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誰謂姚遠,近在眼前
誰謂姚遠,近在眼前 連載中

誰謂姚遠,近在眼前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雲說芸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姚茴 寧遠 現代言情

講述寧遠對姚茴一見傾心,從而慢慢靠近她,突破她的心房,最終與她有情人終成眷屬,成為一對平凡的小夫妻
詳細講訴了這對平凡的戀人在相愛的過程中,如果處理父母、朋友之間的關係,以及在面對一些小日常時的處理方式,全文貫穿親情、友情和愛情
展開

《誰謂姚遠,近在眼前》章節試讀:

第3章 初次相遇


姚伯父是一個辦事效率特別高的人,回到單位就開始詢問圈內的人,最近在招編外人員的單位。

很快就將各大單位招聘信息拿到手,還特地打印出來。

晚上下班,專門去了一趟姚茴家,將手上的招聘信息交給她。

「伯父,你怎麼還打印出來?」姚茴看到她手上五六個單位的招聘信息,感覺到很訝異。

姚伯父一時沒反應過來:「不打出來,你怎麼看。」

「你可以直接將招聘信息發微信給我就好了呀?」姚茴舉起她手上的手機晃了晃。

姚伯父終於反應過來:「你說這個呀,老人家,不習慣使用,手機上字那麼小,看都看不清。」

也許這就是老一輩和小輩之間的不同,雖然電子產品普及,人們已經習慣了通過手機來傳達信息。

「幸虧你是在單位打的,不然這沓紙可要花好多錢呢。」姚茴開玩笑的說。

想到外面的打印店,就覺得是一個暴利的行業,前兩天複印個畢業證,1張要1塊錢,如果是打印還要2塊錢1張。

以前在學校的時候,2毛錢1張還嫌棄它貴,果然社會就是社會,她再也不是以前那個可以吃到一塊五一碗粉的人了。

「你看看這些單位的招聘信息,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姚伯父不跟姚茴嘴貧,回歸到正事上。

「謝謝伯父哈。」姚茴低頭翻看了手上的材料:「等下吃完飯我好好研究一下。」

晚上,姚茴在房間將幾個單位的招聘信息一一研究。

有招信息員的,也有招辦公室文員的,不過對於姚茴來說,最重要的還是要找距離家裡比較近的,上下班也比較方便。

「好像我想去哪個單位,哪個單位就要我一樣。」姚茴為自己剛剛挑三揀四的行為感到搞笑。

作為剛畢業的大學生,沒有工作經驗,工作能力也有待商榷,面對面試實在沒有信心。

不過看幾個招聘信息,要求都不是特別高,基本都是學歷合適,專業合適,就是硬性要求要熟悉辦公軟件。

不過想想也正常,像這種單位編外人員,一般也都是整理材料,寫寫文件這種容易上手的工作。

畢竟單位也知道,他們這些來應聘的,遲早也是要考走的,不可能長時間待在一個地方,因此也不敢把重要的工作交給他們。

姚茴挑了一個最近準備面試的招聘,根據上面的要求發送了簡歷到他們郵箱:「接下來就是等通知了。」

說不緊張是假的,畢竟一個單位就招那麼一兩個人,而每年邊工作邊備考的畢業生真的很多。

「會不會看我的簡歷就把我刷下來了。」姚茴對於這個還是有點擔心的。

畢竟她覺得自己的簡歷做得也不是特別的出彩,而且學歷、經驗也沒有特別的突出。

就這樣帶着忐忑的心煎熬的過了幾天,越是臨近招聘信息上的時間,就越忐忑,內心已經做好準備投下一家了。

畢竟過兩天就要面試了,哪家單位通知會發得那麼遲呢,也太沒有效率了。

早上吃飯,姚父想起最近在找工作的女兒:「小茴,你最近工作找得怎麼樣了?」

「上周投了一家,不過現在還沒通知面試,估計沒戲了。」姚茴已經不抱希望了,畢竟簡歷已經投出去快一周,內心已經做好重新投簡歷的準備。

吃完早飯,父母相繼出去上班,作為專業無業游民的她,在房間中盯着她的簡歷:「如何才能夠讓自己的簡歷更精彩呢?」

來來回回看着裏面的內容,頓感無力:「我已經把該寫的都內容都寫上去了,實在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再加進去了。」

