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靈師回憶錄:我叫楚歌
靈師回憶錄:我叫楚歌 連載中

靈師回憶錄:我叫楚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正兒八斤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歌 正兒八斤 都市小說

父母失蹤
從小就在小姨家長大,因為小姨的疏忽管教... 直到有一天... 楚歌進入了靈師的世界... 這個簡介你熟嗎? 本書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展開

《靈師回憶錄:我叫楚歌》章節試讀:

第4章 籃球館靈異事件


豆凈緩緩從座椅上站起來。

那恐怖的體型所帶來的壓迫感,像極了一隻黑臉的大猩猩:「學長大人,您似乎忘記了一件事。」

「這個學期。我可是您的陪練...小可愛哦!!!」

高山下意識的向後退了退:「幹什麼!坐下,你...坐下!」

...

啪--

鄭佑勿拍了桌子。

「都住口!請注意,這裡是學會的學術交流室。」

「高山,我再次告訴你。我對中分過敏,有些事情莫奉勸你強求!

而且,這裡從今天開始,這間交流室被學校女子話題部徵用了..

請你現在、立刻、馬上離開這裡。」

楚歌:「對,滾地。別小看我們會長大人!」

看着楚歌和豆凈在一旁,裝腔作勢擠眉弄眼,高山嘴角不屑一笑,反而是快速地冷靜了下來。

他若有所指的指了指:「那他們...」

鄭佑勿輕輕放下了手中的水杯。

「靈異學會成員除外!」

「我女子話題部部長鄭佑勿說的。」

高山的劍眉一挑,撐起嘴角:「我還以為靈異學會,只有你自己了,沒想到又進來兩個..呵呵..」

「加入新成員又怎麼樣?可對於高學學術部的學會研究報告來說..」

「他們兩個...那啥,似乎並不能產生什麼有力的影響!」

鄭佑勿有些不高興了:「那又怎麼樣?」

「另外我告訴你!我們靈異現代高學異常生物研究學會,已經開始着手第一份靈異事件推理學報告。」

見高山表現出一絲興趣,一旁的豆凈就開始顯擺:

「我想就算是不愛運動的你。

想來應該也是知道,我們高學籃球場閉館事件吧?」

高山聞言一愣。

鏡片的反光在昏暗的環境下,讓人有些看不清他的臉龐!

只是見到他的身體,輕輕向後左腿微撐,饒有興趣的靠在門口。

他伸手扶了扶眼鏡,那冷淡的語氣里,似乎早已看穿了一切!

『就這!

哼,分明就是無稽之談..沒有依據的偽科學..』

腦中知道的信息在整理串聯。

一個答案在漸漸揭曉!

「知道啊!」

高山的聲音不輕不淡,回答的更是無關痛癢:

「不就是因為當時,參加籃球賽事的選手,在球賽的半場期間,身體突然出現了某些生理上的不適。

導致比賽中途提前結束,雙方選手入院檢查了嗎。」

見高山說的輕佻,豆凈語氣有些生冷:「難道你就不覺得奇怪,要知道他們的身體都很強壯..而且..」

「為什麼白天的比賽沒事,事故卻發生在了夜間的半場?」

啪嗒--

坐一旁的楚歌打了個響指,感覺豆凈這一次真的是在線了...

「而且..據我幾個在拉拉隊的閨蜜了解。

當時就聽有參賽的球員說,感覺身體出現異常的時候,似乎都聆聽到了,一種令人心臟跳動奇怪的呼喚...人的呼吸感覺到了困難!」

鄭佑勿的雙手攥了攥水杯,緊隨其後,對豆凈的話進行了補充。

就在這短短的說話分析間,她感覺自己的頭腦十分的清涼。

而且自己似乎嗅到了春天的感覺...

「什麼奇怪的呼喚?」楚歌好奇眨了眨眼,眼神看起來有些蔫壞。

見話題都說到了這個份上。

鄭佑勿也就起身,來到一個交流室的檔案櫃前,打開從裏面抽出了一個,用筆記本做的檔案文件。

等到她再次重新坐下,高山也是好奇的圍了過來!

「你們看這裡。」

將這個略略有些厚的筆記本打開。

翻開後的紙頁上面有一頁,貼着一角被精心裁剪下來的報紙。

這角報紙的樣子,看起來就有些老舊,不過保存的很清晰完整。

「老報紙,似乎20多年了吧!」

對古董老物件略有研究的高山一眼就了看出來。

「對於這個南山高學籃球館的信息,根據當時的新聞報道所記載..

說是在南山第三高學的這座籃球館,在其施工建造的過程中,出現了一則重大的人身傷亡事故...」

因為前傾身子有些俯身低頭,鄭佑勿鼻樑上的那副大眼鏡框。

現在有些下滑的厲害..

但她講到了點子上也就不再管了!

「據說當時的施工團隊宣稱,似乎是籃球館的地基出現了問題,之後就有一名工人在當夜失蹤了!!」

「當時的花邊報道還稱這個施工團隊,遭到了南山市某個大型社團的威脅,似乎是施工隊的主要負責人欠下了高利貸,聽說好像是被...」

...

就在這時...

豆凈突然地桀桀桀一笑。

那張陰森的大臉和便秘的黑猩猩有的一比:

「我們的推論就是--

南山第三高學籃球館的下面。

肯定埋葬着一個被人惡意釘了人樁的屍體,而且極有可能是那個失蹤的工人,他給老闆背了黑鍋!」

「在之後...籃球館的建設施工,就順利的完成了這個工程...」

說到這裡豆凈伸出中食二指併攏。

順着凹凸有痕的鼻尖指向自己的眉毛中間!

之後一分二指的指肚快速地拂過臉上粗黑粗黑的濃眉...

營造了一個深深的畫面感!

「籃球館事件的真相只有一個,那就是傳聞中的--怨靈作祟!」

陰森的聲音從豆凈口中而出。

....

場面為之一靜。

「得了吧!不科學的小子。

你舊學之術看多了吧?」

高山有些不屑地反駁:「在我看來,籃球館事件的真相只有一個!」

「那就是疾病之蟲作祟!

也就是生活中常見的病蟲--蜱蟲,在吸血後所造成的病體遺症!」

說到這裡,高山冷冷一笑:「這就是你們靈異學推理研究報告嗎?

一份來自小學生的心理學!

你們的科學依據是過家家過來的嗎?

還是一天到晚光暗交錯,出現了一些不該有,不可思議的想像!」

面對這冰冷不留情面的嘲諷。

津津有味看戲的楚歌,卻是不知何時身形如同一個林間的鬼魅。

身影只是一閃。就離開了椅子,突然地出現在了高山的面前!

他伸手指着高山的鼻子:「你知道靈異學會的鄭會長,為了這份學術報告,她付出了多少的心血嗎?

你這個可惡的傢伙,怎麼能就這麼輕易的否定這份努力!」

高山神情驚駭地退後一步,又倔強的邁步伸手一擋防禦在身前。

稍微的停頓了一會,高山才有些小心的說道:「不過現在,說起來靈異學會,最大的問題製造者...

「就是你吧!語文考試為0的不良少年--楚歌。」

「想要加入學會的...你!會作報告嗎???」

...

『唉?

這個可惡的傢伙。

他怎麼知道我就是來充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