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古界重明
古界重明 連載中

古界重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00後大冤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00後大冤種 奇幻玄幻 重洺

被隕石撞擊五百年後,人類進入了黑暗紀元
黑暗紀元下,生物變異,怪物攻城,文明入侵,自然災害肆虐,人類所剩的家園寥寥無幾
離家出走的少年,如何在亂世中生存?展開

《古界重明》章節試讀:

第4章 哈酒城的傳聞


重洺去到了薊站,這裡依然是人山人海,但他選擇的是普通車次,雖然速度稍微,但是能在規定時間內到達,沒錢只能這樣將就了。

下下之策就是騎單車,現在的單車與以往的單車有很大的不同,只要你的足夠的強大,單車的速度甚至可以趕上導彈。

八個小時後,重洺到達了H市。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了,天空中群星閃耀,這是難得的夜色。

呼!還是車站外面的空氣新鮮。

重洺開了一下地圖,H市的車站到達哈酒城還有一個半個小時的車程。

打個車吧。

重洺一路往車站外走去,車站外一般有的士,可以坐車去哈酒城。

他走了一會,被一名大媽一直跟在身後。

「帥哥,你要去哪?住宿嗎?我們這住宿很便宜的。你去的那邊路是不通的,你走錯路了。」

重洺沒理會她,一路向前走去,這種事情已經司空見慣了。

「帥哥,你要去哪?住宿嗎?我們這住宿很便宜的,僅僅99一晚,還有其他的服務哦。」

大媽看見,眼前的少年。她選擇不依不饒,一般這樣的年輕人是經不起誘惑的。

「你放心,還有年輕的。帥哥住宿嗎?還是去看一下我們H市的其他景點?」

大媽一直問,重洺都沒回他。

這人真是榆木疙瘩,看來今晚又少賺一單了。大媽已經放棄了,看着重洺遠去的背影,逐漸的消失在了夜色當中,她又返回車站前。

出門在外,大晚上的還是先保護自己為緊,可怕的不止怪物,有時候更為可怕的是人心,重洺可不想自己遇到仙人跳了。

咦,這邊怎麼越走越黑了?重洺好奇。

原來那大媽沒騙我,他眼前的路被牆封死,才意識到自己走錯路了,他又折返了回去。

車站前,他又看見了那個大媽。大媽在追着一名中年男子,經過大媽三寸不爛之舌的鼓推下,中年大叔同意了。

談完之後,大媽又發現了重洺。

重洺仔細看着指路牌,出站的三個箭頭把他給整懵了。

「帥哥,你怎麼又回來了?是想要住宿嗎?」

「那個,出站走那邊,外面有的士嗎?」重洺問道。

「看見那個酒店牌子沒,往那個方向走,就能出去了,出去之後左轉就能看見的士了。」

大媽耐心回道。

感謝!

重洺往酒店方向走去,但是大媽依然跟着他。

「帥哥,你要去那?你要是去往郊區一個人晚上不安全的,你可以坐車嗎?我們這裡有組隊大巴。」

大媽沖重洺的信息中,根據她多年的從業經驗來判斷重洺肯定是要去市區之外。一不住宿,二不放縱,這樣的年輕人,肯定是來辦事的。

「哈酒城,從這裡去可以怎麼去那裡?」重洺問道。

重洺感覺這大媽應該知道不少,自己的心思被她猜得明明白白,所以她不再隱瞞打算問一下這大媽,看看她是不是鬍子裏面真的有葯。

聽到重洺的話後,大媽臉色上面露出一絲驚異之色,轉瞬間又消失了。

接着道:「哈酒城?這裡去哈酒城有特別多的路,最快出去那邊路是走H市的司州大道一直往東走就到了。但是我勸你最近還是不要去那邊了,太危險了,怪物四起啊!」

「沒事,我去辦完事就走,很快的。」

「我估計你很難去那邊了,白天司機都不敢往那邊走,更不用說晚上了。」

重洺聽到這個信息後,臉上中帶着一絲猶豫,大媽看見後覺得機會來了。

接着又補充道:「帥哥,你還是住宿吧!那邊晚上真的很危險,稍微不注意可能就沒了。」

「哈哈哈。巧了,我這個人就喜歡比較危險的地方。」

重洺笑道。

他走出了車站,問了好幾十個司機,都沒有人敢開往哈酒城,這讓他就很納悶了。

難道我要騎單車去?他的去往哈酒城的單子線下線上都沒有司機接。

肚子有些餓了,訂單讓他先掛着吧!

重洺路邊買了二十串牛肉串,兩塊一串,老闆還送了他一瓶小白酒。

上面寫着「姜老白」,烈性酒。

重洺找了個位置吃了起來,酒香肉香四溢,沒想到小攤子的手藝是真的高。

肉配烈酒,英雄本色。重洺,小酌一口,大口吃肉。

可惜酒有點少了。

「老闆,你說現在的司機為什麼都不敢接哈酒城的訂單啊!」

老闆回道:「哈酒城那邊怪物的消息經常傳出,人們不敢去很正常,誰不是為了自己的安全呢。畢竟賺點錢也不容易,也得有命花。」

也是啊,哀民生之多艱。

「年輕人?你說你要去哈酒城?」

旁邊的大叔聽到重洺的話後說道,他比鯉花落先到,一個人在這裡喝了不少的酒。

「對啊!大叔怎麼了?」

「巧了,我今晚也要去哈酒城,我們順路。我有車,要一起去嗎?我搭一下你。」

「大叔,我們不熟,我怎麼相信你?一會被你送去某個地方,腰子沒了怎麼辦?」

重洺對於突如其來的希望還是心存戒備的,他可不敢晚上坐陌生人的車,黑車的傳聞還是有的,說不定哪天一個不小心幸運兒就是自己了。

「放心,我是好人,你可以完全相信我。你那裡不是有一塊表嗎?不用擔心,我要是壞人會大晚上的在這裡喝酒吃肉?這不是幹壞事的大好時機嗎?」

重洺對於眼前大叔的話半信半疑。

說著大叔便拿出了自己的司機證,遞給重洺。

「重洺你好,我叫康周,你叫我康叔就行。」

重洺看着上面的消息,證上面的芯片與大叔一模一樣,這是無法造假的,因為芯片上面的代碼是聯網的一查就知道是真是假。

「啊這.....我叫重洺,很高興認識你!」

看見兩人交談,老闆說道:「重洺,你不知道。康周每周都會來我這吃東西的,我們都是老熟人了。其實,他是這一帶現在唯一敢晚上去哈酒城的司機了。」

「那看來我是錯怪康叔了,不好意思了。「

「沒事,年輕人出門在外有點防備還是好的,我接你的單了。」

康叔說完就接下來了重洺去往哈酒城的訂單。

重洺那邊也收到了提示,看來這倆人真的沒有騙自己。

「勸你們二位多吃點吧,多喝點。出了這個攤子,就很少有吃飯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