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他愛神明,欲罷不能
他愛神明,欲罷不能 連載中

他愛神明,欲罷不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自在的小神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自在 姜選 現代言情

【姐弟戀 雙A 治癒系 甜度超標 虐渣爽文】何自在作為天城林家繼女的第二年,與林家風流浪子林恆糾纏在了一起,無名無分
此後,她被圈內人唾棄,被朋友疏遠,被親人厭惡
三年一晃而過,何自在休假去往家鄉雲市遊玩,遇到一個眉眼藏星河的純情弟弟,姜選
爬雲山時不小心牽個手,只見弟弟笑容靦腆,臉頰泛紅,說:「何姐姐的掌心好溫暖,阿選喜歡得不得了,你要一直牽着阿選,別鬆手
」 釣鱸魚時忍不住誇幾句,又見弟弟低頭垂眸,害羞地說:「何姐姐的情話是這世間最烈的酒,淺嘗幾口,我已醉醺
」 逛鬼屋時不自覺貼一起,竟見他俯身湊在耳邊喃喃,聲音沙啞:「何姐姐,我好像對你上癮了,做我的神明,讓我欲罷不能
」 假期結束,理智重新佔據上風,何自在終究做了回渣女,與弟弟不告而別
哪知不久後再相見,那位弟弟褪去青澀,滿目陰鷙,將何自在堵到牆角
「何姐姐,你這輩子的男人只能有我一個
」 「何姐姐,如果你註定是一柄驚艷世人的劍,我願意成為你獨一無二的劍鞘,只要你想,只要我在
」 「何姐姐,不准你拋棄我
」 99天的瘋狂沉淪,換來半生抵死纏綿和一世絕代傳說
又佛又喪武力值MAX長腿御姐VS又狼又奶睚眥必報病嬌弟弟展開

《他愛神明,欲罷不能》章節試讀:

第8章 姜選,你覺得你可以救贖得了我嗎?


