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千萬別口嗨
千萬別口嗨 連載中

千萬別口嗨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清風似明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螣 現代言情 程宜凌

程宜凌用血淚經驗告訴大家:千萬別口嗨,口嗨一時爽,還債火葬場
如果可以,他想告訴21歲的自己,飯可以亂吃,但話不能亂說啊!展開

《千萬別口嗨》章節試讀:

第3章 想要五殺?


墨螣已經坐了起來,被子滑落到腰間,隱約漏出一些春光,他伸長手夠桌邊的T恤,後背的抓痕就全落到了程凌宜眼裡。

程凌宜感覺臉上騰的燒了起來,什麼事都是雙方面的,他身上有墨螣留下的痕迹,墨螣身上也有他留下的痕迹,昨天晚上到後來,程凌宜被欺負的狠了,發了狠的撓墨螣讓他停下來,昨天混亂的畫面回到記憶中,他感覺不好意思,索性腦袋埋進被子里,只露出一雙眼睛眨巴着看向墨螣。

墨螣邊穿衣服邊說:」以前叫我帶外賣的時候都還叫聲爸爸,畢竟是睡過的人,現在指使起我來這麼得心應手。「

男生宿舍里,誰帶外賣誰是爹,程凌宜是遊戲迷,為了讓墨螣帶外賣,沒少叫爸爸,以前叫起來毫無心理障礙,但今天叫不出口。昨天墨螣自己說的,叫了爸爸就放過他,結果呢,男人的嘴騙人的鬼,墨螣更帶勁兒了,在他叫爸爸的時候手指沿着脊背慢慢往下劃,讓爸爸兩個字聲不成聲調不成調,支離破碎的散在空氣中,即將脫口而出時,被墨螣一口吞到嘴裏,最終也沒叫成。

程凌宜呸了一聲:「那是我應得的。」到底害羞,這回整個腦袋都埋進被子裏面了。

墨螣一笑,還知道害羞,那還有戲,最怕鋼鐵直男,穿上褲子就翻臉不認賬。

墨螣起床先將地掃了,小雨衣當時顧不上,被丟的到處都是,再將窗打開,散了這一屋子春天的氣息,被子團成團打包到下面的洗衣機一起洗,只是這滿屋子的痕迹光是拖地是拖不到的,只能任命的拿起抹布挨個擦。

等忙完這一切都快中午了,惦記着小朋友需要補腎,墨螣沒去食堂,而是轉到校門口的美食一條街,買了些程凌宜愛吃的甜食,打包了好些清淡的飯菜回來,只是想買的東西太多,大包小包的拿了不少。

程凌宜沒睡多長時間就被一通語音叫醒,他玩遊戲人菜癮大,賽季末了都還沒上王者,之前約了張杉帶一下他,昨天胡鬧了一天也沒顧上,今天等不了就直接打了語音過來了。

語音才接起來,張杉的咆哮就從聽筒傳出來:「讓我帶你,你人呢,人呢,人呢?你知不知道期末的時間很寶貴!「

程凌宜理虧,今天晚上賽季就要更新了,訥訥的說道:」我馬上來,等我。「

他翻了個身準備坐起來,碰到某處又酸又疼,差點沒叫出聲來,他不明白,他不是變回來了嗎?為什麼還是這麼疼?

但遊戲不能不玩,程凌宜只能趴在床上,手肘撐着床身殘志堅的奮鬥在遊戲第一線。

張杉遊戲開着麥:「昨天你幹嘛去了?遊戲也不上,手機也關機?」

一說起昨天張杉就頭疼,荒誕又不能宣之於口的一天,只能搪塞:「別問了,痛苦的一天。以後都不想在記起來。」

墨螣剛剛買了外賣進門就聽到這負心薄倖的一句話,冷笑着重複:」以後都不想再記起來?「

程凌宜遊戲正在關鍵時刻,沒聽出墨螣語氣中的危險,隨口應付:」是你你也不想記起來吧?簡直是人生的黑歷史。「

說完操作着遊戲人物:」張杉,別搶我五殺!「

」明明是你搶我五殺,你玩個瑤帶終結,誰教你的遊戲理解?一個輔助要啥人頭,你是不是搞我心態。「

趴着不太好操作,程凌宜緊張的想要爬起來,膝蓋微微屈着,操作着遊戲中的人物去追最後一個敵人,可惜輔助攻擊力太低,終結剛剛用過CD還沒好,最後一個人頭還是被張杉拿了。

張杉嘖了一聲:「誰能想到我五殺被搶了四個頭。」

程凌宜生氣的將手機摔床上:「讓我個五殺怎麼了。"

墨螣看見程凌宜這個姿勢眼神一暗,氣鼓鼓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他將外賣放桌上,脫了鞋爬上程凌宜的床,直接整個人趴在程凌宜身上,雙手壓着程凌宜的雙手,與他十指相扣,帶着他的手操作手機:「想要五殺?我幫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