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做那騰霄的巨柄之人吧
做那騰霄的巨柄之人吧 連載中

做那騰霄的巨柄之人吧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真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根碩 真菜

【搞笑】 【葷素搭配,幹活不累】 【裝逼】 【居然有聖遺物系統?】 【真的挺鬼畜的】 身懷巨柄,倚天而行! 朝夕不保聲名裂,騰霄一挽夢揚歌! 就讓那巨柄者,做那塵土裡衝天而起的騰霄之人吧! (柄是類似丹田的物件噢,不要想歪噢) ——————— 這是什麼變態的世界啊?媽媽我要回家………… 那是不可能的
我超勇的好吧!來來來,讓我看看啊! 什麼沒見過的全新版本啊,爺傲,奈我何!展開

《做那騰霄的巨柄之人吧》章節試讀:

第7章 黎塘丁真?


西邊的魔獸森林中,張根碩費力的從陰影中鑽出來,一段時間前,他取消陰影穿梭的時候,被一隻巨大的食柄獸逼得差點跳崖。

可此刻他是真的沒力氣再潛入陰影中了。他精神消耗過度,無法再使用陰影穿梭之能了。這也意味着他無法再掩蓋他身上的氣息了。

這樣劇烈的消耗也讓石楠花的氣息釋放了出去。而且李啟郎已經死了,他的法物也被取走,這樣的話,<隱中>的效果就會消失,張根碩之前身體里被掩蓋的石楠花味也更大了。

食柄獸,一隻又一隻食柄獸從暗中浮現。他們齜牙咧嘴,白色的口水從嘴角流出,身上濃郁的腥味讓張根碩不禁皺起了眉頭。果然,食柄獸跟隨着他身上的味道又來了。

幾隻食柄獸像約定好了的一般,在集結之後,從各個方位一起撲了上來。

白色巨大法式麵包棍快速出現,張根碩用其圓柱形的柱面掄打食柄獸,橫掃一圈,將它們擊退,接着繼續往西邊跑。

但不多時,他又被圍住了,這次,是更多的食柄獸。

只能背水一戰。

疲憊的精神下,還有一顆仍然燃燒着名為復仇且滾燙炙熱的心。

「那就來啊,只吃別人下面的垃圾!」

他主動出擊,狠的就往最前面的食柄獸來了發爆頭。

巨力支撐着白棒,狠狠壓着面前地上仍在狂甩身軀的黑色獸頭,使其沉入泥土,黑色的血跡噴濺出來。但這不會讓張根碩面前的食柄獸有所消停。反而激起了它們的嗜血。

被壓住的食根獸還沒來得及動作,旁邊、後面的食柄獸就又撲了上來。張根碩只好把白棒抬起,又是一段掄。

周圍的食柄獸可沒玩什麼欲擒故縱,消耗體力,上來一下撕咬一塊肉就撤,找時機再來咬一口的把戲,左邊的食柄獸直直奔着的目標就是張根碩的手臂,它想整一塊扯下來!

張根碩快速左轉,閃避開背後食柄獸鋒利的爪子。身體的轉動一同帶起了雙臂的揮棒動作,咚的一聲,把那盯着他左手的食柄獸的醜臉狠狠破開。食柄獸尖利的牙齒因為唇肉被震蕩擺開而顯現出來,在黑暗中閃爍出刺骨的寒意。

右邊!後面!在覺醒陰影穿梭之後,他敏感的知覺配上在陽柄族十來年的訓練記憶,面對這種四面受敵的情況雖然還顯得不夠看,但輾轉騰挪間,已經能盡量減少身體受到的傷害了。

張根碩能感知到,這具古拙百鍊的身軀,正在竭力的配合他,生澀的動作逐漸凌厲,他殺的越發狂躁。

身體情緒湧出,有時候他甚至以傷換傷,只為多錘糜敵人身上的裂口。他實在太需要一場發泄了。

「靠靠靠靠,好疼啊,好噁心啊!我的天胡開局,怎麼就轉眼即逝了?」

「明明我昨天還是萬中無一的超級天才,今天就成喪家之犬了!?」

一句一句的抱怨響起,一棒又一棒的破肉聲沉悶而出。遍體鱗傷渾身冒血的他暗暗發誓,這是他最後對這天地不公的抱怨,以後,他只會笑着鄙視這賊老天,笑着,去追逐他要的一切。笑着,去給自己痛的徹骨的仇人臉上扇巴掌...

