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鳳傾天下:絕世魔尊狂寵妻
鳳傾天下:絕世魔尊狂寵妻 連載中

鳳傾天下:絕世魔尊狂寵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千默君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夜夕月 楚清塵

女強X男強 熱血笨蛋小廢物 X 霸道直男大魔君 夕月一朝穿越到十五年後,復活後一心想要調查太白山滅門慘案,每次快要碰到真相的時候總是失之交臂
在尋找兇手的過程中意外結識到一群好朋友,也和大魔君產生了無法斬斷的情緣
在嘗遍人間七情六慾後夕月是否還能回歸本心?當面對大義與情慾她會如何選擇? 這是一部反套路小說,前面鋪墊會多會臭,不喜歡可直接跳到新月比試
展開

《鳳傾天下:絕世魔尊狂寵妻》章節試讀:

第3章 新月比試


夕月迷迷糊糊醒來,發現身體已好了大半,她試了試靈力,還是很低微。想她上世實力強橫,如今卻變成一個小廢物。

夕月出房門才發現這是個客棧,她下樓走到櫃檯前。一樓是吃飯的地方,二樓三樓都是住宿的地方。

老闆正打着珠算。

「掌柜的。」

老闆笑盈盈的說:「誒!您說。」

「我住天房三號,您有印象嗎?」

「啊!有的有的。」老闆諂媚着。

夕月試探道:「您看見我朋友了嗎?」

「他們已經走了,錢都結完啦,您看看還需要什麼嗎?我給您安排。」

夕月想了想說:「不用了。有需要我再喊你。」

「好嘞您。」

夕月回憶着,她記得是兩個男的,但是她並不認識他們。

「新月比試馬上就要開始了,**已經在下注了。」

新月比試,這麼多年,這個傳統倒是沒變。新月比試每四年辦一次,主要是用來選拔人才。

夕月邊聽着人們說話,邊想着找涅從哪裡下手。

對了,她記得那天晚上那個人說了句吳青騙了他,吳青不正是夜清怡的母親,看來晚上要去趟夜府。只是這副身子……不過好在上世基礎訓練很紮實,實戰經驗也還可以,隱蔽還是沒問題的。

晚上,夜府。夕月趴在夜清怡的屋頂上,悄悄掀開一片瓦磚。

「清怡,這是涅煉製的融靈丹。」吳青拿出一個小方盒放在桌子上。

夜清怡欣喜的打開盒子。

夕月看着那丹藥,神色驚變。

那丹藥上面都是穢氣,她們竟看不到。

「這下新月比試贏得把握就更大了些。」

「如今年輕一輩資歷好的人也不少,你一定要記住,謹慎,勿輕敵。勝利不止靠實力,還有腦子。如果你武力沒有他們強,你就要利用腦子戰勝他們。」

「我知道了,娘親。一定不能給您丟人。」

「娘親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了,你那個不爭氣的爹爹是指望不上了,就盼着你能出人頭地,要站在最頂峰俯視眾生。」

夜清怡愣了愣,她高傲地重複着:「我一定要站在最頂峰俯視眾生,而且我要成為神女,我要成為帝後。」

「娘親並不希望你成為神女。」

「為何?」

「神女肩上扛着仁愛的重任,隨時要為了大義犧牲自己,所以娘親不希望你成為神女。而且神女是天道選的,不是誰都能成為神女。我現在只希望你能夠成為人中翹楚,受人敬仰,在上京有一席之地,這一生平安開心就夠了。只不過你女兒家家,這個性別是最大的阻礙,女人相比男人在上京想要獲得一席之地,真的很難,你要堅定本心。」

「我知道了,娘親。」

「這次涅也會去新月比試。」

「涅去幹嘛?」

吳青搖了搖頭說:「這個我也不知,我和涅的水之說了看見你的話,麻煩他幫幫你。」

夜清怡抱着吳青撒嬌:「娘親,沒有你我都不知道怎麼辦了,謝謝你娘親。」

夜清怡心裏還是有些不甘心,她還是想當帝後,但母親的考慮她能夠理解。

夕月趴在房頂,愣愣地想着:涅的水之,這是人名?十五年前她看到的涅是三個人,那這水之就是其中一個了。上次在義莊想要殺她的那個人應該就是水之了。不過,他們到底為什麼要滅門,按理說,師傅實力在人族數一數二了,而且太白山這麼多人,三個人滅門,那他們的實力該是多麼深不可測,實在是沒聽說日火族有這幾號人物啊。難道?是月族?

