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天道亦是我
天道亦是我 連載中

天道亦是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黑夜輓歌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陳逸 黑夜輓歌

經過高考既是新的人生,經歷無數的生死輪迴,在仙域與三清論道,與佛祖論佛,與玉帝同坐天庭管文武百官
從如夢如幻的仙域回到高樓聳立的都市,從新開始修成真正歸宿
展開

《天道亦是我》章節試讀:

第6章 佛碎廟危


陳逸轉頭就對馮敏說:「媽,我等一下才進去,你可以幫我去買點香嗎,這樣進去不太好。」

陳逸打算支開他媽媽,現在沒事不代表之後沒事,以防萬一才是最重要的,就怕真的出事塌方了。

馮敏看了看自己的手說:「對哦,連香都沒有,怎麼參拜,我就這就去。」說完急沖沖的跑出偏殿,來到陳逸身邊:「兒子,你先進去等我,我待會就來。」

看了看母親的陳逸,點了點頭,馮敏看見陳逸答應了,就往外面賣香的地方跑。

這時陳逸看着走遠的馮敏,放下心走向偏殿。

陳逸走出第一步的時候,突然偏殿開始震動,屋頂落下灰塵和木屑。

第二步,偏殿搖晃幅度開始增大。

第三步,已經可以清楚聽見偏殿屋頂崩壞的聲音。

走到這,陳逸也知道再走下去這座偏殿會倒塌,就停了下來。小和尚一直在偏殿裏面,也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情景,於是大喊:「別走過來了,我知道了,施主是我不對,狗眼看人低,施主是大能者,我為剛剛的話抱歉。」

陳逸也沒有為難這個小和尚,在他停下來後,偏殿的搖晃就開始變小,直到停下來。

搖晃的偏殿停下,這時不少和尚也跑了過來,因為剛剛的動靜實在太大了,並且還驚動了方丈,方丈也在第一時間趕了過來。一開始方丈還想怪罪小和尚,結果看見了陳逸在旁邊,就感覺着很奇怪。

小和尚看見方丈來了,連忙跑到方丈旁邊請罪,因為他的疏忽導致偏殿的搖晃,說出了前因後果。方丈聽後用驚恐的目光看向陳逸,陳逸也用和善的目光看向方丈。

方丈鞠了鞠躬,向陳逸說:「施主,能否原諒慧緣,他只是一心向佛,對施主說這樣過分的話。」陳逸並沒有理他,而是回頭看向偏殿里文殊菩薩的頭。

這時馮敏回來了,看見這麼多人看着陳逸,以為剛剛的動靜是陳逸弄出來的,全部僧人過來興師問罪,連忙抓着香過來,扯着陳逸對着方丈說對不起。

看着陳逸母親這樣和自己說對不起的方丈,不禁感到羞恥,剛剛明明是慧緣弄出來的誤會,現在反倒別人給他們道歉。方丈走過去和馮敏說:「這位女施主,你兒子是今天有佛緣之人,我們只是來和他說兩句祝福話語,祝他日飛龍在天。」

聽見方丈這樣贊陳逸,馮敏很是驚訝,因為從小到大,陳逸就沒有被別人贊過,而且是這樣德高望重的高人,有這樣評價。馮敏連忙把還在看文殊菩薩的陳逸轉過來連忙說謝謝。

陳逸回過頭來,也敷衍的說了句謝謝,然後馮敏就帶着陳逸離開了。

看着漸行漸遠的兩人,方丈回過頭來,一臉嚴肅看向慧緣說:「慧緣你說的可是真的,一字不差,一字不錯?」慧緣看着嚴肅的方丈,平常和藹的方丈今天竟然如此關心此事,於是又將這件事重新說了一遍。

方丈聽完之後,嘆了一口氣,心想:這樣看來,可能我們這座小廟更不容不下這座大佛。想着看向剛剛的文殊菩薩,結果就這一看,文殊菩薩的佛像開始裂開。

砰砰砰,在文殊菩薩佛像裂開的時候,方丈也是第一時間作出反應,馬上關閉寺廟,不得讓這件事給其他人知道,倘若任何一個人傳出此消息,立即進行"洗禮",並以寺廟需要修繕為由,開始進行閉門修行。

