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天降錦鯉公主是皇家團寵
天降錦鯉公主是皇家團寵 連載中

天降錦鯉公主是皇家團寵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冰糖清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弘毅 古代言情 夏玦

掉進河裡的夏玦被逆轉人生系統綁定,來到了未知名的世界,成了夏朝的七公主
系統給了她一本書,讓她知道,自己穿成了那個母妃被陷害打入冷宮,帶着弟弟艱苦生活的病弱公主,夏朝戰敗後被迫和親,病死他鄉
趁着現在,母妃還沒入冷宮,戰亂還沒有開始的時候,努力逆轉人生! 被人陷害?帶上錦鯉buff,逢凶化吉! 天災盛行?改造農具!興修水利!耐旱高產的番薯、馬鈴薯、玉米輪番上場! 外敵來襲?整改部隊!提升裝備!再有罐頭毛衣即食麵等等能把敵軍饞哭的物資
後勤有保障,兵將放心沖! 再有對外貿易,草原部落吃飽了,不來騷擾邊境
傳播種田技術,西南小國前來俯首稱臣
京城眾人無人不敬佩,全國上下無人不愛戴
一眾兄弟姐妹:「我家玦兒/玦皇姐最厲害了!」 皇后:「玦兒貌美又聰明能幹,哪兒個凡夫俗子配得上?!」 就連不苟言笑的皇帝,也在夏玦身後大力支持,為她撐腰,痛罵反對她的迂腐老臣
等一切安定,驀然回首,那俊秀的竹馬成了大將軍
夏玦對着竹馬大膽示愛
竹馬明面不為所動,暗地裡悄悄紅了雙耳
正當她以為沒了迴音時,一向沉默寡言的大將軍,在醉酒之後翻進長公主府,將她扛回他的將軍府!展開

《天降錦鯉公主是皇家團寵》章節試讀:

