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給白月光讓位後霸總揪着我不放
給白月光讓位後霸總揪着我不放 連載中

給白月光讓位後霸總揪着我不放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黑鴉幾里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傅知野 葉遲遲 霸道總裁

【先婚後愛 白月光 甜寵酸爽 追妻火葬場 帶球跑】   18歲那年,傅知野說:「葉遲遲,你已經成年了,我需要個結婚對象」   22歲那年,傅知野遞上一紙離婚協議,「葉遲遲,我們要離婚了,白羽之回國了
」   葉遲遲一直都知道,她只是一個擋箭牌,一個保護傘
  擋了傅知野的爛桃花,保護着他的白月光
  可傅知野給了葉遲遲一個家,他像一道光帶她離開泥濘的過往
  葉遲遲明明什麼都懂,但依然沉淪在名叫傅知野的囚籠里
  而如今,她知道,自己該讓位了
  很久以後,   傳聞京都權勢滔天的傅家大佬,天天蹲在一個小畫室前偷看女老闆
  傳聞這年輕帥氣又多金的傅家大佬謊稱被趕出來了,沒臉沒皮住進畫室的小閣樓
  傳聞畫室里的那個美的不可方物的小老闆娘是傅知野的小妻子
  散了散了,這就說的通了
  排雷:白月光=白蓮花!!前期男主狗都嫌
   古早味濃厚,女主溫柔堅韌善良,不是大女主!!    金手指就是霸總的偏愛!!    玻璃渣有,小甜餅更更更有!展開

《給白月光讓位後霸總揪着我不放》章節試讀:

