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乃酒劍仙
我乃酒劍仙 連載中

我乃酒劍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巫山般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巫山般若 李墨寒

李墨寒一個骨灰級仙武愛好者,意外得來到了一個修仙者的世界
在這個滿是修仙者的世界,無屬性靈根的他又該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何去何從
正當他,已經準備接受這一世做個凡人的時候,金手指出現了......展開

《我乃酒劍仙》章節試讀:

第7章 父子談話


一個時辰後,李墨寒頭髮略顯潮濕的梨花,踏進了書房的門檻,然後就看到了李牧之正坐在椅子上,捧着一本書看的認真。

「你這傢伙,還真是老樣子,逮到點時間,就去看小說。」李墨寒笑道。

「還不是少爺寫的書好看。」

「你啊,梨花,你讓人去把我父親叫來,我有事要說。」李墨寒坐在了書桌前,手上拿着毛筆開始不停的寫寫畫畫。

「臭小子,你叫我過來幹嘛?」不大會,李陌城粗獷的聲音就從門外傳了進來。「你叫我來就是為了看你寫字?」

李陌城看着書桌後邊練字的李墨寒時,臉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自然不是。」李墨寒笑道。

「那你叫我來幹嘛?」

李墨寒沒有回答,只是走到書架前將書架上擺放着的一個青銅爐向左轉動。

伴隨着青銅爐的轉動,書桌對面的一個書架緩緩地移開,露出了一扇石門。石門上是一幅八卦圖。

隨着石門的出現,房間內除了李墨寒以外的所有人,臉上神情都變得嚴肅起來。對於這扇石門,他們簡直是太熟悉了,也清楚地明白,這扇門開啟意味着什麼。

李墨寒走到石門前,緩緩地開啟石門上的機關,露出了一個向下的通道。李墨寒拿起一旁書架上放着的一盞油燈,點燃後,走了下去。

李陌城三人,緊隨其後,也走進了通道。

通道並不長,大概也就是一層樓的長度,通道盡頭的空間,也不大,只有一個房間大小。一張書桌,一把椅子,四周則是擺滿了藥房才會用到的葯櫃。除了,李墨寒沒人知道這些葯櫃里都放了什麼東西。

李墨寒走到書桌前,那裡放着兩個捲軸,除此之外再無他物。

「牧之,這是一本修仙功法,是你的,明年青雲宗來收徒之前,你最少也要修鍊到築基境。」

李墨寒將手中得捲軸丟給李牧之,然後拿起另一個丟給梨花。

「梨花,這個是你的。」

「梨花,你和牧之一樣,不過你不是去秦雲宗,而是去月神派。」

「是。少爺*2」

「你們的任務很簡單,只要修鍊就行了。我希望等少爺我踏足修仙界的時候,能夠聽到你們兩個的名頭。」李墨寒笑道。

「是,少爺,絕對不會辜負少爺的期望。*2」

「嗯,對了,我要提醒你們一件事,你們手上的功法很珍貴,即使是修真界,都難尋的天階功法。」李墨寒叮囑道。

「放心,少爺,我一定不會將功法泄露出去。」*2

「嗯,你們心裏有數就行了。行了你們可以出去修鍊了。」

李牧之和梨花衝著李墨寒一拱手,便離開了密室。

只留下了李墨寒父子。

「墨寒。你到底想幹嘛?」李陌城自然也清楚天階功法的珍貴,但是不理解為什麼自己這個兒子為什麼不把這種功法給自己的叔叔李陌心,而是交給了這兩個人。

「哪兩本功法,叔叔修練不了,」李墨寒顯然知道自己父親心中在想什麼。「先不說那些了。老頭子,我有事交代你。」

「這間密室,你應該知道這裡是使用幽冥石所造,可以抵擋修真者的神識窺探。」

「這我知道。你讓你叔叔給你弄得。」李陌城自然知道這件事,因為這裡還是他造的。

「對。」李墨寒自豪的看着四周的書櫃:「咱們家酒的配方,也在這裡。還有一些你不知道的產業,也在這裡。」

「可以說,我所有的產業,積蓄都在這裡了。包括支撐着這些產業的秘方也在這裡。現在我把它交到你手裡。」李墨寒從袖口中取出一枚鑰匙,放在桌子上。

「你小子能有多少錢。而且,給我幹嘛,我又不缺你那點錢。」

「老頭子,不是我打擊你,而是你那點產業,在這裡連一個格子都占不了,」李墨寒玩味的笑了笑。

「你小子,瞧不起誰哪,我再怎麼說也是龍城的首富,甚至在大秦富不富排行榜都是前五十的存在,你能有多?」李陌城叫囂道。

「老爹,還真不是,我看不起你,這麼說吧,制定富不富排行榜夜蝶是我的。」

李陌城驚呆了,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上下打量着李墨寒。雖然知道自己兒子很天才,但是現在這已經不是天才了,簡直就是妖孽好嗎。

夜蝶六年前創立,僅僅用了三年,一躍成為地星最大的情報販子。毫不誇張的說,在夜蝶,即使你想知道大秦皇后,昨天穿了什麼樣式顏色的內褲,這裡都能告訴你。只要你錢。

但是,卻沒人知道這個組織的總部究竟在哪,也沒人知道幕後老闆是誰。

現在自己的兒子,告訴自己,他就是夜蝶的創始人。李陌城怎能不震驚。眼見李墨寒又要開口,李陌城趕緊做了個手勢打斷了他。他怕自己的心臟承受不住。

「你還是別說話,我自己看。」李陌城每打開一個柜子,心中的震驚就多一分。當所有的柜子全部打開後,他整個人都麻了。

單憑這裡的東西來看,李墨寒創下的家業,拿出來,可以輕易的推翻地星上任意國家的政權,如果要是發動金融戰的話,地星上所有國際,沒有一個可以倖免。

「不是,你到底想幹嘛?」良久李陌城才從震驚中緩過神來。

「我找到一個可以修鍊的辦法,但是缺少的東西太多了,需要我去找。」

「夜蝶也找不到?」

「不行,夜蝶打不進修真界,所以,我才會讓牧之和梨花去修鍊。」李墨寒搖了搖頭說道:「而且,我需要的東西很稀有,所以不能光指望夜蝶。」

「嗯,行吧, 不過,你想去修鍊,得答應我一件事。」李陌城沉默了一會才開口說道。

「什麼?」李墨寒微微一愣,說道。

「成親。」李陌城子賊兮兮的笑道:「畢竟,你二叔修真去了,現在你這個家裡的獨苗也要去,老李家不能斷了後。」

「不是,老頭子,我才十一歲,還是個孩子,你這麼霍霍你兒子,你覺得合適嗎?再說了,我又沒說,明年就進入修真界。」李墨寒一臉無語的說道。

「那我不管,這事就這麼定了。」李陌城收起鑰匙,走出了密室,他沒注意到,在他身後的李墨寒露出了一個十分陰險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