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男主和反派魔尊HE了
男主和反派魔尊HE了 連載中

男主和反派魔尊HE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檸檬菊花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扶堇 秋君辭

扶堇穿成了一篇大男主文的反派魔尊 身為魔尊,反派無心事業,只想得到男主,並為此犯下諸多惡行
最終,反派眾叛親離,被主角和他的眾追求者們圍攻
窮途末路的反派用主角的劍結束了自己罪惡的一生
看到這裡的扶堇…… 心情複雜.jpq 扶堇總結了原著魔尊的失敗經驗,魔尊事業蒸蒸日上
事業有了,扶堇覺得愛情也可以安排上了
誰知原本互相試探,暗暗敵對的主角竟然毛遂自薦
扶堇看着主角那俊美非凡的臉蛋
好像……也不是不行?展開

《男主和反派魔尊HE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魔尊


西南魔域境內

*

自新魔尊上任,數月以來,魔都不赦城只進不出,城池四周籠罩着一層血霧。血液的腥臭味方圓千里都能聞到,城內的悲鳴哀嚎響徹整個魔域。待不赦城城門再次打開,即使是殘忍嗜殺的魔族也被眼前的情景所懾。

魔族中,不乏實力不俗者,這些人中,有大半站在了魔尊的對立面,團結一致的率領各自屬下與魔尊開戰。而這位人族魔修竟是在短短几個月內,將眾魔殺了個乾淨。城內屍骨遍地,隨便踏上一腳,都有可能踩到某位魔族大能的骸骨。入城的魔族見到這番景象,心中戚戚個個靜若寒蟬。

「尊上,不赦都城已開,還有些不老實的,已就地處決。」鳳翎進入大殿內,向斜倚在主座上的人稟報道。

「嗯。」慵懶清越的男聲響起。

「尊上,還有一事。」鳳翎繼續道:「慎少昕傳信回來,藥材已經基本找齊,但還差一樣千歲果,只打探到了一些消息。他現下正競拍餘下的藥材恐無法抽身,望尊上能另遣一人去尋千歲果。」

聽到這裡,扶堇懶懶的睜開眼道:「把關於千歲果的消息給我,我親自去尋,你留下來,替我看着那幾個老傢伙。」

「是。」鳳翎將手中的信件交給扶堇,見主位上的人沒有再開口的意思,俯身行禮道:「屬下告退。」鳳翎退出殿外,在離去前還是沒能忍住看向殿內的人。

一襲紅衣瀲灧,潑墨般的烏髮用一根烏木簪鬆鬆散散的束了一半,膚色如雪,白皙瑩潤。唇若塗脂,目若含星,精緻的五官拼湊在一起,如一尊美玉雕琢的莊嚴神像,一顰一笑間卻又充斥着妖異,看起來矛盾而又神秘。

鳳翎在心裏反覆默念:這是我主子,剛剛血洗魔域的主子。才勉力收回目光,轉身離去,同時在心裏嘀咕,定是慎少昕胡言亂語的騙他,否則就是尊上喜歡的人是個瞎子。如若不然,怎會有人拒絕的了尊上這樣的人討好倒追。

而此時,扶堇罕見的沒有注意到屬下詭異的目光,他正在回憶原書劇情。

雖然扶堇與現在這個身體的主人同名同姓,長的也一模一樣,但扶堇並不是這具身體的原主人。

七年前,他穿進了這本名為《一劍驚鴻》的大男主文里,成為了原書中最大的反派。

扶堇剛來到這個世界面臨原主叛逃,人人喊打的劇情,僥倖逃生後,被困在魔域蠻荒,與魔物廝殺。直到兩年前扶堇才走出蠻荒,來到了魔域的一處偏僻城池。

在此期間,扶堇收了兩名靠譜又能幹的手下,左使慎少昕,右使鳳翎。三人一路從邊城殺到魔都不赦城。不久前,扶堇殺了上任魔尊取而代之。

扶堇穿的這本書雖然是一本大男主文,但是男主有很多同性曖昧對象,就連反派原主也是其中之一,他們為男主痴為男主狂為男主哐哐撞大牆。而之所以還稱其為大男主文而不是純愛耽美文,是因為全文基本都是在講男主的修仙之路,感情線被作者寥寥幾筆帶過,主角最後沒有跟任何人在一起。

