗皇帝那方面賊厲害,不就兩眼放光芒了嗎?

太后收回目光,淡淡道:「既然是一場誤會,哀家就先行回慈善殿了。」

太后由着嬤嬤扶着起身,越過祁玄身邊的時候,對祁玄道:「今日你必須留在艷陽殿,聽明白了嗎?」

狗皇帝萬分不情願,但表面功夫做的極好,作揖道:「兒臣本就沒打算去別處歇息。讓母后深夜跑這一趟,攪的母后休息,兒臣的錯。」

「不礙事,就當哀家過來鬧婚房。」

「……」

太后這一走,正殿內就剩下祁玄和田柚。

田柚伸了懶腰,提着裙子起身。

祁玄黑着臉慍怒道:「誰叫你起身的。」

田柚擰着好看的眉黛,看向祁玄,她冷笑了一聲道:「臣妾可是幫了皇上,皇上可別不識好歹。」

「你……賤人!幾次三番挑戰朕的威嚴,真當朕不敢動你?」

祁玄黑着臉往前兩步,而田柚卻不怕,仰着脖子嗤笑說:「沒有牙口的龍真當自己能飛?剛才太后在場,瞧你那慫包樣,有本事你別一句『你覺得呢』輕飄飄帶過啊~」

「你……」

「呦呦呦~想打我還是想掐我?我猜你不敢。不然能被逼着娶我?」

「田柚!!!」

「叫魂啊~耳朵都要被你震聾了,嗓門那麼大不去打更都對不起你這嗓子。」

「……」

祁玄從來沒遇到過這麼不要命的女人,他可是皇帝。

她居然敢,居然敢……

祁玄一刻都不想跟田柚待在一起,甩袖就要走。

而這時……

田柚一邊撥弄雲鬢一邊笑意嫣然道:「皇上今日敢踏出中宮半步,明日編排臣妾的流言蜚語就會傳遍皇宮,皇上要如何跟太后交代?這皇位……皇上是要還是不要了?」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