上輩子她活得無愧於心,專心修行,卻沒料到最後是那樣的下場。她至今都不明白為什麼?為什麼要滅太白山滿門。師傅為人溫和正直,也未有仇敵。難道是因為偷盜?那為何要殺滿門?連廚衛都不放過。她記得她當時是怎樣的絕望,如今復生,一定要為太白山所有人報仇!

想不明白,很多地方都解釋不通。不管了,只要找到涅,一切就明白了。下一個要去的地方,看來是新月比試了。

新月比試當天,上京。

每次的新月比試都在上京集合,這麼多年,上京變得更加的熱鬧非凡。

「來一來,看一看啊,新鮮出爐的包子,趁熱吃趁熱吃。」

「剛剛煮好的酒釀圓子,還有好吃的果乾。」

這一切,對夕月來說,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

「你們幹嘛欺負我。」

夕月聞聲望去,一個長得極為可愛的少女正站在酒樓門口,她面前還有幾個同樣年齡的少女,這幾人正環着胳膊趾高氣昂的看着她。

「欺負你?你也配?」

「你們就是欺負我,我買什麼你們都要搶,我現在要吃飯你們還阻攔我。這不是欺負我是幹嘛?!」

「哼。我問你,你來上京幹嘛來的。」

「參加新月比試。」

「你一個靈力低微的無父無母的下賤胚子,還想參加新月比試?」幾個少女哈哈大笑。

夕月挑了挑眉,她以為就她自己這麼無知無畏呢,修為不高,還敢來參賽。

「我是為了報恩,你們知道什麼!」

「喜歡就是喜歡,說什麼報恩,有什麼不敢承認的,你就是想藉機接近溫言少尊。」

溫言?他是浮玉山少尊,人如其名,溫潤如玉。

「少來沾邊!溫言少尊也是你這種人能夠肖想的!」

「人無高低貴賤之分,你們怎麼能這麼折辱人!」

「人無高低貴賤之分?你在逗我嗎?誰不想踩着別人上去?誰不想成為高高在上的權位者。你當真以為人人會去尊敬街邊乞丐?你以為新月比試舉辦的意義是什麼?就是甄選能夠站在上京頂尖塔樓的門檻,我們今天站在這裡,就是為了能夠走上山頂。我們和你談**,你和我們談高雅?」

「什麼高雅啊?她參加新月是想要勾引溫言少尊啊,這是她的目的,難道不是**。」

素女慍怒道:「你們胡說什麼!」

「你心裏怎麼想只有你自己知道。」

其中一位少女推了一把素女,素女一個不慎倒在地上。

「哈哈哈哈,你看看你,一推就倒了,弱死了。」

這時,周圍陸陸續續圍過來很多人看熱鬧。

夕月走上前,溫和的扶起素女,淡淡地說:「你不必在意她們說什麼,心思骯髒的人看到的東西也是骯髒的。她們無法理解你,你只要遵循你的內心,你明白你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就夠了。」

素女感動道:「謝謝你。我被她們說的,我好低落,心情好壞,謝謝你。」

夕月因為她的可愛笑了笑。

「夜夕月!你還活着!」夜可兒大喊。

夕月到沒想到,這幾個少女裏面還有夜可兒和夜清怡。

夜清怡此時一副見了鬼的樣子看她。

「如你們所見。」夕月聳了聳肩。

「你……你……不傻了?」

「上次高燒不退差點死了,不過好在沒死成,好了以後沒想到也不傻了。」

「好啊你,沒想到你活着還跑到了上京。」

「你們都能來,我不能來?」

「姐妹們,這夜夕月還好意思安慰別人,她自己也是個不會修行的廢物。」

「哈哈哈哈!我說呢,說話一副感同身受的樣子,不過是自憐罷了。」

「夜夕月,你不會也要參加新月比試吧。」

「是。」

「哎喲我的天,上次你命大沒死,這次新月可危險的很,你身體這麼差,別一不小心死在裏面了。」

「謝謝關心。我不僅要參賽,還要奪得魁首呢。」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幾個少女笑的花枝亂顫。

「就憑你?!」

「夜夕月你長腦子了嗎?這話你也說的出口。」

「說都說了,我要你們都記得。我是夜夕月,這次新月必得魁首,不止這次,日後我的名字會享譽世間。」

「哈哈哈哈哈哈……」這次不僅是這幾個少女,旁邊的路人也跟着大笑。

夕月在眾人的笑聲中帶着素女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