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家都修仙,為什麼我這麼優秀!
大家都修仙,為什麼我這麼優秀! 連載中

大家都修仙,為什麼我這麼優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遇見過去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遇見過去 陳瀟

憑什麼我這麼牛,學啥一會兒就會? 憑什麼大家一起來的,我就要比你們優秀? 憑什麼我都不用神器也能把你打的找不到北? 原因嗎......當然就是我是那個天選之子,打敗你跟摳腳一樣簡單展開

《大家都修仙,為什麼我這麼優秀!》章節試讀:

第6章 拜入宗門


一時間殿內都很安靜。

然而陳瀟等人並不知曉。

只因為這朝溪殿建造的輝煌大氣

就算是陳瀟,前世見過的高樓大廈也枚不勝舉,也不禁有些感嘆起來。

「嘖嘖,這就是朝溪殿,秋樂湛,曹玉澤,走吧?」

陳瀟嘖嘖一聲,站起身來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邁步就走。

秋樂湛和曹玉澤兩人跟上,頓時三人並排朝着朝溪殿正門走去。

進了大門,大殿之中坐着一個老者,鶴髮童顏,看着就有得道成仙的意思;兩個中年人模樣的男子,一個身穿道袍,背後背着一把長劍,至於另外一個,則是穿着一件大紅袍,背後背着一個葫蘆;還有一位美艷少婦,雖然穿着道袍手持拂塵,盤着雲髻,樸素的道袍難掩傲人的身姿;至於最後一個,實在不敢恭維,身上穿的破破爛爛,簡直就是乞丐出身,真是糟蹋了仙家的名頭。

秋樂湛和曹玉澤兩人在世俗中飛揚跋扈慣了,還沒有怕過誰,大大咧咧的就走了進來。

秋樂湛看着少婦,雙眼頓時一亮,撲通一聲就跪在地上,對着少婦磕頭大喊道:「徒兒秋樂湛見過師傅!」

曹玉澤一看被和自己一同前來的小子搶了先,也連忙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一邊跪着一邊朝少婦爬去,嘴裏不忘大喊:「師父在上,受徒兒曹玉澤一拜!」

陳瀟頓時傻眼了,這倆貨還真是牛逼拉忽,見到漂亮的女人連徒弟都願意當……只不過,這舉動是不是有些輕浮?

