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傅爺,夫人的馬甲又爆了
傅爺,夫人的馬甲又爆了 連載中

傅爺,夫人的馬甲又爆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九彩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九彩鹿 現代言情 程汐

程汐,一個鄉下來到紅城的小丫頭,在外人看來,親媽避如爛泥,妹妹誣陷打壓,定是一個不服管教的刺頭,只有和她相處過的人才知道,何止是刺頭,還是毒刺……展開

《傅爺,夫人的馬甲又爆了》章節試讀:

第3章 找錯人了


程汐只當沒看見,徑直的往樓梯口走。

只是剛走到樓梯口,一個臉上有一條刀疤的男人就攔住了她。

「『白鹿』小姐,我家老大想見你一面。」

男人面色兇惡,一副你只能跟我走的架勢。

看着男人左脖頸上的三角形紋身,程汐擰眉。

金三角的人,能打,但後續有點麻煩。

就在程汐想着要怎麼脫身的時候。

「她有約了。」

話音剛落,一道修長的身姿就站到了程汐的身旁。

程汐扭頭,就看到傅尋那好看的側臉。

程汐本還在氣頭上,眼底泛着猩紅,現在看着更是一陣氣。

刀疤男人見了,有些猶豫,顯然是忌憚傅尋。

程汐回過頭,盯着刀疤男人,語氣冰冷:「告訴你們老大,那珠『九彩星芒』能幫到他。」

說完程汐越過刀疤男人就走了。

樓下依舊是人聲鼎沸,七拐八拐就出了酒吧。

只是她走了沒多久,就察覺到身後有人,轉過身,就看到傅尋在不遠不近的地方站着。

「有事?」

她的語調很冷。

一副有事說事,沒事趕緊滾的樣子。

傅尋倒也沒退縮,直接上前把自己的微信二維碼遞給程汐:「交個朋友?」

程汐沉默了幾秒,再抬頭看着傅尋的眼神都變了。

就像是在看一個傻子。

她道:「不熟。」

說完轉身就走,怒氣沖沖的。

傅尋:「……」

這小姑娘還急了。

**

程汐走開後,就攔了個計程車上打車回去,才剛走到小區里,她就接到了一個電話。

「說。」

她冷聲開口,那語氣,火藥味十足,一點就炸。

電話里傳來一陣刻意偽裝過,沙啞的男音:「你追查了半年的人『星芒』,出現了,就在紅城。」

程汐的眸子閃了閃,星芒,當年差點一槍崩了她的男人。

她找了他三年,沒想到居然是在紅城。

程汐:「位置給我。」

「行。」

確認地點後,程汐又轉身,去馬路邊攔了一輛的士。

等到了地點後,已經是晚上了。

從的士上下來,藉著月光,看着前方這一棟跟個鬼屋似的別墅。

還有周圍黑漆漆的樹林,看着無比滲人。

這時候,一輛黑色的卡宴從不遠處的馬路上開過來。

車前燈打着的光,把程汐的影子拉的老長。

車內

藍鈺看着別墅前方的女孩,眼裡閃過了一絲驚艷。

「哎~傅哥,你看,那裡有個好看的小姑娘。」

傅尋順着藍鈺視線看過去,果然就看到了那個所謂的小姑娘。

在車燈的照耀之下,小姑娘那張臉惹眼的厲害,清純中又帶着幾分嫵媚。

但就是那張精緻好看的小臉上,清清冷冷的,看着有些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

他的嘴角上揚。

這倒是有緣。

才分開了沒多久,沒想到又在這裡碰着了。

他道:「是挺好看的。」

兩人說話間,車子就停在了別墅前的馬路邊

這時候程汐也轉正了身體,盯着那輛車看,燈光有些刺眼,但還是能看出開車的人是個男的。

藍鈺率先解開安全帶。

下車後,他笑着朝程汐的方向走,笑眯眯的開口:「小妹妹,這麼晚了,你在這裡做什麼?」

在走路時,藍鈺的大手忍不住的抓了抓頭髮,一臉風流倜儻。

看着逐漸走近那個穿着格子襯衫,牛仔褲的男人,程汐清冷的眸子微掀:「我找人。」

她的音色有些冷,一開口彷彿就帶着低氣壓。

藍鈺聽着不自覺的後背就有些發涼。

卡宴後車座的門打開,傅尋下了車,不過兩步就到了兩人旁邊,他盯着程汐的眼睛。

「找誰?」

他的聲音有些啞,似是長時間沒喝水導致的,但又有一絲沉穩,給人的壓迫感很強。

程汐盯着傅尋,有些意外。

她也是沒想到,會在這裡碰見傅尋。

