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紈絝世子穿上女裝:將軍淪陷了
紈絝世子穿上女裝:將軍淪陷了 連載中

紈絝世子穿上女裝:將軍淪陷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億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無憂 裴清允

昭都人人皆知,宋國公府的世子宋無憂長得人模狗樣,實則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這混世魔王禍害自己也就罷了,竟然色膽包天肖想大昭唯一的文武雙科狀元、所有雌性動物的意中人、戰無不勝的冷麵將軍裴清允! 一開始,宋無憂和裴清允每次碰見,都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一個想為害除民,一個想為民除害! 後來的他們,一個想吃了他,一個想吃了她······展開

《紈絝世子穿上女裝:將軍淪陷了》章節試讀:

第4章 賭坊二


周如新將骰盅啪的一聲放到桌上,說:「世子爺,您先開還是周某先開?」

宋無憂抬了抬好看的下巴:「你先開。」

周如新應了一聲好,然後揭開骰盅,侍應叫道:「周大爺,兩個二,一個三,七點。」

圍觀的眾人頓時發出不可置信的聲音,紛紛對周如新道:「周爺今兒個手氣不怎麼樣啊,這點數可不像你平時搖骰子的水平!」

周如新笑眯眯地也不惱:「哎,久不玩都生疏了,不過輸贏無所謂,只要世子爺玩得開心就好,哈哈哈哈哈哈,世子爺,開吧。」

宋無憂緊張地搓搓手,又放到嘴巴哈了口氣,然後慢慢地掀開骰盅,嘴裏還念叨着:「一百兩,一百兩······」

待骰盅一開,侍應又叫道:「宋世子,一個一,一個二,一個五,八點。本局宋世子勝!」

宋無憂開心地「啊」一聲,跳起來對清崖手舞足蹈地說道:「爺贏了爺贏了,現在爺有一百一十兩了,走走走,爺請你吃大餐,不過今天的事你可不能告訴我娘啊······」

周如新眼見宋無憂要走了,趕緊說道:「世子爺手氣剛剛好起來,不多玩幾把就走了,多可惜。」

宋無憂轉頭一想:「對啊,那再玩一把?」

清崖急了:「世子爺,夫人馬上要回來了······」

宋無憂跟旁人問了一嘴時辰,然後回道:「這才巳正,我娘未初才回,急什麼!再玩一把再玩一把,最後一把了·······」

周如新說:「周某人也不多耽誤世子爺了,最後一把就最後一把,不過,咱玩把大的?」

宋無憂:「多大?」

周如新佯裝思考,然後說道:「這樣吧,如果這次世子爺贏了,這家賭坊周某就送給世子爺了。」

周圍的人一聽,頓時炸開了鍋似得,紛紛道周大爺豪氣,宋世子撿便宜了,真是說什麼的都有。

宋無憂也一臉不可置信:「你說的是真的?我贏了,這家賭坊真的送給我?」

周如新斬釘截鐵地說:「君子一言快馬一鞭!」

只見宋無憂頓時笑得眉眼彎彎眼波流轉,周圍的人吸了口氣,這宋世子果真是貌比潘安,忽略他頭上的大包,怎麼看都乖巧無害。

不過可惜了,他實在是草包紈絝一個。

宋無憂道:「空口無憑,爺信不過你!」

周如新低聲跟旁邊的人吩咐了幾句,然後轉頭對宋無憂說:「周某可以立刻奉上契書,不過萬一宋世子輸了······」

宋無憂:「爺輸了,爺身上的一百一十兩都歸你!」

「······」周如新心裏一梗,小崽子傻是真傻,算盤倒是打得好。

「世子爺真愛開玩笑,周某這賭坊怎麼著都價值萬兩吧,您要是輸了,給某一萬兩就好。」

宋無憂:「我哪來一萬兩······」

周如新:「那不如您拿朱雀大街的疊翠銀樓做賭資?」

圍觀的眾人此刻終於明了,敢情這周如新親自下場,竟是衝著疊翠銀樓來的,好無恥啊!

不過大家又默契地不說,誰不知周如新最是記仇,手段又下作,被他盯上的無論是鋪子還是良家婦女,他千方百計都要弄到手。

就這麼卑鄙的人,偏生又善鑽營,上個月剛封了皇商,此時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

宋無憂心裏也是鄙視不已,小畜生,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那爺爺可就不客氣了!

宋無憂嘴上還是沒心機地嚷嚷:「你當我傻啊,我娘的疊翠銀樓起碼抵得上你兩三個賭坊,呸,你想坑爺,爺不跟你玩!」

周如新想了想,小傻子沒傻透嘛,他就再押一把又何妨,反正他贏定了!

「世子既然如此說了,那周某就再加個籌碼,旁邊的寶姝閣如何?寶姝閣可是周某手裡最值錢的鋪子了,您以往不也愛在那聽雲娘唱小曲兒嗎?世子贏了,新旺賭坊和寶姝閣都歸您,但是萬一世子輸了,朱雀大街的疊翠銀樓可就歸周某了。」

皇城南門出來就是朱雀大街,能在那裡開店的非富即貴。

況且疊翠銀樓日進斗金,不說他那妹子,就是他都眼饞許久,如今這疊翠銀樓眼見就要易主了,周如新肥胖的臉上掩不住的得意。

宋無憂假裝沒看到周如新臉上的算計。

哼,當年為了執行任務,她在拉斯**賭坊做了兩年卧底,骰子她能玩出花來!

既然有人上趕着做散財童子,她豈能不成全,「賭就賭,爺剛好缺個賭坊和青樓,就勉強收下了。」

周如新眼見大魚終於入網了,剛好下人又送來了兩份契書和筆墨,當下就把契書啪的一聲壓到桌上,將筆墨往宋無憂跟前推:「宋世子,立個字據吧?」

宋無憂拿起紙筆就寫,又按了手印,不一會便將寫好的字據展示在眾人面前。

大家一看這字據,紛紛皺眉,這宋世子長得舉世無雙,字丑成這樣······

果真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草包一個!

確認過字據和契書,宋無憂和周如新皆拿起骰盅搖了起來。

只不過這次周如新一臉凝重,反而宋無憂還是滿不在乎的上下左右地搖。

約莫過了一刻鐘,兩人同時啪的一聲用力壓下骰盅。

眾人又是往前擠了擠,生怕嚇到盅里的骰子似的,大氣都不敢出。

宋無憂打破沉默,小心翼翼地對周如新說道:「要不,還是你先開?」

周如新想,小崽子這次知道怕了,我先開就我先開,讓你早死早超生。

周如新掀開骰盅,眾人哇的一聲,接着侍應大聲說道:「周爺,三個六,十八點!」

周如新一臉志在必得,對宋無憂說:「宋世子,該您了。」

宋無憂一手壓着骰盅,說:「你說,要是這裏面的骰子點數比你的大,新旺賭坊和寶姝閣都歸爺了?」

周如新心想,老子都搖了三個六了,你再怎麼搖也不可能勝過老子,不過他還是配合地說道:「千真萬確。」

宋無憂:「你確定不後悔?要不咱不賭了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媽······」