不但陳瀟,連朝溪子五人都有點傻眼,互望一眼。

朝溪子作為一宗之主,這時候率先開口道:「你們兩個先起身。」

還是陳瀟反應快,見這鶴髮童顏的老者率先開口說話,頓時雙眼一亮,明白了他到底是什麼身份,躬身道:「見過掌教,見過諸位前輩。」

至於曹玉澤,此時還厚顏無恥的朝着少婦爬去,朝溪子眉頭一皺,頓時曹玉澤愣生生的止住向前爬的身子,從地面上直接被拉站起身來。

陳瀟餘光看到這一幕,頓時震驚不已,他是看出來曹玉澤站起身的過程,根本沒有任何着力點,似乎有種無形的力量拖着曹玉澤的身子,把曹玉澤給扶了起來。

秋樂湛也站起身來,不過一雙眼睛骨溜溜轉個不停,顯然也不是自己情願的。

朝溪子開口向著背劍的中年男子問道:「英卓師弟,這三人你可願收為弟子?」

秦陽波眉頭一皺,眼中流露出一絲不喜。

這三人毫無修鍊資質可言,你朝溪峰一脈看不上眼,就轉手推給我,我這又不是廢品回收站,要這三個廢物弟子有什麼用。

當下搖了搖頭道:「我瑞南峰一脈只修殺人之術,這三人不適合我瑞南峰的功法。」

朝溪子絲毫不氣餒,轉而向著背着葫蘆的中年男子問道:「陸師弟,這三人你可願收為弟子?」

衛修德直接搖頭道:「我長都峰一脈也不適合這三人。」

朝溪子直接把目光轉向五人中的少婦,只見這少婦斷然搖頭道:「我衛宿峰一脈只收女子。」

秋樂湛和曹玉澤兩人聽到少婦的話,頓時神情悲愴。

聽到這三位師兄弟都如此說了,朝溪子心知他們是什麼脾氣。

也就不好強求與人。

只不過,事情已經放在面前,總不能不解決吧。

想到這裡,朝溪子嘆了口氣。

不得已,把目光轉向最後一位穿着邋遢的男子,只見這中年男子正坐在蒲團上扣着腳趾頭,時不時的把搓下來的灰捻成球,放在鼻間聞聞,再伸手彈開,一臉享受的表情。

陳瀟看的頓時惡寒,若是這摳腳大漢當了自己的師傅……陳瀟感覺前途一片昏暗。

就在他滿肚子埋怨時,朝溪子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他皺着眉頭道:「楚師弟覺得這三位弟子如何?」

被稱作楚師弟的摳腳大漢這才緩緩地睜開眼睛,渾濁的目光掃了陳瀟三人一眼,點了點頭道:「長得俊俏,有我年輕時候的風範。」

這下不但是陳瀟,在場的眾人除了摳腳大漢自己,都一陣惡寒。

朝溪子壓住心中的不快,對這不修邊幅的師弟接着道:「那既然如此,不如師弟的祿陽峰收下這三人。」

這次摳腳大漢沒有繼續摳腳,而是騰出手來撓着後背,歪着脖子看向朝溪子。

驟然,朝溪子的臉色一變,眼中流露出一絲怒氣。

至於這摳腳大漢,渾然不在意的起身,走到陳瀟三人面前,用那摳過腳撓過背的手在秋樂湛和曹玉澤兩人身上捏了捏,清晰的指印直接就留在兩人乾淨的龍袍上,縮手的時候還在兩人白凈的小臉上捏了一下,這讓兩人慾哭無淚。

他們是很想反抗的。

但都是皇家子弟出生,他們又怎麼會不清楚規矩,這要是惹怒了他們,被直接趕出去,那就很尷尬啊。

想到這裡,兩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至於陳瀟,這摳腳大漢走到陳瀟跟前,剛要伸手,陳瀟連忙退了一步,直接躬身就拜:「徒兒陳瀟見過師父!」

楚陽雲轉過身去,對着宗主朝溪子道:「那就這麼說定了,師弟還有事,就不打擾師兄了。不過,按照說好的,那個名額必須給我留下,明白?」

說著,大袖一揮,轟隆一聲,直接出了朝溪殿。壓根就沒有管掌門師兄是怎麼想的。

這讓朝溪子氣得想要吐血。

朝溪殿中,朝溪子眸子射出兩道寒芒,噗嗤一聲,空氣爆裂。

至於身邊的蒲團上,人早已離去,若非如此,朝溪子也不會如此表現自己心中的憤怒。

朝溪子一字一頓,聲音冰冷道:「玄靈之墟的一個名額,楚師弟你果然是還像當年那樣,吃不得一點虧!」

玄靈之墟每百年只有百個名額,十大仙門分配一下,分到朝溪宗的也只有七個名額。

祿陽峰這數百年來逐漸沒落,一直以來並無出色的弟子,所以這七個名額,一般都是朝溪峰佔去三個,瑞南峰佔去兩個,長都峰和衛宿峰分別佔去一個。

而陳瀟三人這次拜入祿陽峰的代價,就是將朝溪峰進入玄靈之墟的一個名額拱手讓給祿陽峰。

朝溪子也是斟酌一番才答應楚陽雲的要求,不過儘管如此,朝溪子依舊震怒異常。

畢竟玄靈之墟的一個名額,也是極其珍貴的,就這樣拱手送人,心中多少有些不甘。

「就算是有玄靈之墟的一個名額,祿陽峰還能壓過我朝溪峰一頭?何況,就算給你又如何,你祿陽峰難道就有人能去?」

說完,大殿內冷笑聲回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