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他等的人
他等的人 連載中

他等的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廢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疏 沈故沉 現代言情

南疏做為京城紈絝子弟的頭頭 ,追着沈故沉跑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就在人快到手的時候,南疏失蹤了,沈故沉翻天覆地的找人找不到
三年後南疏回來了,沈故沉成為了新晉影帝,南疏依舊追着沈故沉跑,甚至進了娛樂圈,不過生氣的沈故沉很有底氣 沈故沉:我是那麼好哄的 眾人:你摸着良心說話 粉絲:好了哥哥,知道你喜歡她,求你收斂一點展開

《他等的人》章節試讀:

第8章 錯失大瓜心好通


南疏看過雲渺渺幾個片段,演技爆發時情緒很有感染力。

雲渺渺看見南疏進來本來1還和人說笑的表情刷的就冷了下來,雖然相處不過幾個小時,女主角不喜歡這個女n號全劇組都看了出來。

眾人都不願意得罪影后,自然不會去主動找南疏,南疏也樂意落得清閑。

好在雲渺渺也分得清輕重,沒有說明面上的打壓,只是不給好臉色。

南疏只當她是空氣。

在劇組的日子過得飛快,南疏對於沈故沉那天的笑耿耿於懷。

之前沈故沉的電影里也有這麼笑的,但戲裏戲外怎麼能一樣。

她將近一周都在致力於讓沈故沉戲外也這麼笑。

沈故沉似是看出了她的意圖,雖然沒說什麼,但是確實是非常的不配合。

南疏每天的日常就是拍拍戲找找沈故沉之類的,劇組裡是一個人多眼雜的地方,某新人小演員劇組糾纏沈影帝的消息很快傳出,南疏面對一片罵聲。

之前楚君書的事大家都是看個熱鬧,這有錢有勢的公子哥自然不能當哥哥追。

但沈故沉不一樣啊,沈影帝出道兩年,粉絲幾乎全部是女的,對於自家哥哥身邊出現的小妖精,自家哥哥喜歡都逃不過罵,更不用說自家哥哥不喜歡了。

南疏連夜被罵上熱搜。

南疏對網上的風聲不是很在意,她沒必要為了一群自以為是的人浪費心情,但其他人就不一樣了。

楚君書是第一個炸毛的。

楚家少爺:疏疏,好多人罵你,都是因為沈故沉,雖然很優秀,要不換一個人吧。

煙雨是你爸爸:難得楚君書說句明白話,我贊同。

我有一個小青梅:贊同+1

鹽和清水:要我幫忙嗎,我給熱搜撤了。

煙雨是你爸爸:你還在呢,我還以為你沒了呢

小青梅是我:疏疏有需要的時候小北就出來了。

楚家少爺:那疏疏這事怎麼弄啊

百密一疏:不用擔心,這事喬夢姐會處理,就當看不見就行。

煙雨是我爸爸:你自己心裏有數就行。

楚家少爺:你有沒有看我的建議@百密一疏

百密一疏:不太可能。

我有一個小青梅:有些髒話不知如何安放。

小青梅是我:不要說髒話。

楚家少爺:你倆秀什麼呢

我有一個小青梅:你沒有的東西@楚家少爺

楚家少爺:這一口氣就卡着我上不去下不來。

百密一疏:所以

楚家少爺:我恨。

……

他們幾個熱鬧,劇組裡也不消停

雲渺渺看着手機,看錶情看的出來很是開心。

方導在惡龍咆哮:「誰放出去的消息,不想干就滾蛋。」

雲渺渺表情很是幸災樂禍,看看手機看看南疏,很有看笑話的意思。

南疏也翻着評論區

北山的老山:這女的不就是之前楚少那女的,蹭熱度上癮?

奇奇起:什麼人都敢蹭,想紅想瘋了吧

魚魚hh:能不能要點臉,離我家哥哥遠一點。

哥哥的棉襖:服了,新人不好好拍戲,蹭熱度上癮?

故沉哥哥快來娶我:哥哥也是你能蹭的,還纏着哥哥,南疏滾出娛樂圈。

魚肉此案:可惜了。本來還是很看好她的,結果這麼不知死活。

花光一千萬:什麼垃圾都找哥哥,當我家哥哥沒脾氣的嗎?真不知道自己幾斤幾量,心裏沒點13數。

王子就是本帥:樓上說話不要沒良心,你家哥哥什麼脾氣你自己不知道啊。

我膽子最大:樓上慎言,他家粉絲很兇的。

holler啊hi:這小新人可惜了。我之前是真喜歡她的臉。

沈哥哥的小公主:樓上放亮眼睛,這臉一看就是整容,也不知道動了多少刀。估計這輩子的錢都花這裡了,就是不知道錢怎麼來的,人怎麼賣。

我不愛吃豆芽菜:這張臉目測一套大別墅,都是黑科技。

可可與樂樂:妹妹聽話,滾出娛樂圈吧,被罵出去就不合適了,人還是要要點臉有點自知之明,總要為家裡人想想。

想做哥哥的小媳婦:真不知道她家裡怎麼會給她養大,為了給家裡丟臉嘛

小勇喵喵喵:希望我家哥哥不會被這種垃圾影響心情,南疏滾出娛樂圈。

……

惡毒的話總是十分容易就說出口,尤其是在網上,隔着千里的網線,人們通常會說:我只是發表了一下自己的看法而已,我只是覺得你做的不好點評了一下,我只是給你提了一點小建議,我不過是說了你兩句。

