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這條魚的老公是哭包
這條魚的老公是哭包 連載中

這條魚的老公是哭包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賊濺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虞嫻鈺 賊濺濺 都市小說

【大齡剩女 哭包剩男 甜寵】 28歲的大齡剩女虞嫻鈺終於被全家逼婚了,可一心只有事業的她奈何桃花運長的太歪
機緣巧合下又誤睡了長着一張黑社會臉的同事
誰知還是個哭包
不想負責的某人終於被堵上了家門
面臨著逼婚
虞嫻鈺:莫要碰瓷老子,老子不婚主義
江稚:你個渣女! 自此之後桃花開的旺盛,越來越歪
女配一:我愛你,和我一起跳樓吧
女配二:我買了個籠子給你,留下來陪我
滾,老子只喜歡江稚
江稚:你騙人! ★ 虞嫻鈺:天冷了,該讓女配們破產了
展開

《這條魚的老公是哭包》章節試讀:

第5章 第五章


渣女虞嫻鈺被堵的啞口無聲。

虞媽媽熱情的拉着江稚進屋吃飯,全程就是丈母娘疼女婿,好一副母慈婿孝場面。

人家江稚笑得好開心呢。

「伯母我今年二十九了,和嫻嫻是同事,我沒有女朋友。」

「我和嫻嫻認識四年了,嫻嫻對我很好。」

「我爸媽目前還在大學教學,家中還有一個妹妹。」

「真的嗎,我家還在裝修,我住在這裡嫻嫻不會生氣吧?」

「謝謝伯母,伯母做的菜真好吃,真想一輩子都吃伯母做的菜。」

虞嫻鈺的眉頭都快擰爛了:「媽……這是我的房子……」

虞媽媽帶江稚上樓挑房間去了,還在虞嫻鈺的隔壁。

她媽真的好急着把她嫁出去。

晚上虞嫻鈺的被窩就鑽進來一個漢子。

江稚抱着她差點把她的腰給勒斷:「我說的是真的,你再好好想一下。」親着她的臉,在她脖頸處蹭了蹭。

虞嫻鈺把他的頭掰出來:「不可能,下去。」

江稚直哼哼:「不要,你媽讓我來的,你媽想讓我當她女婿,我同意了,她也同意了。」

虞嫻鈺捏他臉:「胡說。」

江稚往她懷裡扎,手也開始不老實:「不是胡說,我想娶你,想了很久了。」捏她腰上的軟肉,她激靈了下,嘴也開始不老實。

過了一會,江稚爬出來,眼尾通紅:「你看,你是有感覺的。」

那是生理反應!

第二日虞嫻鈺沒爬起來,江稚走了。

頭兩天江稚每回都來纏她,惹得急了,虞嫻鈺打他,但江稚皮糙肉厚,還給她拿了棍子,他說:「用這個,不擱手。」

虞媽媽笑得合不攏嘴。

大年三十那天,江稚沒來,他要回家過年,在夜裡笑笑給她打了電話,還是出事了。

笑笑是在酒店找到封堯的,他正在和林月清鬼混,笑笑不信,讓封堯解釋,他的話:「事實就是這樣,他和林月清上了床。」

笑笑還是不信,她罵林月清:「你怎麼那麼賤,你都和他分手了,我現在才是他女朋友,你怎麼這麼賤啊,勾引別人的對象你很開心嗎?」

「你是沒有男人嘛,誰的床都上,你他媽的可真臟。」

林月清就在那看着,躺在封堯的懷裡,她笑得很開心,在看一場大戲,一個瘋婆子在亂喊亂叫。

笑笑上前撓她,卻被封堯踹了出去。

他這才知道,笑笑懷了他的孩子。

已經一個月了。

虞嫻鈺到醫院時,笑笑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的嚇人,封堯沒來。

「笑笑?」虞嫻鈺喊她,心疼的不行,她的手都是冰的。

整個人瘦的不行,也才兩個月啊,怎麼就這樣了。

「鹹魚。」她喊「封堯在外面嗎?」

虞嫻鈺沒說,她便知道了,她抓着她的手,放在嘴邊給她取暖,這隻手瘦骨嶙峋,手指上還帶着淺淺的傷口。

怎麼捂都捂不熱。

笑笑說:「他答應我的,過了年就去我家提親,還說準備了驚喜,我懷孕了,沒和他說,本想着過了十二點就告訴他,他定是喜歡我們的孩子,我若是說了,他就不會去了,那樣就什麼都不會發生。」