第八章 城中集會


夏玦腦海里一陣天馬行空,最後倒是能夠找到讓這兩樣東西合理出現的辦法。

夏朝算是一個比較開放的朝代,和其他的番邦國家都有來往。

就是在京城集市中,也會有西域的商人買賣商品。

這紅薯可以假裝成是某一個偏遠國家的商人運過來的,而自己則是因為新奇,所以把它買了回來。

至於這曲轅犁的圖紙,可以是高人所贈,或者是在買的古書里掉出來的。

夏玦十分滿意自己的想像。只是要讓這些想像成為「真事」,還得自己出去一趟。

之前的七公主也是一位愛出宮玩的主兒。當夏玦把自己下午時分要出去集市遊玩的消息,告訴給迎春和逢秋,她們倆並沒有十分奇怪。

很快,她們便喬裝打扮完畢,順便給夏玦穿上一件較為簡約的衣裳。

夏玦看到銅鏡中的自己,頭上的頭髮被梳至兩邊各扎了一個小發鬏,還插了兩朵粉紅的芙蓉絨花。

她穿了一件鵝黃襦裙,因外邊寒冷,還配了一件紅色狐皮錦裘。

迎春還想給她配上帷帽擋風,但是被她拒絕了。

隨後她們三人出了門,帶着幾個護衛。

暗處的暗衛統統跟上。

一輛不顯眼的馬車緩緩駛出一處宮門,來到了人跡不多的巷子里,兜兜轉轉,向著人多的城東出發。

城東實在熱鬧,她們碰巧趕上了集會人正多的時候。

夏玦挑起馬車的窗帘,看到路邊有很多人挑着一擔各不相同的東西,行色匆匆。

路邊上的有支起來的攤子,也有地上鋪上一塊粗麻布的攤子,都滿滿當當擺上了東西,吃的、用的、玩的,琳琅滿目。

更有不少的外邦人士,不同顏色的眼珠和頭髮,高鼻深目,服飾各具特色。

夏玦來到了一處店鋪面前,這家店鋪上面有一塊牌匾,上書「西珍閣」三個大字。

這家店鋪是一位西域商人開的,裡頭有許多西域來的玩意兒,賣的東西五花八門。

夏玦覺得這裡頭像是一個市場。

有同是從西域來的商人,在裡頭租下一個櫃檯,賣他們自己帶來的東西,買完後後上交租金給老闆。

人多東西雜,正是夏玦想要找的地方。

她領着她的兩個貼身宮女,在裡頭大買特買,看着什麼新奇的玩意兒都買一點,尤其是各種果實種子植物根莖之類的,買的尤為多。

夏玦看着這些西域來的東西,瞧見了比較熟悉的東西,兩手指寬的橙色胡蘿蔔、孜然粒、牛羊肉乾,還有胡椒粒,都通通被她塞進身後跟着的人手裡的竹編籃子里。

各路的西域商人瞧見這位大主顧買的東西多了,也十分豪爽的給搭上一些其他的的小玩意兒,而夏玦他們也一一接下。

等她們出來時,已經是買了四個大麻袋的東西了。

剛剛買東西用的時間不長,夏玦並不着急回去。

於是眾人來到一處酒樓,上了二樓人少的貴賓區,點了些許糕點飲品,就在此歇息。

貴賓區人少,但也不是完全沒有人。

在不遠處一處能看到街上風景的窗戶旁,坐着一位青年,一位少年。

雲弘毅來到這京城不久,尋了空閑,找自家哥哥出門遊玩。

坐在酒樓里嘗着這裡的招牌菜,才沒吃上多會兒就來了一群人。

最是吸引人目光的是走在中間的一位小女孩,七八歲左右,黃裙紅裘,但艷麗的顏色都沒能賽過那精緻可愛的小臉蛋。

大而圓的眼睛裏含着一汪水,細淺的眉毛彎出令人舒適的弧度,小鼻小嘴,嘴角天生微揚起,總是笑意暗存。

雲弘毅想到了自家娘親種在後花園裡,十分寶貝的一株紅牡丹。

「哥哥,你看這邊。」

被自家又悶又皮的弟弟折騰了半天的雲弘安,沒好氣地瞪了雲弘毅一眼,然後順着他示意的方向看去。

結果讓他看到不得了的人出現了。

他之前可是在宮中見過所有的皇子公主,對這個十分貌美可愛的七公主印象深刻,因此他一眼就將人給認出來。

只是人家分明是掩蓋身份出來玩的,就只好假裝看不見。

雲弘安用手沾水,在桌子上寫下「七公主」三個字,看到對面的弟弟還是沒什麼反應。

雲弘毅還是沉默地吃着菜,見到哥哥寫的字後在回想着什麼,最後垂下眼眸。

夏玦可不知道自己被人認出來了,她正在和系統對話。

【現在可算是可以買個紅薯了。小逆啊,你能不能將紅薯悄咪咪地塞進其中一個麻袋裡?他們都不讓我碰麻袋,好像生怕那些兒個麻袋,一不小心就會把我壓倒了似的。】

【這個是可以做到的,只是這麻袋要離得近一些,小逆才好放進去。】

【這個不急,麻袋都放在馬車後面,等會我就能靠近它們。】

夏玦嘴上吃着棗糕,漫遊的思緒似乎觸到了什麼,她又去問系統。

【小逆,小逆,你們系統會自帶空間嗎?能儲物能保鮮的那種。】

【有空間,不過不算大,現在有個十立方米的體積。保鮮這個功能可以有,不過可能要等升級後才能有。】

這系統還能升級,這是夏玦沒想到的。

【怎麼樣才能讓你升級?】

【這是要宿主完成足夠多的任務才能成,至於要多少,小逆也不清楚,不過這完成數量是不會太過於為難宿主的。】

夏玦也不強求,能有個空間就好,而且這體積還算可以的。至於保鮮功能,就隨緣吧。

下了酒樓,她去了趟書齋,這裡並沒有什麼話本之類的,滿滿當當的竹簡,寫的都是經典著作聖賢書。

夏玦想着,不該用了幾天的紙就忘記了,現在夏朝還是用着竹簡,書齋里沒有一張紙。

她可犯了愁,那曲轅犁的圖紙就是用紙畫的。

難不成要用竹簡描述一遍那曲轅犁的外貌結構尺寸之類的,假裝是某高人所寫的,而那張圖紙則自己描一遍,跟人說是自個跟着竹簡記載畫出來的?

【宿主,其實還可以選用石板作為載體的。到時候小逆將石板扔在回去的路上,宿主看到它時就說這上面的圖案奇怪,帶回去。】

夏玦雙眼一亮。

【好,就用你的這個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