在有人受到傷害時,人們又會說:不是你自己發出來的嗎,發了不讓說啊;怎麼這麼矯情;這就是又當又立嘛,真無語。

當有人譴責發言人時,人們又開始了,我也不知道她這麼玻璃心啊;誰知道她這麼脆弱;不就被人說兩句嗎多大點事啊,真是服了。

而用的最多的措辭就是:我就說了一句而已。

這是開脫的最佳措辭。

如果說一句惡毒的話是一根尖銳的針,你理所當然的說,她那麼大一個人,被我這一根針扎一下就活不了了,別開玩笑了。

可沒有人去看一下有多少人,一人一根針,足夠將她扎的血肉模糊。

但通常,大家不會反省,只是會指責,不過也沒關係,等到那個血肉模糊的人徹底消亡,人們便會開始反省,懺悔,好似這條生命的流逝給予了他們良知的疼痛,只有背負上生命,才會知道生命的沉重,就像一句話:你死後,全世界都會愛你。

可這些愛,不過是他們安心的對下一個人發起進攻的安撫劑。

網上沈故沉的粉絲們罵罵咧咧,也有個別粉絲勸冷靜等實錘,此時南疏深切體會到了沈故沉粉絲的強大影響力,南疏一直高居熱搜不下,微博粉絲幾個小時內破百萬,雖然都是來罵的和看熱鬧的,但這把,南疏實火。

南父一聽說自己寶貝女兒被人罵了,當即就讓人撤熱搜,發律師函。

結果就聽自家人說大小姐不讓您管這件事,大小姐說她還有別的安排。

南父非常不情願的停止了撤熱搜發律師函給自家女兒撐腰的行為。

南疏很快就收到了南父的來電。

「爸,怎麼了?」

南父苦口婆心:「疏疏,好多人罵你,怎麼不讓爸爸管呢?」

「爸,我沒說不讓你管,這不是還有別的安排嗎?」南疏安撫着自家老父親。

「疏疏啊,我們可以直接亮明家底,這樣就沒有人找你麻煩了,是不是很省事。」

南父覺得自己的提議是非常的合適。

南疏不慌不忙給南父解釋:「爸爸,這件事明顯有人在背後找我麻煩,我們當然要從根本上解決。」

南父一聽就樂了:「爸爸找個技術人員給你查一下就好了嘛。」

對於南家來說,這種事根本就不算事,南家有各種技術性人才,在這個流量為上的信息時代,查這些東西可太容易了。

南疏當然理解自家爸爸怎麼想的,開口安撫:「我已經讓人查過了,對方也是個行家,痕迹刪除的很乾凈,但可以確定就是劇組中的人。」

南父:「你自己注意,不用顧忌任何人。」

南疏乖巧的回話:「我知道的爸爸,我可以處理好的,我又不是小孩子,網上的輿論先放一放,這點攻擊力對我造不成傷害的。」

南父:「你自己有數就行,萬事有爸爸呢。」

「嗯嗯,有事我會說的,不用擔心我。」南疏安撫完南父又繼續翻評論。

雲渺渺表情開心的想說點什麼嘲諷一下。

可惜還沒有來得及發揮,外面工作人員來叫人去拍戲。

方導將工作人員臭罵一頓,聲音之大南疏懷疑多少是有點說給在場演員聽的意思,畢竟是演員泄露出去的可能性更大。

劇組封閉管理,所有人都住在劇組,外人是根本看不到劇組的內情的。

方導指揮着眾人準備,見南疏出來表情微微和善了一點。

眾人是很同情南疏的,畢竟都看得出來,南疏纏着沈影帝是沈影帝默許了的。

眾人也很同情自己,莫名其妙的挨頓罵。

這場戲不用沈故沉,沈故沉就在化妝間休息沒來。

此時的化妝間里

方導從來不給人搞特殊,所以沈故沉所在的化妝間里還有其他人。

大家明顯都看到了網上消息,有人小心翼翼的偷看沈故沉。

沈故沉一坐下就收到了來自自家小助理的眼神攻擊,當即就明白了有事發生,算是較早知道的那一批人。

這種時候,確實顯示出了有一個愛八卦吃瓜的小助理的好處,例如你也可以走上吃瓜的一線。

南疏拍完戲飄飄然的走進了沈故沉的化妝間。

看見南疏的到來,小助理和幾個沒出去的藝人眼睛刷的亮了。

這是什麼,這是大瓜的味道,是興師問罪還是撒嬌求安慰,我現在就在一線戰場,我的雙眼就是最精準的攝像頭,我將親自為你直播。

好激動好激動好激動好激動

沈故沉似乎能看見自家小助理眼睛裏飄着彈幕

南疏清清嗓子:「可以麻煩各位迴避一下嗎?我和沈影帝單獨說幾句話。

眾人滿臉可惜的出去了。

錯失一線吃瓜機會,心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