千歲果原書中有提到過,被反派扶堇所得。但原主並沒有用它來給自己療傷,在聽說主角秋君辭也想要千歲果後,不假思索的把靈果送給了主角。卻沒沒有想到,這靈果並非是秋君辭自己要用。

浮華殿聖君宮無殤早年重傷未愈,托秋君辭幫他找千歲果療傷。於是秋君辭得了千歲果後,轉手送給宮無殤,而宮無殤也是主角的曖昧對象之一。原主千辛萬苦找來的千歲果,最後竟然落到了情敵手裡。

回憶到這裡扶堇不禁扶額,原主前期就是個軟柿子,換成他,絕對不會放過這對狗男男。

想到宮無殤,扶堇垂眸,睫毛在眼瞼處打下兩片陰影,心中冷意蔓延。

書中說宮無殤有舊疾在身,但上次遇見宮無殤時,他步履從容氣息平穩,不似病弱。想必是這幾年受的傷。

若真如此,不知道等自己的傷痊癒後能不能打得過他,扶堇按捺住心中的殺意,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就算打不過,單是放出自己得到千歲果的消息,應該也能膈應下宮無殤。想到這裡,扶堇的心情才稍微好了些。

瞥了眼信上標註的地點,扶堇閃身離去。

*

極北霽城

*

霽城是人族最北端的城鎮,這裡大部分的時間寒冷乾燥。地勢廣袤,人煙稀少。

扶堇披着一件殷紅鶴氅,面上覆著一張修羅鬼面。在城中找了半個時辰才找到了一家客棧。扶堇走進店內,意料之外的是這間客棧的生意並不冷清。

掌柜見扶堇一身華服,氣度不凡,連忙滿臉笑容的上前親自招待:「客官是打尖還是住店?」

「一間上房,再燒兩桶熱水送上來。」扶堇拿出一枚金葉道。

「得嘞,客官裡邊請。」掌柜笑的牙不見眼,一邊命人去燒水,一邊將扶堇客客氣氣的帶進一間上房。

「客官,有什麼事您儘管吩咐。」

「我有件事想跟你打聽一下。」扶堇又拿出一片金葉子問道:「掌柜的,我今日見這霽城人跡罕至,怎麼這客棧里反倒有不少人?」

掌柜收下後十分痛快的道:「看您這身打扮,應該也是位仙君吧。多了我不清楚,不過我隱約聽到那些仙人們的談論,好像是要往北去玄極山做任務,找一種什麼藥材。」

掌柜努力回憶着:「哦,對了,聽說還有懸賞,這些位仙長應該都是衝著那藥材來的。」

扶堇聽完點點頭道:「原來如此,多謝。」

「不敢當,不敢當。」掌柜連忙搖手。「您有事儘管吩咐小的就是。」掌柜看了看扶堇道:「若是沒有其他事兒,小的就先退下了?」

「嗯,掌柜慢走。」掌柜離開後。扶堇坐在桌前,摘下面具倒了杯水,面上神色冷凝。

毫無疑問,這群散修也是來找千歲果的。

千歲果數千年一現,且每次出現僅有一枚,故此得名。這枚只出現在傳說中的靈果極為罕見,修真界內幾乎無人知曉它的具體信息。

雖然千歲果只有一枚,但讓扶堇警惕的並非是這群同樣尋找千歲果,且人數眾多的修士,而是發佈這條懸賞任務的人。

若是他沒有猜錯,這樣的大張旗鼓,聲勢浩大,應當是浮華殿的作風。

宮無殤比原著更早的得到了有關千歲果的消息,並發佈了這條懸賞任務。那麼,他本人會不會出現在這裡?扶堇沉眸思索着。

正在這時,扶堇聽見樓下一片喧鬧,他停下思緒將茶杯放在桌上,重新戴好面具。

