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傲嬌影帝難哄
傲嬌影帝難哄 連載中

傲嬌影帝難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往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女主,安聲 現代言情 男主,楚木

楚木,娛樂圈的新秀,當紅辣子雞
安聲,演藝界的小白,絕對的小透明
剛畢業的安聲第一次去劇組演戲就遇見了九年未見的好朋友楚木
本想着好友再次相見,隨不說要激動的一把鼻涕一把淚,但最起碼吃頓飯不過分吧! 然而
安聲:「嗨,楚木,我是安聲呀!好久不見
」 楚木:「你好,我叫楚木
」 這這這距人千里之外的表情,這這這冷冰冰的語氣
不認識了? 安聲在風中凌亂
好像多說一句話就像是蹭他流量一樣
算了
不認識就不認識
說明你我本無緣,可是你總是N機是怎麼回事? 導演:「楚木,眼神不太對,她不是你的女主角,她是僕人,眼神平淡一些
」 然而,眼神總是平淡不了
N了一遍又一遍
總是與自己演一部戲又是怎麼回事? 楚木:「這片沒法拍,那麼多親密戲,拍了也播不了
」 經紀人:「不接就不接,我看那個女主角安聲是新人,與你也不搭
」 楚木:「安聲……那那接吧
」 經紀人:「?」 所以,你到底為哪般?展開

《傲嬌影帝難哄》章節試讀:

第2章 默默兩行淚


蕭風這個角色本就是上面直接定下來的,尤其是女主角,試鏡的時候他倒是看見幾個比較合適的人選,可是架不住資本家的一個電話。

人就直接塞進來,連吳導都沒有說是什麼,他這個還要拿工資的副導演還能嗷嗷反對咋滴?

導演扶額,可憐的打工人,萬惡的資本家!

「嗯,好,對不起。」楚木慌張,睜大了眼睛看了一眼安聲。

就一眼,他就回到那個非常鎮定的狀態。

不愧是拿過獎的演員,面部管理真是到位呀!

安聲心裏竊喜,怎麼樣,嚇着了吧,等結束之後,姐姐我一定要讓你請我吃大餐。

結果第二次,依舊是眼神不太對再次重演。

導演扶額,閉着眼睛:開拍前沒少給關二爺燒香呀,怎麼了今這是,不是缺人就是N機。

安聲偷看了一眼楊副導演想罵人又不能罵的眼神,心裏響似鼓點,楚木一定是看見自己被嚇着了。

還好,第三次總算過來。

安聲站在一旁看着楚木與女主角白曉對戲,五年過去了,楚木的長相好像沒有怎麼變化。

除了高子長高了一點,名氣大了一些。

好像,好像還長帥了一點點。

吳導:「卡,休息一下。」

機器停轉。

楚木原地轉了一圈,臉色有點慌張,好像在尋找什麼。

「嗨,楚木。」安聲看見機器停了之後,就合上台詞本飛奔了過去,「我,安聲呀!」

她想着楚木要是認出她,不給她一個擁抱都說明他們的交情甚淺。

可是,可是楚木就面無表情地點點頭:「你好,我是楚木。」

安生:「……」

交情……甚淺!安生腦子一片「什麼情況?什麼情況……」

楚木不認識自己了?

空氣忽然安靜了下來,一時間安聲不知道該怎麼接下面的話。

「你……你……好……」安生嘴唇抖了抖,招呼還沒有打完,楚木就被助理給拽回房車內了。

「認識?」助理王康問。

「不認識!」楚木連個回眸都沒有給她。

不認識?安聲愣了兩秒鐘,冷冷的背影。

還真是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安聲撅着嘴,期待的相遇驚喜沒有發生。

期待的擁抱也沒有發生。

期待的大餐更沒有發生。

這麼多年過去了,當初自己走的太急促,連句道別都沒有,愧疚感不僅在心裏扎了根,還發了芽。

好傢夥,別人壓根都沒有記住自己。

人們都說,演藝圈的友誼比紙還薄。

人們,怎麼說的那麼准!

此時,日頭當空,楚木的房車緩緩啟動,安聲拿起台詞本遮住了眼睛。

陽光太毒,刺的眼睛很疼。

算了,忘記就忘記了。

一腔情誼餵了狗!

認不出來,說明你我本無緣,自己上趕着相認,指不定會被認為自己要蹭他流量呢?

「小麗,那個阿奴空降的?」白曉坐在遮陽傘下,輕蔑地說,「剛剛那場戲竟然敢對楚木哥擠眉弄眼的。」

「聽說是副導演臨時安排過來的,有後台!」小麗小聲回答。

「難怪,攀上了導演這棵高枝!」白曉捋了捋掉落的頭髮,「趕緊補妝!」

下一場便是安聲與白曉的戲份,白曉決定要好好教教這個跑龍套的新人。

機器運轉。

周圍寂靜一片,導演大喊:「準備……」

阿奴走上前:「小姐,剛剛我好像多嘴了!」

「啪」的一聲,一個巴掌落在阿奴臉上,安聲瞬間懵了。

什麼情況?

