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帶着空間在六零過小日子
帶着空間在六零過小日子 連載中

帶着空間在六零過小日子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是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沁 趙觀棋

重生到饑荒年代,看着一張張枯瘦如柴的臉為了活命而努力找吃的
蘇沁也想試着在這個沒有唐藝的世界裏為珍惜自己一次,而且那人後來也只有自己,有吃的也是先緊着她
這糟糕的環境,人心卻是暖的
展開

《帶着空間在六零過小日子》章節試讀:

第三章 去大姨家問消息


下午起來上工前,楊菊花自己去蘇愛華兩口子房間抱了大寶回他們老兩口子的房間,給大孫子喂點吃的。

也就兩三根紅薯干,但這時候實在很多缺糧,別小看這幾根紅薯干,紅薯干都是好糧食。

楊菊花的糧食里還有樹皮樹葉,野菜都算是好東西。

像大米麵粉,這種精貴買都不買不到,夢裡啥都有。

楊菊花那麼疼愛蘇愛華都沒有給他開小灶,不是沒給過,反正不會到他嘴裏,全便宜了蘇二妞。

連蘇大根都沒有,楊菊花可不想好死了蘇二妞。

大家陸續起床,該上工的上工。

除了同住的三丫,沒人過問蘇沁,反正知道她沒死就成。

就算死了,也只有三丫一個人傷心,其他人估計就是傷心即將到手的30斤糧食吧。

......

