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蟲學道記
神蟲學道記 連載中

神蟲學道記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九天懸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九天懸壺 都市小說 陸蟲兒

【神醫】【學道】【斬神】【喚醒九大女帝】【聽鴻鈞講道】【輕鬆搞笑】【苟道離譜】 試想白天你看到的是一個繁華的現代化都市
當夜晚降臨,繁華的都市又被另一股未知的文明所籠罩,兩個世界交織重疊,相映成輝
穿越後,陸蟲兒因為一本《修真秘籍》,一步一步走上了修仙之路
看我陸蟲兒:手拿風神榜,腳踩西遊記,跟着鴻鈞道祖學法力; 於燈紅酒綠外,紙醉金迷中,以金手指,化解萬千劫難,還人間一片凈土
展開

《神蟲學道記》章節試讀:

第2章 頭七詐屍


堂前燃燒的油燈,經風一吹,讓屋內的氣氛中多了幾分詭異的色彩。

那敲打聲,正是從那口棺槨中傳出。

一口漆黑的棺槨,赫然立在靈堂的西北角。靈堂前立着老爺子的遺像,慈祥的面孔,讓人看了還有幾分親切感。

「小妹,你說咱爹會不會是詐屍?」中年男子對着跪在旁邊的女子說道。

「哥,你別嚇唬我,這事不都是電視劇或者電影中才出現的橋段!」時髦女子懷疑地看着他哥。

一隻手緩緩從棺材裏伸出,一道耀眼的燈光,讓陸蟲兒一時間無法睜眼,那隻手在空中亂抓,也不知抓什麼?

大大小小十幾口子,立在原地,都看傻了。

陸蟲兒在裏面忙活了半天,也沒人應,急的他在裏面開始搗鼓開了,棺蓋被推到地下的那一刻,眾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袁寶,這是哪?這麼亮」陸蟲兒下意識的用手擋住耀眼的強光。

嚇得眾人,一個個往後退着。

中年男子男子喊道:「爹啊,你這是怎麼了?還詐屍?是不是還有心愿沒了,你說出來,兒子替你辦,你可不能這麼折騰吶!」

那個時髦女子,看到棺材裏伸出一隻手在空中亂抓,渾身感覺到一陣發緊,對着中年男子說了一句:「哥,你在這盯着,我內急,再不去我怕漏了」,說完女子捂着肚子,一溜煙的跑向了廁所。

突然有人反應過來,喊了一句「鬧鬼了!」

眾人發了瘋一樣的往外面跑去。

「詐屍了!」

門外泛黃的牌匾上鑲着三個黑底白字:天堂路,這原來是一個經營壽衣,棺材,花圈,紙錢的喪葬用品店。

中年男子名叫常大發,梳着一個大背頭,三角眉,大眼珠,四方臉盤,最為顯眼的是嘴裏鑲了一顆金牙,街里鄰坊親切地叫他「大金牙」。

那個穿着時髦的女子是他妹妹,叫常小玉。

今天是老爺子去世的第七天,也叫頭七,常言有「頭七還魂」的說法。

早上,大金牙還在祈禱「別出事,別出事」,因為經營着一家死者用品店,時常處理點靈異事件,掙點辛苦錢,日子倒也過得安穩。

可是到了晚上,「害怕出事,真就出事了!」

陸蟲兒拉開棺材蓋,看着已經習慣的燈光,吐了口吐沫,言道:「什麼鬼,這麼亮!」

他手終於找到棺槨邊緣,從裏面跳到地上。

「沒想到,被雷劈了,還沒死!真是好人有好報」他好奇的看着堂內的大金牙。

大金牙看着從棺槨里跳出一個人,壯着膽子,腿哆哆嗦嗦的往前走,陸蟲兒想看看剛才是什麼,硌得自己生疼?

陸蟲兒走近一看,「媽呀,這是什麼玩意,死人吶」,這個時候陸蟲兒開始在腦子裡思考着什麼,「我不是在貢院嗎?怎麼眼一睜,就躺在了死人的棺槨里!」

從小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此時他的腦子也有點發懵。

「什麼玩意啊!我爹不是玩意,不,我爹是玩意,這也不對....」氣的大金牙話都說不利索。

這個時候從洗手間出來的常小玉,看着陸蟲兒從棺槨中的跳出來的情景,眼前一黑,口裡喊了聲「哥,爹怎麼出來....」然後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什麼爹啊!」陸蟲兒看着眼前的大金牙,黝黑皮膚,眼睛中透着一股精明。

大金牙這才緩過神來,看了半天眼前的人,確認不是他爹,趕忙往棺材存放的角落走去。

看着老爺子,一臉安詳的神態,他懸着的心,落了下來。

大金牙上下打量着眼前這個年輕人,一對八字眉倒映在額頭上,高鼻樑,方海口,臉上稀稀落落的長着幾個麻子,眼珠深邃明亮,年輕人高挽着髮髻,身穿一襲灰布粗衣,整個一拍古裝劇的書生打扮。

