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實力頂流也塌房
實力頂流也塌房 連載中

實力頂流也塌房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東八區的郭先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施展 現代言情 穆小莉

這是一個實力派頂樓大咖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故事,現實無所指,純屬虛構虛構虛構! 塌房千千萬電視沒得看!展開

《實力頂流也塌房》章節試讀:

第2章 混世魔王


陳宏正一頁一頁粉碎手稿,小恐龍在火苗灼燒下散發出刺鼻的焦味,玉佩被丟進硬物粉碎機。

施展不知何時已站在門外,獃獃地看着陳宏忙碌的背影。

坐在長桌後高背椅上的施亦傑,正緊皺着眉頭,充血的眼睛裏透露出殺氣,整棟宅子里上上下下,從未有人敢跟他對視。此時他緊捏着靠近眼睛一端的鼻樑兩側以緩解疲勞,余光中看到門口小小的身影。

小拳頭攥的緊緊的,扶着硃紅色的大門,黑溜溜的眼睛瞪着屋裡的一切,和施亦傑的眼神一個對視,緊張的向後退幾步,一個踉蹌摔倒了,一邊坐地上拍着臟手,一邊獃獃的瞪着施亦傑。

聽到撲通一聲動靜,陳宏立刻警覺的轉身,忙向摔倒的施展跑過去,還未到身邊,施展自己扶着門檻,小肉手撐在地上,屁股撅着吃力的起身,拍了拍手,眼睛依舊瞪着施亦傑。陳宏已到身邊,施展小小的人只到他大腿根部,大腿擋住了他的視線。

施展一把抱住陳宏的腿,將臉別過去,露出腦袋,繼續盯着屋裡的白髮老人。

只見這位老人向後靠了靠,倚在靠背上,右手搭着桌子,左手扶着椅子把手處,由於許久未合眼,深凹下去的眼球充滿血絲,滿是皺紋的臉上看不出一絲血氣,只是如雕像一般冷峻。和邊上黑黢黢的兔首一塊兒勾着脖子,緊緊的盯着前方。

粉碎機的聲音在空曠的房間里迴響,孩子感冒的鼻音和呼呼的呼吸聲時不時傳來。

陳宏只做出了一個「噓」的手勢,示意他不要出聲,眼見身後的老人臉色越來越難看,忙招手吩咐身邊的人帶着小少爺去花園,看住,不要亂跑。

施展極不情願的鬆開抱着陳宏大腿的胳膊,一步三回頭的盯着坐在幽暗房間里的老人。

「這個孩子,簡直一個模子。」施亦傑語氣凌厲的說著,右手掌重重的落在了桌子上,手心向下緊緊貼着桌面,感受着來自桌面的涼意。

「不會的,只是小孩子還沒長開,長大了就不一樣了。小少爺需要**,會和大少爺一樣聰明。」確定院內的門被關上後,陳宏轉過身,佝僂着背,朝碎物機器走去,站在邊上仔細的看着機器工作。

坐着的老人長長的嘆了口氣,向身後一靠,閉上眼睛思考着,好一會兒才睜開眼睛,問道:「他們一家還沒回來么?」

陳宏轉過身,答道:「正急着趕回來,被日本警視廳扣押了倆小時,下午到A市。」

「警告他們,不要亂說話。」施亦傑面色陰沉。

這一家子雖遠在境外,卻一直為國內八卦娛樂周刊提供了諸多材料。

「施家二女婿疑似攜帶違禁品被泰國海關扣留」、

「施家二房獨女疑似泰國ZY被網友撞見,夜會三郎」、

「施家二房女婿疑似帶十歲兒子進私密會所被起訴未盡監管責任」、

「施家二女兒帶廢物老公和一兒一女豪游日本紅燈區」、

媒體大篇幅報道施家長子施南恩遺體找到,全家沉浸悲痛之中,難以面對公眾的後面,跟着施南南和她老公在海邊穿着BKN,和無數男女模特各佔一排,分別摟着他倆,做出大幅度動作拍照。十歲的雙胞胎兒女就蹲在不遠處玩沙子。

新聞標題:「施家長子五年前失足落水今找到,施家二女兒攜夫帶子周遊列國專挑嫩M猛N玩樂數月,毫不避諱未成年雙胞胎」

直到今天現場報道:施南恩留下唯一骨肉蹤跡,施家今日緊急辦理接回長孫手續。

施南南當天下午出現在日本VIP候機室才避免了眾多媒體的長槍短炮,媒體隔着玻璃門寫道:

