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九轉劍真仙
九轉劍真仙 連載中

九轉劍真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夜的第七座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靜雨 程羽 都市小說

在這個異能遍地走,超能多如狗的時代,身為普通人的程羽如何在遍地的危機中生存下來? 劍修傳承是否可以對抗超自然的力量? 「如果這世上有什麼東西是我一生的宿敵......那唯有墮落的人心
」程羽執劍道
展開

《九轉劍真仙》章節試讀:

第3章 蘇醒


「羽哥哥,醒醒!你快醒來......羽哥哥,你怎麼了......嗚嗚......不要拋下小雨,拜託了!」

唔,頭好疼,渾身都疼,是到了地府么......我怎麼好像聽到了小雨的聲音?她是一直在下面等着我嗎?

嗯,別哭啊......我不是來找你了么......

怎麼好像還聽到了水流的聲音?是在冥河邊還是奈何橋上?

程羽能感覺到自己現在躺在地面上,知覺也在慢慢的恢復,只是當試圖睜開眼睛時,渾身撕裂般的疼痛令他很難如願。

沒想到死了還能感覺到疼啊,還好自己剛下來就先被小雨找到了,不然以現在這狀態萬一遇上了歹人......

不對,自己都死了還怕個屁啊!

「哼......嗯......」程羽盡量發出了點聲音以引起身邊的人注意。

「羽哥哥!羽哥哥!你醒了!太好了!你醒了!!」

程羽發誓自己是第一次聽到一向溫柔的小雨喊的這麼大聲,只是那話語中擋不住的急切與欣喜卻是讓自己乾涸已久的心田宛如注入了一股清泉一般的滋潤。

有人挂念的滋味,真好。

看來自己這死的也不算虧啊,呵呵,小雨,我們可是有好些日子沒見了呢。不過,你的容顏應該還停留一年前的最後那一刻吧。

程羽試圖努力睜開眼睛看清周圍的一切,只是下一刻之前聽到的水流響聲似乎更近了......

什麼情況?!有水流在自己身上滑過?不是身體直接被水浸透,而是有冰涼的水主動包裹住了自己!

同時程羽還察覺到身體的疼痛緩解了不少,力氣也恢復了一些,眼睛也能漸漸睜開了。

只是映入眼帘的一切,着實是把一向自詡冷靜的程羽驚訝到了。

身邊一臉欣喜還掛着淚痕的是小雨,雖然穿的衣服樣式奇特,皮膚更白更細膩了,臉也更精緻了,胸也比一年前更大了......

咳咳,嗯......總之,眼前的這個小美女是周靜雨沒錯。

可是從她那白嫩嫩的手中發射出來的水流是怎麼回事?!

嗯……也許不該叫水流,那水就像一條條有生命的觸手一般,將自己包裹成了粽子!

我是不是產生幻覺了?死了也會有幻覺么?!

「小......小雨......是你么......」程羽艱難的發出了聲音,看來自己確實是死後進入了另一個世界,不然哪會看到眼前這麼離譜的景象。

「羽哥哥,你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你先別動,我正在用『水潤術』幫你恢復體力。

你之前昏迷的時候我......我檢查過你的身體了,沒有外傷,應該也沒有內傷,只是你的身體很虛弱......你是生病了嗎?」

周靜雨看到程羽終於蘇醒過來,高興地止住了啜泣,只是回憶起之前「檢查身體」時的情景時,紅暈悄然布滿了小臉。

「水潤術?那是什麼?就是這些水流?這是你在地府學到的法術么?額……這裡是地府么?地獄?天堂?」

程羽本能的先問出了自己最聽不明白的字眼,隨即又皺起了眉頭。

小雨發現我時我身上沒有外傷?怎麼可能?我明明記得左胳膊被陳彪一刀扎穿了來着……

嗯?我的胳膊——真的沒有傷痕?身上的血跡怎麼也消失不見了……

「羽哥哥,你在說什麼啊?什麼地府天堂的?這裡是兩江城的『琴台秘境』啊!呃......羽哥哥你不會傷到腦袋了吧?」

周靜雨聽着程羽嘴裏說著自己聽不懂的話,本來已經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有些擔憂地望着他。

兩江城?琴台秘境?這都是什麼啊?

只是程羽明智的沒有再提出任何問題了,因為他已經敏銳的發覺了不對勁。

太詭異了,從自己醒來以後就各種不對,發生的一切從自己的認知邏輯上來說完全說不通!

就算自己死了,自己是靈魂狀態了,可這眼前如此真實的世界,如此清晰的感覺,那水的清涼,水的聲音,水的柔軟……

甚至還能聞到空氣中的泥土香夾雜着一絲腐臭的味道,這些是沒有實體的靈軀能辦到的事兒嗎?!