「小兄弟,你怎麼會從我爹的棺材中爬出?還以為是我爹詐屍了呢!」大金牙一臉疑問地看着陸蟲兒。

這個時候,大金牙家裡的大人,小孩都圍了過來,以一種異樣的眼光,看着一身古裝的陸蟲兒。

陸蟲兒看着眼前,穿着打扮的「洋人」,在他的記憶里,只有西方的洋人才這樣另類打扮。

現在他滿腦子的疑問「這不是貢院,我現在在哪?怎麼一覺醒來,什麼都變了!」

「你們能告訴你現在是什麼時代嗎?還有這裡是哪裡?」陸蟲兒急不可耐的想知道答案。

只見一個天真的小女孩,走了出來,旁邊有個女子喊道「默涵,回來!」

小女孩,頭一歪「我不嘛!」

「哥哥這是中國現代,這兒是湖南省張家界」看着一臉天真的小女孩,陸蟲兒一時間不知道說點啥,腦子全亂了。

正當眾人一臉尷尬的時候,走上來一位學生模樣的男孩,他叫常天,大金牙的小兒子,看着眾人尷尬境地,經過他的一番了解,和溝通。

常家人,眾口同聲地喊道:「你穿越了!」

陸蟲兒這會腦子全亂了,一時間也不知道說點啥,只能獃獃地看着眾人。

眾人又一陣,七嘴八舌的惡補,陸蟲兒似乎明白了點啥,他朝着眾人點了點頭,自言自語道「難道自己真的穿越了」!

時間一晃,已經到了夜裡一點多,月明星稀的夜空,給這間小院披上了神秘的面紗。

大金牙給陸蟲兒隨便找了個房間,就自顧自的走了。

夜裡,眾人懷着忐忑的心情,進入夢鄉,有好幾個都被詐屍的噩夢驚醒。

第二天一大早,常家人開始安排老爺子的葬禮,陸蟲兒早上醒來,聽着着前院哭喊聲,各種哀樂齊鳴,就推開房門,來到門外,呼吸幾口新鮮空氣,頓時感覺神清氣爽。

昨天晚上的一幕,他還在腦海里回憶,「太瘮人,你說穿越到美人楊玉環身邊,我也忍了,竟然穿越到一個死人的棺材裏,真是晦氣啊!」

「看來還是祖上積的陰德有點少,報應都讓我趕上了。」陸蟲兒自顧自的說著,忽然抬頭一看,一個道士模樣的漢子,正一臉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他。

「少年,我觀你印堂發黑,是不是遇上什麼煩心事」漢子故作神秘說道。

「還真是!」陸蟲兒一臉驚訝的感嘆。

漢子看着魚兒已經上鉤,就從身後的背袋裏面拿出一本《修真秘籍》,遞到陸蟲兒的面前。

「年輕人,我看你骨骼清奇,乃為一介練武奇才,只要按照上面的仙法修鍊,保證你,百毒不侵,神鬼難近,你看看要不要買一本?」漢子一頓天旋地轉的忽悠。

陸蟲兒接過一看,古色古香的封面,書中還有一股霉味,翻到背面一看:2007年12月印製,署名黃龍道觀。

底下還有一排洋文:made in china。

陸蟲兒看不懂這些洋文,於是手緩緩向下,暗運體內的真氣,讓他萬萬沒有想到丹田內真氣少的可憐。

回想到自己穿越前,體內真氣不算豐溢,可是對付十幾個毛賊還是不在話下,可是憑現在自己的力量,別說十幾人了,就是一兩個人自己都沒有把握。

他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於是急問:「多少銀兩?」

漢子隨後說了一句「兩百元」,陸蟲兒也不知道兩百元是多少錢,趕忙在身上翻找。

他從身上拿出錢袋,找了一塊碎銀子,「你看着這個行嗎?」

漢子兩眼冒着金光,好像狗看到肉一樣的貪婪。

「看這塊銀子少說也得有二兩,至少也值千把塊」漢子在心裏盤算着,還想多要。

這個時候常天從門口走出來,看到陸蟲兒,在前面跟人聊着什麼,口裡喊道:「哎,小哥,這地有好多的假道士賣東西,別聽他們忽悠」。

那漢子一聽,「不好,本來還想多要點,得趕快溜,不然到手的肥肉可能就飛了」。

接過銀子,說了句「夠,夠了!希望你早日修道成仙啊,少年,加油」說完漢子,一轉身閃進人群中,消失不見。

陸蟲兒歡喜的拿着那本舊書,常天走了過來,看着陸蟲兒手裡的書,「知道他被騙了」。

「你這書花多少錢」常天問道。

陸蟲兒把錢袋拿了出來,從裏面拿出一個類似的銀塊,「就這大的銀兩「」,常天沒有說什麼,就告訴他「以後不要相信這種人,他們是騙子!」

兩人來到屋內,常家人對於陸蟲兒的到來,沒有太多得反感,反而生出了一絲親切感;無形中常家人,失去老爺子的感情得到了慰藉。

一眾人經過商議,把陸蟲兒留在家中,畢竟他是踩着老爺子的命過來了。

就在眾人忙着處理老爺子的後事中,讓人意想不到的事,又發生了。

也不知是誰瞅見了昨天晚上詐屍的一幕,把這事捅到了居委會,而後在人群中炸開了,居委會大媽邁着氣勢洶洶的步子,身後還帶來了不少的**,跟着好多看熱鬧的吃瓜群眾。

「讓開,讓開,**辦案!」吳大媽掐着腰,在前面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