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從小龍女開始諸天之旅
從小龍女開始諸天之旅 連載中

從小龍女開始諸天之旅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三輪七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三輪七車 奇幻玄幻 小龍女

一覺醒來就變成了《神鵰》里的小龍女,不僅變成女孩子,年齡也變成十八歲,結果一激動直接散功重傷,而古墓外正有一道姑虎視眈眈,這……可如何是好? 就在這時,眼前出現了一行字
【是否開啟諸天之旅?】 「……是
展開

《從小龍女開始諸天之旅》章節試讀:

第6章 助我修行


小龍女自幼居住在古墓,除了練就黑夜視力外,聽覺也頗為不凡,雖然那寒芒破空之聲極其微弱,卻還是被她捕捉到。

她立刻施展凌波微步避開那點寒芒,隨即回頭看去,便看到寒芒本體是一柄銀白的利劍,劍柄卻是粉色的。

手持這柄利劍的人是一名女子,相貌極美,身着一件高領黑裙,極為貼身盡顯婀娜的身材,腿上漁網襪,腳上高跟鞋。

……這是正常古代人該有的打扮嗎?

小龍女之前在古墓時給自己做了幾件內衣,已經領先時代幾百年了,然而與面前這個女子相比,還是小巫見大巫。

按照未來人的記憶,這個世界只怕不是尋常武俠世界。

在小龍女思索間,那女子見一劍不中,便果斷地再出一劍,比起之前那一劍,如今這一劍由於兩人距離更近,劍勢也更加凌厲,叫人避無可避。

若是尋常情況,小龍女只怕會淪為地上那些屍體中的一具。

不過她的情況不一般。

繼續施展凌波微步,優雅且分毫不差地避開了劍刃,並順勢與那名女子拉開距離。

小龍女低頭看向右臂,只見白色袖子出現了一處破口,露出手臂的肌膚,雖然她很確定自己避開了劍刃,可這袖子卻還是被劃破了。

難道是劍氣?

小龍女再看向那位女子,心想此人的劍法在她之上,可雙方並無矛盾,她不解道:「你是誰?為何向我出劍?」

女子雖然眼裡布滿警惕和殺氣,但臉色發白,不是小龍女那樣常年居住古墓形成的蒼白,而是一種虛弱的慘白。

剛剛揮出兩劍之後,她便有些後繼無力。

從小龍女剛才施展的身法來看,連偷襲都打不中,正面交手更是不可能打中,尤其是她現在狀態極差,一身功力發揮不出五成。

因此她也沒有繼續出劍,而是遠遠地凝視着小龍女的面容,只看到了如道家高人那般的出塵絕世之氣,半響後才擠出一句話:「……你不是羅網。」

小龍女歪了歪頭,問:「羅網是什麼?哦,是那個羅網啊,那你就是驚鯢咯?」

若是忽然問她羅網是什麼,她還真不知道,可聯繫眼前這個女子的模樣,她便在未來人的記憶里找到了答案。

秦時明月!

