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國運:我一個研究人員被選上
國運:我一個研究人員被選上 連載中

國運:我一個研究人員被選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孤堮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夜尋舟 孤堮 都市小說

(無CP,無曖昧,全員智商在線,欺詐與欺詐) 葉尋舟原本只是幕後的研究人員,沒想到一朝國運,不是穿越者卻被選中,在一次次的副本中發現怪異,自己的弟弟好像是穿越者?那麼國運最終的目的又是何呢?世界利益至上,真的會有人闖闖關,就給你百萬物資嗎?展開

《國運:我一個研究人員被選上》章節試讀:

第7章 神秘餐廳


冷……冰冷刺骨

........

彌留之際葉楚林只感受到一陣熟悉的白光閃過,便已然昏暈過去。

[我靠,不會吧?**為什麼啊]

[看不懂為什麼前面還好好的,下一個就立馬放棄了?]

[人心真的是難測]

[等等,你們看這個熟悉的白光]

[不會有反轉吧?]

此刻全國一半的人民都緊緊的盯着屏幕上面的身影。

[恭喜各位玩家成功存活,開啟主線任務副本。

——————

逆流的時間。

請各位玩家觀看屏幕。

觀看完屏幕後需在學校里尋找到線索——死亡。

可組隊完成,組隊任務線索共享在光腦中。

副本時間共3小時。

在最後一小時內,完成任務,可獲得安全屋地圖但安全屋並不是完全安全的,不是嗎?嗯哈哈哈哈!

若沒有完成任務,惡鬼將降臨校園中追殺各位玩家。]

謝尋舟在白光閃過時不禁眯了眯眼用手指擋住了眼睛,傳送來看到了。低調卻讓人心生畏懼的餐桌之上,荊棘玫瑰布滿在桌子上,食物的香味引誘着大家。

謝溢最先注意到,周圍發生的一切默默隱藏於人群之中,陳逸清下意識的抓住她的肩膀,被她反手一個過肩摔,陳逸清穩穩落地,一掃橫腿,謝溢側身躲到暗處

此時眾人都注意到這邊,葉尋舟拉住陳逸清向後退,二人停下手來,各自後退,平靜下來後眾人無話可言。

白嫩的米粥混合了瘦肉,撒上點點翠綠散發出誘人的香味。

脆皮的五花肉被切成一片一片擺在桌子上,可以看到脆與軟糯的內肉交接,在鮮花點綴下如此的美麗。

葉尋舟注意到已經昏迷的二人默默靠近,小型手槍已經上好膛,警惕着看四周的人。

經過遊戲惡意的洗禮,很多人都只站在原地,警惕周圍。

荊棘緩緩縮回暗處,露出被纏繞住的桌子,此刻如同中世紀小型的午餐,只是來者的嘉賓神色異常。

[請儘快坐回自己的位置!]

[請儘快坐回自己的位置!]

終於裏面有一個中年男性耐不住了坐上了離自己最近的位置,一位大約1米2穿着小西裝端着盤子的男人走了出來。

看向他才發現是一個精緻的人偶,栩栩如生,他歪頭咧嘴微笑,嘴角被扯得死死的開,令人不寒而慄,手上套着白色手套,緩緩伸向嘴邊,做了一個噓聲的動作。

「不聽話的客人怎麼能坐了別的客人的位置呢?要守好規則哦~」

精緻的臉龐不再微笑,卻仍然歪着頭做出遺憾的表情,好像在遺憾他的離去,在嘴邊的手指打了個響。

中年男性眼神中瀰漫著恐懼,他想站起來卻被不知名的東西絆住跌下來,藏在暗處的荊棘緩緩的向他襲來,纏繞住他。

剛剛發出尖叫,嘴裏面便塞滿了荊棘,不停的掙扎,鮮血將地板染紅。

眾人沉默不已,只是冷漠的看着他一點點死亡,荊棘將他帶離而去,鮮血卻還留在此處,彷彿在預警着他人。

管家看向他們問道。

「請各位客人儘快入座哦~」

葉尋舟聽到規則二字後抬眉望着他。

「作為管家,客人暈倒了卻視而不見,是否有做到該有的職責呢」

管家看着葉行舟興奮的表情僵住。

咬緊牙關笑道。

「真是抱歉了,客人,是在下的疏忽。」

葉尋舟擺了擺手,指着葉楚林和葉司,陳逸清只是默默的跟着他。

「走吧,把他們帶進我房間。」

黑暗中浮現出了一個人影,是一位木偶女僕,臉上帶着僵硬的笑容,用木頭做的嗓子,使她說話嘎吱嘎吱的作響。

「這位客人請隨我來。」

木偶女僕拖着二人。

走廊上黑暗中的燈光隨着木偶女僕的腳步一盞盞亮起來。

葉尋舟跟着她默默記下來的路,走了幾分鐘後,木偶女僕推開了一扇門。

「這位客人請。」

葉尋舟點頭把二人拖到床上進房間後關上了房門,仔細的觀察這間房間,房間整潔乾淨,沒有被使用過的痕迹,卻仍然仔細的尋找線索。

此時餐廳上有越來越多人因為管家的出現耐不住性子,開始想學着葉尋舟的方法,逃離這裡,但只有少部分成功,大部分都被管家拒絕了,

謝溢觀察後主動詢問管家。

「管家,我的位置在哪?」

眾人唏噓不已,沒這麼久了還有這種小白。

管家則是恭敬拉開01的座位說道。

「大小姐,您的位置是這,請坐。」

人群中一個令謝溢熟悉欠哈哈的的聲音發出來。

「哎呀,是老朋友了呀,管家,我們坐一塊沒事吧?」

謝溢回頭髮現來者是姚遠,眼睛抽搐並沒有理會他。

聽到管家對自己的稱呼猜出大概身份招呼着寵豸。

管家盡責地拉開02的座位。

「少爺請。」

看到葉尋舟走後謝溢撐着腦袋沒有理會姚遠的嘰嘰喳喳,歪着頭私信寵豸。

「大哥,從他們那裡撈到了什麼?我這邊發現了,我的身份牌和那個葉尋舟是好友,還有那個葉楚林先讓他活着吧,我有個猜想,但是不太成熟,看後面的線索吧。」

「什麼猜想,說出來又沒太大的事,我的身份牌有個姐姐是個大家族的,可能這裡就是我們要找的東西了,那兩個蠢貨時間不夠,只好把他們拋棄了。」

「是嗎?已經結仇了,那找個機會讓其他人發現他們不是我們世界的人吧。」

眾人學着他們的樣子,但並不是所有的都成功有一些則是在商場買了提示牌,坐到自己位置,不妨有一些炮灰死去。

腦海的光幕上開始播放cg,眾人開始仔細觀看光幕。

黑暗之中一位看不清容貌的女孩身材苗條,手腕上卻有傷疤,但一看便是從大家族裏面養出來的,她的動作給人一種雍容嫻雅。

下一刻她卻如同傀儡般一步步走向學校頂樓,她就如此僵硬的向前走,翻過圍欄後沒有一絲停頓的跳下去。

光幕黑了,許多人如同無頭蒼蠅一般,但仍然強裝鎮定的在餐桌之上。

謝溢優雅着品着茶,紅唇微勾。看着急躁的人們,朝寵豸耐人尋味的說道。

「遊戲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