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穿越›我在恐怖直播里用沙雕金手指封神
我在恐怖直播里用沙雕金手指封神 連載中

我在恐怖直播里用沙雕金手指封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曬青 分類:穿越

標籤: 葉映 秦深 穿越

【微驚悚 直播 女強 劇情向】穿越後的葉映本想混吃等死,鹹魚度日
誰知新身份竟是個窮苦大學生,不僅食不果腹,還早早跳了樓,成了死人
為了掙錢,她在自己頭七當天開始直播
用滿級大佬的實力,物理驅鬼,吸引粉絲無數
一舉爆紅
綁定的直播系統也慷慨相助,贈與眾多金手指
只是這些金手指怎麼看都有點不正常
【帶頭行動】:可把頭取下,變成流星錘遠程攻擊敵人
【字幕組】:竊聽時眼前出現會字幕,可在一定範圍內顯示他人的說話內容
【8848】:敵我分離十米,自動爆炸
水友1:「這是何等風騷的操作!媽媽問我為什麼跪着看直播
」 水友2:「反派們,相信我,別去,會被活活玩死的!」 神鬼莫測的人心,不可名狀的恐怖…… 當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你——於是葉映將深淵暴揍了一頓
展開

《我在恐怖直播里用沙雕金手指封神》章節試讀:

第6章 百鬼夜行


這種無法自控的痛苦狂歡一直持續到日落時分。

黃昏的逢魔時刻,這股莫名的力量反而沉寂下來,眾人紛紛清醒過來,擦乾眼淚,疲憊地回了各自的宿舍,神情平靜,就好像方才什麼都沒有發生。

這期間,葉映也沒有閑着。

她借用張佳覓的電腦四處搜索,試圖調查這段故事的傳播來源,而後驚訝地發現原來早在一個星期前,這段故事就已出現在學校的各種網站,空間以及群聊中。

與之前流行的各種惡搞的病毒程序一樣,被大學生們樂此不疲地傳播,病毒般迅速擴散

積攢到如今,差不多也到了爆發的時刻了。

但是事情惡化的速度比葉映預料中還要快。

凌晨一點半,大學校園剛入睡不久,一陣「篤篤」地敲門聲突然響起,催魂鈴般在宿舍里回蕩。

葉映不動聲色地向舍友的床鋪望去,距她最近的張佳覓突然詐屍般直直坐起,而後迅速而詭秘地下了床。

與她一起下來的還有另外兩道人影。

三條詭異且僵硬的影子像剛從墳地里爬出的幽魂,排成一列,無聲無息地移動起來,竟然直直朝着葉映的床鋪走去。

葉映筆直地躺在床上,睜着眼睛有些無辜地望着天花板。

床邊那三道人影直愣愣地戳着,默不作聲地齊齊看着她,像是在催她起床,又像是在為她默哀。

夜色寂靜,有陰冷的風從未知的方向吹來,激起她一身雞皮疙瘩。

葉映有些納悶,難道那個故事的後遺症就是半夜詐屍,看人睡覺么?

正疑惑間,宿舍門忽然又響了兩聲,像是在催促。

床頭那三位墓碑一樣靜默的人影終於有了動靜,放棄了觀摩葉映睡覺,一起轉身,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有冷風從大開的門口吹了進來,走廊里寂靜如死,那三道人影宛如匯入黑暗的墨水,沒有了任何動靜。

