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滿級萬人迷是反派
快穿:滿級萬人迷是反派 連載中

快穿:滿級萬人迷是反派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骨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絳珀 骨計

身為現代女尊世界風流倜儻玉樹臨風的珀二爺,被前男友因愛囚禁帶到修仙世界
  死後她綁定了一個系統,穿梭世界做任務
  世界一:馬甲文白蓮花姐姐   女主有馬甲,打臉女配再打臉
  絳珀:我也有馬甲
  世界二:虐文女主的女僕   本該助男主虐女主,但她就不
  絳珀:男人,不要欲擒故縱
  世界三:末日重生文終極反派   混入男女主的隊伍,成為團寵
  絳珀:不好意思,我要毀滅世界
展開

《快穿:滿級萬人迷是反派》章節試讀:

第2章 馬甲文白蓮花姐姐「2」


可能是因為白月光臨死前的那句「我的孩子」,讓溫父覺得白月光在怪他,他不敢給孩子起他的姓,便讓她隨母姓。

白珀被認作了溫父的大女兒,養在了溫母的名下。

雖然是小三的孩子,但是孩子母親都死了,怕被人說冷血容不下一個孩子,溫母只能捏着鼻子收下了。

一年後,溫嫿出生,因為溫母對溫父有了間隙,對有溫父一半血脈的溫嫿很不喜。

因為不同的姓氏,讓白珀從小就意識到自己在這個家格格不入。

在知道上一輩的事情之後,白珀便謀略着想要得到溫家。

對這個爹不疼娘不愛的可憐小妹,她明裡暗裡敗壞她的名聲,想要弄廢她。

在高三那年,白珀就快要成功了,結果可憐蟲換了魂,她的暗箭一次次被可憐蟲躲過。

最後是她身敗名裂。

記憶的最後,是她跳入海里,被驚濤駭浪吞沒。

現在她的任務就是成為白珀,給溫嫿使絆子,把得到溫氏集團為目標繼續給溫嫿使絆子。

接受完所有記憶的絳珀:老人,地鐵,手機。

她甚至還有對自己記憶里的小說,有一絲絲的質疑。

世界上還有這種小說?

她在修仙世界都沒看到過這種話本子。

這種白蓮花人設,哭哭啼啼找男人庇佑真的很遜好么?

還不如她在女尊世界看的男頻小說,當個寵夫戀愛腦呢。

【宿主不要怕,以後這種人設還有很多。】三千世界裏女尊世界占的比例很小,而且他有的都是女配劇本,以後這樣的人設只多不少。

絳珀:「……?」你是什麼魔鬼?

【這裡和女尊世界相反的世界,宿主換位一下,忍一忍就好了。】001生怕她後悔。

嘖了一聲,絳珀心裏倒是沒有後悔,就當演戲了。

她曾經交過一個當男明星的男朋友,因為經常和他玩角色扮演,她還是有一些演技在身的。

熟悉的鈴聲突然飄進耳朵里,下課鈴聲響了,老師說了一聲下課後就走了。

老師走出教室的下一秒,絳珀習慣性猛的一下站了起來。

起身的巨大動靜驚嚇到了周圍的人,他們紛紛投以絳珀疑惑的目光。

絳珀:「……」

她忘了,現在她不是絳珀,而是白珀。

絳珀突然很懷念在女尊世界,讀書時期為非作歹的日子。

一下課呼朋喚友的出去玩。

白珀白蓮花,她是很多男人心目中的夢中情人,她溫柔嫻雅,她美麗大方,她……

把自己當做一個男人,把自己當做一個男人。

在心裏給自己下了暗示,絳珀向周圍的人勉強擠出一抹微笑,然後動作優雅腳步飛快的離開了教室。

教室的人摸不着頭腦。

「校花今天怎麼那麼奇怪啊?」

「可能是出了什麼事吧。」

「……」

絳珀快速上了樓想要去天台吹吹風,拐角處不小心撞到了一個人。

抬眸間,絳珀看到了少年清雋的容顏,心裏有些蠢蠢欲動。

【人設!】001在絳珀的腦海里怒吼,讓她回魂。

下一秒,絳珀快速地垂眸,疏離地道了聲歉跑上了陽台。

漂亮的少女裙擺飛揚,又白又細的腿一晃而過。

站在原地的少年心尖顫了一下,有些疑惑她今天的異常。

今天居然沒有貼上來裝模作樣?

心情不好?

等上到了天台,001疑惑出聲,【宿主你怎麼出來了?】

「不想呆在教室裏面。」如果可以,她連學校都不想待。

絳珀甩鍋,給001壓下了一個罪名,「劇情都還沒開始,你不能讓我放鬆一下?周扒皮?」

女主今天晚上才會借屍還魂,劇情還沒有正式開始。

001:「……」我忍!

絳珀站在天台邊看着遠方的風景,但覺得有些不夠刺激,抬起腿想要翻到外面。

001尖叫,【你要幹什麼?!你不要崩人設!你想讓誰過來圍觀你看你跳樓?!】

但凡讓她翻出去了,樓下肯定分分鐘聚集一堆人,看她「跳樓」。

而且翻牆能是一個穿着裙子的淑女乾的事?

絳珀手一抖,差點就翻出去了。

穩了下來之後,絳珀想着自己岌岌可危的人設,又停了下來,退了一步繼續看風景。

心裏卻是在想着改天去蹦個極,再不行去開架飛機去海上跳海。

……

心裏想着去蹦極,吹了一下風,絳珀興緻缺缺地回了教室。

落在其他人眼裡,就覺得今天的校花格外的反常。

雖然她強撐着笑容,不想讓他們發現。

但是他們是多麼細心的人啊,怎麼可能看不到她強撐的內心?

有人有心想去問絳珀,但她前一秒剛進教室,下一秒上課鈴聲就響起來了,大家只能止住了腳步。

有人惋惜,失去了一個和校花說話的機會。

這一節課是生物課,但絳珀對學習真的不感興趣,頻頻出神。

在其他人眼裡,就是她狀態不對勁,在最喜歡的生物課上都能出神。

不遠處的校長室里走進了幾個人,半個小時後裏面的人談話結束,在校長送他的時候,男人莫名想到前不久看到的那一幕。

鬼使神差下,男人開口,「我們學校應該沒有校園暴力這種情況吧?」

校長一驚,下意識搖頭。

校長還想說些什麼,但男人好像只是隨口一問,點頭示意後就走了。

他身後的幾個想助理的人緊隨其後。

在返程的路上,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對身旁和他彙報的秘書吩咐道,「查一下匯一高中暗地裡有沒有校園暴力。」

秘書愣了一下,應聲道好。

一節課過後就是放學了。

平時和白珀玩的比較好的幾個人,放學後第一時間就圍過來了。

「珀珀,你今天怎麼了?」短捲髮的女孩關切的問道,沒有等絳珀說話,又自顧自的說道,「你那個妹妹又給你惹事了?」

他們都習以為常。

白姓卻被冠上溫家大小姐的身份,顯得非常不同。

豪門的腌臢,腦子稍微靈通一點的都能猜出緣由。

起初他們覺得溫父腦子拎不清,連帶着對家裡的小孩吩咐遠離白珀。

但隨着時間的推移,大家漸漸遺忘了這件事,加上白珀的操作。

只記得溫家大小姐白珀是一個名門閨秀,落落大方是一個適合娶回家當家做主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