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剔骨修心,冥王你別纏
剔骨修心,冥王你別纏 連載中

剔骨修心,冥王你別纏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自漁自樂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無相 秦月

【雙向救贖、女強、甜寵、玄學、靈異】越接近本命年,越多的靈異事件向我撲來,我無力招架,卷進一個又一個撲朔迷離的事件中,我能隨波逐流嗎?我不能展開

《剔骨修心,冥王你別纏》章節試讀:

第5章 附身


楊大爺不看我一眼就轉身回他的屋子去了,而樓上似乎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我和王宏斌站在樓道里進退不得,我雖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樓上在幹嘛我多少還是知道一點,此時我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只想着趕緊離開這裡,於是轉頭想告訴王宏斌今天就查到這吧,卻看到他正仰着頭一臉沉醉的聽着,大約沒料到我忽然轉頭,臉上的表情還來不及收去,僵了一下才說:「怎麼了?」聲音里還透着沙啞,眼睛在這昏暗的光線下亮的驚人。

我摸摸鼻子,有些尷尬:「王哥,要不咱們先回去吧,就這一戶明天白天查,也是一樣的。」

「哦,那,那我送你回去?」王宏斌笑了笑,臉色已恢復如常。

正要走,樓上卻傳來一聲如同野獸一樣的吼叫聲,嚇了我們一跳,我看着王宏斌,在他眼中也看到了驚恐的神色。

「救命!救……救……我」一個男人的聲音自樓上傳來。

因着剛才那聲吼叫,所有的聲音卻都停下了,所以這聲微弱的求救聲顯的特別的清晰,我和王宏斌對視一眼,頓時感覺不妙。

「要不上去看看?」我有些猶豫的問,畢竟做的是為人民服務的差事,聽到人喊救命豈有不管的道理,何況王哥的身手也很利索,上去看看情況應該沒問題。

「那你跟緊我!」王宏斌也有要上去看看的意思,所以我一提出來,他就開始朝着樓上走去。

我們才踏上三樓,便看到302房間的門大敞着,靠在窗邊的單人床上,有着讓人面紅眼熱的作案現場。側坐床前的女人,大約是聽見我們來了,才從男人的身上,輕巧的起來,一絲不掛的面對着我們,卻一點沒因為她此時的樣子,而感到害羞。

反倒是我不好意思看她,只能看向別處,卻驚奇的發現,剛才發聲的那個男人,竟然消瘦的如同一具骷髏,此時也正緩緩的轉過頭,我便看見那深陷的眼窩和哆哆嗦嗦的嘴唇,一張一合想要說些什麼。

我驚出一身冷汗,捂住嘴搗搗身前的王宏斌,竟一句話也說不出,身體都不自覺的顫抖。

王宏斌卻沒有看我,兩隻眼睛像是黏在那女人身上一樣,還向她走了兩步。

我心下着急,忙喊:「王哥,咱們快走吧!」

王宏斌大約沒看到床上那男人,疑惑的轉過頭,看了我一眼,說:「你先在外面等我。」說完又看着那個女人。

那女人看到王宏斌顯得非常興奮,本就姣好的臉上,掛着嫵媚的笑意,叉着腿坐在床邊,將垂散的頭髮向後一撥,挺了挺自己引以為傲的胸,隨着她的笑聲,上下顫動,「過來!」她對着王宏斌嬌滴滴的說道。

眼見王宏斌又要往前走,我趕緊拉住他,今天這事情處處透着詭異,我心裏慌得只想趕緊走。

那女人見王宏斌不走了,笑的更深了,口中還發出奇怪的聲音,扭着水蛇腰,一面向他靠近,王宏斌也不拒絕,臉上帶着奇怪的笑。我趕緊拖着他往外跑,誰想,王宏斌將我使勁一甩,我吃不住這力氣,一下子跌到門外去了。

見王宏斌如丟了魂一樣,我深知不妙,趕忙掏出電話想要搬救兵,可是撥了半天號才發現手機沒有信號,怎麼辦?我四下環顧,看到二樓平台上,楊大爺正站在那裡朝這邊看。我趕忙扶着護欄向他大叫:「楊大爺,楊大爺,快來幫忙啊!」楊大爺聞聲看向我,欲言又止,卻沒有動。

再看王宏斌已經,和那女的抱在一處了,我心下一沉,嘆息這大好青年的,卻還沒嘆完,就看見王宏斌飛快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黃色的三角形東西,一巴掌拍在了那女人的胸前,只聽「啊」的一聲尖叫,那女的立刻面目扭曲的在地上翻滾哀嚎,一邊嘴上慘叫「你竟敢暗算我!」

我正要進去看個究竟,耳邊就傳來王宏斌急促的聲音「快跑!」顧不得多想兩腿已經本能跑了起來,才跑到樓梯口,王宏斌的身體就從我身旁,連滾帶爬的翻了下去,在二樓的拐彎處,堪堪停了下來,我心下詫異,這王宏斌夠機智,這樣果然跑的快,就看到他頭上的傷口,立刻向外冒出鮮紅的血來。

「你怎麼樣了?要不要緊?」我趕忙跑到他身旁去看查,這傷口看的我都覺得疼。我正想說什麼,就覺得背後一涼,我整個人都不好了,身體也不受自己的控制,任由另一個指令在擺布。

「你看你,那麼著急做什麼,摔得滿頭是血,一定很疼吧?來讓我給你吹吹。」我聽見自己對着王宏斌說著,聲音柔的都能掐出水來,聽的我雞皮疙瘩一地,而我驚恐的發現我的手已經捧起了他的臉,輕輕吹了起來,我這是怎麼了?難道是鬼附身了?我頭腦中一個激靈,努力的想要擺脫這種控制,「呵呵,你別白費力氣了,你這個皮囊也不錯,還新鮮着呢,以後就用你這具了!」一個聲音出現在我的腦中,分明是剛才那女人的聲音。

「我沒事,剛才那女鬼已經被我用符給制服了,你別害怕!」王宏斌齜牙對我笑笑。

「看到你受傷,你不知道我有多心疼,我一直都好崇拜你,你不知道我一直都好喜歡你,像你這麼精壯男人,是其他人都比不了的,不怕你笑話,我做夢都夢到你了呢!」我聽這麼肉麻倒牙的酸話,從我自己的口中說出,胃都開始翻江倒海了,打死我也說不出這樣的話來,我心裏期盼着王宏斌能發現我的反常,趕緊救救我吧。

令我失望的是,王宏斌不僅沒有發現,反而一臉驚喜的抓住我的雙手,激動道:「真,真的嗎?其實我也一直喜歡你,但是社區人多口雜,我不敢跟你說,原來你也對我有意思?」

「我也是啊,所以今天我和你單獨出來,我特別高興,你要是也喜歡我,你就親親我吧!」我震驚的聽着大膽露骨的話,從我嘴裏說出來,卻無能為力。

「原來你是這麼開放!我就喜歡你這樣,今天受的傷都是值得的!」說著,他那張着那還帶着滿口蒜味的嘴,就朝我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