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靈異復蘇:夜幕降臨
靈異復蘇:夜幕降臨 連載中

靈異復蘇:夜幕降臨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長夜不眠窗外雨。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井浩 懸疑驚悚 長夜不眠窗外雨。

【恐怖復蘇、驚悚、靈異、搞笑、無厘頭(一點點)】 一覺睡醒,我竟然意外的陷入了一場靈異事件,發現整個世界和我熟知並不相同
當我回首望去,我才知道,平凡人的生活竟離我這麼遙遠
我要活下去!!!展開

《靈異復蘇:夜幕降臨》章節試讀:

第4章 零元購哦


警衛廳的門口悄無聲息的走出一道身影,正是可樂詭,他的衣服此刻竟變得藍紅相間,頭顱也不知是什麼時候被按上了,並且一按就按了兩個。

「海爾兄弟」就像是合體了一樣,長得實在是不忍直視,不過其中一個腦袋臉上還有一個碩大的腳印。

井浩低頭確認了一下自己的腳,很好!不愧是男孩子的腳。

此刻的可樂詭正對着井浩,嘴巴微微張開,黑色氣泡口水從兩張嘴流了出來,隨即又被吸了回去。

井浩並沒有說話,而是表情扭曲,指了指鴉具的身後,並且整個人往後靠了靠。

一道抽刀聲傳來,只見,鴉具單手拔出背後的唐刀,極為流暢的轉身揮刀。

「刷拉」一聲,一道刀光直射出去,正中靶心。

面前被劈到的詭異則像是一張A4紙一樣,從中被一分為二,一部分被橫掃出了老遠,身體停留在原地,而剩下的部分則是掃到了一旁的牆上,緊接着又掉落到了地上。

不過,兩人面前的屍體並沒有血液流出。

面具下的鴉具皺了皺眉,很不理解面前的情況。

漆黑的牆角處傳來聲音。

「你喜歡喝可口(百事)嗎?」

聲音剛傳出來,鴉具臉上的面具「啪嚓」一聲,整個的炸裂開來。

井浩目光連忙望去,生怕他像之前那個賽車服男子一樣領了盒飯。

但在夜色漆黑之下,自己僅能看到一雙眼睛,那是一雙冰涼的眼睛,那眼睛裏,既沒有憤怒,也沒有悲傷,自己甚至都描繪不出這雙眼睛的情感。

就在面具掉落之際,鴉具則拿着刀,兩三個健步就竄到了角落,接連兩個揮砍就手起刀落的解決掉了可樂詭的兩個頭。

只見面前的可樂詭的身體如黑霧一般,消散在了空中,彷彿從不存在於這個世界。

坐在車上的井浩還沒來得及歡呼,就見那鴉具提着刀快步的向自己襲來。

「別!哥!饒我一命!我上有老下有小啊!」

此刻的刀已經架到井浩脖子上了,刀身的寒意甚至已經把他脖子上的汗毛凍硬了。

鴉具再次開口道:「活人?」

此刻的井浩哪敢點頭。

倒不是說自己不是活人,這要點頭不得像剛才的怪物一樣,直接乾濕分離啊。

此刻的他唾沫都不敢咽下去,生怕動作太大被誤傷,眼下只能小心的開口道。

「...哥,我真是活人。」說完,就一臉我特別認真的表情,看向鴉具。

現在離得近了,便開始下意識的觀察起了面前這人。

身姿英挺,旁若修竹,看起來二十多歲,整張臉有着完美的輪廓,但卻沒有絲毫的表情,就好像是在不良漫畫里走出來的一樣,唯獨是這雙眼,看不出絲毫的情感,像是一灘死水一樣。