葉映屏息傾聽片刻,除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死寂外,沒有任何聲響。

她索性掀開被子下了床,跟了出去。

走廊黑暗無邊,密密麻麻的黑影無聲佇立,陰冷粘稠的風貼着地面掠過,捲起一陣令人窒息的驚悸。

葉映像條偶然游過的魚,攪動了這片沉寂的死水。長長的走廊里,那些怪異的影子猛然受驚,齊刷刷回過頭來,用陰毒森然的眸子盯住了她。

如同被無數毒蛇盯上,膽大如葉映,也忍不住放緩了呼吸,全神戒備。

這種無聲的對峙持續了大約五六分鐘,眼前重重枯木般的剪影突然對她失去了興趣,毫無徵兆地收回了視線,慢吞吞地轉過頭,整齊劃一地向樓梯口走去。

葉映也不見外,整整衣襟,拖着懶散的步伐,不緊不慢地綴在大部隊的後面,假裝其中一員。

眾人來到一樓,宿舍樓門禁大開,等在大樓外面的是更多的人影,黑壓壓一片,猶如烏雲。

葉映跟着她們一路暢行無阻,成功匯入了外面的大部隊中,合成一股更大的洪流,浩浩蕩蕩地走進黑夜深處。

在路過宿管室時,葉映曾踱到窗前看過一眼,宿管阿姨躺在床上睡得正熟,對這些詭異的變化一無所查。

不僅是宿管,學校所有領導在這件事情上都好像瞎了一樣,沒有任何反應。

葉映站在「百鬼夜行」里,眼神微冷,這股力量比她想像中要大得多。

眼下明明是酷暑夏夜,此刻卻冷得反常,絲縷霧氣夾雜着陰冷的寒意直往人骨頭縫裡鑽。

葉映拉了拉衣領,加快腳步,緊跟着這群夜行屍慢慢穿過校園的暗夜,徑直朝「順德湖」方向而去。

順德湖在校園最西邊,湖面漆黑如墨,宛如一隻巨大的眼睛注視着着這群不速之客。

風吹霧涌,霧靄如同湖水伸出的觸手,向眾人伸展過來,幾乎要將他們囊括其中。

葉映眼神一動,陡然停下腳步,微微偏過頭朝霧靄深處瞥了一眼,眼中忽然浮現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而後她不露聲色地朝路邊樹影退了兩步,悄無聲息地隱入黑暗,抱着手臂半靠着樹榦,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黑暗越發濃重起來,天地上下俱是一片墨色的混沌,夜遊的眾人成了一道道飄忽的影子,似乎被風一吹,就會落葉般飛入深沉的湖水中。

就在這時,霧靄深處有什麼東西突然一動,隨即便有一道身影破開混沌,出現在眾人面前,隨之而來還有熟悉的、驚恐的聲音。

「你們在幹什麼?快醒醒啊,前面沒有路了,再走下去你們會被淹死的!」那道身影擋在大部隊前面,揮舞的雙臂上纏着厚厚的繃帶。

但眾人猶若未聞,宛如一輛長長的列車,被那片神秘的漆黑水面牽引,緩慢且勢不可擋地碾壓過去。

冷汗簌簌落下,李同塵驚恐無比地咽了口唾沫,不自覺向後退了一步,腳下卻猛地一空。

他急忙調整身體,好懸才站穩了腳跟,回頭一看,才發現自己已被逼到了湖水邊,被他踩落的泥土呼啦啦地滾下湖裡,像是落入一張深不見底的巨口之中。

李同塵開始後悔,自不量力地插手這種事不是擺明了嫌自己命長么。

但若就此放手不管,只怕這順德湖很快就會變成一鍋滿噹噹的餃子,那樣的場面他只是稍稍一想,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更何況這些人中還有他朝夕相處的室友和關係不錯的同學,他萬萬做不到袖手旁觀。

李同塵的魯莽行徑顯然已經干擾到了這輛龐大無比的列車,那些原本無神的眼睛陡然亮了起來,宛如蘇醒的野獸,用惡毒且殘忍的視線將他團團包圍。

李同塵頭皮一麻,心中咯噔了一下:「完了!」

果不其然,下個瞬間,距他最近的三人陡然異變,嘴巴撕裂,直到耳朵,尺把長的尖牙從淋漓血肉中彈出,腥臭的涎水幾乎甩到他臉上。

三人發出野獸般的嘶吼,向他撲了過來。

「卧槽!」李同塵瞳孔猛縮,驚叫一聲,本能地後退,「噗通」一聲落入了冰冷的湖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