她的情緒變得微微的暴躁:「怎麼工作這麼難找的呀?」

腳還沒有踏出去,已經深刻的感受了一波職場人的心酸,正在一籌莫展之時,手機鈴聲響起。

姚茴看到是陌生的電話號碼,心中燃起了一絲期待,響了兩聲就快速的接起,帶着試探的語氣:「喂,您好?」

對面響起好聽的女生的聲音,溫柔的詢問:「請問你是姚茴嗎?」

「對的,您是?」姚茴內心已經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確認是讓她面試的電話了。

對方說了自己的身份,並告知來電的目的:「請您明天上午九點到我們單位參加面試,謝謝。」

電話結束,姚茴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她竟然在已經放棄的時候收到面試通知。

「果然,人還是要有耐心一點的,不到最後一秒不要放棄。」姚茴經過這件事明白了一個道理:「我收回說人家單位沒有效率的評價。」

第二天,姚茴提前十分鐘到達單位,,單位總共有六層,面試安排在六樓,此時已經聚集了七八個人,陸陸續續還有人來,在指定的面試地點門前安靜的坐着,互不交流,好像在默默的較勁。

「不是只招兩個人嗎?怎麼那麼多人來面試呀?」姚茴在心裏感嘆,想了一下也就想通了:「想想公務員一個崗位幾百人報名,這都是小場面了。」

過了一會,有人出來告知他們這次面試的流程,主要有兩輪,一輪是領導面試,主要考察大家的溝通能力、表達能力、臨場反應能力,當然還有是否符合領導的眼緣,因為如果看不對眼,也是有可能會直接卡掉不要的;

一輪是機試,主要考察的是辦公軟件的使用,畢竟現在無論做什麼都離不開電腦,沒有基本的操作能力,是很難立足的。

姚茴看着面試者一個個進去,有的出來之後變得異常的興奮,而有的看起來略微有點沮喪,還沒輪到自己,好幾次想要上前去詢問已經面試完的人,面試官會問什麼問題,但是看着他們不是很想交流的樣子,成功阻止了她的腳步。

等了一個小時,終於輪到姚茴,姚茴輕輕的打開面試間的門,進去之後將包輕輕的放在門邊,然後坐到面試者的專屬位置上面。

「要不要這麼嚴肅呀?」姚茴在心裏緊張的想,不過轉念一想:「面試一個編外人員都如此重視,看來還是不錯的單位。」

這就是事業單位和企業的區別,單位招人全靠自給自足,全部領導一起上,直接一輪面試搞定,而企業就不一樣,HR面試完經理面,經理面完總監面,層層遞減,有的時候一個公司的面試可能都會把人的心態搞崩。

此時她單獨坐在一邊,對面並排坐着六個人,應該是整個單位的領導都坐在了對面,他們嚴肅得不苟言笑,把整個房間緊張的氛圍烘托到了極致。

姚茴感到非常的緊張,畢竟沒有人在面對這樣的場景,還能放鬆。

姚茴在位置上坐好,就有人宣布面試開始。

首先是讓姚茴做自我介紹,然後是各個領導的輪流提問。

隨着問答的推進,姚茴也從剛開始緊張到說話不流利,變成了侃侃而談,可能正是應了那句話,當緊張到一定的程度,就會忘記緊張。

姚茴順利答完所有問題,偷偷的瞄了一下對面的面試官,從他們的表情還是可以看出他們對於自己的回答還是滿意的。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她想的太樂觀,還是對面的領導對於他們這些剛畢業的新社會人過於和善,總之剛進來時那種嚴肅已經消失。