「我還做了他最喜歡吃的菜,準備了禮物,就放在房間里,那間我們常睡的房間,可是……可是,為什麼都變得不一樣了。」

「我們只是幾分鐘沒有說話而已,就那麼幾分鐘……」

「林清月給我發了門牌號,我是不信的,封堯說已經和她斷了,他接了電話出了門,我不得不亂想,他到十二點都沒回來,我就去了,我就去了……他就在那裡,那張床上,說著和我說過的甜言蜜語,那裡還放着戒指,是我和他一起選的……他把它……送給了別人,送……送給了我最討厭的女人。」

「鹹魚,我真的好痛啊。」

「我該……我該怎麼辦,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怎麼辦……」

「啊……」虞嫻鈺抱着她,輕輕拍着她的背,哄着她,她心疼的不得了,和她一起哭。

笑笑哭累了就開始說胡話,她陪了一宿,笑笑哭着睡著了,她喊了醫生過來給她檢查,情緒波動很大,需要靜養,孩子保住了,但隨時可能流產。

第二日虞媽媽來了,給她煲了雞湯,才勉強餵了她幾口。

在醫院待了三天,笑笑情況才好些,封堯一直沒來,江稚來了,看了一眼沒說話,她與江稚出去。

護士站的人給她打電話,笑笑去了樓頂,一直沒回來。

她問發生了什麼事。

護士:「你們走後沒多久來了個男人和女人,他們在屋裡說了會話,動靜很大,不久他們便走了,過了會病人出了房門。」

虞嫻鈺焦急的趕回醫院,十層樓那麼高,笑笑就坐在那裡,**已經拉了警戒線,救生筏也升了起來。

下面圍滿了人,虞嫻鈺和江稚衝進了醫院。

消防員還在開鎖,看見虞嫻鈺把她攔了下來,得知是她的朋友才沒有攔。

門打開虞嫻鈺進去,笑笑坐在那往下看,她的心都要跳出來了。「笑笑……」她喊她。

笑笑轉過頭來,已經哭成了淚人,情緒很不穩定,她還懷着孩子,穿的這麼單薄,天已經下起了小雪。

笑笑哭着:「鹹魚,我對不起你。」

虞嫻鈺安慰她:「你沒有對不起我,你下來好不好,我害怕。」

「是封堯,是封堯偷了你的策劃方案。」

「你那日把做好的方案發給了我,我沒想到……我沒想到封堯會把它拿給林月清,都是我不好……我太傻了……」

笑笑直接站了起來,眾人嚇了一跳:「我太沒用了,如果那日我拒絕了封堯,就不會出這樣的事……」

虞嫻鈺急得眼尾通紅:「沒關係的,我不在意,真的……」

「可我在意啊,你努力了那麼久,她憑什麼啊,她憑什麼坐在那裡,欺負我們,看我們笑話,折磨我,折磨你,她怎麼敢的,她怎麼敢……」

「你下來好不好,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還要當你孩子的乾媽,我們還沒有好好的去旅行,我們什麼都沒做,你怎麼……你怎麼可以拋下我去死,你對的起我嗎,我算什麼,你來這樣折磨我,啊……」虞嫻鈺哭着大喊。

旁邊的消防員嚇了一跳:「小姐,不要刺激她……」

虞嫻鈺不聽,直接走了上去:「不就是一個男人,你要死不活的,你幹嘛啊,他幹了見不得人的事,怎麼你還要替他去死,那個賤人憑什麼,憑什麼……」

笑笑瘋狂的搖頭,哭的撕心裂肺:「可是……可是我愛他啊,我忍不住……」

虞嫻鈺繼續說:「你今個要是跳下去了,我立馬去把那狗男人抓上來,我把他推下去,讓他去陪你們娘倆,我還要把林月清推下去,讓她繼續折磨你。」

「大不了過個幾年,我也下去了。」

消防員更驚了:「小姐,千萬不要有這麼可怕的思想。」

笑笑已經哭的不成樣子了:「你怎麼……怎麼可以這麼對我……」

「怎麼了,只許你這樣做,不許我這樣做了。」虞嫻鈺抹了一把眼淚,走到檯子旁,伸出手:「你還跳嗎?」

笑笑搖頭。

「把手給我。」笑笑伸出手,虞嫻鈺把她拉下來,抱在懷裡,江稚立馬上前給她披上毯子。

兩個姑娘都哭成了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