「你在幹什麼,這樣多危險,快點坐下來!」姜選一隻手將何自在猛地拽回座位,他的聲音有些急促。

低沉的呵斥吸引了纜車內其他人的目光。

何自在重新坐下去,姜選的身體不經意地向何自在靠攏。

「不要急,很快就到了。」姜選低頭看向眼前人,他似是感覺到了什麼,原本平靜的臉色變得煞白。

何自在緩緩閉上眼,減少剛才窗外的視覺衝擊。

她整個人向前傾斜,頭部緊緊倚靠在姜選的腰腹。

清爽的橘子香味讓她胸腔內的**暫時緩和下來。

失控了。

終究還是失控了。

她沒有想到會這樣。

她以為她早已經克服掉這樣的衝動。

她抿着嘴,強忍着腦中翻滾的疼痛,垂在兩側的手緊緊握拳。

鋒利的指甲狠狠陷入掌心的皮肉里。

痛,卻又很痛快。

姜選抬起一隻手臂,猶豫了幾秒,還是將何自在的頭圈進臂彎。

他微微彎下腰,溫潤的唇瓣擦過何自在的長髮,他一改之前的憨憨模樣,漆黑的眸子里溢滿了心疼的情緒。

他輕拍着何自在,放低聲音,用溫柔的磁性低音說道:「何姐姐,不要怕,我在這裡。」

他在這裡,他會扼制住她所有瘋狂的想法和舉動。

「啊呀,這小姑娘是不是恐高?」同車的金髮女人好奇地問出聲,她想要上前,但又覺得有些不妥當。

「慢慢保持深呼吸,強制將剛才看到的拋之腦後,想像自己現在奔跑在大草原上。」絡腮鬍男人和金髮女人靠在一起,他連忙補充了一句。

纜車內另外還有一對年輕情侶,他倆看了看何自在和姜選,沒有多說什麼。

姜選的手一直撫摸着何自在的頭髮,而何自在幾乎要將頭抵進姜選的腰內。

倘若換成平常,姜選能高興得一蹦三尺高,但他現在一丁點旖旎的心思都沒有。

他只覺得胸口悶悶的。

他眼睛往旁邊一瞥,看到何自在攥緊的手。

「不舒服了就掐我,你再這麼緊握着,你的手心就要爛了。」姜選莫名有些怒意,他說得很小聲。

何自在沒有鬆手,只是不斷進行深呼吸。

可她無法淡忘剛才看到的畫面,她越強制不去回想,她腦海中的畫面就越是清晰。

除了深不見底的山谷,她還一併回想到曾經站在樓頂向下俯視的場景。

太難受了,真的太難受了。

窒息感逐漸滲透到每一寸皮膚,每一處毛孔。

她覺得自己漸漸有些喘不上氣。

她急需一個發泄的出口。

於是她抬手猛地將姜選攔腰抱緊,半張臉貼在姜選身上,她的手心紅彤彤的一片,隔着一層衣服,指甲狠狠摳進姜選後腰的肉里。

痛感通過神經傳給大腦,姜選只覺得後腰有些麻木,但他面部未出現一絲變化,也沒有吭聲。

何自在手上的力道還在加重,姜選依舊輕撫着何自在的長髮,看向何自在的目光平靜至極。

纜車內剩下的四個人默契地看着姜選的背部,而後八雙眼睛互相對視,眼神激烈碰撞交流,但嘴上愣是一字未說。

纜車達到另一處山峰的候車廳,車停穩後,遊客陸陸續續往下走。

纜車外,小雨綿綿不絕,夾雜着刺骨的冷風。

何自在睜開眼,眼中泛着血絲,她先姜選一步沖了出去。

「何姐姐!」姜選果斷跟着往外沖,他後腰的衣服皺得不成樣子。

何自在一直往前跑,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跑到了角落的一棵大樹下。

她停住腳,單手握拳,帶着強勁的風,一拳錘向樹榦。

在快要碰到樹榦時,她又收住了手。

最後,她像是認命了那般,聳肩,鬆開拳,手背貼着樹皮。

掌心處,五個鮮紅的指甲印格外顯眼。

她低下頭,弓着背,長嘆一口氣。

姜選的神經一直緊繃著,他再也不想顧及那麼多了,一個箭步衝到何自在面前,張開雙臂將其圈入懷中。

何姐姐,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倔強。

倔強得讓人又愛又恨。

兩人的頭髮在雨水的撥弄下呈現一副濕漉漉的樣子。

「姜選,我有病,你還願意......」何自在張了張嘴,聲音卻變得異常沙啞。

人是奇奇怪怪的生物,明明兩個人剛認識沒多久,卻能因為一件小事情迅速拉近感情。

人又是一個矛盾體,渴望有人作伴,同時厭惡與人作伴。

她有病,她從不忌諱談論,從不刻意迴避。

「我願意。」姜選根本不想聽後面的話,他的腔調裡帶着濃烈的哀傷,以及無力感。

有太多話想說,但最終只能濃縮於這三個字。

他的小姐姐,完全不記得他們很早前就見過面。

也不記得,他其實很早前就知道她的病症。

何自在的情緒也到達一個了臨界點,她突然推開姜選,滿臉痛苦地吼道:「姜選,你以為這是小說里的你救贖我我救贖你嗎?

你覺得你可以救贖得了我嗎?

我告訴你,你不能!

這個世界上,除了我自己,誰也不能救贖我。

我可生可死,誰也別妄想掌控我!」

她崩潰地蹲了下來,雙手抱着頭,用力拽着自己的頭髮。

像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她知道她此時像個瘋子。

「我,永遠不會妄想,掌控你,」姜選也蹲了下來,視線與何自在平齊,小水珠走過稜角分明的臉頰,再從下頜線順滑地落到地面,「有我沒我,你都是你,獨一無二的你,忠於自我的你。

我說過我不會對你有任何的惡意,我們可以成為很好的......朋友。」

提起「朋友」兩字,姜選眸中閃過幾分失落。

氣氛僵持了幾分鐘,何自在再次抬起頭時,眼神平淡下來,面容掩不住的疲倦。

她往後一靠,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然後從背包里抽出礦泉水,打開蓋子,將剩下不足三分之二的水一飲而盡。

放下瓶子,她直視姜選如墨般的黑眸,清了清嗓子,面無表情地開口:「你還太年輕,做朋友和我有代溝,你一直喊我何姐姐,那你就做我的乾弟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