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黑夜下的手術刀
黑夜下的手術刀 連載中

黑夜下的手術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彼岸業火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周穆陽 彼岸業火 懸疑驚悚

辭職神探化身入殮師劃破黑夜的天空
無法解釋的飛屍,可怕的索命厲鬼,神秘的兇手到底是要殺誰?嬰兒頭塔?邪教降世? 我是誰?我是入殮師,黑夜下的手術刀! 各種離奇的案件,讓周穆陽帶着我們去劃破黑夜


展開

《黑夜下的手術刀》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黑夜下的手術刀


黑色的夜空中,今晚格外寂靜。。。

鐺!鐺!鐺!只是一間廢舊孤單的棚屋中,傳出了重物敲擊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我眉頭一皺,我知道我來晚了。

「該死!」

我狠狠的咒罵了自己一句,因為我所謂的來晚可不是簡簡單單時間上的來晚,那是一條性命又死在了那個畜生的手裡。

儘管心中罵著自己,但是我的腳步沒有停下,快速的靠近了棚屋,從棚屋的窗戶,我悄無聲息的往裏面看了過去。

「賤人,讓你裝清高!

賤人,讓你不把我當回事!

賤人,讓你打我,讓你報警!」

棚屋內的惡毒罵聲不絕於耳,跟隨着的還有重物不住敲擊的聲音。

儘管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是伸頭張望的瞬間我還是厭惡的皺起了眉頭。

只見裏面一個禿頭肥膩的中年胖子,雙手正抓着一個鐵榔頭向著一個鐵桌上不住的敲擊。

而鐵桌之上,還能看見一具被砸得稀爛的人形,準確來說應該是具被敲得稀爛的屍體。

從服裝來看,依稀能看得出那是位女性。

她的胸口已經塌陷了一片,手腳已經徹底癱軟有如四條爛泥,當然了,用四條來形容爛泥,顯然是很奇怪的,可那時候的我只能想到這個詞。

最慘烈的應該還是這受害者的頭部,頭骨已經碎成幾段,血與漿濺得滿地都是,也有很大一部分在那中年胖子的臉上,身上。

可是那胖子顯然渾不在意,只是嘴裏罵著,手裡敲着,一刻都不曾停歇,彷彿對眼前的屍體有着無盡的怨恨和憤怒。

我知道,不能再這麼放任這中年胖子這樣侮辱屍體,再這麼錘下去,受害者就該成為一堆肉醬了。

今天必須將這兇手,送到他該去的地方,我心中打定了主意

於是我沒有再猶豫徑直的推門走了進去,剛一進屋,那刺鼻的血腥味讓我原本緊皺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你!!!你是誰!」

聽到我推開棚屋的大門,幾近癲狂的中年胖子終於是停下了手裡的榔頭。

他轉身驚訝的看着我,沒有了剛才那副瘋狂扭曲的樣子,反而有些驚慌失措。

嗤!我沒有急於回答,反而是一臉厭惡的打開了打火機,隨即點燃了一根香煙。

因為對手似乎也沒有急於跟我動手的樣子,所以我自然也沒必要急着動武。

呼。。。一口煙霧從我的嘴裏吐出,我彷彿整個人都平靜了下來。

這煙火泛起的微光,就像是黑暗中的最後一抹曙光,它總是能拯救我。

「你叫,史金軒對吧,在中環地產任職高管。」

我淡淡的看着這史金軒,心中想出了無數拉風的開場白,最後想想,還是算了,於是直接說出了對方的來歷。

「你到底是誰?你出現在這裡有什麼目的!」

這叫做史金軒的中年胖子見我一口說出了他的來歷,他反而不慌了。

知道來者不善,史金軒握緊手裡的鐵榔頭有意無意的開始向我靠近。

「別急嘛,一會有得是動手的機會。」

我自然發現了他的舉動,我倒也不慌,區區一個胖子罷了,手裡有個榔頭又能把我怎麼樣?

我接著說道:

「三年前,你對你公司的一個銷售部美女經理動心,想要潛規則對方,哪知道那位經理誓死不從。

所以你只能將對方騙到你的辦公室採取強硬手段。

可是呢,你實在太低估那位美女經理的決心了,人家拿着一把剪刀,硬生生的將你捅進了醫院。

我說你可真夠沒用的,這麼大個塊頭,竟然弄不過一個柔柔弱弱的美女!」

一邊述說著這位史金軒的過往,我一邊調笑着他。

我明顯能感覺到眼前這中年胖子的額頭已經開始冒着冷汗,握着榔頭的手也開始顫抖。

「你。。。你。。。」

他還想說些什麼,卻被我直接揮手打斷了。

「你別說,先聽我說!」

又是深吸一口煙霧,我徐徐說道:

「你是公司的高管,這件事也不光彩,所以最後在公司董事會的一致決定下,你賠償了那美女經理60多萬。

而那位美女經理最後也放棄了報警的念頭,從公司辭職離開了對吧?」

我似笑非笑的反問着,這些事情,我已經查了差不多半個月了,又怎麼可能有錯呢,只是隨着我的話題深入,史金軒的臉色是越來越難看,由紅到白,又由白變紅。

我才不管那麼多呢,我接著說道:

「當然,三年前的那件事,對於你的損失可不光是那區區60萬,你還永遠的失去了進入董事會的資格,甚至被你的靠山棄用,從高管降為了中層管理者。

其實,這還不是你最難過的吧,由於那位美女經理用剪刀扎你的部位比較敏感,所以你永遠的失去了男人的功能。

嘿嘿,哥們我真的很想知道,荷爾蒙停止分泌是什麼感覺,蛋破的那一瞬間一定很酸爽吧。」

一口氣說完,我又開始了我的惡俗玩笑。

一個蛋碎的中年胖子,一個變態殺人犯,把兩者聯繫在一起,難道不好笑嗎?反正我覺得挺好笑的。

「所以呢?你到底是誰,你到底想說明什麼?你的目的又是什麼?錢嗎?」

也許被我戳中了痛處吧,史金軒的表情逐漸變得兇狠,手也不抖了,反而鎮定的問道。

「錢?我沒興趣!我是誰,你也沒必要知道!」

我聳了聳肩,打算回答他的所有問題。

於是我將目光移向了棚屋中那血肉模糊的女性屍體,接著說:

「至於我想說明什麼?其實也不用我說明什麼了吧,你就是最近這三個月,不斷屠殺穿着職業裝女性的那個鎚子殺人魔吧?

沒記錯的話,加上鐵桌上這位,你一共殺了8位女性。

坊間給你的外號叫做屠女錘魔,真是個很LOW的外號,像是惡俗小說裏面的名字。

因為那個讓你永遠失去男性功能的銷售經理,就是穿着這麼一套職業裝把你傷成這樣,心理扭曲的你,才針對這樣的女性開始了你的報復。

我的目的也很簡單,把你送到你該去的地方,**局,或者法院。

怎麼樣,跟我走嗎?還是要我動手?」

我像是在說給史金軒聽,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至於史金軒嘛,如我所料,他的回答便是舉起了手中的鐵榔頭。

「去死,你這個多管閑事的傢伙,你跟那些賤女人一樣應該被錘成肉醬!

你們都該死,你們都該下地獄!」

隨着咆哮聲,榔頭帶着呼呼風聲,轉眼便到了我的眼前。

我眼神一凝,左手裡便多出了一把精巧的手術刀。

「跟我玩硬的?你可要倒霉了。」

我輕笑一聲,一個連女人都打不過的廢物,能把我怎樣?

咚!我側身輕輕一躲,榔頭徑直便砸在了地上,棚屋的木地板頓時陷出一個圓形深坑。

不等史金軒收回榔頭,我一個墊步便已經來到了他的身旁。

刷刷,趕緊利索的小刀,順勢在史金軒的雙手,手腕處輕輕一抹,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我已經又是一個箭步跳到了半米外。

「額?額!啊。。。」

先是懵逼,再是驚恐,史金軒迅速將雙手貼在了胸前,雙手的手腕處已經開始血流如注,而且史金軒肯定也發現,雙手無法再發力了。

「呵呵,不管你會不會被處決,你這雙手以後都拿不起榔頭了。」

我輕蔑的笑着,剛才那一瞬,我已經精準的挑斷了史金軒雙手的手筋,以我的技藝,我相信就是找來最好的外科醫生,也最多只能恢復他雙手的三成力氣。

以後,史金軒拿個碗筷吃飯倒是沒問題,想殺人?那還是改用腳來掄錘吧。

我惡毒的想着,除了殺了他,我想過無數折磨他的方法,只是真到了要實施起來的時候,我卻又心軟了。

算了,就這樣吧。

失去了雙手的史金軒更加沒了反抗能力,在地上痛苦的掙扎着。

我二話沒說,直接就將其五花大綁了起來,並且將一塊白布塞在了史金軒的胸口。

這塊白布寫着史金軒的犯罪動機和犯罪過程,白布上的罪狀自然是我事先便準備好的。

「放過我,多少錢我都給你,我有的是錢,放過我!」

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史金軒的傷口,讓他不至於失血而亡,我把他扛在了肩頭,而他卻對我不住的求饒。

「放過你?

沒興趣,我更有興緻看你在法庭上的囧樣!」

我輕蔑的調侃着,走出棚屋沒多遠就有一個派出所,只要將史金軒丟在那裡就跟我沒關係了。

沒必要對着這種殺人魔,表現出憤怒或者過於厭惡的情緒,這是我的原則。

他們是不會悔改的,任何的負面情緒,只會讓自己難受罷了。

「你不是很想知道我是誰嗎?滿足你這個小小的願望,我叫做入殮師!送你下地獄的那人,記住了!」

就在到達派出所門口,我有些意猶未盡,看着史金軒絕望的表情,我把他丟在了那裡,然後淡淡的跟他說出了我的名字。

接着趁着四下無人,我遁入了黑夜之中,至於這位錘魔嘛,相信不出十分鐘就會被**發現,然後帶走。

說了這麼多,我到底是誰?

我是朝陽殯儀館的入殮師,我叫周穆陽,黑夜下的手術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