最重要的是,眼前的小雨,不太對。

程羽確實與周靜雨陰陽相隔有一年多了,可是作為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雙方是非常熟悉的。

首先一個人就算處在青春期,女大十八變那也是有個過程的,而眼前的小雨與自己印象中的小雨外貌上可以說是完全不是一個級別。

記憶中的小雨雖然甜美可人,可眼前的她在氣質上比自己之前在電視上見過明星都更勝三分。

而且一年前的小雨只有一米六左右的樣子,而眼前的小雨恐怕都要接近一米七了!一個人的身高能在短時間內改變這麼多嗎?

最最重要的是,程羽敏銳地察覺到了周靜雨對自己的稱呼,

「羽哥哥」這個稱呼是兩人小時候才用的稱呼,而等長大以後,小雨都是直呼自己姓名或者直接叫「羽哥」的!

想到這裡,程羽又開始細細觀察起眼前的小雨,是氣質變了嗎?還是說那種給自己的感覺......

對?又不對。

對的是,自己可以確認眼前的人是小雨無疑;

不對的是,記憶中的小雨,溫柔中帶有一點怯懦。

眼前的小雨,雖然表面溫柔依舊,但是內在透露出的卻是一種堅強......

小雨,你到底經歷了什麼?

「羽哥哥,你怎麼了?怎麼不說話了?是不是真的傷到腦袋了?沒事的,我的導師是D級的水系大師,我們去找她,水系是最好的療傷異能,她一定能幫助到你!」

周靜雨已經停止施展她口中所說的水潤術,急忙靠近程羽想去攙扶他,那芊芊素手剛伸出來就停在半空,彷彿帶有一絲遲疑。

只是片刻之後她還是下定決心將程羽扶起來坐好,只是那顫抖的手似乎在反應着主人內心的緊張與局促。

程羽這次直接無視了周靜雨話語中聽不懂的部分,而是先問出了自己心裏斟酌好的問題:

「抱歉,小雨,我剛剛醒來,腦子這會兒確實有點不太靈光,你能先告訴我這裡是哪裡么?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雖然還是有些擔心程羽,但周靜雨依然第一時間回答道,

「羽哥哥,這裡是琴台秘境,是爸爸告訴我說三天前你獨自一人消失在這個危險的地方的。

我很擔心你......你也知道,學院的制度非常嚴格根本不允許學員外出的,我好不容易才拜託導師幫我請到假。」

「對不起,羽哥哥,我應該早一點過來找你的,要不然......要不然你也不會傷到了......」

周靜雨說著說著就有些泫然欲泣,看來她非常自責。

「不,沒事的小雨,我這不是好好的么。嗯,你繼續說吧,我想了解昏迷前都發生了什麼......」

「嗯......是這樣的羽哥哥,我進入秘境以後根本找不清方向,直接在裏面迷路了......後來偶然找到了這個,是它幫助我找到你的。」

正說著,只見周靜雨從懷裡拿出來一個淡藍色的小瓶子,瓶身上有黑藍色的條紋交錯纏繞,看上去彷彿在緩緩流動一般,很是有點神秘的感覺。

「這是?」面對着層出不窮的未知事物,程羽似乎有些麻木了。「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瓶子,不過應該是一件寶器。

當我拿到它後,發現瓶子裏面裝有三滴『重水』,後來嘗試着用異能驅動這個瓶子後,裏面的重水自動飛了出來指引着我來到了這裡。

我本來以為它是發現了什麼,沒想到卻直接找到了羽哥哥你。」

對話進行到這裡,程羽才想起來觀察周圍的環境。

發現原來自己和小雨竟然是身處於一個洞窟中。

洞頂不是很高的樣子,上面長滿了不知名的菌類植物,是它們提供的微弱熒光使得洞里的人得以視物。

不對啊?自己明明記得是從深淵跌落下來的,而現在所處的環境明顯是一個類密室的環境,洞頂上方沒有任何的缺口,顯然自己不是掉落到這裡的。

至於身後......嗯?身下的地面好像有些異常。

程羽觀察到洞中的地面總體是個平面,唯獨自己剛剛躺過的地方是一個淺坑,邊緣非常的光滑,與周圍的地面格格不入,就像被誰直接移植過來的一樣,非常的突兀。

難道......

事實上,程羽雖然自蘇醒後就面臨著一波又一波超出認知之外的衝擊,但是在結合所有的信息後,他大致還是推斷出了自己現在面臨的處境:

自己,應該是穿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