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尋光而去
尋光而去 連載中

尋光而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忘我心悠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冷烈勛 古代言情 忘我心悠

我有一個喜歡的人,可經歷過幾世,即使我們的身份不同,可我還是喜歡他
某將軍:「哪怕這朝廷容不下我又如何,哪怕世人不同意又能如何
我要的只不過一個你罷了
」 某皇帝:「朕就算傾盡這萬里江山,也不過是為了換一個你而已
展開

《尋光而去》章節試讀:

第8章 懲罰上


「退朝」

「冷將軍留一下」待大臣散盡之時,獨留朝中的人便只剩福公公、南宮玉和冷烈勛。南宮玉道「福公公,你先下去吧!朕和冷將軍單獨聊一會。」「是」福公公便退了下去。

待福公公退下之後,南宮玉直視冷烈勛的眼睛問道「冷將軍可想清楚了?」朝臣皆知,這一場戰一旦開始,人數就已經不及敵軍。三分之二人數不到之說,還九死一生。「臣並無任何感想,但陛下信任臣是真的。難道不是?」冷烈勛好似不在乎自己生死一般,淡淡的說著。

南宮玉氣急道「冷將軍可知,邊疆失地,冷將軍可是要受罰的?」他是皇帝,讓冷烈勛去是最好的選擇,但是他喜歡這個人,所以在給他機會,給他反水,不去。「臣定不負皇上所信任,皇上將離國安危托於臣,臣定要為此把生命拋之腦後。」冷烈勛大義凜然地說道。「你就這麼不怕罰?」南宮玉眼眶都紅了,他不舍他把性命看得這麼輕,氣他不惜命。「怕,但皇上不會罰臣的。」冷烈勛笑着看向他,他看着自己心上人眼眶紅紅的。心不由自主的疼了起來,疼的要命。「誰說朕不會,朕現在便想罰你!!!」

南宮玉看他還笑,便動了壞心思。冷烈勛知道他擔心,便順着他的話答「臣,領罰。皇上請說。」說完還挑了挑眉。「朕…朕」南宮玉本來也只是想嚇一下他,沒想到現在被冷烈勛趕鴨子上架了…

現在罰也不是,不罰也不是。他怕自己罰了他,他出征便不方便了,不罰又下不了台。而冷烈勛好似沒有看懂現在的情況一樣,還添了一把火,道「皇上,想好怎麼罰了嗎?」他知道有南宮玉擔心他,也知道罰他可以讓他轉移注意力。賭他罰自己罰的不會太重,就是雷聲大雨點小,便追問了一句。

南宮玉看他這樣便說道「罰,朕親自罰你,隨朕去御書房,朕再罰你。」說完還輕哼了一聲,冷烈勛瞧着他這個樣子,輕笑一聲。小聲道「真可愛」,南宮玉沒聽到這句話。而是叫了福公公他們回來,擺駕御書房。

御書房內,冷烈勛跪於御書房書桌前方,南宮玉坐於書桌後在批奏摺。批了一會才放發奏摺,道「福公公」福公公聽到聲音便走了進來,他也不敢亂看,就一直低着頭等南宮玉吩咐。

「福公公,去邢堂拿一訓尺來,好一點的。」南宮玉說的時候還特意加重了好這個字。冷烈勛卻是眉眼含笑,嘴角微微上翹,好似等會被罰的不是他一樣。福公公聽到這句話不由得愣住了,反應過來先是下意識得看了冷烈勛一眼,才道「奴才這便去拿,皇上稍等片刻。」便快步退了出去。而御書房內,冷烈勛看向南宮玉,南宮玉卻一直在看奏摺,因為他怕他自己裝不下去了。

不久,福公公在門外道「皇上,東西到了。」「進」一句含着冰冷的聲音從御書房裏面傳了出來。福公公把東西放到了書桌上,便退了出去,隨便還關了門。

「怎的?冷愛卿不請罰嗎?也是,冷將軍怎麼會呢,怕是沒人敢罰冷將軍吧?」「不敢」冷烈勛邊說邊跪行上前一步,拿起拿訓尺雙手奉起。跪行後退回原來的位置,便舉着訓尺一動不動。

一炷香後,南宮玉忍不住了道「冷愛卿,這便是你請罰的態度?」「臣領罰,請皇上責罰。」說著便把訓尺往南宮玉手邊遞了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