晚飯就是一鍋樹皮野菜乾菜切碎加點地瓜面一起煮的,面少水多,就一鍋亂燉。

樹皮都是是後來搶的,沒辦法,團山村的山也就那五座山頭,關鍵山也不大啊,光團山村就有七個隊,每個隊至少有五十戶人家,每家一大家人。

到了這種時候,肯定不止本村人來尋吃的啊。

野菜和菜乾還有陳年的,楊菊花都慶幸沒丟了,不然都活不到今天。

晚飯是楊菊花分配的。

最好的就是蘇愛華,再就是蘇大根,一滿碗裏面的菜糊糊也有大半碗。當然是蘇大寶的也好,他畢竟是個兩歲多一點的孩子,再多也就那麼點。

其次就是蘇愛軍和蘇愛民,一滿碗裏面一半水一半碗菜糊糊,後面才是楊菊花和蘇二妞,比這少點水少點菜糊糊,輪到二丫三丫都是半碗水,裏面就飄着零星的點點菜葉。

野菜是兩人挖的,菜乾兩人曬的,喝水的還是兩人。

就這晚飯真的算奢侈了,不少人家是真的清湯寡水。

當然今晚,楊菊花還是給二丫了半碗菜糊糊,主要是怕她死了。

為了30斤糧食,楊菊花也是大方了一回。

當然少不了蘇二妞那陰陽怪氣,不過這些蘇沁也看不到,是三丫給她端進去的。

「三丫喝完了,把那碗端進去喂你姐,喂完了出來把碗筷收拾了。」

「水就那麼多,拿個抹布濕一下,擦一遍就行了。」

「看看這兩天的水,潤潤嗓子就行了,地都乾裂了,少喝點還留着給自留地。」

楊菊花想起水是越來越少了,還不知道干到什麼時候,必須得保存自留地里的那點東西。

池塘燕塘基本幹完了,好多井野幹了。現在就剩下二隊的那個水塔里的水,說是水塔,就是一口很大很深的井。

吃水要排隊限量,桶的大小都一樣,大概50厘米高,直徑25厘米左右,每家就兩桶。

除了這座水塔,還有一戶人家的井有水,是四隊靠近山腳下的秦潤生家,要供給四隊一半人家,還有五六七三個大隊。

四隊有一半人間在二隊打水,有一半在四隊,也是為了公平起見。

秦潤生家的水井,是要記工分的,也不能讓人家白給。

人家能打井,那是人家有實力,秦潤生可是十里八鄉有名的後生,最有可能考上大學,成為大學生的。

多少人家,想嫁女兒給他家,不過一般人還是知道自己女兒配不上,也就想想。

真要開口做親家,那必須是有實力的。

去年饑荒沒發生之前還好,至少吃的是管夠,所以明面上除了二丫和三丫,楊菊花還是保持了一視同仁,當然她自以為的。

再怎樣蘇愛軍和蘇愛民都是她的兒子,而且兩人都是老實幹活的人。

兩個丫頭片子可就是不管缺不缺糧食,那都是定量的,不許多吃,反正餓不死就行。

只看吃的少乾的多,前身蘇二丫這都15歲了,大概就是1米五左右,身體直接沒有發育,沒胸沒屁股的。

三丫大口着喝自己碗里的那點糊糊發出聲音,好喝完了去喂蘇沁。

「餓死鬼投胎似的。」

蘇二妞自從懷了蘇大寶開始就時不時把剩下的四兄妹刺一下。

蘇二妞看似只在說三丫,但眼睛可不止掃過三丫。

不然真她哪天沒有張開那張臭嘴噴點糞,都要懷疑她爛嘴了。

蘇愛軍和蘇愛民只當聽不見,蘇愛民畢竟年紀小,開始不太懂,架不住蘇二妞那裡眼裡直勾勾的嫌棄。

開始的時候還會嗆回去,但蘇愛華可是一直覺得家裡的都歸他,楊菊花都說了家裡掙得都是他的,可不覺得蘇二妞說的有什麼不對。

蘇愛華撐腰,又有蘇大寶,蘇家老兩口還偏心,次數多了就明白了自己的地位。

三丫更不敢開口說話,只低頭放慢了速度,小口的喝。

蘇二妞看了三丫的慫樣,又看兩兄弟不敢開口,就更得洋洋。

看着蘇愛華大口喝着碗里的菜糊,連忙放下一隻手捅了桶他,蘇愛華看了一眼楊菊花把自己的碗里的到了一點給蘇二妞。

楊菊花又不是沒眼看,說了沒用,還和兒子離心,只當自己眼瞎喂着懷裡的蘇大寶。

三丫喝完,端起給蘇沁的碗回來房間。

看着蘇沁醒着,「姐,我喂你,今天娘給你多分了一點。」

說著一手端碗往床邊坐下,一手準備抱起蘇沁的頭。

「我自己喝,端碗的力氣還是有的。」

蘇沁雙手撐着,身子向後靠在床頭坐起來。

等蘇沁坐起來,三丫把碗遞給她。

蘇沁接過碗,看着裏面的東西睜大了眼一瞬間懵了。

三丫看着蘇沁沒獃獃的看着碗沒動,以為她是又不舒服。

「姐,你咋了,要不還是我喂你吧。」

「沒,我就是看媽,娘她給的比平常多了一點。」蘇沁連忙找了一個理由搪塞了過去,總不能說自己沒見過吧,黑灰黑灰的,想起上午剛過來被喂的那味道。

剛才的一聲「媽」,差點就暴露了,幸虧小丫頭沒注意到。

蘇沁舉起碗,先淺淺的喝了一口,有點苦還帶點那種時間放久的陳霉的感覺。

「咕嚕!」耳邊突然傳來三丫大聲咽口水的聲音。

「姐,我……」看着三丫滿臉不好意思起身。

看三丫準備出去。

「沒事,先坐回來。」蘇沁連忙叫住她。

蘇沁想起從去年饑荒開始,兩人就基本喝都是水。

往常蘇沁這具身體的原身,只能瞅着那麼點空去找點野菜樹皮偷偷藏着給兩人果腹。

但現在是別說野菜,樹皮都難得找了。

準備分點給小孩,發現沒碗,也不好再去拿碗,不然這碗里的都不想吃了,還得挨罵。

「等姐喝了給你留點。」

蘇沁不想你一口我一口的,也不想吃別人的口水,小孩估計不會嫌棄自己的口水。

蘇沁是沒翻記憶,不然估計一口都不想喝了。

平時大家把碗都給舔乾淨,洗碗的時候就是一條濕的抹布把一家人的碗筷擦一遍,擦完後別說碗筷了就是抹布也不會清洗,下次又重複同樣的動作。

「姐,你自己喝,你都暈的起不來了。」

「沒事,姐等會喝了就好了,以前吃的少胃都小了,現在一下子喝這麼多也不好的。」

「你就當幫幫姐。」

不是蘇沁聖母,蘇沁是覺得自己畢竟有個空間,哪怕裏面什麼都沒有,沒啥靈氣,但是有條小溪啊,小溪里的水總是總是有那麼一絲絲剩餘靈氣的吧。

蘇沁是想等晚上去空間小溪里喝溪水,說起這個蘇沁也是被接二連三的事情搞麻了。

之前進了空間都忘了喝小溪里的水,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蘇沁喝一大半,留下一點給三丫。

「姐~」三丫知道是姐心疼自己。

「快喝」

「嗯。」

「姐,我去洗碗了。」

「好。」

三丫喝完說了聲出去堂屋收拾碗筷。

蘇沁繼續躺着發獃。

「姐,娘去大姨家了。」

蘇沁正在發獃中,三丫走進告訴蘇沁剛才在收拾飯桌聽到蘇二妞和蘇愛華房裡傳出來的講話聲。

「嗯,沒事。」

看着一臉擔心的三丫,蘇沁還是為原身感到溫馨。

兩姐妹都明白楊菊花去幹什麼的。

蘇沁也不知道那人家到底什麼情況,只知道人家會給30斤糧,對方18歲,至少還是個和原身差不多年紀的。

說句不好聽的,現在這情況,十幾歲大的女孩被家人為了糧食換給老頭的都有,二婚帶孩子的,名聲不好的……

蘇沁通過原身的情況,也明白對方肯定有什麼問題,不然也輪不到她。

現在有五斤糧食都能換個媳婦,別說30斤了,這明顯着對方有問題。

楊大姨來說的時候,楊菊花只聽到能有30斤這麼多,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對方咋樣還能有糧食重要,總比五斤換了划得來。

就這還是因為楊大姨是同隊的,和趙家關係還算好,一聽到小道消息就來給楊菊花說了。

要不是因為楊大姨唯一的女兒已經嫁了,但凡家裡多幾個女兒都輪不到楊菊花。

當然這事要是成了,楊菊花說給她兩斤糧食,可不是白說的。

蘇沁看三丫都皺眉了,安撫道「再不濟不可能比現在差了。」

「你也12了,我現在換過去,總比我們兩個都被換了好。」

「聽說對方要給30斤,到時候楊,額,娘他們就不會把你隨便換糧了,畢竟現在我都有30斤了,少了他們也看不上眼。」

「這光景,能出10斤糧的人家少,人家還可能看不上,到時候總得有點喘息,我到時候還能幫你打聽,有底了才能幫你避坑。」

「姐, 姐,我……」三丫聽完蘇沁的話,眼都紅了,淚水在裏面打轉。

「過來。」蘇沁拍拍床沿。

三丫走到床邊坐着,蘇沁輕輕的摸了摸她的後背。

「別哭。」

「嗯。」

現在是五月份,上工時間是早上7點到11點,下午1點到5點。

因為糧食現在都在楊菊花那裡收着,廚房除了鹽,啥都沒有,就連油都被楊菊花收着。

所以現在都是楊菊花下工回來開始煮飯,這會吃了飯,楊菊花和蘇大根說了聲就往她大姐楊大蘭那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