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一人之天煞孤星
一人之天煞孤星 連載中

一人之天煞孤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江㱚潮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真 江㱚潮生 都市小說

前世殺手的葉真重生一人之下的世界裏
一個罕見之極的命格:『天煞孤星』 暗堡中被廖忠收留,結識陳朵,十九歲從暗堡走出
展開

《一人之天煞孤星》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風波命


一為始,九為極。

人有命格一說。

據典籍記載,三皇五帝時期,九九者為人皇,位高而權重。主掌人間一切事宜。

夏商之後,天斬其四。武王以九五之數問鼎。

自此,後世帝皇皆以九五為尊。

命格分兩種:

福星命、風波命。

福星命自古有之,如位居九五的紫薇帝星。攏衛紫薇的將星破軍,民間耳熟能詳的文曲星。擁有這類命格的人無不位高權重,一生富貴。是以為福星命。

風波命是一種特殊的命格,有這種命格的人,可以預定某一領域事物的發展,並且不由目標本人意志控制。

因人而異,各有不同。

歷史上最常見的便是所謂:禍水。其中當然不乏有讀書人維護統治的栽贓嫁禍。但擁有這種命數並非虛構。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加速商朝滅亡,天斬其四的蘇妲己。

而風波命中有一種最特殊的命數叫做:天煞。

命犯天煞孤星者,註定孤獨一生,黑暗為伴。註定克人克己。無朋無友,血親死絕!

——————

四面是潔白的牆壁,一片空無。一個六七歲模樣的孩子躺在透明的救生艙中。一身白色的病服,雙眉緊縮,面無血色。

身上插着各種儀器。

「他還沒醒嗎?」前來查探的醫護人員問道。

「還在睡着,已經十九個小時了。哎!這孩子挺可憐的,這麼小的年紀父母雙亡,自己的叔叔居然想要親手殺掉他。」

「我看你還是別可憐了吧,沒聽人說嗎?他是孤星命,這種人可沾不得,最好還是敬而遠之!」

「這你也信?」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等下會有人過來接收,我來通知你一下。還有如果他醒來立刻通知我,千萬不要接近這個孩子。」

「他那叔叔怎麼樣了?」

「晚了一步,沒搶救過來......」

「記住我說的話。」

「放心吧,我心裏有數。」

————

「突突突————」

軍綠色的直升機隨着嗡鳴聲緩緩升起。天空中回蕩着一個粗獷的聲音:

「辛苦各位了,接下來他就交給我們吧。」

關閉上艙門的廖忠摘下頭套,呼了一口氣,「可憋死我了!這玩意兒可真不是人戴的。」

「頭兒,檢測結果出來了。」隨行人員報告。

「什麼情況?」

「健康,非常的健康!」

「廢話!我是問你怎麼還沒醒?這都二十三個小時了。」

「頭兒,你先別急,聽說慢慢說,這孩子的身體狀況沒問題。不過他的意識狀態很奇怪。具體怎麼說呢?我們檢測不到他的意識波動。就像,就像沒有靈魂的軀殼一樣......」

廖忠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神色嚴肅起來,「先回暗堡再說。」

三個小時後,

暗堡。

一個個身穿白色醫護服的工作人員從房間內走出,領頭的是一個頭髮半白的中年人。

等待已久的廖忠站起來,「老王,麻煩還要你親自出馬,有空出去搓一頓,我認識一家.....」

「他醒了。」老王撇了他一眼,讓開身子,廖忠已經快步走了進去。

房間內還瀰漫著消毒水的氣味。

男孩獃獃地瞪着天花板,眼神渙散,好像剛從一場夢裡掙脫出來,分不清這是夢境還是現實。

廖忠剛想上去查探情況便被一旁的守衛攔下,老王的聲音也從身後傳來:

「他是孤星命,身份無疑,不要輕易接觸他。」

「哈哈!放心吧,我就問兩句話。孩子別怕,我叫廖忠,你可以叫我老廖,也可以叫我廖叔。我很和藹可親的......」

他說著,半張用針線緊密縫合的面孔向前湊了湊,一雙眼睛微眯,三顆金牙格外突兀露出,顯得格外猙獰恐怖,實在跟『和藹可親』差了十萬八千里。

小男孩轉過頭,似乎並不怕,聲音清澈如山崖墜落的清泉,「我叫葉真。」

廖忠回過頭擠眉弄眼,心裏的想法繪於臉上,『看到沒,還是要我出馬嘛!』

結果下一秒,腳下突然一陣無力,眼睜睜地看着地板離自己越來越近。一個護工眼疾手快地扶住廖忠,這才沒有讓他英俊瀟洒的面孔遭受打擊。

「呵呵。」老王倚着門笑。

「我都這樣了,你居然還笑?」廖忠感覺受到冒犯。

「別誤會,呵呵是友好的問候語,一般只用於朋友。」老王解釋道。

他的解釋顯然是蒼白的。

廖忠嘆了一口氣,拍了拍護工的肩膀,示意自己沒事了,問道:「這孩子以後都會這樣嗎?」

「不清楚,孤星命這種特殊命格我們是第一次接觸。目前所得的信息也只是:不能接觸,接觸越深,危險越大。這種危險是不可估量的。」

「特別是對於越親近的人來說,身具孤星命的人就是災難。」

「董事會那邊怎麼說?」

「董事會下達的指示是:暫時監禁,待進一步觀察後再做決定。」

「他是我帶來的,就交給我負責吧!」廖忠看着又一次盯着天花板的男孩道。

老王聳聳肩,「當然,你不帶誰帶,風波命的人就你接觸過,多帶一個也沒啥,你已經夠衰了。」

廖忠嘴角抽動一下,「喂喂,有你這麼說話的嗎?」

一陣插科打諢聲中漸漸走遠,房間內再次恢復寂靜。小男孩收回目光,臉上突然冒出自嘲的笑。

重生這麼離譜的事情還真讓他遇到了。

不過他重生的這具身體情況不妙啊!天煞孤星?想想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不過相比於前世在刀尖上跳舞,現在的生活要好過太多。前世他是一個殺手,二十六歲,名列世界黑榜排名第七的存在。

但身不由己,他的身後站着一個龐大的殺手組織。每年世界各地都會有無數孤兒被送往孤島參加訓練,活下來的就會被重點培養。

他就是這群孤兒的一員。

想要活着就要殺死別人。

在最後一次任務里他被FBI的人盯上,組織的人為了不暴露,主動放棄了他。最後他被毒死在監獄裏。

罪有應得。即使他殺的那些人沒有一個乾淨的好東西。

葉真在死的那一刻也得到了解脫。如果給他重新選擇的機會,他寧願凍死在那個冷夜裡,也絕不撿起那塊泛着別人鮮血的麵包。

然後他就重生了。

睜開眼的瞬間還以為自己被人救了,但下一秒他便察覺到了身體上的變化。

他變成了一個小孩,一個只有六七歲的小孩。短暫的失神過後又很快恢復過來,他的心理素質早已在千錘百擊下凝練成鋼鐵。

在看到廖忠的那副表情時,如果按照從前的話,他也許會偽裝成一個六七歲的孩子,保證惟妙惟肖,看不出一絲破綻。

但當他搞清楚什麼是孤星命的時候他放棄了這個計劃。這個世界上最完美的偽裝就是展示自身,改變別人的固有印象,而不是為別人而改變自己。後者始終是假的。

這些人對天煞孤星的了解還在初級階段,他可以隨意扭改。

而且,他也不想再過前世那樣的生活,永遠生活在面具之下,不得解脫。好不容易重生,那就更該活出自己。

時間就這樣過了三天,

除了不能對外交流,限制自由外,葉真的任何要求都在可定範圍內實現了。比如學習。

前世的葉真也曾系統學習過語言學以及話術,這是為了偽裝別人的身份接近目標人物的必備功課。但更深入的東西無論是時間還是環境都不允許他繼續深造。

他目前具備的也就四門語言:英、法、日、漢。

剩下的便是暗殺、偽裝、偵查追蹤等等殺手的學問。暗殺裏面槍術最精,其次是匕首,最後才是拳腳。

現階段的情況是:他被困在這裡,限制了自由。而且因為年齡的原因,也不準備出去,那樣會很麻煩。

因為他已經從一些人隻言片語中了解到這是個怎樣的世界。

一人之下。一個在前世的華夏很出名的一個漫畫。葉真也是拜讀者之一。他也曾因為作者的更新速度問題而感到頭疼,萌發出晚上聊聊的衝動,但苦於一直沒有這個機會。

這是一個屬於異人的世界。

異人和普通人的不同在於『炁』,人生之初便會誕生炁,而炁會隨着時間的更迭不斷消亡。

而異人便是掌握炁的一類人。

異人分為兩種,一類是具備資質,通過修行,然後掌握炁成為異人的人;一類是先天覺醒身體中的力量直接成為異人的人。

異人界將這兩類人以先天和後天區別。

而葉真,

他願稱自己為第三類,

一個不靠炁體流動,卻擁有特殊能力的人。雖然這股力量並不被現階段的自己掌握。

但葉真對此十分的期待。

那是屬於天煞孤星的獨有力量,他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便暫以『天煞』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