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我在娛樂圈靠打臉活命
重生後,我在娛樂圈靠打臉活命 連載中

重生後,我在娛樂圈靠打臉活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許恆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辛夷 現代言情 秦厲

(1v1 雙潔 重生 女扮男裝 系統 娛樂圈 ) 娛樂圈人人都道葉辛夷是個活脫脫的妖孽,不僅是女人,就連男人都趕着求嫁的禍害
秦厲是眾人仰望的太子爺,偏偏沒見着他對哪個女人感興趣
直到有一天他發現自己竟然對一個男人動了心
就在他都要向自家老爺子攤牌告罪時,卻發現自己的兄弟其實是個女人
秦厲喜大普奔,從此暗搓搓的盯上了自己的未來媳婦! 秦厲:兄弟這麼多年我沒求過你什麼,就一件事你能不能做我媳婦! 葉辛夷調笑:你要是嫁過來,我也可以考慮娶你
秦厲:現在就嫁可以嗎? 葉辛夷:臉呢? 注意!!!非傳統娛樂圈文 腦洞很大展開

《重生後,我在娛樂圈靠打臉活命》章節試讀:

第4章 張家絕後


做完交易後,秦厲沒有逗留,帶着下屬很快離開,他家老爺子還等着雪參救命,就沒耽誤時間。

葉辛夷看了眼這片困了她18年的大山,沒有任何留戀。

下山時她看見了被人用門板抬着昏迷不醒的張山,羅桂芳哭天喊地的被人攙扶在後面。

這個小山鎮很小,山下只有一位赤腳郎中開得小診所,張山被抬了進去,後面跟着一批看熱鬧的人。

這裡的人平時也沒有什麼大事,看熱鬧成了他們茶餘飯後最愛做的事,張山是出了名的地痞流氓,羅桂芳雖然是個寡婦但性格潑辣最喜歡佔人便宜人,私底下沒少干過偷雞摸狗的事,不少人都吃過他們母子的虧,這下他們兩人齊齊出事,圍觀群眾一時驚奇不已。

沒人對他們的遭遇同情,甚至小聲竊笑猜測是誰收拾了他們。

赤腳郎中查看了張山的情況,直接對羅桂芳說了一句,「人沒多大事,就是一些皮外傷。」

羅桂芳長長鬆了口氣,他就這一個寶貝兒子幸好沒出事,然而赤腳郎中接下來的一句話,直接把她的心打入了谷底。

「只是你們張家怕是要絕後了。」

赤腳郎話音一落,四周霎時一陣唏噓。

「什麼?絕後!」羅桂芳嚇得直接癱倒在地,拍着大腿直接大哭了起來,「啊,我可憐的兒子啊,那個天殺的小賤人,害的我們好慘。」

所有人烏泱泱的圍在這個小診所,看着羅桂芬的笑話。

沒人注意到藏身暗處的葉辛夷,她嘴角勾起一絲快意的笑,轉身退了出去。

她坐車來到了京都,但是她的目標並不是回到葉家,她早就不是當初渴望父母關愛的孩子,努力讓自己變優秀只求別人多關注一點,就連脊背都不敢挺直,多卑微啊!

昔日的葉辛夷已死,現在的她根本不需要愛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她要的是將曾經欺辱自己的人全都踩在腳下,討回所有人欠她的債。

還有葉念旋帶給她的一切。

下車後,她看到一幅巨大的選角海報。

大型古裝劇《權謀》正在全國招收演員,男女主已定,其他的配角並沒有定下來。

上輩子這部劇可是火遍全網的經典,當時才十八歲的葉念旋被導演選為女主角,在這部劇播出之後迅速躥紅,一躍成為新生小花。

在此以後,葉念旋便是接到各種女主劇本,成為演藝圈的紅人。

而前世的自己18歲從大山裡出來,就一直在一家餐廳打工,這些事情她都是在一些採訪視頻里看見的。

現在她提前出來了,《權謀》這部劇她非得參演不可,既然主角沒了,出演配角又何妨。

能和葉念旋同台battle,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葉辛夷打開了系統商城,翻看了一下,花了5積分兌換了一張身份證,又花了15積分,買了改變嗓音的變聲丸。

