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不甘的苦修
不甘的苦修 連載中

不甘的苦修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狼吞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骸 奇幻玄幻 敖兜

三十歲一事無成的廢物,偶得異界宗門傳送令牌,但由於年齡過大被宗門嫌棄,奪其伴生靈,將其打回原有世界,本以為會一蹶不振的他,從此踏上了修行路
隱忍、計謀、奮起搏殺、殘酷、冷血,亦有柔情
且看劉骸如何從不起眼的螻蟻攀爬至眾生之上
展開

《不甘的苦修》章節試讀:

第2章 相親


三天後

劉骸母親拖着虛弱的身子把吃剩的飯菜盛給貓狗吃,時不時會走神,就當她準備洗碗的時候,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她趕忙拿出泛黃的手機,往屏幕上一看,上面顯示着王姨。麻利的接通,語氣很是恭敬的說道:「誒!王姨!」

劉骸母親的電話聲音外放特別嚴重,三步之內聽得清清楚楚的,只聽得那頭傳來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女聲。「誒!榮。我這已經給劉骸找到一個合適的,但女方可能不大願意。」

劉骸母親和電話那頭的王姨年紀相仿,但劉骸一家在這邊輩分較低,所以劉骸母親得喚一聲姨。

劉骸母親趕忙道:「怎麼就不願意了?她是那村人啊?我認識嗎?」

「哎!說起來也都是熟人,同村,就吳二娃的女兒。」

劉骸母親皺眉。「吳二娃?他大女兒還是小女兒?」

「大女兒!他小女兒二十三四,才剛畢業,怎麼可能……」說到這兒,名喚王姨的婦女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趕忙轉移話題。「她們家的意思是你兒子口碑不怎麼好,都三十的人了,車也沒有,也沒聽到說有什麼正經的工作。」

劉骸母親沉默片刻。「叫吳……歡?」

電話那頭回答道:「對對!吳歡。」

劉骸母親浮現出一個人,身高還不到劉骸肩膀,一米五左右,矮胖矮胖,雖然臉圓,但面相卻尖酸。沉默了片刻道:「她應該是結過婚吧?」

王姨道:「是!年初離的婚,比你兒子大三歲,不過沒有孩子,分了一輛車,價值七八萬呢。」

劉骸母親語速明顯變慢了,抬頭看了看灶屋的房頂,心裏嘆了一口氣,隨後還是問道:「她有什麼要求?」

王姨突然顯得扭捏起來。「要求……倒是沒說,但他媽前幾天趕集看到你了,說你面色不對……!」

劉骸母瞬間明白了,前幾天病發去鎮上醫院,被女方父母看到了,這是怕嫁過來伺候自己,趕忙說道:「讓女方放心,我就幾個月可以活,醫不好,也不會去醫院浪費錢。」

「這?」王姨猶豫道。

……

當天下午,劉骸接到了自己母親的電話,讓他晚上收拾下,去附近的一家火鍋店吃飯,女方剛好在縣城工作。

劉骸掛斷電話,他陷入了一種行屍走肉的狀態,對女方是誰?好看與否?人品如何?通通都不過問。看了看時間,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往火鍋店去。

火鍋店內,劉骸先點好鍋底,簡單的點了些菜先煮着,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才一個陌生的電話打來,劉骸沒有立馬接,而是朝火鍋店門口看去。