劇情有這這段?

「卡!」導演也懵了一秒鐘,才大聲喊,「怎麼回事?」

「呀,導演,我覺得這段一定要打一巴掌效果會好。」白曉立馬跑到安聲的面前,溫柔似水,「忘記告訴安老師了,我是覺得自然反應才真實。」

你大爺,合著自己加戲呢?話都說到這份上,自己有苦也說不出。

副導演頓了頓,這一看就是公報私仇,雖然他不敢得罪白曉,但也能讓她在戲裏為所欲為。

「咳咳,這場不用巴掌,好好拍,不要耽誤大家的時間。」副導演看了一眼安聲,點點頭。

安聲明白,導演的意思是讓她不要在意。

好笑,導演是是擔心自己能與白曉打起來嗎?她一個初來乍到的新人,忍!

拍完戲,安聲的心情鬱悶到極致,先是楚木對自己的冷漠,後是自己又平白無故地挨了一巴掌。

劇組的第一天真他媽的精彩!

楚木坐在房車裡盯着車座發獃,完全沒有聽見一旁助理介紹接下來的通告。

「楚哥?楚哥!」助理王康推了他一把,「不舒服嗎?怎麼總是跑神?」

「我跑神了嗎?」楚木皺眉。

王康:「……」難不成是我跑神?都呆成化石了可還行!

楚木扯了一把身上的短袖,淡淡說,「阿奴的那個角色怎麼換人了?」

王康一聽,立馬一臉八卦相:「今天都傳遍了,那個叫安聲的是楊副導演親點演阿奴的,聽說是剛畢業的學生,嘖嘖,這一看就是走後門進來的。」

其實呢,劇組的小夥伴們討論的是那個走後門的演員棄演了,副導演讓安聲臨時頂上的。

可是一傳十,十傳百,到了王康的耳朵里就被傳成了安聲被副導演包養,才空降了這個角色。

可真是鍋從天上來,安聲實屬冤枉!

在演藝圈這種名利仕途的地方,有太多想着一步登天,想着能演一個好角色,不惜走後門,拉關係,這都是輕的,還有什麼傍金主,求包養,花式爬床。

嘖嘖,多的數不勝數。

這種事情早已見怪不怪。

更何況安聲還是一個有前科的人,楚木就更加不奇怪了。

「你倒是一如既往地招老男人喜歡……」楚木依舊盯着前面車座自言自語。

「你說什麼?楚哥。」

「我說話了嗎?」楚木看了一眼小王手裡的通告。

王康再次沉默,真想給自己掛個耳鼻喉科。

楚木的通告安排到了明年,沒有辦法,誰讓他紅呢?

雖然不過剛剛二十一歲的年紀,但已經出道四年了。

十六歲那年參見了一個衛視的少年節目。憑着精湛帥氣的舞姿與乾淨的嗓音一舉奪得冠軍。

順利的簽下了當今最有實力的娛樂公司,天盛傳媒。

在娛樂圈這樣的地方,有的人火靠實力,有的人火靠命,而楚木兩樣都占,不僅實力強,而且命也賊好。

雖然剛出道就被貼上什麼流量明星,小鮮肉人氣王,空有長相的花瓶。

可偏偏人家不在乎,進組演戲,演一部火一部,火一部就拿次獎,就連打瞌睡都能上熱搜。

你說氣人不氣人?

這就是老天爺追着掰嘴賞飯吃。

再加上他從不組cp,從不炒緋聞,那些刻意蹭熱度,拉踩的黑粉們常年毫無黑料可挖。

慢慢地就變成了實打實超級流量,實打實的實力派。

可是,今天,就今天差一點他就心態崩了。

這麼多年他以為這輩子都可能無法再見到的那個人,突然出現在他的眼前。

毫無預兆,毫無根據就出現了!

她一出現就准沒好事!

這不,今天就因為她N機了好幾次!

楚木腦袋靠在座椅上,閉着眼睛,心裏一陣欣喜,一陣委屈,還有一陣生氣。

還真是人生無常,處處有驚喜。

安聲回到酒店裡已經晚上九點鐘了,想起今天不堪回首的一幕,怎麼就忘了她呢?

真想敲爛那個金魚腦袋!

他不認識自己沒有關係,可自己怎麼裝作不認識他呀?

每天在劇組裡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默默兩行淚!

呵呵,裝!一定裝!為了夢想,為了藝術!為了那幾張毛爺爺,能裝到連親媽都不認識!

她不僅是這樣想的,她還真是這樣做的。

第二場戲結束之後,安聲就像是對待一個普通同事一樣,朝着楚木點點頭,就在片場的周圍看着台詞。

連個回眸也沒有給楚木。

楚木望了一眼:還真能裝!昨天就像餓狼撲食一樣撲過來,今天就裝陌生人。

「怎麼了?楚哥?」王康扯了扯楚木的衣角,「趕緊去房車裡休息一會吧,下一次戲還有一個多小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