樓下,一眾宗門弟子與掌柜起了衝突。

「沒房了?你這小破店幾年也未必能住進來一個人,你跟我們說沒房了,騙鬼呢?」

「哎呦,仙君,我們這裡是真的沒有那麼多房了,這幾日人多,房間基本都住滿了。要不,您再去別的客棧看看?」

「這鳥不拉屎的破地方,我要是能找到別的客棧,還會跟你在這裡掰扯?」

掌柜欲哭無淚:「可是仙君,我們是真的沒房了。」

「呵,在這裡住的,不過是一群寒酸散修,我可是浮華殿副殿主的大弟子賀雲鈺。你去叫那些散修退房,我付你雙倍租金。」

見掌柜支支吾吾,左右為難,那名無極宮弟子抬腿就要上樓趕人,他旁邊的人紛紛拉着他勸說道:「賀兄,算了算了,咱們在外面休整一夜吧。」

賀雲鈺看清拽他的人,又轉而朝他發火,吼道:「我就說不要發佈這項任務。這種事交給我們宗內弟子就夠了,現在可倒好,要不是為了等你們一起走,也不至於連住的地方都沒有。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聽見這話,其餘幾個宗門的弟子也不樂意了,當即與賀雲鈺吵了起來,場面一時混亂不堪。樓上的許多散修聽見了樓下的爭吵,紛紛爬起來,坐在窗口處看熱鬧。

扶堇本被這聲音吵的心煩,正想布個結界,又聽見賀雲鈺的話,不由心中好笑。

浮華殿的蠢貨,以為千歲果是什麼大街上的白菜,來了就能帶走?別說就這麼點人了,就是再多來一倍,也不一定有人能有那個機緣,可以找到千歲果。

而這也是扶堇為什麼沒有派手下來尋的原因。既然在書中,這份機緣被魔尊所得,那麼大概率,這枚千歲果還是會被同樣身為魔尊的他找到。

此時,樓下正兵荒馬亂着,浮華殿的弟子與其餘宗門的弟子吵的不可開交。忽然,不知是誰大喊了一聲:「辛禾師兄回來了。」

一眾宗門弟子瞬間銷聲,原本已經快要打起來的兩方人馬,現在全都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安靜的站在客棧兩側。

看見這樣的情景,倒讓坐在窗邊的扶堇有些好奇了。他將目光轉向客棧門口,想見識一下,這位辛禾師兄究竟是何人,竟能讓這群心高氣傲的天之驕子如此拜服。

門口處,只見來人一身玄色深衣,面容冷峻,看起來氣勢十足。

「發生什麼事了?」那人的聲音低啞沉悶。

「辛禾師兄,沒有空房了。我們沒有房間沒事,但你身為隱仙宗宗主,君辭仙尊的關門弟子,這樣天寒地凍的天氣,怎麼能住在外面。」賀雲鈺瞬間變臉,滿臉的討好乖巧之色,提高音量道。

那掌柜顯然也是聽說過君辭仙尊的名號的,聽見這句話,不由有些遲疑起來。

見到這一幕,扶堇來了興趣,對這位『辛禾師兄』愈發好奇起來。在他的記憶里,書中可從未寫過主角收了徒弟。可是看那群宗門弟子的神情,這人應當還真是秋君辭的徒弟。

主角竟然收了徒弟,而書中從未提過這件事,如果不是因為不重要而沒有寫出來。那麼,主角的這位名叫辛禾的徒弟,會是他穿書所帶來的蝴蝶效應,還是……

有已經掌握了劇情的人在刻意為之?