這個世界是秦時明月的世界,眼前這位女子多半是驚鯢,羅網的天字級殺手,她其實不叫驚鯢,但因為她手裡的劍叫驚鯢,所以她的代號也是驚鯢。

「……」

驚鯢現在確定眼前這位美若天仙的女子不是羅網殺手,眼中的殺氣漸漸散去,但警惕卻絲毫不減。

不是羅網殺手,不代表不是危險。

小龍女道:「你為何這樣看我?想做什麼便去做吧,我不會妨礙你。」

說著,她扔掉手上的利劍,走到遠處。

驚鯢深深地看了小龍女一眼,隨後用劍在地上的黑衣人屍體上划了幾下,切下幾塊黑布,而後轉身施展出極快的輕功離去。

小龍女見此,便也施展古墓派輕功跟了過去。

驚鯢停下腳步,回頭看去,小龍女見她停了下來,便也停下腳步。

雙方凝視片刻,忽聽到一個嬰孩哭泣之聲。

驚鯢面色微變,也顧不得其他,飛速朝哭泣聲地方向奔去。

當小龍女跟上時,便看見不遠處的驚鯢抱着一個女嬰,冰冷的面孔上出現了一絲柔情,剛才切下的黑布也被當成襁褓。

難怪驚鯢揮出兩劍就臉色發白,原來是因為剛生過孩子。

雖然她是武者,恢復速度比尋常女子快,但也不能一天內就恢復如初。

「……為什麼跟着我?」

驚鯢抱着女嬰前往城池方向,沒走多久就回頭看向還在跟着她的小龍女。

小龍女可以回答一句「憑什麼說我在跟着你」之類的搪塞,但她沒有這麼說,因為她確實是在跟着驚鯢。

畢竟她不認識路,此地荒山野嶺,除了她自己之外,也就驚鯢一個活人,那嬰兒也算,但嬰兒沒有帶路能力。

「因為你是驚鯢,因為羅網殺手會追殺你。」

小龍女想吸收惡人的內力助她修鍊北冥神功,而羅網是殺手組織,殺手自然談不上好人,以這些人的內力助她練功便也沒有心理負擔。

不過這番話在驚鯢聽來,卻是帶有「我想幫你抵抗羅網殺手」的意思。

當今世道百家爭鳴,以儒家、墨家兩大顯學名頭最大,其中墨家的任俠精神她自然不陌生。

以前作為單純的羅網殺手時,她並不在意這些,如今成了母親,心態發生改變,這種任俠精神也教她心生感動。

「你既然知道羅網,還敢跟着我?」

感動歸感動,她不想連累別人。

得罪羅網,那可不是一般的可怕,他們會窮追不捨,不死不休。

小龍女淡笑道:「我既然跟着你,自然不怕羅網。」

驚鯢眼帘低垂,沉默片刻後,道:「你是墨家之人?」

小龍女搖頭道:「不,我是古墓派的。」

驚鯢聽到「古墓」二字,頗覺得有幾分森然和詭異,沒想到江湖中居然有以古墓為名的門派,但隨即又發現這個門派極為陌生,聞所未聞。

羅網作為殺手組織,情報也遍及天下,她還是天字級殺手,連她都沒聽過的門派,真是藏得有夠深的!

不愧是以古墓為名的門派,果然名副其實。

當天,驚鯢看到時不時有蜜蜂在小龍女背後的箱子里進進出出,晚上又見到小龍女以繩為床的奇妙休息法……

對此,她只能繼續感慨不愧是古墓派,果然有夠古墓的。

……

如果可以,驚鯢並不想進城。

因為一旦進城,就會被羅網的情報網察覺,屆時就會遭到新一波羅網殺手的追殺。

以羅網的秉性,新一波殺手會比上一波更強,而她抱着一個孩子,更是無法發揮全力,此消彼長下必然凶多吉少。

如果她是孤身一人,她會避不開人群,減少被羅網發現的可能,可為了照顧懷裡的這個孩子,她卻不得不進城採買物資。

於是,羅網殺手又來了。

這次來的羅網殺手有十個人,數量只是上次的三分之一,但他們的總體實力卻遠超上次那波殺手。

即便如此,他們也不如全盛時期的驚鯢,可他們知道驚鯢有了顧忌,有了弱點,還有生育後的虛弱。

驚鯢左手抱着被她取名為「言兒」的女嬰,右手拔出驚鯢劍,冷冷地望着四面八方的羅網殺手。

而那些羅網殺手也同樣取出兵刃,緊盯着驚鯢,至於一旁的白衣女子,雖然美若天仙,但作為受過專業訓練的殺手,他們此刻眼裡並沒有白衣女子。

呼~

風吹動樹葉,戰鬥一觸即發。

可就在這時,一陣嗡嗡聲傳入眾殺手耳中,聲音的源頭竟然是那個被他們忽略的白衣女子,不待他們反應過來,就見林中忽然飛出一群蜜蜂。

「啊!」

「這是什麼?」

「好癢!好痛!」

「……」

驚鯢知道這是小龍女所養的那群被命名為「玉蜂」的蜜蜂,本來還不以為意,卻沒想到羅網殺手被蟄之後,竟然一個個都抱頭倒地,嗷嗷痛叫。

你們可是冷酷無情的羅網殺手啊,被蜜蜂蟄幾下,至於嗎?

驚鯢心中一陣無語,她卻不知,常人被玉蜂蜇中後,全身便奇癢難當,痛苦不堪,即便是砍手斷腳也未必會討饒叫痛的亡命之徒,被蟄咬的那一刻也會哭爹喊娘。

玉蜂之毒,恐怖如斯!

驚鯢很快也意識到這些能夠把羅網殺手逼成這般狼狽的,絕非尋常蜜蜂,暗道:「不愧是古墓派!居然還擅長用毒。」

天下間奇毒不少,但以蜜蜂下毒的方式,她也是第一次見。

再望向那些嗷嗷痛叫的羅網殺手,本就不如她,如今中了玉蜂之毒,一身實力恐怕發揮不出五成。

換言之,如今要殺他們易如反掌!

念及至此,驚鯢提劍走向他們。

「且慢。」

小龍女卻攔住了驚鯢。

接着就在驚鯢不解的目光中,小龍女放下背後的玉蜂箱,舉臂一揮便讓蜂群回箱,然後走近其中一個殺手,抬手按住其後心。

片刻之後,就走到第二個殺手,然後是第三個、第四個……

十個殺手裡自然不乏忍着痛苦要反擊之人,可以他們如今中毒的狀態,哪怕反擊,准心和力道也大不如前,自然也威脅不到小龍女。

「她的功力……變強了!」

驚鯢暗暗心驚,這幾日相處下來,她早已看出小龍女的功力遠不及她,若非那奇妙的輕功身法,當初她的襲擊絕不會失敗。

可現在,小龍女接觸了那十個殺手之後,驚鯢隱約間察覺到小龍女的氣息之強竟然不在她之下!

以驚鯢之聰慧與見識,立刻就想到了一種可能:「難道她能奪取別人的內力?」

不愧是古墓派,果然有夠詭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