此刻兩人都在互相觀察着,鴉具當然知道他是活人,不過他更好奇的是為什麼都死了他還活着。

「哥,別架着了,我口水要流出來了。」

聽到這話的鴉具,眼神里有了一絲波動,連忙把刀收回鞘內。

井浩抽了抽嘴角,這是生怕自己口水滴到刀上啊,剛才看你「庫庫」砍人的時候也沒這樣啊。

鴉具冷着臉,再次開口詢問,只不過這次的聲音,帶有一絲疑惑。

「你?免疫即死?」

井浩腦袋一抽,想都沒想再次說道:「艾瑪,這一下說了六個字,進步....」話被抽刀的動作再次打斷。

「沒事了....」

刀再次被鴉具收了回來。

只見,鴉具耳機里傳出一道百靈鳥的笑聲:「哈哈,隊長,這人太有意思了吧。」

由於離得太近,耳機里的聲音被井浩清楚的聽到了,為了掩飾尷尬,硬生生的對着鴉具擠出了一絲極其僵硬微笑。

「哎呦,我不行了,逗死我了,記得.....」耳機被鴉具捏碎,丟到了一旁。

井浩臉上的笑容瞬間停止,不僅僅是井浩的笑容,耳機那頭的妹子此刻也僵在原地。

鴉具面無表情道:「跟我走。」

說完,就繞過井浩,步伐輕盈的向大門外走去。

見狀,井浩連忙從車子上下來,快步的跟過去。

兩人走出警局,原本位處於市中心的街道,此刻卻變得特別安靜。

井浩下意識的跟緊了鴉具,這一天的經歷都能寫一本小說了,也不由得不謹慎,這要是畫成漫畫,豈不是大賣。

前方的腳步停了下來,井浩連忙剎住腳步,疑惑的探出頭往前方看去。

現在井浩不慌了,畢竟要是有詭出現的話,他總不會回頭先砍我一刀吧。

這不探頭還好,一探頭看到的場景讓他瞬間反胃,面前的街道上可以說是血流成河,空氣中還散發著可樂的氣味,並且街道上車子擺放位置完全雜亂。

井浩閉着眼睛,強忍着胃腔翻湧,比這樣血腥的畫面自己都畫過,可這是兩碼事,見過和畫過,截然不同。

這個世界,變天了嗎?

深吸了兩口氣,把渾身不適的感覺壓在心底,這是在他有記憶的時候就會的技能。

鴉具從兜里掏出了耳機,熟練的放到耳朵上,用纖細修長的手指點了一下耳機。

還沒等對面說話,鴉具便直接開口道:「記錄。」說完就頓了一下,彷彿是在給那頭準備時間。

「C級詭異,可樂詭。」

「即死類詭異,讀心殺人。」

「再問出:你喜歡百事(可口)么?讀取你的內心,無論你喜歡什麼,或者是完全不喜歡,都會觸發即死規則。」

「個人判斷,強迫症怨念轉化。」

「無掉落詭物。」

井浩此刻雖一臉的難受,但還是不解的看着鴉具,這次沒有像上次那麼皮,但還是把一肚子的疑問都問了出來。

「詭異是什麼?是鬼嗎?詭物又是什麼?怨念轉化又是一些啥?即死我怎麼沒死?還有這設定也太玩賴了吧,我說這幾年地球增長的人口怎麼沒有向前幾年那麼多呢,我還以為是計劃生育呢。」

鴉具撇了一眼,冷聲開口道:「還有嗎?」說著就把手放到了刀把上,修長的手指有節奏的點擊着。

「....沒了,喝可樂嗎?零元購哦!~」說著,井浩就指着一旁的便利店說道。

「......」

天空中赫然出現了一架直升機,憑空出現了螺旋槳旋轉的聲音,把剛走出超市的井浩嚇了一跳,手上的可樂灑落一地,像是一個可憐弱小的松鼠家被偷了一樣。

倒不是一驚一乍,純純是驚嚇,因為這是在他視野里憑空出現的。

「這哪崩出來的啊?快!滅了它!」

說著就看向鴉具,隨即還指了指天空的正在盤旋的直升機。

鴉具很是難得的翻了個白眼,但也沒有開口去解釋。

直升機越靠越近,聲音也變得越來越大,此刻的井浩全身都躲到了鴉具身後。

這次連探頭都變得小心翼翼了,可樂詭都有,更別提直升機詭了,現在就算是出現了鋼鐵俠詭,自己也不會覺得奇怪。

只見,直升機開着的艙門上探出個頭,那人臉上還戴着一個純白色的兔子面具,正對兩人揮動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