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凌晨向晚
凌晨向晚 連載中

凌晨向晚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逃出星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凌晨 現代言情 顧向晚

顧向晚喜歡慕凌晨,在還不知道喜歡是什麼的時候就喜歡,不是一見鍾情,也沒有山崩地裂,海枯石爛
是平淡如水,卻又滔滔不絕
一場暗戀,幾度春秋,是否在故事裏看到你的影子
展開

《凌晨向晚》章節試讀:

第7章 斜攬殘簫


「酥酥。」不知不覺間顧向晚已經送她到了寢室。

葉寒酥用鑰匙對了半天的鎖扣,卻怎麼也插不進去,顧向晚擔心的看着她,她只把頭靠在牆上,身體微微顫抖,醞釀了半天憋出個笑容回望着她,「我沒事的,晚晚。」

門嘎吱的開了,並不是她插准了鎖扣,而是她實在是磨蹭了太久,室友打開門準備看是誰走錯了寢室。

不然若不是鑰匙對不上號,怎麼可能會打不開門?「同學,你看清楚,這是306,你怎麼又走……錯了。」一個女孩兒猛的推開了門。

卻看到走廊上站着的那個懨懨女孩可不就是她室友嘛,葉寒酥逃似的進去,又砰地關上了門。

門口,只剩顧向晚,她知道,她不想讓她看到她狼狽的模樣,她曾經也是那麼驕傲。

再從宿舍下來,雨已經快停了,只是零零散散的灑着幾滴,周圍也沒有什麼聲音,寂靜中只剩幾隻蟬還在有氣無力的叫喚。

顧向晚收起傘,抬頭四十五度仰望着天空,雨水砸在她臉上,才讓她清醒了不少,覺得自己真實存在過。

沒走幾步,她就乾脆停在了路燈下的長凳上,凳子上有水,她隨手抹了抹,便也就不管不顧的坐下。

就這樣不知道坐了多久,再回神遠處就多了個人,距離上次她見他已經過去了五天。

「許易安。」顧向晚遠遠的叫他。

其實顧向晚和葉寒酥並不順路,兩個學院的宿舍隔着十幾分鐘的路程,至於許易安為什麼會在這兒,那便更不得而知了。

整個路上空空蕩蕩,已經沒有了別的人,所以他站在那兒,分外的扎眼。顧向晚平靜的看了眼包裏手機的時間,十一點。

許易安沒有走過來,那她就走過去,她深吸了一口氣,突然覺得異常的輕鬆。

然後緩緩走到他面前問他:「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我很喜歡雨後的空氣,夾雜着泥土和青草的氣息,最接地氣。」

說著就轉了個圈,像是在吸收天地精華。她真是覺得自己要瘋了。

然後她也不再管他,和他擦肩而過。

只是他自覺的跟在後面,自覺的沒有開口說一句話。

他知道她心情不好,但是他還是選擇撞上去,撞到槍口上。

「你說你為什麼當初一定要和我做同桌啊。」顧向晚閉着眼,憑着感覺走,語氣里滿是疲憊,又帶着決絕。

「如果你當時不來摻合一腳,也就沒有後面的事了,不是嗎?」

等了很久,只有風在回答。

顧向晚有些生氣。他為什麼不說話,他現在在這兒裝委屈是想博取誰的同情嗎?

