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紈絝嫡女重生後,被寵上天了
紈絝嫡女重生後,被寵上天了 連載中

紈絝嫡女重生後,被寵上天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蜜蜂與喵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池允笙 顧泓策

【重生 虐渣 甜寵 有點搞笑】 【只想復仇的鋼鐵直女VS隱忍深情的毒舌王爺】 前世:「你把本王害成這樣,還想跑?」「是,我罪該萬死
」 後來:「笙笙,疼了你這麼久,你還跑嗎?」「我準備禍害你一輩子
」 前世,她是京城第一紈絝女,痴戀渣男,傾盡所有助渣男登上帝位,卻落得個家破人亡、淪為渣女的洗腳婢! 死前才知道,那人為了她竟然謀反了,拚死從皇宮裡殺出一條血路,救她出來
重活一世,她扇飛虛偽閨蜜,手撕捧殺她的姨娘和庶妹,手刃渣男
在宮宴上更是驚艷了各國皇族世子,一不小心被團寵了! 更有妹控哥哥 忠犬毒舌男主保駕護航!展開

《紈絝嫡女重生後,被寵上天了》章節試讀:

第3章 老天不薄,讓她重生


冷,錐心刺骨的冷……池允笙覺得整個人彷彿墮入了冰窖,全身上下的骨頭都被凍僵了。周遭感覺全都是水,她呼吸不過來,本能地喊了一句救命,卻沒有任何回應。

身體慢慢的往下沉,快要墮入深淵……突然間,似乎有人抓住了她的衣袖,然後將她攏入懷中……是辰王嗎?

池允笙閉上了眼,意識渙散徹底昏了過去。

*

池允笙恍惚間聽到有人在叫自己……

「阿妹、阿妹……」池靖洲忍不住俯身搖了搖她的肩膀,見她眉頭輕皺,嘴裏不知在嘟囔着些什麼,迷迷糊糊的聽不清楚。

池允笙緩緩睜開眼,視線逐漸清晰起來,映入眼帘的是一張俊美絕倫的臉龐,濃黑的劍眉斜飛入鬢,不含一絲雜質的深邃眼眸正露出擔憂之色。

是她的親哥哥,池靖洲!

天爺呀!這是在陰間里遇到哥哥了嗎?辰王不是說哥哥沒死嗎?

池允笙一個激靈,趕緊從床上坐了起來。急忙抓住池靖洲的胳膊,一臉急切地問道:「哥!你怎麼在這裡?」

池靖洲見她居然這麼快就生龍活虎了,頓時眉開眼笑,也顧不得回答她的問題了。「快!快叫大夫進來!」

旁邊的一個丫鬟似乎很是遲鈍,頓了一下這才朝着外面呼喊道:「大夫!小姐醒了。」

池允笙沒來得及思索他們的話,只是忍不住大哭了起來,奮力地往前抱着他,哭腔道:「大哥——我好想你啊!」

這一下子給池靖洲整不會了,妹妹這是怎麼了,突然對自己這麼親昵了?

屏風另外一邊的大堂內,上首的男子聽到裏面的呼喊聲,突然站了起來。

只見這男子劍眉星目,稜角分明的臉龐此刻正皺着眉頭。頎長的身姿立在那兒,此刻不苟言笑的他更透着滿臉睥睨天下的傲然之色,讓人心生敬畏。

坐在一旁的青宜郡主見他似乎要進去,急得嗖地一下站了起來。客廳上的豪門貴女皆側目而望,只因青宜郡主可是京城出了名的嫻靜女子。

青宜郡主被眾人地目光看得有些尷尬,彆扭地用手扶了扶髮髻,這才緩緩朝着那男子福身道:「表哥,不如我們就在外面等吧,您進去,怕是不太妥當……」

顧泓策雖沒搭她的話,但是卻坐了下來,繼續飲茶。

*

內室里,池靖洲看着抱着自己哭得死去活來的妹妹,實在不知所以然,但是一向與自己不睦的妹妹,居然突然這麼親昵,池靖洲實在是喜不自勝。

「好啦好啦,小四,快讓大夫好好看看,這都快入冬了,你怎麼會如此不小心,居然落水了?在湖裡撲騰了那麼久,也不知道會不會落下病根……」池靖洲越說越心疼,連忙給大夫讓了位置。

落水?

