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的廢柴公主
我的廢柴公主 連載中

我的廢柴公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什麼可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江垣 洛珂

【廢柴公主&冷麵侯爺】先婚後愛 洛珂雖貴為公主,但在這深宮中為了自保只能以廢柴的身份在宮裡混日子
江垣少年成名,身經百戰,是這大梁邊境的叱吒閻王,一身傲骨卻被梁帝猜忌懷疑
「既然怕我反,我就反給他看」 「這次我一定在你身後」 「相比較新皇帝後,我更願意我們做一對尋常夫妻,走遍山河」展開

《我的廢柴公主》章節試讀:

第3章 你是哪個宮的宮女?


「朕聞褒有德,賞至材,大將軍江垣衛忠正,宣德明恩,守節乘誼,以安社稷,朕甚嘉之。嘉封其為武安侯,賞金萬兩,田萬頃。」

「臣,領旨謝恩」

「恭喜侯爺,賀喜侯爺」宣旨的公公喜眯眯的將聖旨交到江垣的手中「侯爺快進宮去謝恩吧,皇上都等了一早上了,不停的問侯爺什麼時候才能到。」

「多謝公公」江垣一邊說一邊示意府上的管家呈上賞金「我這急着入宮,也不方便留公公了,小小心意,就當請公公喝茶了。」

「這可折煞老奴了,那奴才就恭敬不如從命,謝過侯爺了。」

崇德殿內

「臣,江垣參見陛下。」這時的江垣早已褪下了身上的鋼盔鎧甲,玄青色的長袍在領口和袖口都用銀線綉着流雲紋得滾邊,腰間佩着一條祥雲圖騰的寬腰帶,烏黑的頭髮束了起來,一定嵌着藍田白玉的小銀冠立於額前。

遠遠看去,身姿挺拔卓越,整個人丰神俊朗中也透着一絲與生俱來的貴氣。還如在戰場上一樣,讓人覺得高不可攀,低至塵埃。

「快起來快起來 讓朕好好看看。」梁帝的身子往前探了探,「數月不見,子琰怎麼好像瘦了些許,也黑了些。」

「陛下不必憂心,臣好好在這呢!」江垣看着梁帝這番激動的模樣,嘴角微微揚起了一些。

「如今真是長大了,要是江伯和遙兄看到你今日的這番成就定會引以為豪」梁帝說著垂下來眼眸。

當年,先帝和江垣的父親江玉林,夏侯夫人的兄長夏侯栫結拜為異姓兄弟,一起打下了今日這大梁的天下。

可惜好景不長,天下初定不久,江氏父子就戰死在了沙場,夏侯將軍也是積勞成疾鬱鬱而終,只有先皇壽終正寢。

「無妨,父親和兄長會看到的。」江垣也垂下了雙眸。

「對,他們會看到的,看到如今的武安侯是如何馳騁沙場,建功樹業的 。」

「為國效忠,保衛疆土是臣的本分,從不敢奢求什麼功名利祿」

「朕既然給,那就說明你擔得起,你替朕駐守北漠數年,大小血戰百餘場,多少次死裡逃生,你擔不起誰擔得起」梁帝朝江垣擺了擺手「朕的聖旨一下,此事就不要再多言了」

「可......」

江垣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聽到了掌事公公的聲音「啟稟陛下,平淮侯求見。」

「他怎麼這個時候來了。」梁帝微微皺了皺眉毛。

「那臣先行告退。」江垣說著就躬身行禮。

江垣離開崇德殿時看到了侯在門口的平淮侯,微微低頭示好後便大步離開了。

「寧卿,怎麼這時候要見朕啊,所謂何事。」梁帝看着堂下的平淮侯一臉茫然。

「臣今日覲見是有一要事要與陛下相商。」寧珏跪在堂下,眼睛卻死死地盯住了梁帝。

御花園內,洛珂正坐在杏花樹下的鞦韆上,她打發漣漪去采些新鮮的桃花去了她要釀桃花酒,可她卻坐在鞦韆上躲起懶來了。

江垣從崇德殿出來後便被皇后娘娘請到煙雨台去看戲話家常去了,這會趁着皇后回宮整理裝束的功夫溜到了御花園逛逛,陪着一群后妃娘娘敘話看戲屬實是悶得慌。

不曾想沒走幾步就遇到了洛珂,江垣打量着鞦韆上的女孩。一身鵝黃色的輕紗衣裙,胸前綉着藍紫色的矢車菊的花樣,小臂上的銀色臂釧,一支簪子挽起的簡單髻發,便再無多的裝飾了。