記憶又被拉回了那些惡意推的雜亂的書本下,還有桌子下零散的筆,還有他的跟班們叫嫂子的惡意起鬨。

他會搶她的書包,他會提她的衣領,他還喜歡用濕的手摸她的頭,他就是那樣一個惡趣味的長不大的少年。

「許易安,你總這樣,總這樣糾纏我,捉弄我,把你的思想強加在我身上,不斷的擾亂我的生活是為了什麼啊?」

「好玩兒嗎?」

顧向晚轉過身,直直的看着他,他隔了她兩米的距離,路燈掃下來的影子剛好打到她身上。

他終於抬起頭,眸中某些情緒翻滾,最終化為一聲笑,自嘲、無奈、譏諷。

沉默而悲傷。

眼前的人逐漸和他記憶里的那個姑娘重合,她五官清越,永遠透着冷傲,渾身透露着拒人千里的孤高。

「因為我想把你拽下神壇啊。」他這句話說的很平靜,說出來的時候竟然比想像中輕鬆。

「我喜歡你,你喜歡優秀的人,那我就變優秀,你喜歡溫文爾雅,那我就不驕不躁,你不喜歡我的那些奢侈作風,我這些通通都可以改,但是你從不看我,哪怕一眼。」

他漆黑的眼眸就這樣注視着她,眼底深處有種讓人害怕的深邃執念,藏着難過,痛楚,和迷茫。

「你依舊光風霽月,但憑什麼要我低到了塵埃里,這不公平,不公平,顧向晚。」

一聲驚雷伴隨着許易安的歇斯底里毫無預兆的打響,像是把天空划出個巨大的窟窿。

從滴答滴答到嘩啦嘩啦。雨水打在池塘上,零零散散,越下越大。

他本來是不想這樣情緒失控的,他初來京都大學與她在咖啡廳重逢的時候。

她對他表現的是那樣熟稔,讓他以為他們之間可以重新開始,哪怕是朋友。

直到他看到了站在慕凌晨面前的她,率真活潑,乖巧俏皮。

喔~原來她也不是天生一副冰冷的模樣。

雨水肆意地打在他們身上,也不知模糊了誰的眼,好像在說「哭一場吧,我給你擋着,沒人知道。」

「可是喜歡從來都不是一廂情願,是不強求和尊重,我也這樣喜歡過一個人,但我不會像你一樣。」顧向晚搖着頭,一步步後退,然後頭也不回的跑了。

消失在雨中,徒留他一人在路上。

沒關係,反正這也不是她第一次丟下他,原來不喜歡一個人就是這樣,他的愛只是她的負累。

顧向晚終於回到了宿舍,開門後是一片的漆黑,並沒有想像中平常的熱鬧,今天室友們睡的格外的早,四周和外面的夜一樣冷。

這樣也好,她們也看不到她現在這狼狽的模樣,她也不用為此擔心她們的眼光,顧向晚簡單的去了陽台沖了個澡。

然後將整個人蜷縮在被窩裡,緊緊的抱着自己,她不開心,不僅因為葉寒酥不開心,她在許易安的話語里可怕的找到了自己的影子。

那個同樣在為了慕凌晨拚命改變的自己。

這時,手機提示音突然響起,她解開鎖屏,習慣了黑暗的眼睛艱難的熟悉着閃亮的屏幕。

直到她憑着感覺點開了標着紅色一的頁面,眼前才逐漸明朗。

「生日快樂。」--慕凌晨。

大腦一片轟鳴,眼淚就這樣不爭氣的一涌而下,她蜷縮在被窩裡,哭的微微顫抖,哭出了整日的悲傷。

原來心臟的洞洞也會像破風箱一樣呼呼的響,喜歡一個人,也會這麼疼。

可是他是慕凌晨啊,這麼好的慕凌晨,讓她怎麼不喜歡。

外面悉悉索索,然後床簾突然被拉開,她掛着兩行淚探出頭來。

室友們唱着生日歌,捧着這糟糕黑暗裡的唯一一束光來到她面前。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喔,我的晚晚,你怎麼哭成這樣。」

「好晚晚,你是不是想家了?」

「才不是,美女一定是太感動了。」中間捧着蛋糕的女生插嘴道。

顧向晚驚喜的捂着嘴巴破涕為笑,四個人打鬧着。

瞧,這才是青春最真實的模樣。

既然夜已深,那便夢一場吧。

勇敢一次有這麼難嗎?難道她就要藏着自己的心思,一輩子躲在這虛幻的泡沫之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