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師承火影,會點水遁不過分吧
師承火影,會點水遁不過分吧 連載中

師承火影,會點水遁不過分吧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邑勿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江羲 穿越重生 邑勿

剛送走這一世的老爸,江羲清理遺物時發現了好陳舊的幾個捲軸還有一封信,隨手掏出一個看了看上面赫然寫着「互乘起爆符?」,二代的禁術會在他這小破屋? 直到江羲看完那封信,「木葉歡迎我
」 「我真的只會億點點水遁」江羲拿手指比出點距離說道
展開

《師承火影,會點水遁不過分吧》章節試讀:

第3章 他太懂他了


裊裊炊煙飄起形成陣陣雲霧繚繞,顯然是到飯點了,而辦公室內的三代目與團藏都在悄悄觀察綱手的反應,而江羲站在那眼觀鼻,鼻觀心,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三代目是在吃瓜,團藏那就是喜聞樂見了。千手家的綱手總歸是有影響力的,與一個村子外的人成親了對他團藏的火影夢就沒影響了。

綱手打開信,臉上從開始的思念到紅的滴血的羞澀,同時將目光投向了一旁當空氣的江羲,江羲察覺到綱手的目光再結合綱手的臉色,確定是驚喜無疑了。

「老頭誤我啊。」江羲在內心問候老頭,表面上淡定的一比,他能幹啥,沒查克拉,二代的禁術一個也用不出來,除了用了個影分身在修練查克拉,他是什麼都用不出來。

當下他也沒太緊張,就算是一紙婚書也不影響他入住木葉,只是……江羲偷偷看了一眼恢復如常的綱手,白皙脖子上殘留的羞紅證明其主人確有其事。「這可是惹了女人啊。」

平復完心情的綱手將信再看了一遍後才還給三代目,畢竟這是她的二代爺爺所留不多的東西之一了。

「綱手,不如就將江羲安排在你那裡吧?」三代目笑眯眯的對着綱手說道。

「啊,三代目大人不用了吧。」江羲求生欲極強的回答道。

「江羲你有住處嗎?」三代目看到江羲先拒絕眯了眯眼睛問道。

「我可以先……」江羲話還未說完,綱手看到自己都還沒拒絕這小孩就先不同意,這當然不能忍,「行,這小孩以後就住我家了。」

且不說這小孩先看不上自己,單說二代目受過他的父親救助,就足夠讓千手家奉他為座上賓了,至於二代和他爸的那個約定,綱手決定先觀察觀察。

一旁的團藏當了這麼久背景板,也展現出來自己的來意,「日斬,這個孩子需要進行審查。」

「你在質疑千手家的人?」綱手立馬面色冰冷的對着團藏說道。

江羲年齡擺在這,再加上二代目遺書中的婚配綱手,三代也不會為難他。「團藏,江羲來歷清楚,老師也在信中提到,此事不用再提。」三代附和道。

無論是自己剛剛接老師的位子,還是給老師的面子,都不至於讓他贊同團藏。

團藏也知道三代的想法,他太懂日斬了,聽罷冷哼一聲離開了。

他當然知道江羲確實沒什麼問題,但二代大人給他們的難道就只會有一封信,到時候去根部審問的時候,出來的秘密不都是他團藏的。

但綱手和三代都站在江羲這邊,團藏也只能靜觀其變了。

團藏走後,綱手就帶着江羲向三代目告辭了,繩樹那個小子還在家裡嗷嗷待哺呢,畢竟飯點了。

來到木葉街道上,四周到處是你呼我應的商家小販好不熱鬧。江羲有些日子沒見過這麼祥和的環境了,抱着好奇心四處亂看。

「我們去買點你的生活用品,還有今天午飯。」綱手盤算着這一趟要買的東西。

跟在身後的江羲自然還是想起點作用的,想到綱手廚藝不佳,於是他說道:「綱手大人,我會做飯,我們買菜就好了。」

「哦?可以,到時候不好吃讓你見識一下武德。」綱手揚了揚拳頭,好奇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小鬼,目測一下,倒是比自己弟弟高了不少,就是太小了,這當然指的是年齡。