「喂,你是哪個宮的宮女。」不知為何江垣看着眼前的女孩情不自禁的張嘴詢問了。

這要放在以前,別說一個小小宮女,就算是聖駕也是能避開則避開的。

洛珂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江垣,沒搭理他。

「我在問你話呢,你是哪個宮裡的,膽敢如此放肆,在當值時間偷跑出來。」江垣看到自己被無視了,有點惱羞成怒了。畢竟他在這金陵城中也是名聲在外的,從來沒被人這般輕視過。

「你看我像哪個宮裡的。」洛珂看着眼前這個男人,嘴角露出來一絲肆意的微笑。遠遠看去就像是陽光下的罌粟花,美艷至極,卻有着一絲莫名的危險和放肆。

「看你這寒酸樣不像是哪個宮裡的娘娘,甚至連個有頭有臉的宮女都不是。你該不會是哪個棄妃的女使吧!」江垣微微皺了皺眉頭。

洛珂低下頭輕輕笑出了聲「那貴人又何須與我這個無頭無臉的棄妃女使多言語些什麼呢?」

「好一張能言善辯的嘴。」江垣在言語上吃了虧,萬萬再不能再輸了氣勢了。

「哪來的登徒子,竟敢這般無禮。 」剛巧漣漪提着剛剛采來的新鮮桃花回來了,一邊說一邊攙起了鞦韆上的洛珂。「這是我們昭純宮的二公主。」

因為當今陛下膝下只有二子,宮裡的兩位長公主都還未受封,便一直按照長序二公主,三公主的叫着。

「昭純宮的二公主?」江垣依舊皺着眉頭「那就是夏侯夫人的那位公主了?」

江垣知道先皇有三位公主,先皇后所出的兩位公主在金陵城中都是頗有名氣了,溫婉賢惠,知書達禮。偏偏這文人世家的夏侯夫人所生的二公主卻資質一般,平庸至極。

「不錯,我們公主的母妃正是夏侯夫人 。」漣漪鼓起勇氣大聲吼了出來。「識相的就趕緊走遠些,不然我就要叫人了。」

「漣漪,還不快見過剛剛班師回朝,才得了晉封的武安侯大人。」洛珂的臉上很快就恢復了平靜,像一潭清泉一樣平靜。

「武安侯!」漣漪一臉吃驚的看向洛珂,見洛珂沒有多的反應「見過武安侯。」

江垣一邊擺手示意漣漪起來,一邊看向洛珂「你怎知我就是武安侯,我就這麼好認嗎?」

「侯爺手指內側與掌心之內都有厚繭,這都是常年拉弓拔箭才會留下的,所以我斷定侯爺定是常居軍中的武將,侯爺雖穿着簡單未着朝服但也可以看出不管是侯爺的衣服料子還是刺繡鉤花都絕非凡品,身份地位可見一斑,並非普通權貴可以睥睨的。」

洛珂伸手拿起來漣漪籃子里的一朵桃花。

「而且我聽說今日武安侯會進宮面聖謝恩,我雖不常出來走動,但這畢竟是後宮,陌生男子就格外引人注意些罷了。」說著就把手中的粉桃花遞到了江垣的面前「我說的都可還對,武安侯。」

「自是,一點不差。」江垣伸手接過那朵桃花,輕輕別在了洛珂的髮鬢處「我以前怎麼沒發現,二公主如此善於分析觀察,如此聰明伶俐。」

「深宮待久了,無聊打趣幾句罷了,侯爺千萬別放在心上」洛珂伸手摸了摸鬢間的桃花「沒什麼事我就先告退了。」

洛珂淺淺笑着行過禮轉身就要離開。

「二公主,以後不妨多穿些靚麗顏色的衣裳,以免再有人像臣一般不識泰山,驚擾了公主尊駕。」江垣看着洛珂的背影,心中竟有些意猶未盡。

「多謝侯爺。」洛珂愣了一下,便繼續向前去了。

江垣看着沒有回頭的洛珂心中竟有些失落,眼睛緊緊跟着花叢間漸行漸遠的嬌弱背影,直到倩影消失在了樹叢中,江垣這才抬頭看了看身旁的桃花樹「這個二公主好似不像傳聞中的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