她看着手裡憑空出現的身份證,樣子和正常的身份證完全一致,翻到正面,姓名是葉辛夷,只是性別改成了男。

原來屬於自己的那張身份證上寫的是張紅霞,很土,前世因為這個名字在私底下沒少被那些豪門小姐取笑。

之後,她便將自己的名字改成了葉辛夷。

而變聲丸是一枚很小的黑色藥丸,她吞下去後,就發現自己的聲音瞬間改變了,自己以前的聲音比較中性,但是現在變得更加低磁,就是隨便說幾句話都無比悅耳。

光聽她的聲音,誰也不會把她認作女人。

葉辛夷摸了摸自己的一頭亂糟糟的短髮,隨便走進了路邊的一家理髮店,「麻煩幫我剪成那樣的髮型。」

她的手指向牆面上的一張當紅小生的照片。

葉辛夷的頭髮長到蓋住了她大半張臉,但是閱人無數的理髮師僅憑她露出半張臉的弧度,便知道她的顏值絕對不低,就是這一頭參差不齊胡亂剪的短髮,看得他直皺眉。

到底是哪個愚蠢的理髮師,剪成了這副非主流的模樣,直接就毀了整張臉。

剪成這副模樣的不是別人,正是葉辛夷自己,她當初就是為了剪得越丑越好,刻意將自己丑化,要不然她也不可能不引起張山的注意,安然無恙活到現在。

隨着一根根的髮絲掉落在地,葉辛夷完美的面容直接暴露出來,白皙的臉龐如白瓷般光滑。

她的臉不似那種婉約柔和的江南美人,分明的輪廓英氣十足,有種雌雄莫辨的美,臉上沒有一絲修飾便已經讓人移不開眼。

理髮師直接愣住了,他知道這人應該長得不錯,但是沒想到竟然這樣好看,就連牆上的當紅小生都比不上眼前這人。

艷若紅色海棠的唇瓣,勾起若有若無的弧度,狹長的桃花眼微光泛起,似是有情又無情,叫人一眼便能沉溺其中。

葉辛夷知道自己長得好看,不然上輩子也不可能被人罵的最多的就是花瓶,她的這張臉其實並不需要太厚的妝容,過多的粉底反而將她的顏值拉低,只是上輩子的自己根本不知道這些。

葉念旋買通了化妝師每次都把她臉上的妝畫得很濃,將她真正的臉隱藏了起來,作為一個小演員她根本沒有選擇自由選擇的能力。

因此每次和葉念旋同台都會被比下去,她的不自信和葉念旋的坦蕩大方形成鮮明對比,無數黑粉捧葉念旋的同時不忘拉踩她一番。

這個髮型剪得不錯,葉辛夷很滿意付過錢之後,就走了出去。

理髮師獃獃的看着她的背影,突然猛的一拍腦門,「都忘了和他拍張照片了,他的照片放在這裡就是個活招牌啊!」

理髮師心裏惋惜不已,但是葉辛夷的背影早就消失不見。

人靠衣裳,馬靠鞍,現在她得換點自己的這一身破爛衣裳,走進一家商場,隨手挑了幾件衣服。

一旁的小情侶手挽着手,一副膩歪的樣子,在撞見葉辛夷時,男人臉上閃過一絲明顯的嫉妒,再看到自己的女朋友看着葉辛夷失神的時候瞬間就怒火中燒。

自己的女朋友看着別的男人發獃簡直就是在**打他的臉。

不過是個窮酸的小白臉,就連身上的衣服都是破的哪裡比得上他,他對着導購員吼道:「你們店裡怎麼乞丐都放了進來。」

他不善的看向葉辛夷,指的是誰不言而喻。

導購小姐踩着高跟鞋匆忙過來一臉為難的賠笑,這店裡的衣服一件都是上萬塊,雖然這個客人穿的破破爛爛像是買不起的樣子但是她總不能把別人趕出去吧。

「這位先生,不知道這位客人哪裡妨礙到了你。」

「雷成,我們別惹事。」方依依扯着他的衣袖小聲說道,現在整個店裡來往客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這裡,看熱鬧的朝這裡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