有趣,扶堇心中想道。若是有機會,定要試探一下這個人。

與此同時,樓下一襲玄衣的辛禾皺眉道:「修行者,修身,亦修心。行得端站得直,萬不可做仗勢欺人之事。」隨後又對一眾宗門弟子道:「既已無多餘的客房,那便露宿,走吧。」

見辛禾發話,一眾弟子雖然不願,但還是稀稀拉拉的向外走去。

「那……好吧。」賀雲鈺磕磕絆絆道。縱使再不願他也無法反駁辛禾,只得道:「辛禾師兄,我們走吧?」

辛禾並未答話,他若有所覺的將視線投向二樓,目中帶着凌厲和審視,精準的與扶堇的視線相撞。

早在辛禾進入客棧時,樓上的一眾散修見沒有熱鬧可看便散了。所以此時還看向樓下的,只剩扶堇一人。

扶堇自認方才看向樓下的視線十分隱蔽,沒想到這個叫辛禾的人竟如此敏銳,居然察覺到了他的視線。

扶堇靜靜的與他對視了幾秒,面具下的唇角微勾,辛禾剛剛的話像是一位正人君子,就是不知這人是否表裡如一了。片刻後,扶堇率先移開視線,起身消失在窗口。

但扶堇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後,辛禾並沒有收回視線。

樓下,辛禾看着那抹紅影消失的方向,微微蹙眉,眼中的複雜神色越發明顯。

「辛禾師兄……辛禾師兄?你在看什麼?怎麼不理我?」一旁的賀雲鈺呶呶不休道。

「沒什麼」辛禾收回視線「走吧。」

「啊?哦哦,走吧。」賀雲鈺跟着辛禾一起轉身離開。

次日。

天色未亮,扶堇便向玄極山走去,一路走來,越發人跡罕至。半個時辰後,看着與玄極山的描述相去甚遠的景色,扶堇才不得不承認,他迷路了。

如果鳳翎或者慎少昕在就好了,扶堇苦大仇深的看着手裡的地圖。他現在合理懷疑,他買到了假貨。雖然以前沒有看過這種地圖,但以他的智商,如果這張圖是真的,他肯定早就到玄極山了。扶堇將地圖扔了,決定找人問問。

於是,一刻鐘過去,扶堇看着微微泛起魚肚白的天際,又看看空無一人的茫茫雪地,決定放棄找人的想法,原路返回問問客棧掌柜。

當扶堇走快要到達客棧時,正巧碰見一眾宗門子弟整裝待發。扶堇瞥見辛禾,心念一轉,從這群弟子中挑了一個看起來好說話的,上前問道:「你們是打算去玄極山嗎?」

豐子兆看着面前這個帶着羅剎面具的奇怪男人,雖然不明白他為什麼找自己搭話,但還是老實的回答道:「是啊,這位仙友,你也要去玄極山?」

「嗯,不過我和同伴走散了,還買到了張假地圖。既然你們也要去玄極山,能否與我同行?放心,我會付你們報酬。等到了玄極山我們便分道揚鑣,各憑本事尋那靈果。」

賀雲鈺在此時插嘴,嗤笑道:「呵,說的好聽。付我們報酬?自己還不是為了懸賞來的?我們帶你去了玄極山,萬一千歲果被你找到,我們豈不是要空手而歸?」

扶堇心道:不,你錯了,我只想要千歲果,對宮無殤的那點懸賞毫無興趣。但這句話是萬萬不能說的。

就在扶堇以為,跟隨這群宗門弟子無望時,一直沉默不語擦劍的辛禾開口道:「既然都是為了浮華殿主找千歲果,那便一道去吧。」

聽見這話,扶堇勾了勾唇,賀雲鈺有些不忿卻沒再多說些什麼。

路上,豐子兆很是熱情,開口道:「在下清雅閣豐子兆,還未請教仙友尊諱。」

扶堇挑眉,清雅閣?宿白夜的人?

「免貴,在下白嶼,一介散修。」扶堇隨口編了一個名字。

「仙友怎麼會買到假地圖?」豐子兆有些好奇道。

一提起這個,扶堇有些苦惱的搖搖頭「可能是我運氣比較差吧。我能看看你們的地圖嗎?」

「當然可以。喏,就在我這兒。」豐子兆將地圖遞給扶堇。

「你把地圖給這連臉都不敢露的傢伙,小心他拿着地圖跑路,把咱們撇在這裡。」賀雲鈺在一旁幽幽|道。

扶堇的面具算是一件法器,戴上這個面具,只要不是渡劫期的大能,無人能看清他的真容。

豐子兆聲音溫和道:「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賀兄何必如此針對白道友。」

賀雲鈺聞言直接炸毛,單方面同豐子兆拌嘴。兩人都沒有注意到,走在後方的扶堇拿着地圖的手指用力到泛白,眼睛圓睜,死死的盯着地圖,彷彿要將它看穿一樣。

這張地圖和兩個時辰前,扶堇丟掉的那張,不能說是毫不相干只能說是一模一樣。

扶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