第5章 白羽之的電話


傅知野靠着門邊,長腿交疊,看着她和那人有說有笑,心中自然不痛快。

「他是誰?」

「畫廊的江遇,」葉遲遲看着他,目光清澈。

「你把畫賣了?我說過,缺錢可以跟我說,」傅知野皺眉,語氣也冷了幾分。

「不缺,只是不想要了。」

「不請我上去坐坐么?」

「……」說到底,這是傅知野的房子,葉遲遲輕聲道:「走吧。」

兩人上了樓,傅知野拉過她的手,仔細看了看。

葉遲遲心尖一顫 ,傅知野就是這樣的人,明明那麼冷一個人,有些時候卻溫和細心,讓人忍不住沉迷。

「好些了么?」

看着還微微泛紅的手指,傅知野眉露出一絲自己都沒察覺的心疼,明明以前怕極了疼。

剛來傅家的時候,弄破了點口子,縮被子里掉了大半天眼淚。

「嗯,好多了。」

手指抽了回來,葉遲遲問,「我們……什麼時候去辦手續。」

她說的自然是離婚手續,葉遲遲想,早點辦了,自己也能早點死心。

傅知野看着空了的手,眼眸染上如墨的顏色,盯着她,語氣恢復了冰冷,「就這麼想要離婚么?」

葉遲遲往後挪了點身子,強壓着心口的疼痛,「只是不想耽誤你和白……白小姐的事。」

手腕被人大力捏住,接着就被拉入懷中,鼻尖滿是傅知野身上淡淡的木香。

冰冷的話語從頭頂傳來,「是不想耽誤我的事,還是不想我耽誤你找別人。「

葉遲遲眉頭緊皺,似乎不敢相信傅知野說出來的話,深深吸了一口氣, 「江遇只是畫廊的老闆,我跟他沒有關係。」

「哦,還有老闆會親自送人回來,葉遲遲,我們還沒領離婚證,現在你還是我老婆,最好記得自己的身份。」

呵,睫毛沾上淚滴,葉遲遲心裏止不住發冷。

你要是還記得我們沒有領離婚證,就不該這麼著急把白羽之帶回家。

「知野,還沒離婚就帶別人回家的人是你,不是我。」

葉遲遲小臉失去了神采,琉璃似的眼睛像蒙上了一層霧,黯淡下來。

傅知野被戳了一下,起了怒意,「葉遲遲,你現在倒是變得牙尖嘴利了。」

像是失去了力氣,葉遲遲不想再說這個,「你今天來有事么?」

「爺爺後天的生日晚宴,你得跟我一起去。」

「嗯,爺爺的生日我自然是會去的。」

「我是說跟我一起,」傅知野看向他,「我不想在生日前讓爺爺知道我們離婚的事情,懂么?」

「好,我知道了。」

葉遲遲輕聲答應 ,對傅知野的要求她從來都只有說好的份不是么。

「今晚我在這裡睡。」

傅知野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今晚是要去醫院看白羽之的,在看到那張故作堅強的小臉就不想離開。