驚聞大哥留有子嗣,施家二房獨女驚愕,放棄夜會20MN當日飛回國。

並貼上二女婿暴躁推搡媒體,高喊「孩子有假,絕對是陰謀」和雙胞胎衝著媒體豎中指的畫面。

陳宏拿着新聞截圖,匆匆的腳步聲打破了院內的寧靜。施亦傑看着新聞標題和照片,將手中的球杆用力擲出,一張溝壑縱橫的臉上瞬間漲的通紅。

陳宏在一旁弓着腰,緊張的說道:「孫先生大鬧日本機場,交了保釋金,耽誤了幾小時。」

施亦傑失望的閉上眼睛,踉蹌的走到桌邊坐下。

此時的施展又跑到內院的院門處,探着頭進來,瞪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一切,虎頭虎腦的模樣很是可愛。

陳宏瞄見了小少爺的身影,剛想抬手示意他去別的地方玩,坐着的施亦傑長長的深呼吸了一口氣,招了招手:「讓他過來吧,看來他是不怕我。」

陳宏衝著施展招了招手,看着他一路搖晃着過來,走走停停,在距離施亦傑幾步的地方停下了,獃獃盯着老人看。

一老一小就這麼互相觀察着對方,難得的平靜,陳宏默默的向後退後了幾步,施展警惕地看着陳宏,確認他不是走遠後,又往前方挪了幾步,猶豫着伸出小胖手,在老人搭着的手背上輕輕劃拉了一下,見老人沒反應,又大膽挪到身邊,將老人的手心翻向上,肉肉的手掌摩挲着這雙不滿皺紋的大手,時不時抬眼看着老人的眼睛。

施亦傑此時眼睛裏已經沒有了幾分鐘前的憤怒和失望,這是幾十年後他唯一的一次接觸後代。血緣的紐帶再次喚起了他心底最柔軟的角落,只是這種慈愛的眼神稍縱即逝。

施展的每一個動作都會讓施亦傑想到他那個逆子:婚內出軌、背叛家族、XD、私生活混亂、頂撞長輩,和他的同父異母的姐姐更是水火不容,互爆黑料。

施亦傑顫抖了一下手,收回胳膊,施展肉肉的小手懸在空中,見老人不理睬自己,失望的低下頭,回頭看了看陳宏,乞求的眼神在向他求救。

陳宏忙過來,蹲下扶着他的後背,輕聲說道:「爺爺累了,小少爺去那邊撿球玩去吧。」

施展看着遠方的小白球,搖了搖頭,一轉頭看到老人身邊橫着的球杆,走過去拍了拍雙手,那是施亦傑的專用揮杆,他剛剛在門口看到老人揮杆好一會兒。

陳宏擔憂的看了眼施亦傑,老人默默的點了點頭,陳宏走過去將球杆抽出,遞給施展。

「這小孩兒從來到現在,怎麼沒聽他說過一句話?蔫了吧唧的。」施亦傑皺着眉頭問。

陳宏道:「孩子有點生疏,在福利院也待久了,不適應吧。」

「男孩子,野性一點,待會兒施南南回來,那倆小孩要留下來,無論如何不能再讓她帶着孩子這麼胡鬧下去。她倆要瘋讓她自己瘋去。你通知基金部老陳,讓他暫停這個月給那一家子的生活費。你安排一下房間,放到一起養吧。再這麼下去,施家的臉面都要丟盡了。」施亦傑帶着怒氣。

「好的。要不要將那倆孩子和小少爺分開?」陳宏擔憂的問着。

「怎麼?怕他受欺負?」施亦傑一臉不屑。

陳宏尷尬的點了點頭,緩緩說道:「年歲不同,而且那倆混世小魔王我都搞不定,更別提施展小少爺了。」

「哼!」施亦傑鼻孔里哼出了聲兒,「搞不定那倆小兔崽子我要他回來幹嘛。這孩子如果跟他爸一樣生性懦弱,這個家就全完了。」

看着施展踉踉蹌蹌地提着比他人還高的球杆,一下一下捧着球的背影,陳宏滿臉的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