在回家路上,陳逸並不知道他剛剛的行為發生了什麼,而是馮敏不停的說到:「想不到啊,兒子,原來有佛緣的是你,看來你這次的高考肯定能考到好成績。」

陳逸也是敷衍的回應馮敏,並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回到家,馮敏還是叨叨叨個不停,陳逸就以要複習為主,跑回了房間不聽馮敏叨叨。

回到房間的陳逸,想了想自己需要一門什麼武學,回想了一下,現在的自己並沒有合適的兵器,因為之前輪迴路的原因並沒有把自己的本命法寶帶回來,而煉製本命法寶也需要一定的境界,所以選擇一門現在適用的武學很重要。

想了很久,陳逸需要可攻可守的武學,最好還有着可以攻擊遠處敵人的,就想到了一門《翻天印》這算是佛教的一門武學,以手做法,可以作出攻守,可以發出印記攻擊他人。

定下來後,陳逸把《翻天印》修成大成後已經是周天,剛起床出房門就遇到了陳凡,陳凡看著兒子,眼神火熱:「兒子,聽說你有佛緣,是不是真的,能不能下次分我點!」聽着這樣的話,陳逸馬上離開家裡跑到外面。

跑出來的陳逸,回到學校上自習課,由於已經高中知識熟練到心,所以並沒有繼續複習,而是繼續修鍊。一早上過去了,陳逸睜開眼睛,看見周圍的同學還在學習,而他就下課出去吃飯。

與眾不同的陳逸,進入了老師的眼中,現在還有6天就高考了,即使剛剛獲得錦旗,也不至於保送吧,這就開始不學習擺爛了,看來陳逸也就這樣。

陳逸並不想因為別人的眼光就放棄自己,但是現在也發現了,輪迴路好像對他的性格和態度進行了沖洗,並沒有像他在仙域那時候那樣子強勢,而是開始有感情,這也是陳逸與上一世最大的區別。

陳逸走到外面,毫無事事的走着,現在的他也就是等着高考然後去哪大學進行學習,想到這,陳逸想着自己本來就要做歷史工作者,那不如去古董街看看,學習學習。

陳逸就打車來到古董街,到了古董街,一下車,就聽見很多人在喊着:「真品,真品,都是清朝傳下來的。」陳逸看着這些人,並且與旁邊破爛的建築,損壞的街道形成對比,看來前幾天大宗師逃出造成的破壞並沒有破壞這裡的生活。

陳逸走着走着,看見一家與附近格格不入的建築,那是完好無損的建築,陳逸打開天眼一看,發現那有一個小小的陣法,防止外面遭受破壞,雖然是小陣法,但是對於那天造成的衝擊波危害還是能抵擋下來的。

感興趣的陳逸就走了過去,來到門口抬頭一看牌匾:聚寶閣。

進了門,就有店小二迎了過來:「聚寶閣,聚天下所有寶貝,客官可以慢慢看。」陳逸看着這店小二,並沒有那小和尚那樣勢利眼,就很是高興進了門左看右看。

開着天眼的陳逸,把展示出來的物品一覽無遺,看見很多都是平常物品,也就是比較老,是古董,真正對他有用的並沒有多少。

這時店小二看見陳逸走了一圈沒有停下來,就說:「如果客官覺得不滿意,可以上樓看看,聚寶閣的樓層是按照物品稀有程度來放的。而我們這個店是羊城總店,一共有五層,在一層的都是平常的。」

陳逸聽後很是開心,並用天眼看了看這個店小二,看見他是武者後期,說道:「倘若這店還有能讓我滿意的物品,我讓你突破至武者圓滿,亦或者宗師也可以。」

店小二聽見很是開心看來這可能是一名返老還童的前輩,他聽說修鍊到武帝,就能保持年輕模樣,馬上迎着陳逸往樓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