面試結束,姚茴被告知直接到二樓進行電腦操作考試,拿好自己的東西,坐着電梯直接前往二樓。

姚茴下到二樓出電梯,站在出口,看着前面一排房間:「糟糕,忘記問辦公室是哪一間了。」

就好像一隻無頭的蒼蠅,開始找不到方向。

此時電梯門再次打開,從裏面出來一個男生,直接躍過姚茴往前走,姚茴看着電梯從上到下,心想對方是不是如她一樣面試下來參加機試,對着他說:「你好,同學。」

因為剛畢業,所以對於遇到的同齡的陌生人,姚茴還是覺得喊同學比較保險,畢竟如果喊帥哥或者那個都會顯得有點不妥。

對方好像沒有聽到她的聲音,繼續向前,姚茴直接追過去,拍了一下男生的後背,看到對方回過頭:「同學,您好!你也是來面試的嗎?」

男生回過頭,就看到一張笑容燦爛的臉,對於姚茴的稱呼有點驚訝:「你叫我?」

「對呀,你也來面試的嗎?我也是呢,但是我不知道辦公室怎麼走,剛剛你問那些領導了嗎?你知道在哪裡嗎?」姚茴輕聲的詢問,畢竟是有求於人,所以聲音帶着討好。

男生再次因為姚茴的話,挑了一下眉毛,反應過來今天單位安排面試,也不直接點破姚茴的話,但是也成功記住了這個叫自己同學的女生。

男生邊走邊往前,指了指前面的房間:「辦公室在前面的203。」

得到回答,姚茴開心的跟男生道謝,跟着男生一同前往,只是在經過辦公室的時候,男生直接往前,沒有進入考電腦機試的辦公室。

姚茴才終於反應過來,欲哭無淚,有點尷尬的想:「真是社死現場,原來不是來面試的呀,我還那麼想當然的跟人家說。」

對於尷尬的事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徹底的忘記它,當做從來沒有發生過。

姚茴確實也沒有再想着這件事,因為結束面試走出單位,細想一下剛剛的場景,自己只想着找到辦公室,根本沒注意人家長啥樣,也就釋懷了:「跟一個長什麼樣都不知道的人交流了一下,有啥好尷尬的。」

本以為面試之後需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結果,沒想到第二天起床對方就通知她面試通過了,讓她到單位簽合同。

姚茴再次驚訝於這個單位:「果然是一個高效的單位,這麼快就出結果了,這樣的行為值得點贊,快速出結果,也可以讓失敗的人趁早找下家,不耽誤時間,不錯不錯,我喜歡。」

她已經徹底忘記她曾經對於他們效率低的評價了。

姚茴在昨天結束面試之後,今天又再次來到單位簽合同,走出二樓電梯之後,迎面看到一個男生。

「你面試通過啦?是來簽合同的吧?」男生看到姚茴,臉上揚起笑意。

姚茴面對眼前的男生跟她說話,有無數個問號:「這個人我認識嗎?這個人我很熟嗎?這個人怎麼知道我是來簽合同的?」

看看自己身處的環境,想着是不是處理這個招人的工作人員,所以知道她的來意。

面對對自己釋放善意的人,肯定也是要回以最大的善意的,所以看到對方對自己笑,姚茴也就回給她同樣燦爛的笑容:「對呀。」

「今天知道辦公室怎麼走了吧?」男生帶着細微的調侃說,此時看到女孩笑了,心中有什麼閃過,只是當細細追究的時候又不見了,但是心裏確實因為再次見到她而感到喜悅。

聽到對方的話,姚茴終於想起對方就是昨天問路的男生,心想:「怎麼那麼巧,這麼快又遇上。」

「知道了。」帶着略微的尷尬回答,然後揚起更加燦爛的笑容。

因為在姚茴的生存法則裏面,當遇到尷尬的事情的時候,笑容是最好的武器,只要你笑得夠燦爛,別人就看不出你的尷尬。

「你好,我叫寧遠,以後我們就是同事了。」寧遠看着女孩介紹自己,昨天以為只是過客的女孩,隔天就成了他朝夕相處的同事。

「你好,我叫姚茴,以後就是同事了。」姚茴自我介紹。但是在心裏想着:「看到你我就想起這尷尬的事情,以後能不見還是不要見了。」

對於自己尷尬的事情,姚茴除了笑,還有就是眼不見為凈。

「那我先去辦公室簽合同了。」說著不等寧遠回答,直接快步的走向辦公室的位置,此刻她只想快點逃離這個場地。

寧遠看着走開的女孩,凝視着她的身影進入辦公室,也為自己感覺到不可思議。

對於才見過一次的女孩,甚至連對方名字都不知道,竟然就主動上前跟她說話,想想都為自己的行為感到驚訝:「看她走得那麼快的腳步,不會以為我是在跟她搭訕把?」

但是寧遠不得不承認,其實他內心是想要再次見到那個女孩那個笑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