池允笙這才覺得有些不對勁了,她蹙着眉頭看着周遭的陳設,看樣子是閨閣女兒家的房間,卻不是她的……她不是從馬上摔下懸崖了嗎?怎麼會……

還有立在這旁邊的丫鬟,小玉……不是早就投靠了夏知夢嗎?

她警惕性的看了小玉一眼,怕有不妥,拉着池靖洲的手問道:「哥,這是哪兒?」

池靖洲跟大夫面面相覷,這丫頭,該不會是失憶了吧?

「小姐,您別嚇唬奴婢啊!」還沒等池靖洲說話,立在一旁的小玉噗通一下跪了下來,那神情若是不知道的,還真當是主僕情深呢……

「這是青宜郡主府中的客房呀!今日青宜郡主宴請您來賞花,怎知……嗚哼……」小玉話說到一半,便掩面哭了起來,「都怪奴婢沒有照看好小姐,小姐若是有個三長兩短……」

青宜郡主……賞花宴……落水?

這……這日她可是記得清清楚楚的,就是這日……她的身子才落下了病根……

但,這是四年前的事情啊,她,重生了?

池允笙不敢置信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臉蛋,疼得她眼淚都掉出來了。

接着便是一陣狂喜,「哈哈哈哈哈!這賊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啊!」

「阿妹!」池靖洲心跳如雷,看着一臉癲狂的她,又望了望大夫,連忙作揖道:「拜託大夫了!」

池允笙看着一臉焦急的哥哥,這才反應過來,連忙乖乖躺下讓大夫給自己看診。別等下被誤會成得了瘋症就不好了!希望重生一次,能夠沒有落下病根。

趁着大夫給自己診斷之時,池允笙細細回想了下當年當天發生的事情……是了,是夏知夢推自己入湖的!

前世她明明抓住了證據,卻還是被夏知夢洗腦了,矇騙了過去!

雖說重生回了四年前,但是對於池允笙來說,被夏知夢羞辱的事情就是上一刻鐘才發生的事情。

她深深呼吸了幾口氣,閉上眼睛躺在床上好不容易才按下怒火。

夏知夢一向喜歡在人前扮柔弱,裝嬌貴,整天裝作一副人畜無害的小白兔模樣,手段卻是高明的很,上一輩子不知在她面前栽了多少次跟頭。

大夫診斷完後,皺了皺眉頭,看着池靖洲有些欲言又止,囁嚅了一下還是沒說出口。

「大夫,您但說無妨,我是她親哥哥。」

「這……」大夫看了看兩兄妹,方才為難地開口:「這深秋的湖水冰冷至極,小姐落入湖中受了風寒恐會落下病根,若不好好調理,日後怕是子嗣單薄……」

池允笙皺了皺眉頭,怎麼還是沒逃過?老天爺呀,怎麼不讓她早重生一會兒……

「啊?」池靖洲手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身體後退了兩步。

大夫忙道:「不過小姐似乎是習武之人,身體素質本來就比常的閨閣女子要好一些,若是現在好好調理,日後必能康復。老夫開一副藥方。」

池靖洲握成拳頭的手又緊了緊,隨即又嘆了一口氣,對大夫道:「您請。」

待大夫和哥哥走後,池允笙這才從床上坐了起來,當著小玉的面,拿出了一直攥在手裡的紅繩,上面串了一粒成色極好美玉……

小玉看着她手上的細繩,慌慌張張道:「小……小姐,這,」小玉結結巴巴地道:「小姐,您是不是口渴了,喝杯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