那個搶了她葯的男人。

她把手機收起來,放到包里,面不改色的道:「我找一個叔叔。」

據傳聞,那個『星芒』是一個32歲的大叔。

還不等傅尋開口,一旁的藍鈺喃喃道,「叔叔?這裡就我們倆,你該是走錯了吧。」

這荒山野嶺的,哪去找叔叔。

程汐『嗯』了一聲:「迷路了。」

說話間,程汐就看到了藍鈺右側脖頸上那個露出來一半特有的紋身。

輕聲道:「走了。」

說完程汐就越過兩人,朝着下山的方向走。

藍鈺盯着那道瘦弱的背影,抓了抓腦袋:「這小姑娘,怎麼奇奇怪怪的。」

說話冷冰冰的,他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和這個小姑娘說話莫名的有一種壓迫感。

就跟當初他第一次見傅哥的時候一樣。

傅尋站在原地,低笑着道:「來都來了,不進去坐坐?」

藍鈺在一旁徹底傻眼了,他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怎麼傅哥這麼熱情?

「不必。」程汐依舊是那道清冷的聲音。

等程汐走遠後,傅尋才道:「走吧,進去。」

說完,傅尋直接往別墅裡邊走,似乎完全沒在意剛才的事。

兩人進屋後,別墅的燈亮起。

程汐站在暗處,盯着那棟亮起燈的別墅,若有所思。

晚上十一點

穿着一身純白浴袍的傅尋靜立在窗邊,右手上端着一杯紅酒,慢悠悠的晃着。

窗外漆黑一片,什麼都看不到。

但他卻從那一片黑暗中察覺到了一絲和以往不一樣的氣息。

黑暗中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冷冷地盯着他。

很危險。

傅尋的嘴角扯了扯,轉身,關燈。

程汐橫坐在一棵大樹的樹枝上,藉著月光,看着已經都關了燈的別墅,她的腿晃了晃。

凌晨兩點

程汐站到了別墅前。

往別墅右側走的時候,腳踩到了一根小木棍,聲音非常的小,就連程汐都沒在意。

屋內,傅尋卻是猛的睜開了眼睛。

眼底帶着殺意,就像是一頭十分兇惡,準備開始狩獵的狼。

遊戲開始。

程汐輕鬆的越過紅外線監控,就從別墅二樓的窗戶翻了進去。

按着記憶里的方向,很快就找到了之前亮起燈的房間。

那個紋身,她還是有些在意。

她抬手,輕輕的按動門把手,很意外,沒有鎖。

看來這兩人對四周設置的警報器還有監控非常的有信心。

但那些對她都沒用。

門慢慢推開,沒有一點聲音音。

房間里開着空調,挺涼快,空氣中還有一股非常好聞的檀香。

四周非常安靜,只能隱約聽到蟬叫的聲音。

在那屋子中間的大床上,一個人翻了一下身,看體型看不出是誰。

程汐的目光落在了男人的脖頸上。

一步一步靠近。

程汐輕輕的趴在床邊,伸出去的手就要去扯男人的衣領。

然而下一瞬,她的手腕突然被一隻大手捉住,力量之大,被捏得生疼。

床上的男人睜開了眼睛,他側過身凌厲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男人沉着聲音開口:「你想做什麼?」

不是那個格子襯衫男人!

程汐回過神,抬起另一隻手就要往傅尋的臉上招呼,結果又被人輕鬆攔下。

那力氣大得嚇人。

程汐抬起腿,就要往男人襠部踢。

但下一瞬,兩人的位置直接來了個翻天覆地的變化,男人整個人直接撐在了她的身前。

她的腿也被死死的摁住,兩個手腕被捏的生疼。

「大半夜不睡覺,跑來偷窺。」傅尋輕笑,低頭湊近了程汐的耳邊,「小姑娘,你父母沒教過你,晚上不能隨便進男人房間嗎?」

傅尋的聲音有些許的沙啞,兩人靠的極近,聽着曖昧又性感。

「偷窺你?」程汐呵了一聲,「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程汐的大腿蓄力直接用力往前頂,腿就掙脫開了傅尋的壓制,一腳踢在了傅尋的肚子上。

傅尋一時沒有察覺,硬生生的挨了這一腳。

他皺着眉,鬆開了程汐的手,一直往後退碰到了桌子邊,一個花瓶落在地上摔碎。

還不等他站穩,又是一個拳頭招呼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