葉遲遲一愣,「你不回家么?還有白羽之……」

「我說在這睡就在這睡,」冰冷的語氣一如既往的不讓人抗拒,他鬆開了葉遲遲的手。

晚飯葉遲遲要自己做,傅知野便由了她去,好在冰箱里連食材都準備的豐富。

「知野,你想吃什麼?」葉遲遲看着冰箱里放滿的菜,頭也沒回地問道。

「隨便,」傅知野剛洗過澡,松垮的浴袍穿在身上,在沙發上看一本書。

半開放的廚房讓葉遲遲一眼就能看見沙發上的人。

看着那性感又有魅力的人,葉遲遲臉上染了一點粉色。

以前在宅子里,傭人很多,兩人很少這樣單獨待在一起。

她痴痴地看了會兒,強迫自己收回目光,不要再想了,葉遲遲,他是別人的。

湯盅里已經燉上排骨,香味飄散在整個客廳,她從冰箱里找出網站雞蛋,又拿了一盒蝦。

細白的手指將網站切成小塊,金黃的蛋液倒入鍋中,瞬間就散出了香味。

網站被放進鍋里,噼里啪啦地濺起油點。

雖然平時學了簡單的飯菜,但畢竟做得少,葉遲遲最怕這亂濺的油點,小聲驚呼了下,就像兔子般往後退開老遠。

不料卻撞在了一個結實的懷裡,有力的手臂從她身後穿過,拿起了灶台上的鍋蓋蓋上。

感覺到環在腰間的手,葉遲遲略微僵硬了身子,輕聲道:「謝……謝謝。」

「你手上的傷還沒好,叫人送飯來就好了。」

傅知野在沙發上看了她很久,廚房暖色的燈光落在她頭上,毛茸茸的露出一層溫暖的光暈,碎發落在耳邊。

他的小妻子認認真真地給他做着飯菜,讓他生出一點叫溫暖的情緒。

「我想……親自做給你吃的,」以後也許就沒有機會了。

後面半句話在喉嚨口轉了個圈又咽回肚子里。

懷裡的人才到他肩膀高,小小的一隻,真的就像只小兔子,他將人轉過身,直接把人抱上後面空着的檯面。

葉遲遲一聲驚呼,腦袋裡都是空的。

現在成了她低頭看傅知野,傅知野浴袍只隨意系了腰上的帶子,露出胸口結實的肌肉,看的葉遲遲眼睛顫了顫。

剛洗過的頭髮散發著清淡的香味,傅知野的頭髮又細又軟,跟他冰冷的性子一點都不像。

葉遲遲一瞬間想了很多,直到小手被抓住。

傅知野細細檢查了她的手,見沒有再弄傷,才鬆了口氣。

鍋里的網站滋滋作響。

「啊,快放我下來,網站要燒焦了。」

葉遲遲 回過神,擔心的看向灶台上的鍋。

傅知野突然起了點壞心思,「放你下來可以,但要求我。」

「怎麼求你……」

傅知野抬起頭,看着那淡粉色的唇,想到軟軟糯糯的觸感,「親我一下。」

葉遲遲心跳漏了幾拍,睫毛輕輕地顫啊顫。

「不……不好吧。」

「嗯?網站不想要了?」

看着那人惡劣的樣子,葉遲遲認命似地低頭親了一下,一觸即分。

傅知野看她害羞的模樣,心情大好,將她抱了下來。

葉遲遲從他身前鑽了出去,去看自己的網站,還好沒有燒焦。

「你……你出去,我做好了會叫你吃飯的。」她小臉通紅。

傅知野看着小妻子手忙腳亂的樣子,老實回到了沙發上,以前竟然沒有發現葉遲遲這麼……嗯,可愛的一面。

飯菜上桌的時候,葉遲遲還紅着臉。

網站炒蛋,紅燒大蝦,蓮藕排骨湯。

兩菜一湯,色澤誘人。

傅知野吃了一碗又加了一碗,直到把菜都消滅乾淨。

明明平時他晚飯都吃很少。

葉遲遲小聲問:「你今天……中午沒吃飯么?」

傅知野放下了碗筷,看着她,「公司的飯不如你做的好吃。」

葉遲遲不知道今天的傅知野怎麼了,總是三番四次逗弄自己,氣鼓鼓地去收拾碗筷,傅知野起身幫忙。

葉遲遲第一次看他竟然會幫忙收拾桌上的東西,心裏酸酸軟軟的,如果她們真的就是一對普通的夫妻就好了。

一起做飯,一起逛超市,一起做家務,窩在家裡過周末。

傅知野從廚房伸出頭,冷峻的臉上眉頭緊皺,像是遇上了大難題,「這要怎麼洗?」

葉遲遲回神,「我來就好。」

兩人收拾完東西,在沙發上看了會兒電視,便去了卧室休息。

這套屋子就一間卧室一張床,葉遲遲站在床邊,有些猶豫。

她們已經要離婚了,不應該再睡在一起。

況且,傅知野心裏全是白羽之。

「你今晚真要住這麼,不然我……去睡沙發吧。」

葉遲遲拉開衣櫃,轉身去找多餘的被子。

一雙手從身後握住了她的手腕,將她轉過了身。

溫熱的身軀驟然貼近,把他圈在身前,葉遲遲輕輕垂下眼睛,臉驀然紅了。

傅知野看着那顫抖的睫毛,像一把刷在心口的小刷子,他低頭,輕聲道:「還沒離婚,今晚就睡在這裡。」

葉遲遲縮了縮身子,說了聲好,迅速躲進了洗手間。

冷水洗了兩遍臉,才覺得臉上的熱度退了幾分。

她洗好澡,兩步跑到床邊,鑽進被子。

靠在床頭看書的人輕笑一聲,「怎麼,很喜歡矇著被子么,還是害羞?」

葉遲遲胡亂搖了下頭,小臉上透着粉紅。

傅知野將書一丟,連人帶被攬進懷中,懷裡人像只受驚的小兔,眼睛輕眨,鼻尖輕聳。

他看着葉遲遲筆尖上的小痣,一顆心被勾得不受控制,低頭就親了上去。

一隻手不輕不重的扣在她的腰間,氣氛瞬間變得曖昧,連帶着空氣都熱了幾分。

「鈴鈴——」手機聲音響起,傅知野撈過看了眼,掛斷。

不到一分鐘,手機再次響起。

傅知野不耐煩的嘖了一聲,放開了懷裡的人。

「阿野,你今天怎麼沒有來看我,是很忙么?」

「不忙,我有事。」

「你來看我好不好,你早上答應我的,我都等了你好久了,我想回家,這時候一直打不到車。」

傅知野眉間越擰越緊,「我現在過來。」

電話里的聲音一字不漏的鑽進葉遲遲耳朵,她知道,是白羽之。

傅知野起身換上衣服,看了她一眼:「我去送她回去。」

葉遲遲點了點頭,閉上眼睛。

關門聲傳來,房間里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溫暖的熱意退去,只剩下冰涼的心。

葉遲遲自嘲一笑,只要是白羽之一個電話,傅知野無論在做什麼都會過去。

傅知野開車往醫院去,方向盤上的手捏的泛白,想到葉遲遲剛剛的模樣,心頭一熱。

剛剛那一瞬間,他根本就不想離開,只想抱着葉遲遲睡一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