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剛重生,就被豪門大佬拉去領證
剛重生,就被豪門大佬拉去領證 連載中

剛重生,就被豪門大佬拉去領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七迷知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東籬 現代言情 錢千金

她是個十足倒霉鬼,獲得重生機會,重生N次才成功
剛重生,就被既定豪門大佬未婚夫拉去領證,然後一起見她情夫
帶着前世被渣男拋棄的記憶,這一世果斷跟渣男切斷聯繫
本就有名無實的婚姻,她也不相信會有好結局
於是,偷偷開始整理一切與他相關的信息,尋找他可能出軌的證據,為自己分家產謀求更多利益
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誰更勝一籌呢......展開

《剛重生,就被豪門大佬拉去領證》章節試讀:

第4章 酒吧偶遇


疾馳的車輛行駛在A市的街頭。

華燈初上的夜晚。

放鬆的人們在這夜幕下盡情釋放歡樂與**。

酒吧里閃爍的燈光,迷離的音樂,蠢蠢欲動的舞步,

空氣里瀰漫著酒精的濃烈,還有荷爾蒙的氣息。

錢千金剛走上二樓,就看到坐在人群中的江東籬。

他的稜角分明的臉龐,烏黑深亮的眼眸,

濃密的眉毛,高挺的鼻子,絕美的唇形,

都在展示着高貴與優雅。

他的身邊有美女相伴。

錢千金偷偷拿出手機拍了張照片,「以後拿這個照片,說不定離婚能多分點錢。」

她剛轉身,就被人提溜着起後衣領,「小姐姐,禁止拍照的哦。」

「哦,我馬上刪了。」錢千金當著他的面刪掉了,「你看,沒有了。」

他看着她精緻的臉龐,痞痞一笑,「他不能拍,可以拍我。」

「章睦,你丫幹嘛呢?」趙安康從後面跑過來,看到錢千金,「哎呦,小姐姐一個人嗎?哥哥也是一個人呢。」

「滾蛋。」章睦把他推到別處,「我朋友,喝多了,你別介意。」

江東籬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他看到錢千金,皺起了眉頭。

白芨正好過來,將錢千金拉到身邊,「怎麼了?」

「沒事,只是想交個朋友。」章睦笑笑。

「她結婚了。」白芨看了她一下。

「哦,那就算了。」章睦略顯失望,「玩兒得開心。」他眼裡的笑意藏不住。

錢千金尷尬笑笑。

一轉身她的目光就與江東籬的目光交匯,她略顯心虛地看向了別處。然後跟着白芨繞過人群去向另一邊。假裝跟他不熟,反正他也不想別人知道。

整個晚上錢千金都覺得有種被監視的感覺,沒怎麼喝酒,也沒怎麼玩兒。

韓淺淺倒是玩兒得很嗨,一直都是氣氛的帶領者。

白芨身邊圍繞了好幾個美女,他早就在雲里霧裡了。

錢千金站起身走向洗手間。

剛走到轉角,就看到一對男女抱在一起,她就退回來,想等會兒再過去。

往後退的時候,撞到了人,錢千金想着,自己流年不利。「對不起。」

「又耍什麼花招,跟蹤我?」江東籬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他的醉意裡帶着些許厭惡。

錢千金搖搖頭。

「錢千金,轉過來。」江東籬伸手扳過她的肩膀。

他的呼吸裡帶着酒氣,勾起她的下巴,「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回家?」

章睦從轉角里出來,看到這有那麼一絲曖昧的場景,輕輕笑了一下,「是你啊。」

她看到章睦脖子上的紅印,心裏開始鄙夷起他--花花公子。

「喜歡這款的?」章睦拍拍江東籬的胸脯,「這人沒什麼好的,還賊凶,而且不浪漫。」

「滾一邊兒去。」

「我就不一樣了,我貼心。」他沖錢千金眨了下眼睛。

「滾滾滾。」江東籬踹跑了章睦。

他扯了扯衣領,「我叫阿肖送你回去。」

「我跟朋友一起來的,一會兒我們一起回去就行了。」錢千金看着他有點站不穩,「你喝多了?」

「沒有,」他回答得乾脆。

「哦。」

「你不是要去洗手間嗎?我在外面看着。」江東籬說。

她點點頭,走了幾步,回頭看着他靠着牆壁,用手揉着自己的太陽穴。

這樣的他有點脆弱,有點讓人心疼。

只有在他喝醉的時候,才能見到。

她出來看到他還在那裡。

「你回哪兒?」江東籬問。

「我家。」

「哦,早點回去。」

「嗯,你也是。」

「都是朋友。」他慵懶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錢千金心想,難道他是在解釋嗎?

錢千金心裏有點過意不去,雖說是有名無實的婚姻,但他喝醉了總不能把他一個人丟在這兒不管吧,這也太說不過去了。

「你給阿肖打電話吧,我在這兒等他來接你。」錢千金猶豫再三,還是返了回去。

江東籬嗤笑了一聲,「擔心我?」

「畢竟是領了證的,你不怕有個萬一,你的錢可都歸我了。」錢千金說。

「那不更襯了你的心意。」

錢千金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你說的倒是有幾分道理。」

「阿肖快來了。」江東籬看了眼手機。

「送你回家。」他的聲音低沉且溫柔。

「不用了。」

「好。」

等阿肖來了,扶着江東籬下了樓,錢千金才回去。

「去哪兒了?這麼久。」韓淺淺抱着錢千金,死死地不肯撒手。「千金,我頭疼。」

「好,走吧,你喝醉啦,回家吧。」

「我沒醉,我還能喝......」

錢千金攙着韓淺淺走出酒吧,看到不遠處那輛黑色的車。

「江東籬,怎麼還沒走?」

錢千金把韓淺淺的胳膊搭在肩膀上,看看手機上叫的車還有多久能到。

「少爺,少奶奶出來了。」阿肖說。

江東籬半睜開眼,懶懶地說,「過去。」

車駛到她們面前,阿肖按下車窗,「少奶奶,少爺等了您好一會兒了。」

江東籬微微抬眸,厲聲道,「阿肖!」

阿肖挑挑眉,識趣地閉上嘴。

江東籬輕呼一口氣,直接打開車門,「上車,送你們回去。」

「車到了。」韓淺淺直接坐進了車裡,「走吧,大叔。」

「大叔?」

「她喝醉了。」錢千金無奈上車,看着一臉黑線的江東籬解釋道。

「哪兒?」

「心愿小區,謝謝。」韓淺淺喃喃道。

「阿肖,心愿小區。」

江東籬看着韓淺淺像樹袋熊似的環抱着錢千金,眼底的眸色深了,「她帶你來的?」

錢千金一時被問得莫名其妙,「我自己要來的。」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