門口一個畫著濃妝,身材矮胖,面容裝出三分蠢萌的女子映入劉骸眼前。

這臉吧!本身就不好看,可還裝上了萌,如果沒有經歷這些事,劉骸可能就要吐了。可此時他臉上沒有任何變化,把拿着手機的手舉過頭頂,對着女子招了招。

女子見狀走了過來。

「怎麼選這裡啊?這位置又差,又不好吃,停個車都繞了一大圈。」還沒落座便抱怨起來,引得旁人紛紛側目,隨手把帶有哈佛車標的鑰匙放在了桌子上,取下挎包。

劉骸沒有言語,把身旁的菜單推了過去。「我先點了些比較難煮的煮着,你看下你喜歡吃什麼。」說完便收回了目光。

女子拿過菜單,在點菜的同時偷偷的看了看劉骸,如媒人所說,確實蠻帥,要是瘦點就更好看了,只可惜,沒什麼出息。穩了穩心神。「就這些吧,我最近在減肥。」

劉骸沒有看菜單,叫過服務員,禮貌的說了一聲:「麻煩了!」

這就和這頤指氣使的女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場面陷入了尷尬,但劉骸倒不覺得,只是一直盯着窗外,因為他是真的不想看這張臉,不想聽到這樣刺耳的聲音。

女子見狀也玩起了手機,時不時會看一下窗口的玻璃,因為她覺得劉骸不敢正面看她,只能藉著玻璃來掩飾自己。

「你們的菜上齊了哦!」女服務員溫柔的聲音響起,面對劉骸時,年輕的臉上浮現些許靦腆。

「知道了!」

「謝謝你!」

兩個不同的聲音響起,劉骸的聲音顯得婉轉動聽,而他對面的女子聲音卻令人極度不爽。

「請慢用!」服務員走開。

現在剛入夜,生意還沒有特別忙,那靦腆的服務員到了自己同事面前用下巴往劉骸這邊指了指。「誒!你說他們什麼關係?」

同事看了半天,搖頭道:「嗯……不知道!」

剛剛還很靦腆的服務員突然傲嬌起來。「哼!肯定不是情女,那女的好醜!脾氣還不好。」

同事聞言戲謔的看着她,用手撓了撓她咯吱窩,。「說不定就是呢!你發春吶?」

「誒!你幹嘛?上班呢!」

……

「我聽王姨說,你沒工作?」沉寂的場面被吳歡打破。

劉骸把視線從窗外挪開,本來想直接回答是的!但想到了自己母親,心裏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目前是沒有,但朋友已經給我找到了,月薪七千,市場調度。」

吳歡點了點頭。「七千少了點,王姨跟你說過我的情況吧?」

劉骸沒有理會那句七千少了點的話,如果去朋友哪裡工作的話,七千已經是他這輩子做過工資最高的工作了。他知道她口中的王姨是自己的表叔婆,大自己兩個輩分,不過要論起這些繁瑣的輩分,那就沒完沒了了。點了點頭。「說的不是很仔細,你再說說吧!」

雖然劉骸壓根就沒問,但還是禮貌性的表現出自己是在意的。

「嗯!是這樣的。我前夫給我留了一輛車,還有六萬塊錢,這些結婚後算是我們共同的,但是你需要給我十萬的彩禮。」吳歡義正詞嚴的說道。

劉骸聽到這兒挑了挑眉。「十萬?」

吳歡聞言眉頭一下皺了起來。「怎麼?十萬你拿不出來?」

劉骸微微一笑,夾了塊已經煮熟了的雞腳放在碗里,用筷子翻來翻去道:「可以少點嗎?」

吳歡氣沖沖的拿起挎包就直接離開。她本以為劉骸會叫住自己,可是直到上了自己的車還沒見到來人,臉上滿是憤怒。

劉骸當然不會去追,甚至連視線都沒有跟着她出去,夾起了碗里的雞腳,直接放進了嘴裏嚼,連骨頭都沒吐。「服務員,麻煩給我打下包。」說著便去結賬。

等劉骸回來的時候,那位靦腆的服務員已經打包完了,兩隻手遞給劉骸。「怎麼還沒吃就散了。」

劉骸衝著服務員微微一喜。「買不起!」

服務員一愣!「啊?」

劉骸差點把手伸出來摸摸這服務員的頭,不過還是忍住了,這才是真的萌,剛剛那個裝出來的萌怎麼看怎麼彆扭。「沒事!麻煩你了!」

服務員連忙擺手。「不麻煩!不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