綱手又想到了二代爺爺的遺書,晃了晃頭將複雜的思緒拋出腦後,再看吧,她也不急,沒有更好的人選之前,這小鬼還是可以考慮考慮的。

奔波勞累的江羲衣裝難免不佳,綱手看到又將買衣服這一選項加到今日逛街目標清單里。

江羲對自己廚藝還是很自信的,且不說有前世菜品加成,單論那老頭可就不好伺候,「沒問題,綱手大人放心好了。」江羲自信的拍了拍胸脯。

俗話說的好,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先抓住男人的胃。綱手這種就只能抓住男人的屍體了,江羲仰望了一下山峰,嗯……人家有資本抓住男人的心。

當然這句話對女人也同樣適用,前提你抓住的是胃。江羲不說多了,他前世起碼也是舊東方的高材生。

一路上走走停停,在看到綱手一次次以原價購買的時候,江羲終於忍不了了,親自上陣,在江羲與商家的一番廝殺下,在綱手崇拜的眼神中,殺的老闆丟盔卸甲以低價拿下商品。

在老闆們的咬牙切齒中,剛來木葉的江羲名聲就開始流傳在外。

來到千手家族地,井然有序的樹木一排排的形成道路,兩側有一些看上去閑置已久的小木屋,跟着綱手一路走去,中間的是一棟大房子。

綱手敲了敲門,「繩樹,我回來了。」一陣腳步踩在木板上的沉悶聲後,門打開了,一個臉上掛着稚嫩,眼睛下還有兩個奇特的紅暈,發色褐色的小孩在屋內。

繩樹先是看了一眼姐姐身旁出現的這個小孩,接着又把目光移到姐姐身上,兩手張開抱着綱手可憐兮兮的說:「姐姐,我餓了。」

綱手摸着繩樹的頭說:「繩樹等一下,我買了菜回來。」

綱手要下廚了?繩樹身子一僵,緩緩抬頭說道:「其實我也不是那麼餓。」

一旁看了一出親情劇的江羲看到有了自己的戲份,開口回答道:「繩樹大人,今天的菜由我來下廚。」

本來就對江羲好奇的繩樹詢問綱手道:「姐姐,他是誰?」

綱手一想起江羲的來歷複雜,也長話短說道:「二代爺爺受過他父親的照顧,現在先住我們家。」

繩樹表示理解,從姐姐懷抱中出來朝江羲伸手,臉上掛着明媚的笑容說道:「你好,我是繩樹。」

許是被這笑容刺眼,江羲慢了一拍,伸手一握即分,微微低頭說道,「繩樹大人好,叫我江羲就行。」

聽到這個稱呼,繩樹正欲說話,江羲搶先一步說道:「綱手大人,千手家族地中的小屋有人使用嗎?」

「沒有。」綱手回答道。

「那在下可以居住在閑置的屋中嗎?」江羲見外的說道。

可以是可以,但答應了老師住她家的……千手應該也算我的家吧,綱手想着。

「也行,你挑一間就近的吧。」於是綱手回答道。且不說方不方便,家中有一個陌生人,雖說是個小孩,但自在終歸還是沒那麼自在,考慮多方面,綱手點點頭同意了江羲的請求。

自己這樣也有點對不住人家,看看繩樹又看看江羲,綱手決定把江羲也送去忍者學校。「明天帶你去忍者學校報道。」

「多謝綱手大人,那我先去做飯了。」江羲算不上恭敬的回答道。

其實誰能拒絕和一個美女同居呢,但人家家裡有水戶和繩樹,自己住着不方便不說,還得習慣習慣。

再說自己還小,難道要開大車。想到這江羲眼睛悄悄瞟了一眼綱手,不得不說橫看成嶺側成峰,胡思亂想一會,看了看自己白白嫩嫩的手,回過神老老實實當家庭主夫。

「罪過罪過。」一邊炒着菜一邊嘴裏悄悄念叨着。

單論現在的身份與年齡差距,就得等等。婚書重要嗎?一般般重要,你超越了影級實力,才能說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