順便,再把他們踩下地獄。

如果,他還能活着的話。

只要不遇上那隻巨大的食柄獸王,應該還有機會吧。

腥味與柄力噴發的味道引來了更多食柄獸,這附近極有可能有個食根獸洞穴!張根碩陷入苦境。卻越殺越狂。他把情緒都宣洩在了撲過來的食柄獸上,他肆意着,揮灑着痛苦。

酣暢淋漓。他狂殺不止,他的柄漸漸變化,染上血色,化成劍的模樣,不倒劍,正如他百擊不倒的意志,正如他瘋狂的揮殺。不論身上有多少傷口。咆哮,怒吼,不甘,盡情噴涌。

能量旋渦洶湧而至,種道一段終於穩固了下來!

「真的很有病啊!這都進階了?我下面化劍了?就叫不倒劍吧!今日不死,爺仍是西蜀霸王!哈哈哈哈」他有些瘋狂,不禁自我嘲諷。雖然自己是個黃色廢料,但他沒想到這個世界比他還「更黃更暴力。」

他也有些難過,他就要死了。。。

目光逐漸渙散,雖然升到種道一階,傷口在逐漸變好,體能也漸漸回來,但並沒有精神回復的反饋,他該怎麼疲憊還是怎麼疲憊。

「打怪...就要笑着打,嘻嘻哈哈哈哈...打你嗎!」張根碩看着逐漸增加的敵人,雙臂機械的揮棒,他是真的乏了。大腦在釋放信息素催他休息,眼皮磨蹭着準備相接貼合,就連手腳也開始無力起來。

腎上腺素帶來的爽感早已逝去,他精神不在,揮舞雙臂成了他最後的本能...

......

清晨,丁真看着面前堆積如小山的食柄獸屍體感到十分震驚。

他是黎塘村的獵戶,偶爾會來村外遠些的地方放置陷阱,捕獲獵物。

運氣好點時,遇到弱小的食柄獸也可以用他的煙柄使其被迷暈然後用小刀解決,將其賣到城裡。畢竟食柄獸能帶來的金錢可是相當豐富的。

所以今天,他有種被幸運女神擁入懷中的感覺。

這...簡直就是一筆橫財啊,足夠讓自己去伊藤城僱傭人手為村子來打敗那個可惡的掠奪者了!

丁真開心的想到,開始仔細衡量這裡的財富。

等等,這裡怎麼有個人?

「這就是事情的全部經過了,我把你帶了回來,直到你醒來,進來廚房,把手掐在我的脖子上。」丁真一臉緊張的看着旁邊臉色變換的張根碩。

「還有,我沒有打開你的儲物戒指...我的母親曾告訴我不要亂動別人的東西,我有在好好遵守。」

「只是我還以為你的右腳大拇指被什麼東西箍住了,我怕你難受...畢竟我真的沒有想過,有人會把儲物戒指套在腳上,這樣...很防盜?」

「不好意思,是我的錯,對不起,丁真兄弟,你是個純真的好人。」張根碩分不清他是在和面前的丁真說話,還是在和上輩子那個網紅說話,他們長得實在太像了。一樣純純的普通話,一樣純純的眼神。

離譜。

「純真?那是什麼?」丁真一臉懵逼。

果然,和上輩子的文化程度一樣。

話說,我才突然想起來,這個世界還說普通話和英文,甚至修行和科技並存,這片天地...到底是怎麼樣的呢?張根碩不禁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